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6年, 因北伐战争及后来的军阀(吴佩孚, 孙传芳)混战, 两湖地区是重灾区, 外国人因人身安全问题必须离开长沙。那年胡美医生在长沙生活了22年(50岁)和颜福庆博士也在湘雅医院/医学院工作了18年(45岁)。 胡美回到美国, 颜福庆博士就任北京协和医学院副院长。 通过这些医学界传奇人物的经历, 更能生动了解当时中国的真实历史, 如果当时中国的军阀混战对民众生活有什么影响, 这两位大医生在事业蒸蒸日上时, 不得不放弃自己亲手创立的医院/医学院就是最好的例子。

离开长沙后,胡美经由武汉,上海回到美国。 于1927年担任纽约医学研究院与医院(New York Post-Graduate Medical School and Hospital)的主管和执行副院长。 1934年至1937年间他曾回到中国,后来又前往印度进行关于医疗设备的调查。 他还参与创办了海外基督教医务理事会(Christian Medical Council for Overseas Work),担任会总干事。 在退休前的十几年中,他奔走世界各地参加宣教与学术会议,发表演说,和著书立说。 是当时公认的宣教界和医学界的权威人士

1940年,出版了《中國醫道》》(The Chinese Way in Medicine),系统地论述了中国医学,认定中医是建立在有别于西医科学基础上完整的思辨体系。他在中国呆了22年, 使他有大量的机会接触到实实在在的中医, 渐渐了解并相信中医存在科学性。书中写道 “我们有待医学史家去研究中国医学文献,有待药理学家去研究本草纲目中数以百计的药物的疗效,只有这样,整个科学世界才能得到中国医学之道的真髓。 ”

1946年,胡美出版了自传《道一风同:一位美国医生的在华生涯》(Doctors East, Doctors West: an American Physician’s Life in China)封面上的标题“道一风同”四个大字是当时的北大校长胡适博士所提。胡美的英文翻译是The way is one, the winds blow together .  道路一致,连刮的风都是同一个方向的。 说明他的内心已经与中国人一样了。要不是军阀混战,时局太危险,他是准备在中国待到退休的。

1950年,胡美的《傳教士醫生們的勇氣》(Doctors Courageous)一书出版,讲述在亚洲、非洲各地从事医疗宣教的传教士们的经历和见证。他作为海外基督教医务理事会负责人管理教会派往世界各地的传教士医生。

1957年2月8日,胡美博士逝世於康乃狄克州的紐黑汶(New Haven, Connecticut),享年81歲。死后葬于耶鲁大学旁边的长青墓园(Evergreen Cemetery)。胡美夫人夏洛塔(Charlotta “Lotta” C. Hume)是位护士,也是一生与他共事最久的人。 胡美去世后,她为他写下了一本完整的传记Drama at the Doctor’s Gate(医生门前的悲欢离合),1961年出版。 夏洛塔去世时整100岁(1876-1976),葬于胡美墓旁。

胡美夫婦共育有三個孩子,其中小兒子Edward不幸於1916年因罹患白喉病而死於長沙,死時還不滿兩歲。

西医传教士医生们完全是本着奉献精神, 用自己人生最黄金的青壮年期,毫无保留的帮助缺医少药的异族人。最完美第体现了基督教的博大,仁爱和关怀。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截图

文献来源:

胡美

胡美(医生)

爱德华.胡美

西医在中国的发展(十三)-湘雅医学院(下)

西医在中国的发展(十二)-湘雅医学院(上)

西医在中国的发展(十一)-传教士 胡美医生

西医在中国的发展(十)-医学教育泰斗 颜福庆

西医在中国的发展(九)-兴建教会学校-圣约翰大学

西医在中国的发展(八)-兴建医院.广慈医院

西医在中国的发展(七)-兴建医院.公济医院

西医在中国的发展(六)-兴建医院.上海仁济医院

西医在中国的发展(五)-中国第一个西医学博士黄宽

西医在中国的发展(四)-嘉约翰医生

西医在中国的发展(三)-柳叶刀传福音使徒Peter Paker医生

西医在中国的发展(二)-柳叶刀传福音使徒Peter Paker医生

西医在中国的发展(一)-柳叶刀传福音使徒Peter Paker医生

撰稿人:Eglise医生

编辑/发布:Glor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