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译:东京樱花团/Hopkins

【编者按】这篇文章编译自2022年5月10日电子版《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上发表的文章“The Coup in the Kremlin”。文章是由前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的孙女,现任纽约世界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俄罗斯计划”主任尼娜·赫鲁晓娃(NINA KHRUSHCHEVA)撰写,文章从历史渊源、内部结构等方面分析了普京及其他的安全官僚机构如何一步步控制俄罗斯国家政权,如何实行对内铁腕统治、对外侵略扩张的政策。为读者了解俄罗斯的政策以及乌克兰战争的起因、现状及其未来走向提供了一份详尽的背景资料。

(图片说明)2022年4月27日普京在圣彼得堡的立法者委员会发表讲话。(GETTY IMAGES)

“俄罗斯曾经是一个由安全部队主导的国家,但现在安全官僚机构已控制了国家。”

事实上,克格勃的官员是有能力承受共产主义的崩溃和向资本主义的过渡。对安全部门来说,苏联时代要求建立无产阶级社会的呼声一直只是一个口号,意识形态是控制公众和加强国家权力的工具。前成员在后苏联时期的俄罗斯升任精英职位时采用了一些务实的方法。正如前克格勃高级特工列昂尼德·塞巴辛(Leonid Shebarshin)所解释的那样,那些在安德罗波夫手下训练用来与外部和内部敌人——北约、中央情报局、持不同政见者和政治反对派——进行秘密战争的人理所当然地成为新的俄罗斯资产阶级。他们可以在不规律的工作时间工作,在恶劣的环境中取得成功,并在需要时使用审讯和操纵策略。他们榨取员工和下属的每一滴劳动力。

他们中的一个典型代表—-普京在 2000 年从默默无闻成为俄罗斯总统后,被西方外交官称赞为实用主义者。即便如此,他毫不掩饰他打算建立安德罗波夫式的绝对权威,并迅速转向限制在1990年代在叶利钦的疯狂总统任期内蓬勃发展的资本主义大亨的权力。在普京看来,控制石油和天然气等战略产业的独立寡头集团威胁着国家的稳定,他确保与国家利益相关的商业决策是由少数值得信赖的人做出的——所谓的西洛维基(siloviki),或国家军事和安全机构的附属机构。这些人实际上成为了国有资产的管理者或监护人。许多人来自普京的家乡列宁格勒(今圣彼得堡),大多数人曾在克格勃与他并肩作战(被成为圣彼得堡派)。在企业方面,他们的高级官员包括伊戈尔·谢钦(Igor Sechin) (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谢尔盖·切梅佐夫(Sergey Chemezov) (俄罗斯技术公司(Rostec)) 和阿列克谢·米勒(Alexey Miller)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而国家保护事务则由尼古拉·帕特鲁舍夫(Nikolai Patrushev)(安全理事会秘书)、亚历山大·博尔特尼科夫(Alexander Bortnikov)(FSB主任)、谢尔盖·纳雷什金(Sergei Naryshkin)(外国情报局局长)和 亚历山大·巴斯特里金(Alexander Bastrykin)(调查委员会负责人)等人处理。

普京一直坚信,加强国家的“特别机关”可以防止导致 1991 年苏联解体的那种动荡。让前克格勃特工负责似乎可以提供一些经济和政治稳定。为了维持这种稳定,普京在 2020 年采取行动延长总统任期,提出修宪以规避将在 2024 年免职的任期限制。

自批准以来,宪法修改为该国提供了广泛的空间来解决从 COVID-19 到白俄罗斯的大规模抗议,再到俄罗斯反对派律师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返回莫斯科等问题。与安德罗波夫时代的情况一样,现在所有事务都通过中央监管机构进行管理——联邦组织负责监督从税收到科学的一切事务(nadzor 一词的意思是“监督”,在许多俄语名字中都很容易辨认)。刑事起诉是一种越来越普遍的策略,用来对付那些抱怨滥用权力、要求更好的服务或表达对纳瓦尔尼的支持的俄罗斯公民,而纳瓦尔尼本人因欺诈和其他所谓的犯罪指控而被定罪。由前税务官员、技术官僚主义总理米哈伊尔·米舒斯汀(Mikhail Mishustin)和政权官僚机构内部的各种中层管理人员领导的惩罚性控制机构已经加强了控制。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尼娜·赫鲁晓娃(NINA KHRUSHCHEVA)是一位俄罗斯裔美国学者,是新学院的国际事务教授,纽约世界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俄罗斯计划”主任。她是前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的孙女

信息来源:

The Coup in the Kremlin

校对:东京樱花团/喜马拉雅的微尘
发布:东京樱花团/tdownc2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