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译:东京樱花团/Hopkins

【编者按】这篇文章编译自2022年5月10日电子版《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上发表的文章“The Coup in the Kremlin”。文章是由前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的孙女,现任纽约世界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俄罗斯计划”主任尼娜·赫鲁晓娃(NINA KHRUSHCHEVA)撰写,文章从历史渊源、内部结构等方面分析了普京及其他的安全官僚机构如何一步步控制俄罗斯国家政权,如何实行对内铁腕统治、对外侵略扩张的政策。为读者了解俄罗斯的政策以及乌克兰战争的起因、现状及其未来走向提供了一份详尽的背景资料。

(图片说明)2022年2月普京与安全委员会成员在莫斯科开会。(Sputnik Photo Agency / Reuters)

FSB 政变

普京决定承认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的独立,并随后发起“特别军事行动”以“去纳粹化”乌克兰,遵循了类似的对政治对手的惩罚模式:他试图惩罚整个国家,因为他认为其“反俄”选择与西方结盟。但在俄罗斯内部,入侵之前和之后的事件也标志着多年来酝酿的政治转变的完成。他们暴露了统治早期普京时代的西洛维基(siloviki)势力的衰落——以及他们被一个不露面的安全和控制官僚机构所取代。

2月21日,在全国广播的安全委员会会议上,总统最亲密的知己似乎完全不知道承认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会带来什么。外国情报局的纳雷什金在普京要求确认对这一决定的支持时,表现得大吃一惊。在这次交流结束时,纳雷什金似乎吓得发抖。就连顽固的保守派契卡主义者帕特鲁舍夫也认为应该将俄罗斯向乌克兰出兵的计划告知美国——这一建议没有得到回应。

对于像入侵邻国这样重要的决定,有多少国家机关没有参与其中,这是非常不寻常的。经济机构也措手不及——当俄罗斯中央银行行长埃尔维拉·纳比乌利娜 (Elvira Nabiullina) 于3月初试图辞职时,她被告知要系好安全带并应对入侵对经济的影响。军方似乎也不知道整个计划,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在边境附近调动数万军队,却不知道他们是否会被要求发动攻击。

普京的秘密行动甚至对其他情报部门都保密了起来。例如,负责向克里姆林宫提供有关乌克兰政治局势情报的 FSB 部门的领导人并不完全相信入侵会发生。许多分析人士自信地辩称,这将违背俄罗斯的国家利益,官员们判断大规模袭击已经不可能发生的假设而感到欣慰,他们不断向普京讲述他想听到的故事:乌克兰人是斯拉夫兄弟,他们自己准备(将乌克兰)从与纳粹合作、西方控制的基辅走狗手中解放出来。克里姆林宫的一位消息人士告诉我,许多官员在战争爆发以后设想一场类似于 1980 年代阿富汗战争的灾难,这场战争以可耻的撤军告终,并推动了苏联帝国的解体。但在一个越来越技术化、制度化和非个人化的政府中,这种观点不再被公开谈论。

随着冲突持续到第三个月,战争罪行的证据越来越多,大多数官员和政界人士继续支持普京。大企业基本上是沉默的。与西方隔绝的经济精英们聚集在国旗周围。尽管有些人可能私下发牢骚,但很少有人在公共场合发声。罕见的例外包括一再呼吁和平的亿万富翁实业家奥列格·德里帕斯卡(Oleg Deripaska)、前普京助手阿纳托利·丘拜斯(Anatoly Chubais),他以推行叶利钦领导下的俄罗斯私有化而闻名,他已逃往土耳其、寡头和前切尔西足球俱乐部老板罗曼·阿布拉莫维奇(Roman Abramovich),试图促成谈判解决、以及企业家奥列格·廷科夫(Oleg Tinkov),他在公开反对“特别行动”后,被迫以戈比的价格出售他在他非常成功的网上银行 Tinkoff 中的股份。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尼娜·赫鲁晓娃(NINA KHRUSHCHEVA)是一位俄罗斯裔美国学者,是新学院的国际事务教授,纽约世界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俄罗斯计划”主任。她是前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的孙女

信息来源:

The Coup in the Kremlin

校对:东京樱花团/喜马拉雅的微尘
发布:东京樱花团/tdownc2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