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译:七龙珠

根据上海当局设定的要求:连续三天无一个社区感染新冠,即开始放松可能是地球上最严格的禁锢隔离措施。上周二,这一最后期限终于得到满足,在隔离中心之外没有任何病毒传播,在上海公民中激起了一些希望。然而,在这个拥有2300万居民,几乎是整个西班牙人口一半的城市,没有人敢于宣称胜利。每个人都知道,一例冠状病毒检测阳性就足以让他们回到原点。“当他们似乎要开始放松一点的时候,突然又把螺丝拧紧了”,在上海的西班牙居民索尼娅感叹道,她已经记不清楚自己被关在家里多久了,甚至连转角处都不能出去。她和她的其他邻居一样,每天都要接受抗原测试(有时在同一天内进行两次),每隔一天还要进行一次PCR。在她接受机密报El Confidencial采访时,她的伙伴提醒她,他们已经被禁闭了两个月。“我不再报有希望的计算日子,因为这毫无含义”。她补充说:“他们只是不断地拖延开放日,从来都不是一个倒计时”。

上海已经成为实施中共国“零感染”政策以对抗新冠流行病的最激进的例子。尽管最近几周病毒的感染率有所下降,但在习近平主席呼吁加倍努力打击病毒的传播后,该市进一步收紧了严格的遏制措施。根据新的指令,即使是检测呈阴性的居民也可能被迫离开他们的家园。上海的几个小区,因为有一个邻居的检测结果呈阳性,迫使数百名住户被转移到检疫中心,整个小区被宣布具有公共卫生风险。

完全控制

索尼娅和她的伙伴暂时免于这种命运,但危险已经非常接近。“根据最新的政策,例如有人住在三楼B区,如果检测结果呈阳性,那么三楼的所有居民和四楼B区和二楼B区的邻居都被视为密切接触者。”在中共国生活了四年并担任教师的索尼娅解释说。在她的公寓楼里,有几个邻居被当局贴上了这样的标签,并被赶出了他们的家。“有几个人被带到了‘医院’,在这里他们称之为‘医院’”,她补充说,这指的是数百个公共设施,包括学校、体育场、办公楼和老人院,这些设施已被改造成检疫中心。这位西班牙人从几个朋友的经历中了解到这些设施中的条件非常恶劣。“这些地方巨大,你与成千上万的人同居。一位朋友告诉我,他无法洗澡,厕所无法使用,尿液和粪便堆积如山,”她描述道。“即使你符合上海当局的所有要求,你的居委会也可以禁止你离开房子”。

中共国的“清零”政策,最近被世界卫生组织描述为“不可持续”,正在全球范围内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对从移动电话到铁矿石本身的供应和制造链造成大规模破坏,并对世界大部分地区的通货膨胀火上浇油。但它也对数千万公民的心理健康产生了破坏性影响,60多天里他们一直生活在一个卡夫卡式的过程中,每周超过10次的病毒阴性测试才可以让他们能够外出。“这是很令人绝望的生活,即使你符合上海当局要求的所有条件,你的居委会也可以禁止你离开家”,索尼娅说。中共国的“居委会”是一个非常不同的组织,与“这里没有人活着”(Aquí no hay quien viva )中描述的西班牙的组织完全不同。作为毛泽东时代的遗产,这些组织主要由共产党员组成。自大流行病开始以来,他们在执行中共政府的卫生政策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在危机之初,当欧洲每天有数千人死于冠状病毒,而中共国似乎是世界上抗击冠状病毒传播的榜样时,这些居委会被赞誉为检测病例和追踪联系人的有效机制。然而,现在中共国的战略在国内外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他们的角色已经有了更多的险恶色彩。

【接上篇:一个被关在上海的西班牙人的地狱之路(二)】

来源:”Ya no tengo las fuerzas”: el infierno de una española confinada en Shanghái


审核:Aries的星
校对:阿伯塔
发布:夜来香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乌克兰救援UkraineRescue官方Gettr
郭文贵先生Gettr
全球喜马拉雅农场联盟委员会Gettr
喜马拉雅联盟大使馆全球客服中心Disc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