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东京樱花团/谈古论今

关于“新冠病毒疫苗后遗症”灾难,是郭文贵先生最早向世人提出警告的。正如新冠病毒在2020年初向全世界迅速蔓延的时候,世人还在懵圈的时候,美国政府还在相信他们的“好朋友”说的鬼话“新冠病毒是可防可控的”时候,郭文贵先生就向世人警告:新冠病毒不是来自大自然,是生物武器。新冠病毒的蔓延不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无意泄露,而是中共生物战的病毒投放。

所有的战争没有偶然,战争必定是发起者精心策划所为。正如郭文贵先生一再告诫世人的,新冠病毒还不是这场生物战的主要杀伤性武器,主要杀伤性武器是新冠病毒疫苗。所以,所有新冠病毒疫苗的粉墨登场全都带有“原罪”,病毒疫苗根本不是救人命的,而是集“种族灭绝(修改DNA)、消灭人口(减少老弱病残)、造成全球性社会恐慌(打乱经济社会秩序)、掠夺财富(以政府买单为由强行攫取全民财富)……”为一体的超限战超级武器。所以,叫“疫苗后遗症”是误导舆论,因为药物“后遗症”的概念是“没有想到的、意外的、非故意的副作用”,而新冠病毒疫苗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么?病毒尚未“上市”,疫苗已经研制好了,开发者为何有先见之明?病毒来源至今不明,疫苗依据什么研制的?实验中明知有上千种“副作用”为什么故意隐瞒真相上市?作为监管机构的FDA明知真相为何审批上市?这一切都明明白白,不是什么“后遗症”,是地地道道的“生物战杀伤效果”。

现在,各种政治势力、各种隐藏在深处的财团势力在利益勾兑、矛盾角力中逐渐泄露出一些新冠病毒疫苗的负面信息,例如:FDA被迫公布了辉瑞新冠疫苗55,000页的文件,其中记录了1,291种副作用,和16万起疫苗不良反应。日本于2022年2月11日,首映了导演长尾和宏医生和主创鸟集彻记者20分钟现场对谈的纪录片《疫苗后遗症》。

但是,所有对病毒疫苗后遗症的揭露,都遭到世界所有的大媒体、各国政府、相关专业的学术及管理机构消极或积极的抵抗、狡辩、混淆视听的宣传。本文收集了一些相关图片,可以直观地感受到新冠病毒疫苗的杀伤力和危害。

编辑:东京樱花团/知了知了
发布:东京樱花团/平安卿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