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加拿大溫哥華揚帆農場 -小雨

第一次聽七哥說一天只休息兩三個小時,還常態如此,尤其是看到七哥這兩年白髮漸多,七哥雖然自嘲從小就喜歡自己變老變成熟,但真的看在眼裡了,還是心疼和著急。後來又了解到七哥每天堅持打坐,上半夜必須有半個小時以上的貓覺,每天一個小時鍛鍊身體,永遠都是積極主動沈浸在工作當中,看來七哥是積極的主動休息,一陰一陽之謂道,會休息和會工作同樣重要。希望七哥有時間能給大家詳細講講如何主動休息。

小時候在農村好像很少能見到媽媽閒下來的時候,洗衣、做飯、喂豬、下地幹活等一直連軸轉,因此我也從來不會因為學習的原因不幹活,放學第一件事就是去打豬草,幫家裡做飯,當然也有偷奸耍滑的時候,但是看到媽媽這樣不停歇,也就不好意思了。

印象最深的還是和奶奶配合煎烙餅,我大概七八歲的樣子,那時候農村在院子裡面都有一個燒柴的灶台,奶奶負責和麵和做烙餅,我負責煎烙餅。在燒柴的灶台上煎烙餅,需要掌握火候和煎餅的翻轉,火太旺了煎餅會煎糊了,由於是用柴和乾草,火太小了容易滅,搞的煙熏火燎;我們老家那邊是用一個凸形的鐵煎臺,然後用一根長長的烙鐵指揮著煎餅旋轉往復。好像在老人眼裡,孩子哪怕一點點進步,她們都會誇張的鼓勵和表揚,奶奶就是如此,心肝寶貝的鼓勵我,結果可想而知,我們家以後幾乎所有的烙煎餅從小都是我負責。由於燒火煙燻,每次都是大花臉,再加上滿頭大汗,雖然每次都是樂在其中,但同時也真實感受到了勞動的不易和生活的艱辛,因此也養成我喜歡觀察的習慣,觀察身邊的一切,思考身邊的一切。

比如,我心疼奶奶和媽媽,將來要娶媳婦像他們倆任意一個都可以,後來遇到花姑娘知道這個願望徹底落空;我要買自己喜歡的衣服,而不是老穿不合體的舊衣服;爸爸為什麼那麼膽小窩囊?全家都很勤勞,為什麼總是那麼窮?

知道了做事的不易,從小就知道主動迎合大人開心,尤其是媽媽下地回來,我會主動打水、做飯,力所能及做一些本份的家務,按奶奶的話就是眼裡有活。雖然不知道,自己將來幹什麼,但知道目前的活法一定不是我要的,至於其他的只能事在人為了,這個可能是我從小在休息的時候的想法,又陰差陽錯讓我收益頗多。這是我對休息的樸素理解。

休息對農村的孩子雖然很難得,現在想想我們好像永遠都是活蹦亂跳,總能找著生活的樂子。小時候好像每個小夥伴都養了一只大土狗,我們家的狗叫花子,那時沒見過現在城裡的寵物犬,去地幹農活的時候,花子如影隨形,我們幹活,它去捉螞蚱和田鼠,有時候還會遇到野兔,花子總是狗到擒來,撒歡叼著過來邀功,你去拎兔子,它又撒嬌咬著不放,好像花子都知道這樣沒完沒了的苦日子要改變,打打牙祭。

長大後才知道,哪裡有什麼休息,窮人休息的時候也是在幹活或想著幹活,這可能是沒有自由的最大悲哀吧。


上傳/發稿 – 硫酸羟氯喹64
撰稿/翻譯/聽寫 -小雨
校對/審核 -硫酸羟氯喹64


更多加拿大溫哥華揚帆農場的頻道,請關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