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点:痛苦只来自两个方面:没有信仰、没有能力。如果你有信仰、你有能力,你永远不会痛苦。

就像我今天我可以非常自信地说,我可以让任何人痛苦,没有人可以让我痛苦。我所有的痛苦是来自我内心的感情。——郭文贵2021年10月3日

人民币石油化交易是七哥2017年说的,你说那时候我说这话的时候,草根兄弟你说,你七哥那时候,就你七哥这人要没有坚定的信仰,那真的能被人给笑话死。我在华盛顿我跟你说——几乎所有人(作别人不信用手遮笑状)“哈哈哈”,“啊,你这个这个”,你一说:“消灭共产党,你觉得……?”“啊!是吗?是吗?”。——郭文贵2022年4月10日

封面:七哥这人要没有坚定的信仰,那真的能被人给笑话死。我在华盛顿我跟你说——几乎所有人(作别人不信用手遮笑状)“哈哈哈”,“啊,你这个这个”,你一说:“消灭共产党,你觉得……?”“啊!是吗?是吗?”。郭文贵2022年4月10日

2021年1月21日 ●02:35:44痛苦只来自两个方面:没有信仰、没有能力。如果你有信仰、你有能力,你永远不会痛苦。

郭文贵先生:关于大家在奋斗中、痛苦中如何面对痛苦?如果你真心要相信有灭共也好、你就有信仰也好,还有一个人活着,就包括你们几个,咱就说今天看直播的战友。你在之前你怎么活着?

36000天,睡觉、睡觉前刷牙、洗脸、冲凉、换睡衣、洗澡、睡觉、上床。上完床你双修双修。一星期双修五次、六次。早上醒来刷牙、洗脸、淋浴、穿衣服、出去。回来还是这么个重复。

你重复别说36000天也就活100年,你重复一万年也就这样。你真的不如不活,你活着干什么呀?反过来人怎么活着?我醒来我刷牙、洗脸,我基本上生理上照顾好以后,我脑子想今天我出去,今天我能帮助很多人。

我也能让我的家人,首先说我爹妈看到我的时候,看到是开心的。老公、老婆、孩子看到我是开心的。我出去时候我给家留了个希望,他们盼着我回来。我回来的时候带回来成功和喜悦,而不是吧把满脸的愁容、唉声叹气带回家,满脸的疲倦。

我回到家的时候,跟大家吃饭时候,在讲述着一天的成功和跟大家分享今天的快乐和帮助人的快乐。然后大家想到有个目标,就是你回家的时候,大家要知道你干嘛,不是光挣份儿工资。我灭共或者我有信仰、我传播宗教或者我推销一种产品、推销一种科学。就你活着不一样,你有希望、你有未来、你带给别人愉悦和机会。否则你活着干嘛?政清、文空,这边西枫、这边澄子、平风你告诉我。

这边儿你俩年轻,如果你俩个都这样的活着,你俩跟死了没啥两样。这是很简单的,这边我们年龄比你们大一点的,我们四个人如果看到你们这么活着,我们就说你就是个行尸走肉的小年轻孩儿嘛。

你文空能唱歌、也能跟罗伊似的开着车门儿给人家摸胸是吧,你会干这个事儿,让别人流水。你还能干啥呀?你能干的别人都能干。痛苦只来自两个方面:没有信仰、没有能力。如果你有信仰、你有能力,你永远不会痛苦。

就像我今天我可以非常自信地说,我可以让任何人痛苦,没有人可以让我痛苦。我所有的痛苦是来自我内心的感情。就像我昨天听到一个我最重要的一位,最重要、最重要的一位我人生中经历的一个女性过世了。我知道她过世,我真的是昨天晚上一直难受,我在今天上直播前我还难受,很难受。这是我的痛苦,因为她不在的时候我并不知道。因为她在香港,我并没有能见到她,我很难受。

是昨天王雁平来告诉我这个消息,这是我很痛苦,但这种痛苦是我的感情让我造成的,不是别人、困难、挑战或者因为恐惧让我痛苦。我可以解脱和接受这种痛苦,因为她毕竟是95了嘛。

大家要想知道,我想说的就是原来裕达的董事长,就是夏平董事长。她去年过世了,95岁。她比我母亲大三岁,所以说我很难过,非常难过。共产党在我爆料革命之后,对她在国内的家人和钱都给查封了。

你说共产党有多不要脸,夏平董事长给国内投资最多的华人之一。在她临死前,老人家在国内资产全部被剥夺。所以海外华人你想给中国共产党打交道,你永远是这下场。就当年中国人感谢香港人、感谢台湾人。香港夏平董事长捐了多少钱?给国内投了多少资在国内?结果弄成那么惨。我很难受,我很抱歉。这是一种感性的东西,但是我希望兄弟姐妹们,如何解脱这种痛苦,你要有相信灭共的信仰或者对有上天的信仰,你不会痛苦。

你会把痛苦认为这是上天和你的人生必经的课,是一种历练、是一种修行。严格讲所有的伟大都来自于困难和挑战,它是人生最大的礼物。包括有病的人,你看咱们战友很多有病的,当你把病面对着死亡的时候,你很可能就死了。

当你把疾病到来当成一个自己的机会,意志上、精神上、行动上都能做到解决这个病痛的话,你会把它变成成长。就像我们身边现在我不能说的、很亲密、很亲近的我们两个兄弟,头两天染上病了。昨天人家都该工作工作,很好了,复阴了。他完全是积极的,他说我给那么多战友送药,我完全知道这个药能把我救好。所以说这就是把病、把疾病变成了机会、变成了挑战。所以说兄弟姐妹们,如何看待自己人生遇到的困难和疾病的挑战?就是你只要有能力,一切都是你的机会,你要有信仰不会有困难,一切你都会解决。谢谢!政清。

2021年9月24日 不是你们能每天遇到这种问题,七哥天天都遇到这种问题,24小时。我的亲人、我的家人、我最亲的人都是这样。七哥这些年,昨天那个我们的骑侠问我,七哥,99人不相信呢。那你怎么坚持到今天的?我告诉他了你有信仰,你相信自己是真的,然后呢,你觉得你不在乎别人,你把心,自己调整好了。唯真不破,你有信仰,你就会度过这些。但是呢,昨天骑侠没问我,那你最大痛苦是什么,是吧?那我告大家,我最痛苦的,我说实在话,我不是我被怀疑被否定,我最痛苦的是看到这些无知的人,包括是你最信任的人、最爱的人、最亲的人。那个无知到了这个程度,到了你无法相信的程度。你怎么办?是你亲人,又是爱人,又是你最信任的人。你怎么办,是吧?

2021年10月3日 七哥经历的太多了,人生中无数的酸甜苦辣,背叛、抛弃,最后我真的是我从小很早就从清风看守所我就明白了一个道理,亲情什么也代表不了, 而且血缘关系什么也代表不了,你要让我人生选择,我一辈子都不会结婚,我也不会要任何孩子,一定不会的,我只会去追求我的使命,我认为像我这样的人就是这样才对的。

但是我这不幸的事情最早结婚,最早要孩子,这是老天给我的,这是我的命,这给我带来了很大的负担,就是说如果我当时不跟你七嫂子私奔,到现在我还没结婚,没有俩孩子,我可能对共产党的这种斗争不是这个样子的,我确实得把孩子养大,我确实得让你嫂子得让她有安全,我确实等待父母啊。

你看我现在父亲还在,我母亲走了,我更加地放得开,对不对呀?所有的我没有任何在乎了,我现在什么都不在乎,对不对呀?我从来没想过说明天,我认为每一天都是我多余的,从清丰看守所出来我认为每一天都是上天多余给我的,你们是不懂这个感觉的,我相信飞飞和大卫今天你有点感觉了,你只有跟生死握过手,你才有这感觉,你感恩每一天。

你只有见过那六十几个人被枪毙,你见过一个不到18岁的反共人士被以强奸碎尸罪给枪毙,能挺胸走上去的时候,那你才会真正的明白人生的意义,什么这情那情的,真的都是人生的工具,身外之物,只有一样东西就你为什么来这个世界?你来这世界到底是烧你之前怎么……你是干过什么?

绝大多数人是浑浑噩噩的一生,就是所谓的黑暗势力所说的——来到这个世界上都是吃饭一族,叫吃一族,都是没用的人,他们是邪恶的,但是他们对人类的这个没有信仰和人类现在过度的生育、没用的生育和地球上现在存在的所有的问题都是有关的。

所以说兄弟姐妹们,我们爆料革命是多伟大你们真的不懂,真的不懂!我今天最痛苦的就是你们不懂爆料革命多伟大,就你不知道我们救多少人,你不知道我们即将干多大的事,你不知道就在直播此时此刻在发生着拯救世界的事有多少,有多少默默无闻的战友为我们做事情,很多人没开眼呢。

2021年12月25日 * 郭先生今天9个小时的大直播,就是让战友们不孤单。通过和战友交流,让大家知道圣诞可以让人愉悦,圣诞夜是西方犯罪率最低的一天。9个小时的力量源泉,就是信仰、希望。感恩西方天主教和基督教文化,跨越仇恨,为全世界祈福。明年的圣诞节直播会更加庞大,周日不直播,战友们下周三见!

1/19/2022 文贵直播:达沃斯和中共是过去的宗教和皇权统治换上魔鬼面孔卷土重来,只有铲除他们才会实现民天下!信仰和迷信有何区别?若没受到大自然神秘力量的启蒙,文贵活不到今天。

视频剪辑

2022年2月11日GTV/GETTR直播 “中国人心里最大的毒就是共产党的毒,就是自私无知,没有信仰,不知道辨别真假善恶。我流血流汗、丢钱拿命来做的《大直播》,希望每时每刻能唤醒更多的中国人。”

2022年3月25日 就熊宪民他要不进监狱,熊宪民他要不受到最严厉的法律惩罚,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他、高冰尘、“九指妖”、“路大脑袋”、“蛇妖闫”,还有“鸡腿潘”,大家你们记住,还有李洪宽,他就是跑到墓地里咱都不会放过他!

还有什么那个“乱伦彪”,这帮孙子!你说“乱伦彪”咱跟他认识吗?你记得2017年,张嘴上来给你七哥整了个一万多张的证据:我乱伦我侄媳妇,我侄媳妇叫王雁平。你说他大爷来的,就这谎他也敢撒!王雁平是不是我侄媳妇,这都花了五年这回总弄明白了吧?他还坚持他自己的“郭文贵是乱伦”,一万多页,还把我定为共产党。你看看俄罗斯要去杀乌克兰时把人家定为纳粹,和共产党把我定为共产党,这有没有异曲同工之妙?

* 1:43:35 郭先生讲述PAG吴征等法律超限战,经历了180几次的Deposition

郭文贵先生:就那个PAG单伟建他的律师到现在还在庭上说郭文贵是双面间谍。你说我是双面间谍跟欠你PAG的钱有什么毛关系啊?我是不是双面间谍跟你PAG所谓的个人担保什么关系啊?用这个律师的话说:“PAG不是向郭文贵要钱,是要郭文贵的命。”

而且就这个太平联盟单伟建这个王八蛋,纯粹的共产党,他竟然给吴征投了八个亿美元,他给海航投了将近十亿美元。海航,七哥是第一天爆料,4月19号2017年,4月18号太平联盟来告你七哥,你觉得这是偶然吗?你觉得在他告我之前,熊宪民第一个知道,你们记得吧?4月16号还是15号你看这孙子就开始报道了:“他要被告,被告!”然后董克文,九家建筑公司、蕊马。

蕊马,你说我强奸蕊马了,结果在我现在这个公寓里,楼下有保安,三年里被囚禁在18楼。这个地方你甭说囚禁人,你囚禁个蚊子都囚禁不了,楼下24小时巡保,楼下最严格保安,中央公园。她一共工作还不到一年,我怎么囚禁她三年呢?

然后强奸地点又改了,改成巴哈马了,巴哈马强奸未遂,又改到伦敦去了。伦敦又强奸两次没强奸成,从蓝裤衩子又变成红裤衩了,然后这个时候突然胡舒立发现了我强奸马蕊。

你说我又没强奸你胡舒立,胡舒立是李友的女朋友,2015年爆料我就开始说胡舒立了,我们俩就有矛盾冲突。胡舒立发现我在巴哈马、伦敦强奸了马蕊,蓝裤衩红裤衩,然后人家还是处女,处女呀,血流成河,说那个船都被染成了颜色了,巴哈马的水都成红的了,是吧?

然后胡舒立知道了,胡舒立告诉了吴征,吴征觉得见义勇为,(马蕊)她太可怜了,结果就替她报案了。报谁了呢?孙力军,孙力军亲自审案,又到江西老家跟马蕊的爹妈见面,决定控告郭文贵强奸案。什么时间呢?9月11号,我申请政庇的那一天。

不是你说,“王命”,你去想想这两件事,我4月19号爆海航,然后前十个小时发红通,老领导威胁,然后海航的股东和吴征的合伙人PAG告我。9月11号我申请政庇,这孙子!9月17号我是正式递,9月11号我签好的文件,9月11号同一天马蕊强奸案,吴征又来了替付律师费,蓝裤衩变红裤衩,告我,九家建筑公司和这个都是一起发生的。这就是所谓的当时所有到今天发生的案子。

我可以告诉大家,我不相信任何一个喘气的人能承受得了,就你能承受得了这背后的180几次的Deposition。就上星期七哥一坐那,“咵嚓”四个小时,四个小时,就人家问你:“你身上衣服哪买的?你吃饭花多少钱?你那车是谁的?”就这些完全……这是法律程序,是吧?然后对面律师、这面律师……

对面律师八、九个,这一场问完,共产党要给他们最起码十万美元以上吧?甚至是几十万美元都有可能。我这还得借钱,借钱来支付律师费。“钱哪的?你的律师费谁付的?”还得经过法官批准。所有这些事情,兄弟姐妹们,我说很容易,从你准备,到开庭,到回答,你一句回答错就完了。我今天穿的衣服,下回肯定问:“郭文贵,你穿那个黄的(衣服),谁的?你那个红衣服谁的?谁花钱买的?”这都是对方的权利,对方就是利用美国这个法律…….

就像头两天开庭,还说“郭文贵双面间谍”。你们见我说过任何法官是共产党特务了吗?对方的律师能上庭上说“郭文贵说某某法官是共产党特务”,你说他们就敢这么撒谎。这是共产党PAG太平联盟单伟建——吴征合伙人、海航合伙人,海航人都抓进去了,还在搞超限战呢。你知道我们那个律师说了一句话:“我干了几十年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案子。”说几遍在庭上:“我干了几十年我没见过这个案子!”

就这一条,战友们,你们谁能在这个当中你要能坚持住一个案子,我都愿意给你跪在地上称你为老大。就像我说“王命之途”在航空母舰上八个月,我见人多了,我第一次上去,不到一个月…….我上哪都不晕船的,我上了航空母舰立马就晕了,我上过航空母舰,我就晕了,不行了,我站在那就晕了。为什么?就几个飞机一起,我就晕了,不知道为啥,到现在我也不知道。

但是人家旁边的人告诉我说很多人都是这样,他说人家航空母舰一上来……它整个的动荡是静动的,你们都没感受,但你一看水,那水一直在动啊,喔噻,就不行,就想吐,还好我没吐出来。那不是八个月你吹狼蛋呢你上去,我见过中国的当兵的在船上那简直是,就是在虐待。

就像我的案子一样,你吹牛你到庭上坐坐试试,你看郭宝胜,你看熊宪民,你看看。熊宪民个孙子戴着个,还弄个围巾围上,跟我家SNOW那个脖子……上去,带着小包儿,到法庭一坐,法官说“你谁呀”什么的,“郭文贵…..” “郭文贵是坏人!他是个骗子!”然后说了半天,“我证明,我是证人。”然后人家法官问:“你恨郭文贵吗?”“我恨郭文贵。”“你跟他有官司吗?”“有。”“出去!滚!”

你说这点常识都没有,你跟他有仇,你跟他有利益关系,你怎么来作证呢?就他们这种…….为啥他们官司输了?你看那夏业良撇着“鸭腿”咔咔咔地上来了,面无气色,旁边人在那个椅子上睡觉,就那个中国人…….我当时感受,兄弟姐妹们,你们真没有我当初在华盛顿开庭,我宁可输案子,我也不想看到中国人这样。就我能看到庭上人,人旁边看到咱中国人在那块,就是《博讯》的韦石和熊宪民,还有那个什么牧师,还有那帮人就在那块躺着,撇着睡觉那个样子。作为同族同类,我发自内心地说我真的心痛超过了开庭。

然后你再看这个王中君(注:口误,应是王书君)你们知道这个王中君害了多少人?他最起码接触华人几百个人的信息让他传输给共产党。很多华人找他所谓做政庇,多少人已经被弄回去了,你们能查出来吗?你能查出来吗?

* 1:51:12共产党派人专门对付郭先生和王雁平,专门到英国对付喜联储;没有坚强的绝对的强大的内心和灭共的决心,你不可能走下去的

郭文贵先生:这五个人跑了两个人,我可以告诉大家,就刚刚昨天和前天发生同样的事,我不能说太细了,专门来对付我和王雁平的,专门到英国是对付喜联储的,刚刚派出来的人啊,还有人没弄着呢,我现在因为案情发展中我跟大家(先)不说。

这样的事情我可以告诉你,王雁平在中央公园被大使馆的跟踪。我在那个船上原来那个旁边,你知道那个大使馆的人就在现场威胁我,你记得当年吧?就站在那威胁你,“我就是大使馆的”,当年多嚣张?

在哈德逊河,无人机还有整个船的失控,我多次…….都到楼下了,就那个姓周的王八蛋带着人说:“我约好了郭文贵上楼上,我跟他开Party。”那个女的还记得吧?多少次啊?在楼下梁冠军这帮孙子。没有一个人承受得了。

我在华盛顿住在Hay-Adams,到那个前边,大早晨起来五点多我起来锻炼,当时是英国保镖,喔噻大使馆的人从俩、四个、六个、八九个出来,而且明目张胆,就这儿(上衣胸兜处左右)还贴着大使馆的标志。这都是2015年、16年发生的事。

然后你知道我们找过十几个翻译,竟然翻译快到现场了,一打电话,接电话走了。你们记得吗?为什么?就是这些欺民贼说:“郭文贵是刑事犯罪。” 我那时候还没有红通呢。郭文贵刑事犯罪,我就不跟你们说是民主民运当中最大佬几个之一,说:“这个家伙是犯罪分子。”结果翻译走了。

我们找了个美国人翻译,记得吗?我在哈德逊演讲,结果Cancel掉,我去开那个新闻记者招待会,找一美国人演讲(注:口误,应是翻译)最后说:“我不敢。” “为什么?” “因为我要做中文翻译,我还赚中国生意。”被一个民运大佬告知说:“如果你给他做翻译,你永远不要碰中国人。” 哎呦我说不完,多了去了。

你们知道新中国联邦走到今天多不容易?七哥做给你们看了,就是一定你要没有个坚强的绝对的强大的内心和灭共的决心,你不可能能走下去的。这是为啥我说有很多人,可能剩5%都不错了。

这就是今天我佩服乌克兰人民,因为我看到了乌克兰人最最宝贵的精神,宁死不屈。共产党说它从来是它叫人家死,它不屈,人家乌克兰人是真宁死不屈,而且为了正义为了尊严为了人性,真能干到底,人家不说,人家真做,我太佩服民族这种勇气了。我们中国人有几个呀?

就像我在清丰看守所经历的事情,兄弟姐妹们,你们没有见过在清丰看守所那种亲身经历的感受。你看看,我们真的是,“王命”他才能上八个月航空母舰,他到清丰看守所我不相信八天他还能撑下去,几乎进去整个人性全没有。

……

从2017年爆料,我说过任何一个正常国家,权力不能私有化。现在姓“习太阳”一家了,俄罗斯剩普京一个人的了,所以说发生灾难。财富不能公有化,谁的钱就是谁的。人类在走向一个灾难,挣了钱被剥削百分之五十、七十的税收。二、花钱的权利,也被剥夺。土豆还有全世界,就像今天你看到的一样。第三,某种范围内使用,使用的范围被剥夺,你就死定了。

我告诉他的,你们永远要相信一个最根本的一条。我相信老天爷是公平的,否则我一分钟也活不下去。我相信老天爷将给我带来,最终是给我的一个公平的结果。否则我坐在庭上,我是坐不住的。我坐在庭上每次完了,我都以一种继续干、继续开吧!我直播坐这四五个小时,你觉得我上庭四五个小时算什么呀?但是那帮律师,每个人都困的、累得半死不活的。我一看累那样,我特别开心。

郭文贵做直播,能直播十几个小时。我还在乎你律师问我十个小时吗?反正我说实话,我也不撒谎。因为我相信一条,法庭和上天是公正的。你们要永远相信,最后正义一定会属于我们的。那么正义属于我们的前提,是要靠实力,是要靠信仰和行动的。那就是我们一定要拥有铸币权。喜币还有未来的躺平币,一定是全世界上最稳定、最安全、最快捷、最低成本、永远不可剥夺的私人财富的创造者,记住我这几个词。

2022年4月10日 那么共产党最危险在哪里?叙利亚、也门,特别特别、重中之重是伊拉克。共产党现在伊拉克干什么你们知道吗?对伊拉克的官员的腐败,就是你卖给我油,我就给你钱,伊拉克那几个就是21,那21个家族,几乎自己——我占几个“蝌蚪机”, “咔嚓咔蝌蚪机”,“蝌蚪机”,然后弄了油,我直接给中国,中国就给我现金了——就这么偷,这个国家。

他卖给别人,别人不敢要啊,不给他钱,全被他控制在伊拉克,基本上是共产党的殖民地。伊拉克是共产党可以说战后,绝对是在一战之后,弄了一个战略性的一个基地。伊拉克对面伊朗,你说整个中东你还有几个国家?沙特已经100%被金钱买下,这个傻小子——本·萨勒曼,彻底被控制,连他家族就被控制。

卡塔尔就更不用提了,科威特不敢说话,约旦没有什么东西,没钱就那点东西,是不是?然后格兰高地靠近以色列,黎巴嫩破产了,是吧?巴勒斯坦穷的叮当响,你要啥?他就是个穷小子,随便捶巴两下就完了,所以整个中东真的是共产党拿下来了。

而且人民币石油化交易是七哥2017年说的,你说那时候我说这话的时候,草根兄弟你说,你七哥那时候,就你七哥这人要没有坚定的信仰,那真的能被人给笑话死。我在华盛顿我跟你说——几乎所有人(作别人不信用手遮笑状)“哈哈哈”,“啊,你这个这个”,你一说:“消灭共产党,你觉得……?”“啊!是吗?是吗?”。

* 04:39:33 郭先生很早就说人民币要石油化交易,但是那时没有人相信

郭文贵先生:然后你一说人民币要石油化交易,“哎哟哟哟……别提了”,觉得你简直是开玩笑。就连班农先生,我们的班农,你们的班农哥哥他说,到2019年的时候“Miles,什么我都相信,这个I don’t believe. Again I don’t believe.”第二遍说“我不相信”。这个所有的人民币的协议和人民币的交易是七哥说的,阿美集团第一个所有计划书就是七哥过去的基金写的。就这美国人都不相信,到现在美国人才搞明白已经做了将近大半年了人民币贸易交易。

2022年4月19日 * 6:14:12郭先生很感性,控制的办法就是有信仰,坚信来这个世界上就是来灭共的;什么都有好有坏,你用排比法、对比法,你就心满意足,永远充满了感恩。

郭文贵先生:谢谢啊!这清风讲得太好太好太好,太好了!作为一个女性,就是自由清风讲这话的时候我是深刻能感受到,就是你是跟着爆料革命才能说出这些话来。这真不是共产党找任何人采访,所有的老人、孩子永远说那几句话,那是假话,谁都知道那是假话,假到了所有人都会说,所有人都知道对方怎么说。

这就像希特勒说的“要让所有的老百姓永远的相信我们是他唯一的,唯一的讲话,真理的一个发出者,确定真理的人,我们把谎言说1000遍就变成真理”。

在中国一采访,一上直播,一看镜头,感谢党啊,我感动啊,就这几句话,十几亿中国人生生死死几十亿人了,没改变过,只有新中国联邦人,你看到……..今天铲侠他是亲身的经历这个案子他才能讲出那种,一个律师那种职业人他的感受。

Nicole刚才讲的那每句话都是真实的,我赢你,是吧?每个字在这儿就像真的是像导弹一样,自由清风刚才讲了自己的感受,爆料革命,这是一个女人,一个正常的女人发自内心的这种,一种呐喊,不用多大声,这就是呐喊。

你问我是怎么做到强大的?我也跟你说,七哥有时候他也不强大,他有时候他也躲在洗手间,在淋浴当中也是眼泪唰唰的掉,那是经常的啊。

昨天晚上这是大概有一个月了,你七嫂子昨天过来,昨天晚上半夜我好多好多事儿,我今天一直是头疼,今天早上我一直是头疼,因为我昨天晚上没睡好觉,一直在通电话。然后我就想是不是被传染了?我早上我给长岛哥发信息,不到六点钟,五点钟就起来了,就起床了,你们都看到我在发信息。

我说:“长岛哥,我一直都头疼,你们赶快检查是不是感染上病了?”然后我四点钟的时候躺下来,结果你七嫂子开门进来了,她有钥匙她就开门进来,吓我一大跳,我刚想睡着。

你七嫂子很少我睡觉她进来的,她说:“你不容易呀。” 我说:“咋回事儿这是?咋说不容易?”她说:“明天你直播,这都五年了。”大家你们千万别忘了,4·19的时候你七嫂子在哪儿呢?你七嫂子不在美国,郭美也不在美国,最关键的时候。你七嫂子说:“上来我陪你一会儿。” 在床上你七嫂还抱着我,跟哄小孩似的,我心里话“你快走吧,我要睡觉”。你说(她)抱着我脑袋还抱一会儿,我说:“还挺憋得慌的呀。” 然后她说:“行了,我安慰安慰你。”拍拍我,她回去了。

她走了,我睡不着了,真睡不着了,就怎么睡也睡不着,我就拿了半粒安眠药给吃了,吃了半粒安眠药。大概睡了有20分钟,20分钟左右,这时候大约有五点半左右我就醒了,醒了以后我怕太早,我就给长岛哥发信息。我一直到现在,我一直头疼,刚才王雁平还给我头疼药呢,我今天早上检查,没问题。

昨天我最难受的事情是什么?就是很多当年4·19给我提供情报的还关心我的人也好久没有联系了,昨天联系。特别是上海的一对夫妇,我一下子就傻眼了,他说:“文贵,让你看看我,三年没联系了。” 他真的,两口子头发全白,一根黑都没有。他说:“文贵,我们头发白就是这次隔离期间全白的,原来我们大概有十分之一白的,但就这一次隔离把我们头发全白了。”

他说:“我们有吃的,我们有喝的,我们现在住着高干区没问题,是我那些亲人、朋友、家人,我帮不了他,而且有人死去了,还有一个得了胰腺癌等着手术。” 

他说:“我的七妹,你嫂子的妹妹就是医生,我怎么给你手术啊?因为去不了,我在北京,你在上海,你也来不了,我给你手术啥?就瞪着眼死去了”。他说:“文贵,如果当年他们要听了我,他们家全是有美国护照的,美国签证,都可以走的,结果她没有相信我。我们是体制内人,走不了的。”

哎呦,说得我这个难受啊,因为他说死那个人我知道,人挺好的,就是好人要无知比坏人还可怕,如果好人还固执,哇塞,他比坏人更可怕。有人举手我发现前面。你不是好人又固执那个,刚才有个长头发的在前面举手啊,好人加固执。

所以说兄弟姐妹们,那么你七哥我特别感性的人,水最多的人,我跟我娘一样,我这一说鼻子就酸就激动的人,就罗伊一拥抱,我鼻子就酸,真的。就刚才小王子一讲,我差点就控制不住,是不是?身上水多,对吧?那你说我怎么控制啊?只能是要有办法,还有一个你想尽一切办法控制,要不然你哭死拉倒了,是吧?

那么什么控制办法呢?我有信仰,我相信我来这个世界上,我坚信我就是来灭共的,这就是我的信仰。我认为我的使命就是灭共的,而且我唯一的事就只能灭共我觉得。我但凡怀疑我这个信仰的话,我身体也不舒服,我觉得也很倒霉,真的,我但凡有一点犹豫就不行。

还有一个,我想我死去的八弟、我老娘,还有在清丰看守所63个人,我想想他们,身上就来力量。想想他们都不在了,我还活着呢,我有什么理由去沮丧?是不是?像今天我坐着很辛苦很累,头疼,但我中间我就想,一想乌克兰,想想上海隔离区、长春区,还有刚吃屎那老人,吃死的老人,再想想我弟弟我老娘,想想我和我不能团聚的家人,我这劲就来啦,是吧?这个比较法是能解决问题的。

再一个,我今天坐在这儿我就在想,上天让我坐在这儿它一定有用,它没用他就不让我坐在这儿。你这样想的时候,你不觉得任何事没必要,什么事都有必要,特别是当遇到困难的时候,我就告诉我自己,如果我被这个困难干倒了,就不配,我就应该被干倒,一定是我哪错了,否则我一定要赢,那我要想赢,用尽我全身的力量!

我啥时候想过我个人破产?突然一个判决1.24亿五天交付,很多美国人跟我说:“甭说你,你在曼哈顿找不出几个人拿出1.24亿美元的?没有哪家有1.24亿美元的。”铲共骑侠你知道我意思吗?你知道吗?你懂的,不可能的,你就五天,那就是抓你了,就这么简单。

当时所有律师全傻眼了,我说:“咱破产啊。” 说:“是吗?”我说:“个人破产啊,我又没钱,这破产不就完了嘛,是吧?” 我有没有钱我知道,对不对?我有钱,1.24亿、12.4亿我都给它,我也不跟它纠缠,我没这个钱啊,是吧?这是一个。

第二个,你给钱,他要你钱吗?我告诉律师:“他要的不是钱,他要我的命!” 是吧?这很简单的道理,他要我的命,后来事实一次次的证明我是对的。那么这些事情解决问题的时候,你看我没事儿,把你嫂子、把孩子给吓个半死,是吧?把这律师吓个半死的。

但是我告诉他们:“我相信,你记住我是在清丰看守所走出来的,我啥没经历过啊?非洲、中东,哪没去过啊?” 是吧?我见过当着面被枪毙六十几个人,你们真的不懂,我不相信你们任何人,当着你们现在枪毙63个猴子你都会疯掉,甭说人了,你们任何一个人,你们都会疯掉的。

但是我要记住,这些63个英雄他告诉过我,我们唯一向他承诺,我说消灭中国共产党,你想这个的时候,什么都解决了。什么“路大脑袋”、“九指妖”,什么“蛇妖闫”,什么郭宝胜、夏业良,什么马蕊,什么单伟建,还有什么傅政华、孙力军,鸟儿啊,都算,因为那些人在临死前,没有几个人(不)尿裤子,这哪个人不哭爹喊娘的?

还有一个,说白了,你看你七哥这长相,你看你七哥这样,是吧?我就跟你……我就讲一件事情,别说谁帅,谁好看,我永远记住一句话,我感谢我爹我娘。我们家十二口人,十二个孩子,成了八个孩子,我们没有一个残废的。

我对残疾人是有绝对的同情的,因为我小的时候成长环境有残疾人,后来还有残疾人。我还有一个残疾人当过我老师,我对那残疾老师是最好的。因为世界对他们太不公平,我们跟人家比我们哪个不帅呀?你都长得像罗伊这个子似的?

我那天我跟他说了,按照科学规律,基因排谱,超过一米七五到一米八三的得癌症率高过正常人30%;一米八五到一米九零,高50%到80%。你个高吧?别害怕,你别哭啊,你别哭啊。真的,这不是我说的,你上网查一查去。

结果我那天在车上说,你七嫂子说:“你这个好像还长得正好啊?” 我说:“长得稍微有点低,一米八五最好,高了就不愿意了。” 天呢,说实话,你几个你多大?你多高?他一米八五,超过一米八五,这不是我说的啊,这是科学基因的调查结果。

什么都有好有坏,你用排比法、对比法,是不是啊?你就心满意足,永远充满了感恩,然后关键你要知道你想干啥?你想灭共的,你就别在乎别人骂你“郭强奸”、“郭三秒”。

话又说回来了,你想灭掉人家共产党,人家凭啥不给你设计点强奸案、“郭三秒”、 “郭三邪”?难道人家还要录视频夸你?说“郭文贵长真帅,鼻子长真大,这个哥们是英雄” ?你说这是不是疯了吗?人家敌我双方,是不是?

5/3/2022 文贵直播: 清丰看守所的经历让文贵看透了生死,之后不再为求生而是为信仰而活;中国人要跳脱物质的束缚和对名利荣誉的追逐。

视频剪辑

5/3/2022 文贵直播:父母是否让孩子早日接触社会决定了这个人能否成功;成功需要有信仰和超出常人的抱负,文贵从清丰看守所出来后一切都是为了灭共,结交了不少中共党政军的精英,8964前文贵跟着哈尔滨文革主任去北京见郑部长,8964后文贵成了中共国被最严格管控的人之一。

视频剪辑

2022年5月3日 * 当你没有信仰,年轻时候你想有大的成功几乎不可能;89六四给我酝酿了一场我必须要死一把去,不死就不会醒过来

郭文贵先生:我说到今天第二个重点。第一个,人生是否你父母让你早日接触社会、让你自己闯荡人生,决定着你一生是否能成功。第二个,当你一个人没有信仰的时候,年轻时候你想有大的成功几乎不可能。

一定要有一个原因,超出常人的抱负,也就是今天的欲望吧、追求吧,都可以,你一定会超出常人去。因为别人在为吃、为穿、为荣誉、为性生活等一切在浪费掉时间的时候,你直奔的是另外一个主题,也就是超过这个年龄的主题。

那这就是91年之后回来超出常人的抱负或者说追求自己的人生的目标,这时候人生观、世界观已经非常清楚了。就91年之前绝对是给家人过好日子、过好生活、出人头地,解决父母兄弟姐妹家人的穷困,然后自己每天都想做新郎,天天想入洞房,然后天天想吃烧鸡,想吃啥吃啥,想喝啥喝啥,基本上是这种概念的人。

但是91年之后,这一切根本不在考虑范围内。一切的,就91年出来,一切(目标)就是消灭共产党。而且消灭共产党非常清楚,你看我身边那人,那都是党政军牛叉的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就非常清楚。

你想想我89(年)六四之前就跟那个李济生(注:同音字)到北京的路上,我捐款支持学生,就跟他呀,就跟刚才(照片上)旁边那个,去见郑部长,郑部长派他的车来接我。我那时候就来来去去,86、87、88、89,都是坐飞机了已经,那(时候)中国哪有坐飞机的?我到处是坐飞机的,而且坐过很多直升机。

他当时说:“老郭,你可想明白,这89六四是政治斗争,邓和赵紫阳有一个得倒下了,你别掺和这事。”我给你们讲过我捐钱,拽着我:“我是文革主任呐,你不相信我吗?”郑部长说这绝对是政治斗争,最后可能军人要出面。“吧唧”来了,最后是指定郑部长上天安门,然后李济生全说对了。

你看,你去想想七哥过去的爆料,89年之前七哥的政治熏陶、政治环境、政治关系、社会关系,它就给我酝酿了一场我必须要去死一把去,就你这家伙不死你就不会醒过来。

我跟他们未来跟他..….如果没有89这个事情我被抓起来,我可能继续我就成为真正的共产党的大人物了。那时候你说哪有我认识不了的人呐那时候?就我那个样子,咱说心里话,完全不是个人崇拜的,就我从83年走上社会,还83年在学校,我就是到哪去就是一群人围着我,到哪去不论男的女的都喜欢(我),还真不管不论哪的男的女的都喜欢。

而且我的性格,到哪去就爱吃爱喝爱玩、爱开玩笑,爱穿衣服,所有我就是焦点,我到哪去都是焦点。而且我到深圳、广州……大家知道,没有人问我什么时候来过美国?

* 六四前,北到俄罗斯、南到香港,郭老七不是一般的牛,89六四后成为政治犯,是被管控最严的人之一

郭文贵先生:我告诉大家,我第一次来美国就是83年年底,我已经来过美国,我已经去过香港、去过日本,又来到了美国。你去想想,我当时我83年85年去广州、去香港,然后先去了日本,从日本回来经香港回去,然后下次就到了美国,从美国又到了欧洲。

但是我那时候护照上“郭文贵”,我的“郭文贵”所有的名字全是政府的,等我再回来的时候我已经是89六四的政治犯了,喔噻他大爷来的!91年的时候我已经成政治犯了。郭文贵从过去的东北护照改成了山东,没办法。你看出生地,我是东北出生吉林出生,但我现在所有的法定护照都是山东籍,为什么?我东北办不了护照了,所以回山东老家办护照。

结果你们没发现这里边更重要的事情。我是吉林出生,按照当时是工人户口,我应该办吉林镍矿镍业公司的户口,我咋我后来的户口…….你看我出门,包括在法庭上出证,我郭文贵祖籍山东,农民。就89之后我就成农民了,出生地就从吉林变成了山东。我是被89六四管控得最严格人之一,大家看到这个逻辑了吧?

所以你们,为啥我说飞飞这个节目今天你跟大根还有山姆兄弟、火来你们这搞得非常好?就你们剖析的时候,要从83到85看七哥,我结婚了;85到87,你再看七哥,七哥有俩孩子了。而且83到85是古城包子铺、倒卖、投机倒把、生意、摩托车、罗马吉普,85年把你七嫂子……私奔,轰轰烈烈,然后86、87搞石油,是不是呀?然后到了88、89。

88年是我很大的日子,88年那时候我已经在江湖上…….俄罗斯我去最多的时候,86年87年我去俄罗斯,88年。那时候拉达儿、奶滋、桑塔纳,什么都有了。到哪去,那时候我真的是整个从北到俄罗斯、南到香港,那郭老七不是一般的牛,那真不是一般的牛!“呱唧”89年六四我这赶时髦进去了,最时髦的事就是89年进了监狱,进看守所应该是,然后91年出来我就成那样了。

我要给你们发个照片啊,你们先说两句。

大根:我再追问一下七哥,就是您说您十来岁的时候就是出去做生意、倒卖,您赚的钱就是给大家分出去,然后您刚刚讲了您是非常讲信用的,就这两个品质您是从哪来的呢?就是您为什么那么年轻就知道你赚了钱“我还给大家都花出去”,并且那么讲信用,就是这两点到底从哪来的?谢谢!

推荐阅读:

郭爆料串珠(三十九)信仰重于宗教,我是有信仰没宗教的人,不接受任何形式上、组织化的宗教

资料整理:文迅等 / 封面设计:展翅上腾 / 发布:文青

《郭爆料串珠系列》1~500
《郭爆料串珠系列》501 ~ 1000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从1000多篇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版、盖特精选而成,有时也包含部分班农先生直播文字,具有文献价值。由英国伦敦喜庄园文迅等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听写组战友!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