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加拿大溫哥華揚帆農場 – 動物農莊裏的小螞蟻Michael.Tonny專欄

中共一直否認針對以新疆穆斯林為主的維吾爾人以及其他少數民族和宗教群體的種族滅絕和危害人類罪。

5月16日,美聯社報導,美聯社對最近獲得的一份新疆“恐怖份子”名單的核對審查結果顯示,在中共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中心地帶的一個縣,近二十五分之一的人因與恐怖主義有關的罪名被判入獄,這是世界上已知的最高監禁率。

這份名單是新疆學者吉恩·布寧(Gene Bunin)從一位自稱是“反對中共國政府在新疆的政策”的匿名漢人處獲得的,由流亡在挪威的維吾爾語言學家阿卜杜韋利·阿尤普(Abduweli Ayup)傳遞給美聯社的。

美聯社通過採訪八名維吾爾人,他們認出了名單上的194人,以及核對中共官方通告、與中國官員的電話錄音以及名單上的人家庭地址、生日和身份證號碼的核對,對這份名單進行了驗證。

該名單不包括具有典型刑事指控的人,例如殺人或盜竊。相反,它側重於與恐怖主義、宗教極端主義或傳統上用來對付持不同政見者的模糊指控有關的罪行,例如“尋釁滋事”。這意味著被監禁的真實人數幾乎肯定會更高。

僅在新疆南部數十個縣之一的喀什地區疏附縣(Konasheher county,科納謝赫縣),就出現了10,000 多名被關押的維吾爾人的姓名。

根據美國司法部的統計資料,即使保守估計,疏附縣的入獄率也比美國這個世界上入獄率較高的國家高出10倍以上。

而根據中共國上一次發佈的此類資料—2013年的中共國入獄率統計資料,疏附縣的入獄率比整個中共國高出 30 多倍。

這份名單是迄今為止出現的最大的被監禁維吾爾人名單,反映了中共國政府針對新疆少數民族族裔的大規模種族滅絕運動,估計有數百萬人被關進拘留營和監獄。

這也證實了家庭和人權團體多年來所說的話:中共依靠長期監禁制度來控制維吾爾人,並將法律作為鎮壓的武器。

近年來,中共對新疆維吾爾人進行了殘酷鎮壓,新疆維吾爾人主要是穆斯林少數民族,中共稱之為反恐戰爭。

在國際社會的強烈批評下,中共國官員宣佈于2019年關閉維吾爾人在沒有指控的情況下被關押的短期法外拘禁營。然而,大批維吾爾人被投入集中營,數百萬名維吾爾人因莫須有的恐怖主義指控被判刑數年甚至數十年。

維吾爾農民羅茲卡裡·土赫提以溫文爾雅、愛家著稱,有三個孩子,對宗教毫無興趣。但他流亡挪威的表弟米赫古爾·穆薩震驚地發現土赫提因“宗教極端主義”被判入獄五年。穆薩說,“我從沒想過他會被捕,如果你看到他,你也會有同樣的感覺。他太純樸了。”

穆薩從名單中發現,土赫提的弟弟阿布利基姆·土赫提也被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被判處七年徒刑。土赫提隔壁的鄰居,一位名叫努爾梅特·達武特的農民,同樣被以“尋釁滋事罪”的罪名被判處11年徒刑。

疏附縣是典型的南疆農村,有26.7萬多人居住在那裡。名單顯示,全縣被判刑的刑期為2至25年,平均為9年。根據流亡海外的維吾爾人的說法,雖然名單上的人大多在2017年被捕,但他們的刑期如此之長,以至於絕大多數人目前仍在被監禁。

被判刑的人來自各行各業,包括男人、女人、年輕人和老人。他們只有一個共同點:都是維吾爾人。

專家表示,這清楚地表明人們僅僅因為是維吾爾人而成為目標——中共國當局強烈否認這一結論。

中共新疆政府發言人埃利揚·阿納亞特稱,判決是依法執行的。阿納亞特說,“我們永遠不會專門針對特定地區、民族和宗教,更不用說維吾爾人了,我們永遠不會冤枉一個好人,也不會放過一個壞人”。

新疆大規模監禁系統專家達倫·拜勒(Darren Byler)表示,大多數逮捕都是任意的,是違法的,人們因在國外有親戚或下載某些手機應用程式而被拘留。拜勒說,“這真的很恐怖,在其他任何地方,我們都沒有看到整個族群被描述為恐怖分子或被視為恐怖分子。”

2017年,在一小撮維吾爾武裝分子的一連串持刀和炸彈襲擊之後,中共國政府對新疆維吾爾少數族裔的鎮壓行動進入了高潮。中共政府辯稱,大規模拘留是合法的,也是打擊恐怖主義的必須。

2019年,新疆官員宣佈關閉短期拘留營,並表示他們所稱的“實習生”都已“畢業”。

美聯社記者對四個前營地的訪問證實,這些營地已被關閉或改建為其他設施,但監獄還在。新疆在鎮壓的同時進行了監獄建設熱潮,即使集中營關閉,監獄也擴大了,至少有幾個營地被改造成監禁中心。

耶魯大學Paul Tsai中國中心的刑法專家Jeremy Daum表示,中共國正在利用該法律“作為合法性的遮羞布”,部分原因是試圖轉移國際社會對關押維吾爾人的批評。

Daum說,對被監禁者指控的秘密性質是一個危險信號。儘管中共國以其他方式使一般犯罪記錄易於獲取,但新疆幾乎90%的犯罪記錄是不公開的。

少數洩露的內容表明,人們因警告同事不要看色情片和咒駡,或在監獄裡祈禱等行為而被指控犯有“恐怖主義”罪。

將名單傳遞給美聯社的維吾爾流亡者阿卜杜韋利·阿尤普(Abduweli Ayup)詳細記錄了他所在社區持續受到的鎮壓,這份名單尤其讓他感到震驚:上面有他的鄰居、堂兄、高中老師。

阿尤普說,“我已經崩潰了,我曾講過其他人的故事……現在這是我講述自己童年的故事。”

在阿尤普的印象中,廣受讚譽的阿迪爾·圖爾蓀老師是疏附縣托庫紮克鎮高中唯一可以用漢語教維吾爾學生的老師,他是一名共產黨員,每年他的學生的化學考試成績都是全鎮最好的。圖爾蓀和名單上的其他人是“恐怖分子”,對阿尤普來說是無法想像的,因為他們被認為是維吾爾人的模範。

阿尤普說,“這些罪行的名稱、傳播極端主義思想、分裂主義……這些指控是荒謬的”。

2021年1月19日,在川普政府任期的最後一日,時任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聲明中譴責中共國在新疆囚禁了超過一百萬維族人及其他穆斯林少數族裔,並強制他們勞動、節育,限制其宗教自由等。聲明說,“在仔細研究現有事實之後,我確定中國在中共的領導和控制之下,對新疆的主要是穆斯林的維吾爾人和其他少數民族、宗教少數群體實施種族清洗” 。

蓬佩奧表示,“我相信這是正在發生的種族清洗,我們正在目睹中國共產黨政權試圖對維族人進行系統性摧毀”。

今年4月12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發佈美國國務院《2021年國別人權報告》,新疆發生了針對以穆斯林為主的維吾爾人以及其他少數民族和宗教群體的種族滅絕和危害人類罪。

但中共一直否認新疆存在種族滅絕。在2022年4月13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例行記者會上,趙立“奸”瘋狂攻擊美國,稱“布林肯國務卿有關表態罔顧事實、顛倒是非,充斥著政治謊言和意識形態偏見……美國長期推行歧視性移民政策,嚴重擠壓拉美裔、亞裔、非洲裔移民生存空間;骨肉分離的移民政策,超期羈押、酷刑和強迫勞動等不人道待遇嚴重危及移民的生命、尊嚴和自由……美國遍佈全球的秘密監獄網製造的人權悲劇令世界譁然。”

參考鏈接:

Uyghur county in China has highest prison rate in the world

2021 Country Reports on Human Rights Practices: China (Includes Hong Kong, Macau, and Tibet)

2022年4月13日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主持例行記者會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中國對維吾爾族“犯下種族清洗和反人類罪”

上傳/發稿 – Michael.Tonny
撰稿/翻譯/聽寫 – Michael.Tonny

Gettr: @Michael_tonny89


更多加拿大溫哥華揚帆農場的頻道,請關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