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嚕嚕咪

喬·拜登總統的政府正在推動對世界衛生組織(WHO)管理條例的修訂,以賦予總乾事譚德賽根據他選擇的任何證據宣佈任何國家的公共衛生緊急情況的單方面權力。

美國的擬議修正案已於1月轉交給世衛組織,供下周在瑞士日內瓦舉行的聯合國第75屆世界衛生大會審議。

圖片來源:素材鏈接

美國衛生與公眾服務部(HHS)負責全球事務的助理部長羅伊斯·佩斯在1月26日寫給世衛組織執行委員會的一封虛擬會議的信中描述了“公平和平等獲得醫療對策的重要性以及與該大流行病有關的錯誤信息和虛假信息的負面影響”。我們同意,我們都必須做得更好。

“美國領導了一個包容和透明的過程來制定這一決定,因為我們意識到,更新(國際衛生條例)IHR並使之現代化,對於確保世界更好地準備和應對下一次大流行病至關重要”。

在美國的擬議修正案中,有一項修正案取消了第9節中的一項現有要求,即世衛組織在作出任何公開聲明之前,應與涉嫌發生健康危機的國家的官員“協商並尋求獲得核實”。同一修正案規定,“世衛組織可以考慮來自疑似問題國家的通知或磋商以外的報告”。

對第5節的擬議修改將指示世衛組織建立“預警標準,以評估和逐步更新不明原因或來源的事件所造成的國家、區域或全球風險。”

對第10節的擬議修正案要求世衛組織,如果出現可疑問題的國家在48小時內不合作,應“在公共衛生風險的嚴重性證明合理的情況下,立即與其他(國家)分享其掌握的信息”

修正案或所附文件都沒有解釋,美國公共衛生官員如何或為何認為,賦予譚德賽根據受影響國家以外的來源提供的信息宣佈公共衛生緊急情況的權力,可以解決保健方面的公平問題。

在白宮新聞辦公室的網站上搜索發現,只有一次含蓄地提到了世衛組織的修正案。那是在白宮2月2日發布的一份概況介紹中提到,美國“將繼續在國外推進衛生安全和大流行病的準備工作,包括通過加強世衛組織,與合作夥伴一起努力實現有針對性的國際衛生條例修正案……”

世衛組織條例的擬議修正案第5節似乎也與拜登政府在4月發布的關於其擬議的2023年聯邦預算的概況介紹中的提法口徑一致。

該提法承諾拜登政府將支持“通過全球連接的公共衛生監測系統網路,優化疾病預防和健康促進的全球威脅檢測創新”,因為我們加強監測舉措,在大流行之前、期間和之後提供必要的可操作數據。

“預算包括為CDC提供24.7億美元的強制性資金,包括加強國內哨點監測項目,擴大國內和全球廢水監測,並投資於全球基因組監測方法,以及全球呼吸道疾病監測平臺”。

呼吸道監測平臺包括攝像機和記錄儀,當看到公眾咳嗽或其他行為可能表明存在一種傳染病或幫助傳播一種已經存在於人類中的傳染病時,就會提醒當局。這種設備在中共國被廣泛使用。

拜登的世衛組織修正案是現任總統在其橢圓形辦公室的前任唐納德·川普削減美國對該國際衛生組織的資金並隨後發出美國退出的通知後,努力使美國與世衛組織重新融合的最新步驟。

拜登作為總統的第一個行動就是撤回川普的退出通知,並恢復美國的資金,該資金占世界衛生組織預算的一半。川普對世衛組織的不滿源於他認為該國際衛生組織在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病毒,或COVID-19)的來源問題上對中共國的過度恭維。

白宮發言人沒有回應大紀元記者關於提供修正案和政府提出建議的理由的要求。HHS的發言人也沒有回應大紀元的評論請求。

然而,彼得·佈雷金博士等修正案的批評者並不情願對擬議的修正案進行評論。
佈雷金在5月4日的一篇文章中說:“修正案將使世衛組織有權採取重要措施,與其他國家和世界各地的其他組織合作,處理任何國家的所謂健康危機,甚至違背其聲明的意願。”

佈雷金寫道:“宣佈衛生緊急狀況的權力是一個潛在的工具,可以羞辱、恐嚇和支配國家。它可以被用來為與世衛組織結盟或希望傷害和控制被指控國家的其他國家對目標國家的排斥和經濟或金融行動進行辯護。”

彼得·佈雷金是哈佛大學培訓的精神病學家,前美國公共衛生局官員和前國家心理健康研究所(NIMH)顧問。金格·羅斯·佈雷金是一名記者、作家和醫療改革倡導者。

總部設在華盛頓特區的家庭研究中心負責政策和政府事務的副總裁特拉維斯·韋伯對《大紀元時報》說:“美國人民需要向白宮表達關切,特別是作為在世界舞臺上代表我們的總統,我們需要解釋你們在這里做什麼以及為什麼”。

韋伯說,拜登政府官員“沒有真正談論這個問題,所以我們需要記者在新聞發布會上問他們有什麼提議,真正讓他們解釋。人們可以向白宮表達他們對此的關切,並向他們的國會議員表達關切,我們需要國會議員挑戰政府,讓他們自己解釋。這其中的第一部分是‘發生了什麼,你的建議是什麼,以及為什麼’。”

同樣,總部設在佛羅里達州的自由法律顧問公共利益律師事務所的創始人兼主席馬特·斯塔弗告訴《大紀元時報》,如果美國決定不與世衛組織合作處理可能的衛生緊急情況,“比如說川普重新當選,他想退出(世衛),或者有其他人不想與世衛組織打交道,他們可以把它帶到海牙的國際法院,要求罰款或其他形式的限制措施。他們可以與其他成員國協調,在供應、共用數據或其他貿易文件方面採取行動,誰知道這樣做的後果是什麼”。

自由律師事務所還在5月12日的一份聲明中指出,聯合國的一份報告在2021年5月聲稱,如果國際衛生組織有更大的權力,中共冠狀病毒大流行就會被避免。

該報告還建議給予不與世衛組織合作的國家“一個可調整的激勵制度,(包括)製裁,如公開譴責、經濟製裁或拒絕提供福利”。

素材鏈接:https://www.theepochtimes.com/biden-seeks-new-unilateral-powers-for-who-chief-to-declare-public-health-emergencies_4472126.html


審核:文樂
校對:小東
發布:小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