图片来源:澳喜农场©森森

张文宏,中国国家传染病医学中心主任,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党支部书记,教授、博士生导师,新冠疫情上海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上海市肝病研究所副所长,上海感染病学会候任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感染病学分会常委。

录音:

文字内容:


我们今天私下谈这些问题啊,我个人的意见是,应该马上取消疫苗接种。我之前也是接种过的,那时候我也没有看到副作用报告,你们也不跟我说呀。但还是基于对你们可能还有一些底线的这种天真的信任。我相信你们是很清楚的,就说一个问题吧,我们这个灭活疫苗技术全世界都很成熟的。为什么欧美这一次不选用呢?就大家心里很清楚的呀,为什么这次西方国家一上来就选择这个什么,这什么,重组蛋白啊,腺载体啊,然后还去尝试最可能失败的RNA。为什么都集体的不选择最成熟的这个灭活疫苗技术呢。因为这个技术在之前的疫苗中出现了问题啊。你像那个什么登革热啊、中东呼吸综合症啊、萨斯啊、麻疹啊、这些病毒上。当时用灭活的时候,连动物实验环节都过不去啊,根本就谈不上到人体实验的环节。所以最简单的问题,我们在这么大规模病毒、培养,然后灭活的过程中,我们用什么技术手段来控制这个病毒。它被灭活之后,还是原来的这个病毒形状呢?怎么控制这些病毒在灭活的过程中就不会变形。它表面的一些受体不会发生变化呢?我们认为最靠谱的技术,其实是选择了最难与最不稳定的一种技术。那为什么我们其他的技术搞不出来?因为很现实,我们的科研实力水平达不到呀,我们为什么就不能正视我们自己的科研水平问题呢?

我们搞生物医药的这些人有几个是在欧美的药厂里面担任过,真正担任过他们的manager。这很多几个,你看多是在美国读了几年书啊。就那姓吴的也一样嘛,不就是在美国读了几年书而已嘛。他懂啥呢?!然后那几个回来在那里搞这个什么,现在这几种创新的这个疫苗技术的。那几个企业名字我就不点了,我心里都很清楚的嘛。 

他们无非就是在一些药厂里面混了几年基础的研究工作吗?那么美国的药厂,它的管理分工又那么细化。这些人能学到什么呢?那大家我们都在。欧美这一些体系里面多混过是不是?我也经常在美国各大名校和一些实验室换来换去。也接触不少的中国留学生。这些人尤其是这些能进入美国名校读博的,多是人精中的人精嘛?他们在想什么呢?多是想着怎么样包装自己,然后回国能不能拿政府补贴或者一些创业的资金。这些人爱国吗?这些人是对科业有情怀吗?他们的骨子里多是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这些人都拿着美国的绿卡。然后打着爱国的旗号回国创业。那赚完钱之后呢?你看这些人是不是会留在国内。 

什么MRNA这个疫苗的研发,就是个笑话。当然,如果接下来这些搞出来,我看你们自己敢不敢打。你们都不敢打的嘛,是不是?这个话题扯远了?我们还是回到核心的问题上来。美国,法国,日本的研究都明确了,这个新冠病毒就是存在着ADE的情况,而且现在出现疫苗接种后的疫苗逃逸现象,越来越严重了。那说明这个ADE的现象是越来越严重了,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面。为什么我们还要让大家去接种疫苗呢?当然我们可以不断的用更强的这个疫苗来覆盖前面的问题。问题是,如果覆盖不住的话呢,那是要死很多人的。

我们不能用一种错误的疫苗继续去覆盖另外一种错误的事情嘛。你说当前为什么我们要把大家拉到方舱去呢。这些方舱是个方舱吗?那不就是个简易工棚嘛?!有很多人,你看,那些照片都拍出来也传到网上。我们想把这些舆论都堵是堵不住的嘛,私下多会传嘛?你看那些公开传播出来的那些信息。这些所谓的方舱,它的环境连最基本的传染病防治的标准都没有达到,那为什么还要拉过去呢?当然,我们对外可以说以人民的名义了。总有一些善良,很没有脑子的人容易被忽悠的嘛。其实我们心里都很清楚嘛。就是万一,就是怕这个万一出现ADE的效应嘛。因为我们这个疫苗的接种率实在太高了。基本上能打的人,多打了两剂了。现在对于奥秘克隆的免疫逃逸情况又这么严重的话。说明抗体的增强依赖效应非常强吧?这个奥密克隆跟之前疫苗产生的抗体有很强的亲和能力嘛。所以,当然好在这个奥秘克隆,它非常弱,根本就不死人。所以没有在这个方舱里面,没有出现大规模的重症现象。连中症都没有出现,这个我们要感谢上天。我们就说这个上海,为什么对外公布这些死亡,都不是因为奥米克隆?不论是这个什么接种的疫苗,还是没有接中疫苗的。

无非就是两个方面的考虑吗?一方面是,上海方面的专家还是希望能够对外让大家科学的认知奥秘克隆没有那么严重,这样的行为我们是不应该打压的嘛。另外一方面,一些接种的疫苗死的,我们为什么也是解释成不是奥秘克隆引起的。那核心原因就是不想被西方抓住把柄,攻击我们的疫苗存在这个ADE的效应问题吧。我们对科研真的不能利用政治的这些方式。现在欧美这些疫苗都不打了,强行推行推不下去了。 

当然,药厂是希望能够继续收割利益嘛,是不是?但对于他们的药厂来说也收割到位了呀。可以了嘛,收割一波就可以了。我们的药厂也差不多就要结束。不论后面涉及的利益是哪一些代表。那前几天有人跟我说了,叫我不要再去参与这个疫苗的事情啊。那为什么不参与?跟我讲的很明确啊,这背后设计的利益太复杂了呀。那科兴国药是收割成功了。其他一些药厂,包括高福这些为代表的在搞的他的那一些什么技术的疫苗。那你错过了时间,就怪自己没有抓住这一波收割机会吗?那就不要再强推接种疫苗了嘛。现在哪一只疫苗,十年能搞出来,就靠谱使用的?

所以我们基本上,我们去看整个疫苗研发,十年搞出来的疫苗,都很难找的到的,一般都20-30年。那长春长生的事件过去还没有多久呀。疫苗最大问题,我们大家都知道他根本就不是个抗体问题嘛。那是抗体背后的副作用与这个抗体增强依赖效应的问题嘛。

这两个问题才是最难解决的问题啊。如果我们只要解决抗体问题,那很容易啊,随便勾兑一下,多添加一点佐剂,然后给他强行打下去。不可能不产生抗体的呀!至少这个抗体,让他们保证管他跟一两个月还是可以的呀。但问题,我们现在衰竭的速度也那么快。这个就是不能说了,这太扯了嘛,是不是?

所以这个抗体背后的副作用与这个抗体增强依赖效应的问题,这两个问题才是最难解决的问题啊。当然我们今天只对外宣传抗体有效率了,其他的都不管了也不提,或者是通过舆论的管制让大家闭上嘴巴不要质疑。可是这毕竟是药呀,搞不好是要人命的。或许现在没要了他们的命,但是破坏了他们的正常免疫系统啊。如果他们不能有效修复,不是要他们少活很多年吗?不就是人为的让他们在减寿吗?当然,老百姓很愚昧的,很好糊弄的,他只要接中疫苗的当场没有死。以后身体出了问题,以他们智商,就他们的智商也不会跟疫苗接种联系起来。但是现在奥米克隆这个变异株的情况下,我个人的看法还是取消疫苗强制接种这个问题,尤其是对孩子的疫苗接种。这个事情是绝对不能再强行推行了,本来我们人口出生率就不行。而且我们这些孩子的身体素质跟欧美的那些孩子根本没有办法相比较。如果我们还要用这种连动物实验都没有做充分的毒疫苗来给孩子进行接种,我就问你们自己的孩子接种了没有。你们自己都不给自己的孩子接种,随便去开一些证明说自己接种了,或者开个证明说不适合接种。那么老百姓的孩子,他不是孩子吗?

我们可以不放开管制,但是我们不应该继续接种疫苗。这样下去,如果万一病毒潮的毒性更强的方向演变的时候呢。那到时候就不是今天的方舱能解决的事情了,我们要感谢当前这个病毒演变成了一个废物,比感冒还轻。当然我们通过这个媒体啊,然后。这个倒腾忽弄那一些什么后遗症啊,也确实让很多老百姓相信了啊,这个也是很成功了。那我们看这些瞎接种疫苗的人感染了之后,你看我们也没有看到他们出什么事情吗。那如果病毒朝着毒性强的方向突变一下呢?到时候就真要死很多人了,到时候我们的方舱怎么救治呢。这复旦大学那个什么于洪杰还是谁的搞的,这个什么模型推算是吧。什么说这个什么放开,要是一百多万人啊,150万还是100上多万人我忘了。这就是个胡扯嘛。当前如果我们放开,会死这么多吗。当然,有一些死亡是不可避免的,因为他跟这个病毒就偶发性的嘛。那感冒流感也是要死人的吗?那多重疾病的老年人,他自然。遇到这个有可能就是会死亡,那我们做好正确的、科学的引导不就可以了吗?就这个奥秘克隆毒株的情况下,我们应该赶紧取消疫苗接种。然后让大家群体自然免疫一下,修复一下自然的免疫能力,这才能救大家。当然我们一定要把这个事情复杂化,然后去愚弄大家,那这就没办法咯。那当下不论之前接种的这些疫苗。存在着多么严重的ADE现象,其实只要自体免疫系统相对还可以的人,他多是能自我修复的。咱们就看看方舱里的情况吗。这些人不都能扛过去的吗?如果我们的疫苗再这样强行的接种下去。那么,错过这次机会之后,就真的不知道下一步会怎么样了。当然除非我们下决心要主动的跟这个世界脱钩了。现在美国都还没有真正动手,我们就进入疫情之名把自己把自己搞死了。

那不信大家看看。我们就现在开始譬如说解封的话,那个自杀率统计一下肯定比之前不知道高多少。接下来会持续攀升的。为什么?经济不行了呀,底层老百姓是没有收入,他真的是活不下去的。而且再这样下去可能毁的就不是一代人的问题了。如果这些孩子不断的接中疫苗之后,那如果他们的身体免疫系统受到了不可逆转的伤害,我们有思考过后果吗?我们不要去谈这个疫苗,现实一点说,我们当前的生物制药,我们今天这些常规的需要,就那些简单的分子药物,大部分都还是仿制的,谈什么疫苗短时间研发出来?科学的事情我们真的要科学对待。这样下去。真的我也一直很想,唉,有时候也想说脏话。

当然,这不能再说了。

中文编辑/校对:AlexZ / 文峰
发稿:James L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 | 盖特
纽约香草山农场 | 推特
纽约香草山农场 | YouTube
欢迎加入纽约香草山农场 | Disc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