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加拿大温哥华扬帆农场 – 动物农庄里的小蚂蚁Michael.Tonny专栏 

中共一直否认针对以新疆穆斯林为主的维吾尔人以及其他少数民族和宗教群体的种族灭绝和危害人类罪。

5月16日,美联社报道,美联社对最近获得的一份新疆“恐怖份子”名单的核对审查结果显示,在中共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中心地带的一个县,近二十五分之一的人因与恐怖主义有关的罪名被判入狱,这是世界上已知的最高监禁率。

这份名单是新疆学者吉恩·布宁(Gene Bunin)从一位自称是“反对中共国政府在新疆的政策”的匿名汉人处获得的,由流亡在挪威的维吾尔语言学家阿卜杜韦利·阿尤普(Abduweli Ayup)传递给美联社的。

美联社通过采访八名维吾尔人,他们认出了名单上的194人,以及核对中共官方通告、与中国官员的电话录音以及名单上的人家庭地址、生日和身份证号码的核对,对这份名单进行了验证。

该名单不包括具有典型刑事指控的人,例如杀人或盗窃。相反,它侧重于与恐怖主义、宗教极端主义或传统上用来对付持不同政见者的模糊指控有关的罪行,例如“寻衅滋事”。这意味着被监禁的真实人数几乎肯定会更高。

仅在新疆南部数十个县之一的喀什地区疏附县(Konasheher county,科纳谢赫县),就出现了10,000 多名被关押的维吾尔人的姓名。

根据美国司法部的统计数据,即使保守估计,疏附县的入狱率也比美国这个世界上入狱率较高的国家高出10倍以上。

而根据中共国上一次发布的此类数据—2013年的中共国入狱率统计数据,疏附县的入狱率比整个中共国高出 30 多倍。

这份名单是迄今为止出现的最大的被监禁维吾尔人名单,反映了中共国政府针对新疆少数民族族裔的大规模种族灭绝运动,估计有数百万人被关进拘留营和监狱。

这也证实了家庭和人权团体多年来所说的话:中共依靠长期监禁制度来控制维吾尔人,并将法律作为镇压的武器。

近年来,中共对新疆维吾尔人进行了残酷镇压,新疆维吾尔人主要是穆斯林少数民族,中共称之为反恐战争。

在国际社会的强烈批评下,中共国官员宣布于2019年关闭维吾尔人在没有指控的情况下被关押的短期法外拘禁营。然而,大批维吾尔人被投入集中营,数百万名维吾尔人因莫须有的恐怖主义指控被判刑数年甚至数十年。

维吾尔农民罗兹卡里·土赫提以温文尔雅、爱家著称,有三个孩子,对宗教毫无兴趣。但他流亡挪威的表弟米赫古尔·穆萨震惊地发现土赫提因“宗教极端主义”被判入狱五年。穆萨说,“我从没想过他会被捕,如果你看到他,你也会有同样的感觉。他太纯朴了。”

穆萨从名单中发现,土赫提的弟弟阿布利基姆·土赫提也被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判处七年徒刑。土赫提隔壁的邻居,一位名叫努尔梅特·达武特的农民,同样被以“寻衅滋事罪”的罪名被判处11年徒刑。

疏附县是典型的南疆农村,有26.7万多人居住在那里。名单显示,全县被判刑的刑期为2至25年,平均为9年。根据流亡海外的维吾尔人的说法,虽然名单上的人大多在2017年被捕,但他们的刑期如此之长,以至于绝大多数人目前仍在被监禁。

被判刑的人来自各行各业,包括男人、女人、年轻人和老人。他们只有一个共同点:都是维吾尔人。

专家表示,这清楚地表明人们仅仅因为是维吾尔人而成为目标——中共国当局强烈否认这一结论。

中共新疆政府发言人埃利扬·阿纳亚特称,判决是依法执行的。阿纳亚特说,“我们永远不会专门针对特定地区、民族和宗教,更不用说维吾尔人了,我们永远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新疆大规模监禁系统专家达伦·拜勒(Darren Byler)表示,大多数逮捕都是任意的,是违法的,人们因在国外有亲戚或下载某些手机应用程序而被拘留。拜勒说,“这真的很恐怖,在其他任何地方,我们都没有看到整个族群被描述为恐怖分子或被视为恐怖分子。”

2017年,在一小撮维吾尔武装分子的一连串持刀和炸弹袭击之后,中共国政府对新疆维吾尔少数族裔的镇压行动进入了高潮。中共政府辩称,大规模拘留是合法的,也是打击恐怖主义的必须。

2019年,新疆官员宣布关闭短期拘留营,并表示他们所称的“实习生”都已“毕业”。

美联社记者对四个前营地的访问证实,这些营地已被关闭或改建为其他设施,但监狱还在。新疆在镇压的同时进行了监狱建设热潮,即使集中营关闭,监狱也扩大了,至少有几个营地被改造成监禁中心。

耶鲁大学Paul Tsai中国中心的刑法专家Jeremy Daum表示,中共国正在利用该法律“作为合法性的遮羞布”,部分原因是试图转移国际社会对关押维吾尔人的批评。

Daum说,对被监禁者指控的秘密性质是一个危险信号。尽管中共国以其他方式使一般犯罪记录易于获取,但新疆几乎90%的犯罪记录是不公开的。

少数泄露的内容表明,人们因警告同事不要看色情片和咒骂,或在监狱里祈祷等行为而被指控犯有“恐怖主义”罪。

将名单传递给美联社的维吾尔流亡者阿卜杜韦利·阿尤普(Abduweli Ayup)详细记录了他所在社区持续受到的镇压,这份名单尤其让他感到震惊:上面有他的邻居、堂兄、高中老师。

阿尤普说,“我已经崩溃了,我曾讲过其他人的故事……现在这是我讲述自己童年的故事。”

在阿尤普的印象中,广受赞誉的阿迪尔·图尔荪老师是疏附县托库扎克镇高中唯一可以用汉语教维吾尔学生的老师,他是一名共产党员,每年他的学生的化学考试成绩都是全镇最好的。图尔荪和名单上的其他人是“恐怖分子”,对阿尤普来说是无法想象的,因为他们被认为是维吾尔人的模范。

阿尤普说,“这些罪行的名称、传播极端主义思想、分裂主义……这些指控是荒谬的”。

2021年1月19日,在川普政府任期的最后一日,时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声明中谴责中共国在新疆囚禁了超过一百万维族人及其他穆斯林少数族裔,并强制他们劳动、节育,限制其宗教自由等。声明说,“在仔细研究现有事实之后,我确定中国在中共的领导和控制之下,对新疆的主要是穆斯林的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民族、宗教少数群体实施种族清洗” 。

蓬佩奥表示,“我相信这是正在发生的种族清洗,我们正在目睹中国共产党政权试图对维族人进行系统性摧毁”。

今年4月12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发布美国国务院《2021年国别人权报告》,新疆发生了针对以穆斯林为主的维吾尔人以及其他少数民族和宗教群体的种族灭绝和危害人类罪。

但中共一直否认新疆存在种族灭绝。在2022年4月13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例行记者会上,赵立“奸”疯狂攻击美国,称“布林肯国务卿有关表态罔顾事实、颠倒是非,充斥着政治谎言和意识形态偏见……美国长期推行歧视性移民政策,严重挤压拉美裔、亚裔、非洲裔移民生存空间;骨肉分离的移民政策,超期羁押、酷刑和强迫劳动等不人道待遇严重危及移民的生命、尊严和自由……美国遍布全球的秘密监狱网制造的人权悲剧令世界哗然。”

参考链接:

Uyghur county in China has highest prison rate in the world

2021 Country Reports on Human Rights Practices: China (Includes Hong Kong, Macau, and Tibet)

2022年4月13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主持例行记者会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中国对维吾尔族“犯下种族清洗和反人类罪”

上传/发稿 – Michael.Tonny
撰稿/翻译/听写 – Michael.Tonny

Gettr: @Michael_tonny89


更多加拿大温哥华扬帆农场的频道,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