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即将访问韩国之际,韩联社18日报道称,韩国政府决定作为初始成员国加入美国主导的多边经济合作机制——印太经济框架(IPEF)。

  报道称,据韩国总统办公室18日消息,总统尹锡悦将于24日以视频连线形式出席在日本举行的宣布IPEF成立的峰会,会议将由美国总统拜登主持。尹锡悦很可能在21日的韩美首脑会谈上,表明积极支持并加入IPEF的意愿。

  连日来,韩国新政府对加入IPEF释放积极信号。

  16日,尹锡悦发表就职后首次施政演说,其中首次提出了加入IPEF的可能性,表示将同拜登探讨通过IPEF加强供应链合作的方案。韩联社指出,这实际上已表明加入IPEF的意愿。

  17日,韩国外长朴振表示,IPEF很可能成为此次韩美首脑会谈的议题。

  与此同时,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松野博一18日上午在记者会上表示,积极考虑加入IPEF。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印太经济框架”是美国“印太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有明显的地缘政治和意识形态色彩,被外界认为是美国主导下的经济“小集团”。

  2021年10月,美国总统拜登以视频方式出席东亚峰会时,首次提出了“印太经济框架”的概念。美国贸易代表戴琪还曾公开宣称,“印太经济框架”是“独立于中国的安排”。

  有专家指出,“印太经济框架”更多是由美国主导的、单向的贸易协定,而非双向让渡市场、互相减免关税的自贸协定。该框架强调的不是开放、多边、平等、互惠的自由贸易,而是建立由美国整合及主导的针对中国的“价值观同盟”。

  尽管美国一些亚太盟友对加入IPEF表示欢迎,但IPEF的前景仍不明朗。

  《南华早报》网站5月2日发表香港-亚太经合组织贸易政策研究集团执行董事戴维·多德韦尔的文章,指出有多重原因让印太经济框架难获支持。

  文章认为,美国在IPEF中提出的要求很多,优惠措施却很少,几乎所有经济体都希望更容易进入美国市场,但拜登的民主党同僚不太可能答应。

  文章还指出,对许多经济体而言,中国是它们主要的贸易和投资伙伴。许多政府质疑,一份不包含该地区最大经济体的协议到底有多大价值。

  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玛丽·拉夫里指出,亚洲盟友仍对特朗普时期美国不可预测和破坏稳定的政策感到不安,认为美国可能并不愿意对新框架投入太多,就像稻草房子一样容易被风吹倒。

  5月12日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就日本和韩国或加入IPEF提问。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中方认为,任何亚太地区的区域合作框架,都应顺应和平与发展的时代潮流,增进地区国家间互信与合作,都应体现开放、透明、包容、平等、互尊、互信和互利理念,坚持尊重主权、不干涉内政原则。亚太是合作发展的热土,不是地缘政治的棋局。中方愿同各方一道,秉持开放合作、互利共赢的宗旨,抵制冷战思维的小圈子,共筑亚太合作的大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