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加拿大溫哥華揚帆農場 -文炬

內容簡介:我們的懦弱和無知,我們的屈辱和逃避,我們的自私和不作為,縱容了魔共政權的肆無忌憚恐怖屠殺!我們行動滅共!開啟民智和擔負匹夫有責,消滅中共,不再為身份護照擔憂,我們需要做回屬於自己的主人,我們不再逃亡,我們不是中共畜奴,我們在中華大地自由行走,我們與世界文明比肩齊飛……

微信群突然間熱鬧起來,大家七嘴八舌你一言我一語,多半是同情和嘆息。某單親媽媽帶著10歲的兒子從廣州白雲機場出關,海關接過遞來的兩本護照,一本是兒子加拿大護照,一本是媽媽中國護照夾著楓葉卡,關員直接哢嚓一剪刀下去隨之飄來一句冷冰冰的話語,「中國公民限製出境」!話音未落,順手剪掉了楓葉卡的一只角!

微信姐妹們非常地鳴不平,說海關你憑什麽不讓出境啊?有人說前幾天中共出境管理局就頒布了政策「從嚴限製中國公民非必要出境」,什麽是「非必要」啊?孩子是在加拿大出生的,孩子讀書媽媽作為監護人「必要」嗎?「必要」或「非必要」是由海關剪刀決定的,但你憑什麽哪裏來的權力剪我的楓葉卡呢,楓葉卡的收發決定權應該是加拿大移民局啊?

……說什麽也都無法阻止和挽回了,媽媽當即同兒子抱頭痛哭,兒子真來不及搞明白發生了什麽,就被催促著一步三回頭地怯生生上了飛往多倫多的飛機。微信姐妹都自告奮勇要去機場接機,大家超級齊心協力,安慰說請姐妹放心,孩子有我們照顧,一定比自己家孩子還要寶貝,趕緊找找關系設法盡快回來,說不定「疫情防控結束很快就放開了」呢?

也許還有許多類似的另一版本,媽媽們帶著外國小朋友出不了國門,接下來被隔離被方艙被強行加強疫苗毒針甚至無端丟了小命!幾乎沒有人說鼓勵去抗議去投訴去告狀贏得權益的,因為中共國人早已習慣了逆來順受,何況泱泱大國一黨獨霸,哪裏有講理的地方?那麽狗血無良不通人情喪失人性的事就這樣發生了,也只有中共國才不足為奇司空見怪。

記得第一次萌生出國念頭是10多年前的澳洲旅遊,同行朋友說出國至少三大好處:一是子女教育國際化,二是個人財富和生命安全,三是就醫和養老保障。我親眼見到許多「89·64」出去的人在做導遊,但他們都不需要像在國內那樣勾兌和卑躬屈膝,我陶醉在大口呼吸的自然裏歡欣成為一只奔跑的考拉,於是回國就聯系移民公司,不敢對外多說什麽原因,只一句話:想讓孩子去國外輕松讀書不交學費,老了貪戀那點養老金不給子女添麻煩總符合大多數人心態吧!還記得香港面試時我不作假而坦然自若,大約40分鐘當場宣布通過移民面試,我高興得趕緊給移民顧問和律師派發數千元紅包,跑到品牌店買了幾萬元衣服狠狠地獎勵自己……我感覺我仿佛擺脫了桎梏,獲得了自由和新生!那一刻我想起了我的母親,早逝於80年代,在中共「深挖洞廣積糧」高築墻的40多年沒有走出過農村的鄉鎮,我也想起臺灣國民黨中將楊老先生90年代初對我說過的一句話,現在想來他早已屈從了體製而淪為「汪辜會談」的賣臺賊,他讓我感謝鄧小平,是鄧允許我們憑一張身份證可以走遍全中國!

到底應該感謝誰呢?5年的爆料革命歷程總是在思維啟發中度過,中共才是禁足封閉的罪魁禍首,一切災難的根源都源於此,牠作為中共毛賊輩原始股東把人民關起來,好不容易給人民放放風,人民還得感謝牠?豈有此理!我的祖輩父輩和我輩都飽經紅禍,如果不出得國來,我們的子孫豈不是一樣任由體製圍剿撕咬?事實也的確如此,中共釋放病毒生化武器、疫苗陰謀危害世界,我們雖然出得國來,但任然擺脫不了中共魔鬼陰魂,中共「一帶一路」像一根罪惡的蟒蛇纏繞著我們生長的身體。

昨天晚上接到一位老鄉單親陪讀媽媽的咨詢,她溫哥華某大學二年級的19歲女兒發愁自己回國被剪了中共護照,加國男友說我們結婚吧,結了婚你就可以辦理加國身份……媽媽掐算著即將過期作廢很難風險續辦的中共護照輾轉反側,女兒19歲結婚為了留下來,應許還是不應許呢?我無言以對,結婚、學業、留下來,這在而今中共人為製造的剪護照災難中,似乎參雜著無奈和交易乃至莫大的犧牲……

災難正在發生和持續,當邪惡無處不在瘋狂起來,看似善良的逃走和躲避有什麽用呢?我們做錯了什麽?不惜付出一切犧牲和赤裸裸交易真能換來人生片刻的幸福寧靜嗎?我們可是中華民族的真正主人啊!我們憑什麽被攆得雞飛狗跳作鳥獸散?我們的懦弱和無知,我們的屈辱和逃避,我們的自私和不作為,縱容了魔共政權的肆無忌憚恐怖屠殺!該反抗了,在全球滅共的高光時刻,我們行動滅共!開啟民智和擔負匹夫有責,消滅中共,我們不再為身份護照擔憂,我們需要做回屬於自己的主人,我們不再逃亡,我們不是中共畜奴,我們在中華大地自由行走,我們與世界文明比肩齊飛……

上傳/發稿 – 坐看雲起時
撰稿/翻譯/聽寫 -文炬
校對/審核 -坐看雲起時


更多加拿大溫哥華揚帆農場的頻道,請關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