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点:那么海外欺民贼能到今天就是因为没有真假善恶之分,有这么多无知的中国海外同胞和中国同胞,真有良知的人但是他却没有,真的想灭共的人他却没有任何辨别真假的能力,被他们利用几十年。我再告诉大家,你们从来没有想过,亨利小哥,在过去几十年被这些人害的人你们知道有多少人吗?谁能告诉我一个数字?谁能告诉我一个数字啊?被他们给骗回去的、被他们给抓起来的、被他们给伤害的、被他们给骗了上床的、骗走钱的,有多少个?就像草根小哥给“路大脑袋”傻捐捐了几百次,最后是“路大脑袋”说:“你活该,我让你捐了吗?谁让你捐的?”是吧?欺民贼也是一弄……就像夏业良,我看过夏业良原来直播,喔噻夏业良对待直播的人真狠,下面留言,“你谁呀?谁呀你?”你看着(夏业良)那样儿:“傻叉呀你?”那话都出来了:“你TM懂不懂啊你?还有没有问题啊?没有(就)滚蛋!”这就是夏业良,北大教授。——郭文贵2022年3月25日

封面: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没有教育、没有信仰,走到哪去都是奴才,一天不犯贱他都难受,不整人他难受。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文化就是这个结局,用啥话形容都不为过。郭文贵2022年3月25日

2018年6月11日 郭宝胜、袁红冰等所谓的民主民运人士打着郭先生的名义到台湾去欺骗并且把所有援郭会战友们全给出卖了。郭文贵先生就是照妖镜,让这些妖怪都现形了。

郭文贵先生:那么另外一个郭宝胜这种无耻的、可悲的、拙劣的这种表演,这种欺骗,实在让我没想到。而且他跑到了台湾去,他和袁红冰……(念留言)“文贵先生”,好,谢谢您,谢谢您,7070喝酒了,别喝多,别喝多。木兰也来了,(念留言)“黑客的揭露”,呵呵。哎哟,小哥也来了。小哥现在转播我视频越来越慢了。小哥我告诉你哈,现在豆豆还搞高大上去了,还写什么政治历史了,你俩真够滑稽的,不支持郭叔,在那里乱来,转移视线。你要变成第二个郭宝胜吗,你个豆豆啊?不像话你俩个。野良猫也来了,谁叫野良猫啊?所以说呢,郭宝胜这两个邮件出来以后啊,我也傻眼了,这哥们是真穷疯了啊。

我就想想这过去的一年,这郭宝胜天天坐在那儿民主民运啊法治,结果你说跑到台湾去,然后跟着袁红冰他俩还拿着我的名义去欺骗。不但拿我名义,把我所有援郭会战友们全给出卖了。这个袁红冰啊赖建平啊和郭宝胜把我们所有援郭会的战友当成他的资产了,拿着去讲价还价去了,结果到了台湾又去见国防部长啊,又见什么情报局长啊。好嘛,结果把我们给卖了,你说这玩意儿。

文贵没有天天往外花钱,你说我花了那么多钱,我这几百亿上千亿资产因为汇款被查封,结果好嘛,他跑到台湾把我们这些人给卖了,而且把我给定位为价钱,你说可悲不可悲?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可耻的吗?这边喊着民主民运,然后当着老黄牛,然后民主自由,走向喜玛拉雅,那边“咣”把我们所有战友都卖了。

这个郭宝胜这个卑鄙啊,真是我没想到。他老说自己是西藏人蹲过几年监狱,太可怕了。这个“五一共震”一出来我就觉得这事不妙,这小子有大问题,但是我还不想把他想得那么坏。但是在“五一共震”这个事上体现了这帮人实在太卑鄙了。现在动不动什么都是他们的功劳,那夏威夷那火山都爆发了,是不是你吴建民、李一平给震出来的?是不是你们给震出来的啊?震什么震哪?结果震了半天又跑到人家李旺阳什么雕塑像又要捐15万美元,然后又是拉斯维加斯成水炎那老板,一天天瞪眼胡说八道,找了一帮骗子,你说我都感到可悲,为什么咱们华人咋这么多骗子呢,都不干点正事?

我今天早上我是四点半左右睡的,我六点半起床,开了一个小视频会,然后我又签了几份文件,我马上进去冲个凉,然后出来赶快给大家报平安视频。我再进去要吃一口早餐,因为今天不锻炼我休息,我马上就要开会去。正事还干不完呢,哪有时间去骗人去?这些人都是没工作的,你发现了吗?都是没工作的,就一个希望,就是骗。就指望哪一天天上掉馅饼,骗谁成功了发大财。全这个路子,全都没有生存能力。什么黄河边这个烂人,什么李洪宽啊,夏业良啊,西诺啊,是不是,还有这个滕彪,全都是没有工作能力的人。

所以说在中国呀这些人摊上什么事,别说共产党抓你,你在哪国,你在黑手党都把你抓了,这些人全都不是好东西,全都不是好东西,没有一个人……(看手机)哎,冰心来了,冰心来了。所有这些人就是一个,好吃懒做,不劳而获,满口谎言,打着政治、信仰、宗教、理想的幌子欺骗所有人,互相之间也欺骗,真是太可悲太可悲了。

但是文贵啊,算命的老说我是地藏菩萨,说我的本命命尊是地藏菩萨,我这地藏菩萨专门是弄坏人的,收坏人的,所以说你看,现在郭文贵这照妖镜出来了,我专门照妖,凡是在我面前被照出原型的都是妖,好人没有一个被照出妖的,这不是很简单的道理吗?所以说我真不想浪费这些精力,因为我特别开心。

2022年3月20日 欺民贼表现出的也是国人的没有原则没有信仰随钱随权势而倒的人性缺点;新中国联邦永远记住唯真不破

郭文贵先生:就像那欺民贼一样,美国某政府部门调查某欺民贼,说这个进来以后,问了一个小时,怎么在美国那么多年,怎么搞民主民运的。最后人突然问一句话,说如果让你选择当亿万富翁,然后跟共产党为伍,或者说让你变成进监狱,失掉你今天的一切,你真的要对共产党造成伤害,这两条你要干什么?

这人毫不犹豫地“我会选择跟共产党合作。”就在美国调查部门。这个参与调查的官员跟我说:“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海外民主民运。”他说“当年我们见伊拉克的,反萨达姆的人,家人已经都快被杀干净了,说‘现在让你回到以前,让你去选择继续反萨达姆这个独裁,你家人被杀掉,还是回到以前你家人全部升官发财,跟萨达姆合作’这人毫不犹豫地说:‘我会继续选择反萨达姆。’”就是这个人,说服了很多伊拉克的前军方官员,最后开战之前几个人坐飞机跑到科威特去了。

我们今天问问我们新中国联邦人有几个人能作出选择?好选择?我们今天坐这直播的时候,就像以往共产党的电视台——哎!!!伟大领袖毛主席!!!爹亲娘亲不如党亲!!!

啊你看看新疆、西藏、前线的都冻的鼻子都没了!是吧?“双修“都不行了!是吧?然后女孩都上来,就像文竹叶青、卡尔爱丽丝流着眼泪感谢亲爱的党啊,你们都太伟大了——每年都玩这个,玩70年了,都把中国人玩地狱去了。咱也这么玩是吗?

生命中没有比时间再值钱的,我不希望有任何的官僚形式主义浪费任何人一秒钟。

我们这次的救援是伟大的,有巨大的成就,你看看。但是我们爆发出来的所有这些主义——分离主义,农场主义,个人主义,这种挑拨离间和现场的反映和协调的能力,就这直播还觉得自己伟大的不得了呢。

你看看小福利总导演现在在那块听着呢,这几天咱国内战友,你知道对咱直播啥反映吗?你们想听听吗?几乎所有人都说是失望和灾难。他说:“七哥,最近都是战事来了,你看咱这个直播,有任何的战事的感觉吗?大家都想到你这来看一看,都找你这个频道,看看战场上即时发生什么?”他说“我们还得回去看秒视频,呵呵!没地方去!然后看《纽约时报》,翻一翻回去睡觉去了。”

有即时战场的信息吗?你有找过任何的信息吗?都是口水信息。上去的评论员就是脱,就像文空今个穿了好几件,是吧,你看都成啥了,都成防弹装了都快。我在继续说估计都快晕过去了。就上来一招“脱”,“流水”,你光“脱”、“流水”,你能解决现在战事直播吗?

你们能不能有点创意啊,兄弟啊文空啊?你这嘴那么好,你能不能说说现场的真实的事呀?然后还是五框,两边平衡,男女平衡,俩美女,俩帅哥,中间是七哥。这成了现在直播的定点了是吧?你能不能有点战术,小福利有点创意啊?

三百年的飞飞上去跟大家轮了二阵子是不是?然后大家在这块口评,你口评啥,你上过战场吗?

这个世界讲实力好不好?新中国联邦永远记住唯真不破。我们有一天忘记这个字一点0.0001的时候,你都会失败的很惨。我先说到这,交给文空,再说今天你这个主持人就没有主持了。哈哈哈,谢谢!

2022年3月25日 海外欺民贼能到今天就是因为中国同胞没有真假善恶之分,没有信仰,从而被他们利用几十年

郭文贵先生:谢谢亨利兄弟!我要跟大家说的,这个毫不夸张地说,这跟七哥面对的这些年的超限战,可以说真的是没法比的,七哥没办法传阅。就像亨利小哥你高兴的时候你想让七哥高兴,我没法感受到,我只能跟你一起开心,但真正的本质,高兴也好痛苦也好是没法言语的。

我特别是在过去五年我有心理准备,但从来没有想过就来自海外的这些欺民贼还有民运——所谓的那些靠捐款过了那么多年生活的,包括真正的曾参加过六四广场的一些人,那真的是无法想象的坏、Low!你很难用任何话来形容这帮人。

兄弟姐妹们,你们去想想,你见过一个国家经历过六四的人在西方活得这么痛苦、这么贫苦,没有任何作为,全靠捐款过日子。唯一能表现出来的就是每年六四出来捐点钱,去弄点募捐,然后像狗一样活在那法拉盛,华人圈里边一个小街头上。就这也和共产党还能勾兑。

你像那个《博讯》的韦石、吴征、吴征的弟弟吴彬,在美国这个王八蛋简直是特务窝儿,杨澜呐,你像那郭宝胜,你像那个夏业良这帮孙子,哪一个是好东西呀?垃圾到了极点。任何人你去想想,兄弟姐妹们,所谓……

过去这几年你看看七哥经历的,加拿大、日本什么灭爆协会,还有那个什么成水炎在拉斯维加斯搞什么那些事情啊,还有什么在洛杉矶出来的这将军那将军你不知道哪冒出来的东西,什么高冰尘“黄河边”,你看“九指妖”,是吧?你像“路大脑袋”,全部都是受益者。跟着爆料革命蹭流量,然后还过过一段美好的日子,然后就是坚决地毁掉所有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

你看跟着共产党一模一样的口气,从第一天“郭三秒”。你说我是三秒还是三十秒碍你啥事?跟你共产党海航、刘呈杰、贯君他爹是谁、孙瑶玩大熊猫有毛关系吗?对不对呀?跟你共产党新疆大屠杀、香港大屠杀有啥关系吗?和中国人活在水深火热中有啥关系吗?

“郭骗子”,都五年过去了,我骗过谁呢?骗过谁一分钱了呢?是跟谁上过床还是骗过你一分钱?还有一个,他就没有一个人说出来11·20,那个“黄河边”:“只要郭文贵能开成这个会,我吃屎。”这样的事情你知道欺民贼说过多少遍了?光一个熊宪民推特上上千次说“郭文贵明天就被抓了,马上睡马路了”。你想过吗?亨利小哥,“马上睡马路”“又开飞机逃跑了”“没饭吃了”“这官司又输了”,是吧?熊宪民要不是特务,我负一切法律责任,吴征、吴彬、《博讯》韦石不是特务,我负一切责任!

你见过一个人跟他素不相识就攻击他三五年,天天希望他被抓被杀死掉的人,你觉得他会没原因吗?他只有一个原因,一个为了利益,一个为了私仇,还有一个,为别人当枪。我跟他不认识,不存在私仇;我跟他没打过交道,不存在利益;那只有当枪,那当谁的枪?我的敌人是谁呢?我的敌人就是共产党。

就这,还有人……像“路大脑袋”,也有人相信他,天天听他在那块爆料。没爆料革命,有“路大脑袋”吗?拉斯维加斯成水炎那个孙子整了一帮子人到处缠诉,而且成水炎在国内是个诈骗犯,就想拿咱爆料革命做个交易,跟共产党勾兑勾兑,就这也有人跟随有人相信。

就像现在还有战友给我发信息:“普京到乌克兰是拯救中国,因为俄罗斯不打乌克兰的话,美国就会用乌克兰搞掉俄罗斯,下一个就搞中国。”就这种话也有人信,这才是真正的中国人的悲哀!就是你根本不知道真假善恶之分。

那么海外欺民贼能到今天就是因为没有真假善恶之分,有这么多无知的中国海外同胞和中国同胞,真有良知的人但是他却没有,真的想灭共的人他却没有任何辨别真假的能力,被他们利用几十年。

我再告诉大家,你们从来没有想过,亨利小哥,在过去几十年被这些人害的人你们知道有多少人吗?谁能告诉我一个数字?谁能告诉我一个数字啊?被他们给骗回去的、被他们给抓起来的、被他们给伤害的、被他们给骗了上床的、骗走钱的,有多少个?

就像草根小哥给“路大脑袋”傻捐捐了几百次,最后是“路大脑袋”说:“你活该,我让你捐了吗?谁让你捐的?”是吧?欺民贼也是一弄……就像夏业良,我看过夏业良原来直播,喔噻夏业良对待直播的人真狠,下面留言,“你谁呀?谁呀你?”你看着(夏业良)那样儿:“傻叉呀你?”那话都出来了:“你TM懂不懂啊你?还有没有问题啊?没有(就)滚蛋!”这就是夏业良,北大教授。

就那也有人看他直播,认为他能给中国民主民运,你说这种孙子,我对我们家SNOW也不会这样啊,是不是?就这,咱们中国人没有人想过这些人害过多少人。

像熊宪民一张嘴……那个熊宪民要用人类的刑罚最狠的惩罚惩罚他都不为过,熊宪民。就熊宪民他要不进监狱,熊宪民他要不受到最严厉的法律惩罚,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他、高冰尘、“九指妖”、“路大脑袋”、“蛇妖闫”,还有“鸡腿潘”,大家你们记住,还有李洪宽,他就是跑到墓地里咱都不会放过他!

还有什么那个“乱伦彪”,这帮孙子!你说“乱伦彪”咱跟他认识吗?你记得2017年,张嘴上来给你七哥整了个一万多张的证据:我乱伦我侄媳妇,我侄媳妇叫王雁平。你说他大爷来的,就这谎他也敢撒!王雁平是不是我侄媳妇,这都花了五年这回总弄明白了吧?他还坚持他自己的“郭文贵是乱伦”,一万多页,还把我定为共产党。你看看俄罗斯要去杀乌克兰时把人家定为纳粹,和共产党把我定为共产党,这有没有异曲同工之妙?

郭先生讲述PAG吴征等法律超限战,经历了180几次的Deposition

郭文贵先生:就那个PAG单伟建他的律师到现在还在庭上说郭文贵是双面间谍。你说我是双面间谍跟欠你PAG的钱有什么毛关系啊?我是不是双面间谍跟你PAG所谓的个人担保什么关系啊?用这个律师的话说:“PAG不是向郭文贵要钱,是要郭文贵的命。”

而且就这个太平联盟单伟建这个王八蛋,纯粹的共产党,他竟然给吴征投了八个亿美元,他给海航投了将近十亿美元。海航,七哥是第一天爆料,4月19号2017年,4月18号太平联盟来告你七哥,你觉得这是偶然吗?你觉得在他告我之前,熊宪民第一个知道,你们记得吧?4月16号还是15号你看这孙子就开始报道了:“他要被告,被告!”然后董克文,九家建筑公司、蕊马。

蕊马,你说我强奸蕊马了,结果在我现在这个公寓里,楼下有保安,三年里被囚禁在18楼。这个地方你甭说囚禁人,你囚禁个蚊子都囚禁不了,楼下24小时巡保,楼下最严格保安,中央公园。她一共工作还不到一年,我怎么囚禁她三年呢?

然后强奸地点又改了,改成巴哈马了,巴哈马强奸未遂,又改到伦敦去了。伦敦又强奸两次没强奸成,从蓝裤衩子又变成红裤衩了,然后这个时候突然胡舒立发现了我强奸马蕊。

你说我又没强奸你胡舒立,胡舒立是李友的女朋友,2015年爆料我就开始说胡舒立了,我们俩就有矛盾冲突。胡舒立发现我在巴哈马、伦敦强奸了马蕊,蓝裤衩红裤衩,然后人家还是处女,处女呀,血流成河,说那个船都被染成了颜色了,巴哈马的水都成红的了,是吧?

然后胡舒立知道了,胡舒立告诉了吴征,吴征觉得见义勇为,(马蕊)她太可怜了,结果就替她报案了。报谁了呢?孙力军,孙力军亲自审案,又到江西老家跟马蕊的爹妈见面,决定控告郭文贵强奸案。什么时间呢?9月11号,我申请政庇的那一天。

不是你说,“王命”,你去想想这两件事,我4月19号爆海航,然后前十个小时发红通,老领导威胁,然后海航的股东和吴征的合伙人PAG告我。9月11号我申请政庇,这孙子!9月17号我是正式递,9月11号我签好的文件,9月11号同一天马蕊强奸案,吴征又来了替付律师费,蓝裤衩变红裤衩,告我,九家建筑公司和这个都是一起发生的。这就是所谓的当时所有到今天发生的案子。

我可以告诉大家,我不相信任何一个喘气的人能承受得了,就你能承受得了这背后的180几次的Deposition。就上星期七哥一坐那,“咵嚓”四个小时,四个小时,就人家问你:“你身上衣服哪买的?你吃饭花多少钱?你那车是谁的?”就这些完全……这是法律程序,是吧?然后对面律师、这面律师……

对面律师八、九个,这一场问完,共产党要给他们最起码十万美元以上吧?甚至是几十万美元都有可能。我这还得借钱,借钱来支付律师费。“钱哪的?你的律师费谁付的?”还得经过法官批准。所有这些事情,兄弟姐妹们,我说很容易,从你准备,到开庭,到回答,你一句回答错就完了。我今天穿的衣服,下回肯定问:“郭文贵,你穿那个黄的(衣服),谁的?你那个红衣服谁的?谁花钱买的?”这都是对方的权利,对方就是利用美国这个法律…….

就像头两天开庭,还说“郭文贵双面间谍”。你们见我说过任何法官是共产党特务了吗?对方的律师能上庭上说“郭文贵说某某法官是共产党特务”,你说他们就敢这么撒谎。这是共产党PAG太平联盟单伟建——吴征合伙人、海航合伙人,海航人都抓进去了,还在搞超限战呢。你知道我们那个律师说了一句话:“我干了几十年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案子。”说几遍在庭上:“我干了几十年我没见过这个案子!”

就这一条,战友们,你们谁能在这个当中你要能坚持住一个案子,我都愿意给你跪在地上称你为老大。就像我说“王命之途”在航空母舰上八个月,我见人多了,我第一次上去,不到一个月…….我上哪都不晕船的,我上了航空母舰立马就晕了,我上过航空母舰,我就晕了,不行了,我站在那就晕了。为什么?就几个飞机一起,我就晕了,不知道为啥,到现在我也不知道。

但是人家旁边的人告诉我说很多人都是这样,他说人家航空母舰一上来……它整个的动荡是静动的,你们都没感受,但你一看水,那水一直在动啊,喔噻,就不行,就想吐,还好我没吐出来。那不是八个月你吹狼蛋呢你上去,我见过中国的当兵的在船上那简直是,就是在虐待。

就像我的案子一样,你吹牛你到庭上坐坐试试,你看郭宝胜,你看熊宪民,你看看。熊宪民个孙子戴着个,还弄个围巾围上,跟我家SNOW那个脖子……上去,带着小包儿,到法庭一坐,法官说“你谁呀”什么的,“郭文贵…..” “郭文贵是坏人!他是个骗子!”然后说了半天,“我证明,我是证人。”然后人家法官问:“你恨郭文贵吗?”“我恨郭文贵。”“你跟他有官司吗?”“有。”“出去!滚!”

你说这点常识都没有,你跟他有仇,你跟他有利益关系,你怎么来作证呢?就他们这种…….为啥他们官司输了?你看那夏业良撇着“鸭腿”咔咔咔地上来了,面无气色,旁边人在那个椅子上睡觉,就那个中国人…….我当时感受,兄弟姐妹们,你们真没有我当初在华盛顿开庭,我宁可输案子,我也不想看到中国人这样。就我能看到庭上人,人旁边看到咱中国人在那块,就是《博讯》的韦石和熊宪民,还有那个什么牧师,还有那帮人就在那块躺着,撇着睡觉那个样子。作为同族同类,我发自内心地说我真的心痛超过了开庭。

然后你再看这个王中君(注:口误,应是王书君)你们知道这个王中君害了多少人?他最起码接触华人几百个人的信息让他传输给共产党。很多华人找他所谓做政庇,多少人已经被弄回去了,你们能查出来吗?你能查出来吗?

资料整理:文迅等 / 封面设计:展翅上腾 / 发布:文青

《郭爆料串珠系列》1~500
《郭爆料串珠系列》501 ~ 1000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从1000多篇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版、盖特精选而成,有时也包含部分班农先生直播文字,具有文献价值。由英国伦敦喜庄园文迅等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听写组战友!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