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有消息人士告诉外媒,联发科手机芯片库存水平已经从100天左右增长至160-180天,而这背后的主要原因是中国手机厂商需求疲软。

  既然说到台积电,就不得不提到,在芯片代工领域,芯片代工企业的财报以及实际动作也真实反映了以手机为代表的消费电子产业正迎来一场空前的严冬。

  今年5月有业内消息称,台积电已经开始对2023年一季度的成熟工艺产能进行涨价,以推动芯片设计厂商们抓紧时间把2022年下半年还没涨价的产能全部下单占满。

  要知道,一般台积电的涨价通知都是提前一个月或者一个季度发布,台积电从来没有提前半年多就把涨价确定下来的。

  那么台积电为何如此着急呢?业内人士认为,台积电这一手操作显然是在规避风险,一旦明年,也就是2023年消费电子产业景气度依然没有好转,持续下降,那么台积电就已经提前规避了风险,将库存压力转移给了芯片设计公司。

  看来,芯片设计公司们的库存压力,短期内不仅不会减弱,反而还会有增加的趋势。

  5月13日,国内第一大芯片代工企业中芯国际也发布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智能手机应用收入占比同比下降了6.5个百分点。▲中芯国际各终端应用营收情况变化与对比▲中芯国际各终端应用营收情况变化与对比

  中芯国际CEO赵海军称,2022年全球手机销量至少下降2亿部,而受影响的大部分是中国手机品牌,他说:“非常多的订单都被取消了。”

  对于中芯国际来说,目前生产智能手机类产品的产能占比已经从50%下降到29%,降幅还是非常明显的。

  赵海军还提到,不仅仅是智能手机,PC、家电等领域的客户都在砍单。疫情的封锁让企业无法正常发货,而商店关停也导致线下零售受阻,俄乌冲突的持续也让这两块市场的客户需求显著下降。

  虽然目前中芯国际已经针对上海疫情进行闭环管理,但整个“供应长链”受疫情影响较大,二季度的供货能力仍然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能够看到,从手机芯片设计到芯片代工领域,芯片产业的情况已经清晰地说明了一个问题,手机产业短期内的发展前景,并不乐观。

  对于消费电子市场的疲态,高通产品市场高级总监马晓民在一场媒体沟通会上告诉智东西,高通是一家面向全球客户的芯片厂商,业务也不局限于智能手机,即使单从手机角度来说,整体的影响仍然处于可控范围内。

  并且马晓民说,虽然疫情对于中国手机市场的影响是现实存在的,但是高通相信这是一个短期的过程,今年6月份起手机市场有很大的机会会出现反弹。

  不过,有芯片公司从业者告诉智东西,芯片领域的动向表明整个消费电子行业的景气度正在下降,而且未来行业依然长期呈现下行趋势的几率比较大。

  富士康最大工厂已解封但疫情仍充满不确定性

  不仅是上游手机芯片产业,中游手机代工产业同样深受这场严冬的影响。

  一方面,手机厂商的砍单行为必然会涉及整个中上游产业链,订单会同步削减,代工订单亦是如此。

  另一方面,手机代工是劳动密集型产业,这场严冬罪魁祸首之一,新冠疫情,其影响最严重的方面,就是人员的流动。

  一位邻近富士康郑州工厂的人士称,前段时间,在河南省郑州市疫情较为严重的时期,富士康郑州厂区一度处于封控范围,生产肯定是会受到一定影响的,但目前来看该区域已经解封。

  河南郑州工厂是富士康全球最大的iPhone代工厂,员工数最高超30万人,相当于一个小县城。每年5-6月是iPhone新机量产爬坡关键时期,因此疫情一旦加剧影响厂区生产,必然会对苹果iPhone新品的发布产生一定影响。▲富士康郑州厂区于地图上的位置▲富士康郑州厂区于地图上的位置

  虽然目前郑州市大部分地区都已经解除封控,但从最新疫情信息来看,郑州仍有确诊病例出现在富士康郑州工厂所在的航空港区,因此后续疫情是否会对iPhone生产造成影响,仍然不能轻易下定论。▲来源:郑州本地宝▲来源:郑州本地宝

  与富士康情况类似的代工企业还有立讯精密,此前智东西已有相关报道提到,立讯精密有多家子公司位于上海和昆山,处于受疫情影响比较明显的区域。

  不过目前国内这种劳动密集型工业园区,大部分都采取的是封闭式管理,由园区的工会统一组织,划定隔离区、生活区、工作区等等,因此疫情给生产造成的影响大多还处于可控范围内。

  能够看到,手机代工产业对于疫情的影响是极为敏感的,一但疫情加剧,手机代工业务受阻,那么上游零部件厂商和终端手机厂商就真的是“有力使不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