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 Lucy、Sadhu
編輯:李易通  

郭先生:這是我的蓋特賬戶的關注數,到了10.2萬它就不讓往上升,也不讓你跌破10萬。真實數據是多少?我可以告訴你,我在YouTube的賬戶有3.5億關注量,我覺得是天下第一了,比川普不知道牛多少倍。但在這個地方——Getter,我的賬戶真實的關注量最起碼得超過一億,而不應該是10萬,這已經不是什麽數據真假問題。反過來我想告訴大家的事情,大家要有一個基本的認識,能改郭文貴的數據,那能不能改你們的數據啊?能改你們的數據也能改我的數據,那它還有什麽不能改?那你們看到的還有什麽是真實的呢?沒什麽是真相!

火來:謝謝郭先生的解答,那麽我們也特別關心一個問題,就是共産黨花費了這麽多錢在社交媒體上對郭先生和爆料革命資訊進行圍追堵截,那麽我們都很關心,共産黨到底花費了多大的精力和經費來做這件事情?謝謝

郭先生:我原來說的時候你們都覺得我是放屁。那些欺民賊僞類從來沒見過肉,他們一輩子就只吃豬頭了,沒吃過別的肉,然後我說一直吃牛肉,他就以爲我吹牛。原來我每次直播的時候,說共産黨掌握的資訊,就吳征一個人一年,他最起碼花掉10億美元費用,10億美元那是70億到80億人民幣,這是當年中共對付法輪功大概一半的經費,對付法輪功中共一年花費大概20億,買通梵蒂岡大概20億美元,這是在2017年-2018年的經費。馬雲能拿2000萬美元給一個保安公司, 保安公司的那個合夥人就是前FBI高管,後來成爲了PAG官司調查我的律師,你想想可怕不可怕!你想這是多大的力量?

我再給你講一個例子,英國BBC當初採訪我,還有第二次採訪,第二次是幾個普通的朋友,但人特別好,是德國明鏡報的人,最後也閉嘴不敢說話了,就這兩次中共給英國最起碼兩億鎊公關費,不讓報道採訪七哥的新聞。僅在香港,海航當年在香港爲了屏蔽掉我的聲音,海航在香港的預算就1.5億美元。你想從2017年到今天,這僅僅是吳征、海航、馬雲,大家現在已經都知道涉及案子當中的錢,咱少說就20億美元吧!20億美元是什麽概念?中國一個東北省一年的稅都交不上去,都沒有20億美元。現在黑龍江省的財政已經破産。

你去想想,共産黨從“八九六四”到今天最難對付的法輪功開始,然後就是我郭文貴。我現在一個人和爆料革命加在一起,是共産黨對付法輪功的成本的最起碼是10倍,那就是200億美元,1000多億人民幣。共産黨拿著31個省的其中一個省的GDP來對付我們來了。上海一年才交多少錢稅呀?上海一年GDP才1萬億美元,即7萬億人民幣。你對付我們就花了幾百個億出來,你說它有多恐怖?然後再看一看,內部有人跟我說,青島艦隊一年支付的費用是多少錢呢?全部包括南海、東海整個兩個艦隊500億美元,對付咱就幹了200億美元。

這是爲什麽大家要記住,現在喜幣,還有G-News,G-Fashion,G-Club這些對共産黨的傷害簡直太大了。這是爲什麽當初這幾個機構投資者投咱老GTV的時候,人家到國內一瞭解,“哇塞!你要讓我能投,我能給你什麽,我能幫你什麽等等。”他們就傻眼了,“GTV沒出多大數據,也沒有關看量。爲什麽你們出那麽多錢?”嚇得其它機構投資者不敢投了,說你這已經不是地雷了,你這是核彈啊!我們如果去中國得被共産黨給幹掉了。

然後你看看GTV投資之後,共産黨在美國報假案,檢察官,SEC調查所花費的錢都是200億美元的範圍內。2017年-2018年,當時劉彥平說,“老郭啊,你別覺得我們花錢了。”我說你們值得花那麽多錢,一年花幾十億美元。劉彥平說,“你也太看得起你了,共産黨會爲了你花幾十億美元嗎?花得都是你的錢。”我那時候沒鬧明白,結果這孫子說大連一把罰了你130億美元,說這錢都是你家族的錢是吧?到了2018年,它又把整個我們基金罰走1000多億人民幣,又是100多億美元。就這兩次罰款就200多億美元,就等於是羊毛出在羊身上,郭毛出在郭身上了,都是我們家族的錢!但是2018年-2019年郭沒毛了,我成了一個“沒毛”的郭了,完了!

那共産黨從哪來錢呢?它就到處敲詐盤剝。其中一個聽說,肖建華案查回去的錢,就把60億美元劃撥到平爆小組,叫海外國際上重點維穩經費。這個基地在哪呢?深圳和香港。原來上海、廣東是對國內的,主要對海外的就是深圳和香港。這是爲什麽艾利·博迪(Elliott Broidy)、斯蒂夫·文(Steve Wynn)當時先到香港,然後到深圳,到深圳整個見完面又回到香港,你想想那些專機費用多少錢?兄弟姐妹們,2017年共産黨許給斯蒂夫·文(Steve Wynn)的那個賭博牌照價值多少錢?600億美元。

資料來源: 515日飛飛秀文貴大直播

發布:文武全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