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加拿大溫哥華揚帆農場 -路仁

溫哥華時間2022年3月4日下午,農場通知,召集自願報名參加烏克蘭前線救援活動的戰友,截至時間晚上9點,出發時間3月8號,預計滯留時間2-3個月。

短短不到9個小時的時間,從做決定到填寫申請報名,僅加拿大地區多個農場就有超過20位戰友報名參加。

在余下不到4天的準備時間裏,戰友們開始緊張的準備。除了隨身衣物,旅行必備用品外,還要上傳旅行文件統一訂票,建立工作群做出發前的動員和情況通報,以及安排好個人需要處理的事宜。最後根據加拿大航空旅行的要求,還要預約並進行PCR檢測。

3月7日晚,從溫哥華出發的8位戰友,除一人PCR檢測陽性不能成行外,其余7位楊帆農場的戰友均順利拿到檢測報告,並定於第二天乘坐加航飛機前往多倫多,與從多倫多出發的13位戰友會合,共同搭乘波蘭航空公司的航班,直飛華沙。

到了3月8日出發的日期,由於加拿大政府的的疫苗強製令,沒有疫苗護照不讓上飛機。能否順利登上飛機,存在著不確定因素。第一段飛往多倫多的航班是當天下午2點起飛。 由於戰友們都有了PCR陰性檢測報告,所以抱著一線希望,計劃早點前往機場去試探能否辦理登機手續。

所有出發的戰友們約定一大早9點在機場回合,盡早去嘗試辦理登機,如果闖關不成的話,還有時間啟用備用方案。早上8:30分,已經有幾個戰友提前到達了機場,同時提前到達的還有楊帆農場農場主飛翔的小鳥,以及森林深處,海石和Estie等戰友前來為我們送行。

於是,我們前後三四個戰友分別排隊嘗試去辦理登機手續。然而沒有疫苗護照,均未能通過辦理。負責辦理登機的主管似乎也有怨氣,她沒有強調聯邦政府的強製令,而是說: 「這是賈斯廷⋅特魯多的政策,我們也沒有辦法!」

此時此刻,從溫哥華登機基本無望。在領隊鮮花博士和農場負責團隊的協調下,立刻啟用第二套方案:即刻南下西雅圖,從美國出發前往波蘭華沙。然而那段時間,美國也有各種入境的疫苗強製要求,能否順利入美並順利登機,一切都還是未知數。

感謝農場的Estie和Frank兩位戰友,迅速開來自己私家車來機場,分兩輛車前往美加邊境南下西雅圖。從溫哥華到達西雅圖機場開車需要2.5個小時,但因為中間還要入境,各種情況未知,所以也無法預定西雅圖出發的航班。

第一輛車的Frank大哥和鬼五等5位戰友比較順利,他們在過關的時候,邊防人員看見他們帽子和出具的法製基金的介紹信,問他們:「你們和中國政府有關系嗎?」 鬼五戰友回答到:「我們是新中國聯邦,是消滅中國共產黨的組織」。 邊防人員很愉悅的放行通過了。

然而第二輛車就沒有那麽幸運了。我們同車4人被抽查攔下來,進入到檢查站等待檢查。排隊等待的時間很長,除了人員被問話外,車輛也要被檢查。檢查我們的是一位華人面孔的邊防警員,他不緊不慢,也不茍言笑。倒是旁邊一位西人面孔的帥哥看到我們帽子上「新中國聯邦」的字眼,好奇的問我們是啥意思。花博士給他解釋說我們是致力於消滅中國共產黨的組織,他開心的笑到:「Cool!」

整個檢查過程耗時一個多小時,有驚無險,安全通過。下午4點左右,終於出了檢查站。於是馬上驅車奔向西雅圖機場,與先頭到達的Frank等5位戰友會合。原本預計晚上8點一班的航班已經不可能趕上了,只能更換航班了,一路上,鬼五戰友一直在搜尋還能趕上的航班,最後終於在農場總部海石戰友的協助 下,為我們預定了晚上11:40經紐約轉伊斯坦布爾再飛華沙的航班。

然而,同行的7位戰友,只訂到了6張票,第7張機票經過反復嘗試均告失敗,推斷應該是那班航班機票售罄。

晚上7點鐘,所有戰友終於會合在西雅圖機場旁邊的wendy快餐店裏,大部分戰友才吃到他們今天的第一頓餐。

當時根據加拿大的政策,所有的餐廳堂食,都需要疫苗護照才能入內。而美國西雅圖的餐廳,什麽都不要,甚至連口罩的要求都不需強製。回想我們兩輛車9個人過關入境美國,以及後來的辦理登機手續,沒有一個人被問到要出示疫苗護照,連前面做的PCR檢測證明也沒有要求。一墻之鄰的美國和加拿大,差距竟然是如此之大。正如7哥所說,美國的偉大,在於完善的法律體系,盡管也有各種強製令! 相比之下,越來越走向極左的加拿大特魯多政府,簡直就快媲美中共國了。

晚餐後,所有戰友前往辦理登機手續。在值機口操作的是一位白人大哥,當他聽說我們是要去烏克蘭前線參加人道救援活動時,非常感動。由於我們只訂到6張票,還有Mia戰友沒有訂到票,如果訂不到票,只能讓Mia戰友隨Frank和Estie戰友的車返回溫哥華,從而放棄這次出征。聽到這個情況後,值機大哥主動幫助查詢其他備用方案,旁邊的兩位工作女士也跑過來幫忙,其中一位女士聽說我們去人道救援時,幾乎落淚,連聲稱贊。他們無法想到的是,在那個疫情依舊很嚴重,且前線戰事正緊的關頭,盡然有這麽一群華人面孔,無懼無畏的奔向戰爭前沿,進行人道救援。我想在場的所有戰友們都能感覺的到作為新中國聯邦人,和作為華人的那種油然而生的使命感和自豪感。

由於那裏只負責國內航段,所以值機大哥終於幫Mia訂上了與我們同一航班前往紐約的機票。 在此期間,經過搜尋,農場海石戰友終於幫Mia找到了一張從紐約直飛華沙的機票。終於整個團隊可以在華沙會合了。登機前,戰友們很愉快的和協助我們值機的工作人員合影留念。

西雅圖機場辦完登機手續與值機人員合影


所有手續辦理完,已經時晚上10點半了。而前來送我們的Frank和Estie則計劃連夜返回溫哥華。當然在小土豆近似變態的入境政策下,他們未能入關,而是被攔截返回,必須在第二天做Antigen檢測後才能入關,並且必須執行居家14天的強製隔離。

後面的行程基本上比較順利,在飛往紐約的航班上,一位空姐抱著6盒快餐盒送到我們的座位。原來她也聽說了我們去救援的事情,專為我們6人贈送特別的冷餐盒,也算是一種心意的表達吧。在靜寂清冷的高空之夜,頓感一絲溫暖入心。

在紐約機場漫長的等待之後,一行6人終於登上飛往伊斯坦布爾的航班。而Mia戰友則繼續等待紐約飛往華沙的航班。由於飛機晚點,伊斯坦布爾機場只給我們留了40分鐘轉機的時間,戰友們以近乎奔跑的方式,從機場的一個角跑到另一個角,空蕩蕩的登機口,只等我們6位登機。甚至連行李都沒有時間隨機同行。

到達華沙肖邦國際機場,入境又遇見狀況。鮮花博士和我入境排隊,邊防人員看見我們是來人道救援的,很痛快的就放行通過了,並沒有檢查是否有PCR檢測證書。而其他幾位戰友就沒那麽順當,出具的PCR檢測不被承認,非得要在當地機場重新檢測。後來又重新更換了入境窗口才得以通過。看來不同的邊防官員,也有不同的靈活度。

在機場等待了兩個小時後,終於與晚些到達的Mia戰友會合。邁出機場出口,在看見文耀等戰友在出口迎接的那一刻,真有歷盡磨難久別重逢的感覺。

華沙機場合影留念


簡單的午餐之後,我們又乘坐5個小時的巴士前往本次行程的中轉酒店-位於波蘭古城克拉科夫的Metropolo酒店。而這個酒店,是當時整個團隊臨時總部和客服中心所在地,距離我們營地所在的麥迪卡還有3個小時的車程。

掐指算來,從溫哥華時間3月8日早上8點出門,到華沙時間3月10日晚上8點到達Metropolo酒店,整個旅途行程長達50個小時。

回想起來,這一路,跌跌撞撞,所有遇到的,都是不確定的。而能確定的,只有戰友們一定要到達前線的信心和決心! 當然也離不開農場的全力支持,更離不開後方戰友們的辛勤努力和工作。

借用同行的鬼五戰友的一段感慨作為本記錄的結尾:

「這次行程有感,所做成一件事,都絕對不是偶然!都是因為背後有著無數戰友在用他們的堅實的肩膀,默默承擔著一切!他們許多都是互相素未謀面的戰友,大家因爆料革命的共同信念而走在了一起,匯聚成了鋼鐵一般的力量,能破除一切困苦。我為作為一位新中國聯邦人感到無比的自豪!」

上傳/發稿 – 坐看雲起時
撰稿/翻譯/聽寫 -路仁
校對/審核 -坐看雲起時


更多加拿大溫哥華揚帆農場的頻道,請關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