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译:东京樱花团/Hopkins

【编者按】这篇文章编译自2022年5月10日电子版《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上发表的文章“The Coup in the Kremlin”。文章是由前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的孙女,现任纽约世界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俄罗斯计划”主任尼娜·赫鲁晓娃(NINA KHRUSHCHEVA)撰写,文章从历史渊源、内部结构等方面分析了普京及其他的安全官僚机构如何一步步控制俄罗斯国家政权,如何实行对内铁腕统治、对外侵略扩张的政策。为读者了解俄罗斯的政策以及乌克兰战争的起因、现状及其未来走向提供了一份详尽的背景资料。

(图片说明)2021 年 5 月,普京在莫斯科的阅兵式上。(Mikhail Metzel / Sputnik Photo Agency)

契卡的延续

现代的 FSB 可以追溯到 1917 年的布尔什维克革命时期,当时全俄特别委员会(也称为契卡)在费利克斯·捷尔任斯基(Felix Dzerzhinsky)的激进领导下追捕了新苏维埃国家的敌人。随后的迭代,内政人民委员部 (NKVD) 和国家安全部 (MGB),在苏联领导人约瑟夫·斯大林(Joseph Stalin)的统治下发展起来,最臭名昭著的是 1930 年代的根里克·雅戈达(Genrikh Yagoda)和 1940 年代和 1950 年代的拉夫伦蒂·贝利亚(Lavrenty Beria)。 1954 年,在斯大林的继任者尼基塔·赫鲁晓夫(Nikita Khrushchev)的领导下,克格勃(KGB)成为苏联的主要安全机构。在接下来的十年里,赫鲁晓夫扩大了共产党对苏联国家控制机构的监督,限制了它们的影响力。但在 1964 年赫鲁晓夫下台后,长期担任克格勃负责人的尤里·安德罗波夫(Yuri Andropov)重新夺回了该组织失去的权威,使安全部门在 1970 年代达到了其权力的顶峰。

安德罗波夫从 1982 年到 1984 年继续领导苏联担任共产党总书记。他对意识形态控制毫不留情。任何“转移注意力”——例如与苏联政治的隐形分歧——都是起诉的理由。一些持不同政见者被监禁或送进精神病房接受“再教育”,而另一些人则被迫移民。当时住在莫斯科,我记得警察可以突击搜捕倦怠的公民,便衣的克格勃官员——像奥威尔式的“思想警察”一样——偷偷地在城市街道上漫游,拘留涉嫌逃工或有太多闲暇时间的人。这是一种完全控制的气氛,安德罗波夫的克格勃完全掌控着大权。

到 1980 年代后期,苏联总理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推行的改革政策放松了安全部队的控制。改革本应改良苏联——一些学者甚至声称安德罗波夫参与了该计划——但它最终威胁到了该政权的生存。最后一位苏联领导人抛弃了他的克格勃大师,揭露了斯大林主义的罪行,并着手向西方开放。当铁幕在 1989 年倒塌,东欧的苏联卫星国离开莫斯科的势力范围时,克格勃开始面对戈尔巴乔夫,两年后发动了一场失败的政变,加速了苏联的崩溃。

安全机构受到了侮辱——但它并没有解散。后苏联时期俄罗斯的第一任总统鲍里斯·叶利钦(Boris Yeltsin)认为,共产主义而非克格勃才是更大的邪恶。他认为,将克格勃的名称简单地更改为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就会改变组织性质,使其变得更加仁慈和更少控制欲望,这是一厢情愿的想法。俄罗斯的安全部门可以追溯到 16 世纪伊凡雷帝(Ivan)残酷的保镖团(oprichniki),以及 18 世纪彼得大帝(Peter)的秘密总理府(Secret Chancellery)。叶利钦的改革尝试就像 40 年前的赫鲁晓夫那样无法永久压制一个具有如此深厚历史渊源的制度。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尼娜·赫鲁晓娃(NINA KHRUSHCHEVA)是一位俄罗斯裔美国学者,是新学院的国际事务教授,纽约世界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俄罗斯计划”主任。她是前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的孙女

信息来源:

The Coup in the Kremlin

校对:东京樱花团/喜马拉雅的微尘
发布:东京樱花团/tdownc2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