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频:东京樱花团 / 京城小伙儿

2022年05月13日大纪元报导,近期中共当局要求中共国粮食主要产地东北地区的地方官员,做到保证防疫、春耕两不误。前中共国土资源局公务员称,严控保清零与开放农民种地政策相互矛盾,下面的官员没法执行,就会敷衍了事。

5月11日,吉林省吉林市卫健委关于COVID-19疫情通报称,该市防疫压力依然很大。9日的官方通告称,该市疫情形势依然严峻复杂;还称自9日6时至10日6时,在城区范围开展全域核酸检测。在吉林防疫压力仍大的情况下,地方当局官网本月8日称,当前正值春耕备耕的关键时期,司法局包保(保证)的蛟河市庆岭镇庆岭村正在想方设法“防疫、春耕两不误”。

5月10日,前中共国土资源局公务员张云详(化名)对大纪元表示,中共当局采用严控措施保清零,又要多种粮食,政策互相矛盾。“一方面要把社会上的人全部管控起来,一方面又要人都去种地,多种粮食,下面地方官员没办法操作。” “他就敷衍,肯定以清零政策为主、保清零,这个保不住,他的乌纱帽就没了;对保粮食发展政策,他可以弄虚作假应付一下,做假数据掩盖真实的情况。”张云详表示,“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地方官员都是这么干。

自3月2日吉林市爆发中共病毒疫情,吉林市和长春市先后实行“封闭式管理”,从4月28日开始进行“逐步解封”。4月22日,吉林市彭先生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当时封城已近50天,正值春耕时期,农民却不能下地耕作。“不准随便下地,网上有拍视频,随便下地都得罚,给派出所押走。”此前4月4日,吉林省当局印发《关于滞留长吉两市农民返乡春耕工作方案》,详细规定了返乡条件、申请程序、人员转运和返乡后的管控。“具体政策怎么执行还不太知道,反正最低影响20%(农作)。底下执行政治任务,他不管你什么民生啥的,粮食这块顾不上的。先政治挂帅。”彭先生说。4月13日,长春榆树市土桥镇村民吴学英告诉陆媒,她已被困在吉林市一个半月了,而当时正是水稻育苗时节。当天她才终于登上集中转运的大巴车。日前,记者打通吉林市备春耕应急服务电话,工作人员说:“农民种地是有一定条件限制。从哪个地方回来的,参照当地的疫情防控条件,他结束隔离之后,就可以点对点进行种地。”

精神分裂是大脑袋症的必然结果,以人定胜天标榜的中共始终以无所不能自居,军令状的神逻辑催生出很多奇葩决策。军令状的治国法宝让领导异常兴奋,再复杂的问题领导只要发个号施个令就万事大吉,简单而又“似乎有效”处理问题方式加上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自信让领导有一种无所不能的幻觉。于是乎遇事高标准严要求才能体现出领导的才能;越是有难度越体现了领导艺术的高超;越是出奇才能制胜。于是乎鱼与熊掌兼得,双跺脚,双赢成为标配。

文字版原文:精神分裂病发?中共既保清零又要保春耕政策矛盾官员敷衍

编辑:东京樱花团/小老虎
发布:东京樱花团/文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