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加拿大温哥华扬帆农场 -文炬

内容简介:我们的懦弱和无知,我们的屈辱和逃避,我们的自私和不作为,纵容了魔共政权的肆无忌惮恐怖屠杀!我们行动灭共!开启民智和担负匹夫有责,消灭中共,不再为身份护照担忧,我们需要做回属于自己的主人,我们不再逃亡,我们不是中共畜奴,我们在中华大地自由行走,我们与世界文明比肩齐飞……

微信群突然间热闹起来,大家七嘴八舌你一言我一语,多半是同情和叹息。某单亲妈妈带着10岁的儿子从广州白云机场出关,海关接过递来的两本护照,一本是儿子加拿大护照,一本是妈妈中国护照夹着枫叶卡,关员直接咔嚓一剪刀下去随之飘来一句冷冰冰的话语,“中国公民限制出境”!话音未落,顺手剪掉了枫叶卡的一只角!

微信姐妹们非常地鸣不平,说海关你凭什么不让出境啊?有人说前几天中共出境管理局就颁布了政策“从严限制中国公民非必要出境”,什么是“非必要”啊?孩子是在加拿大出生的,孩子读书妈妈作为监护人“必要”吗?“必要”或“非必要”是由海关剪刀决定的,但你凭什么哪里来的权力剪我的枫叶卡呢,枫叶卡的收发决定权应该是加拿大移民局啊?

……说什么也都无法阻止和挽回了,妈妈当即同儿子抱头痛哭,儿子真来不及搞明白发生了什么,就被催促着一步三回头地怯生生上了飞往多伦多的飞机。微信姐妹都自告奋勇要去机场接机,大家超级齐心协力,安慰说请姐妹放心,孩子有我们照顾,一定比自己家孩子还要宝贝,赶紧找找关系设法尽快回来,说不定“疫情防控结束很快就放开了”呢?

也许还有许多类似的另一版本,妈妈们带着外国小朋友出不了国门,接下来被隔离被方舱被强行加强疫苗毒针甚至无端丢了小命!几乎没有人说鼓励去抗议去投诉去告状赢得权益的,因为中共国人早已习惯了逆来顺受,何况泱泱大国一党独霸,哪里有讲理的地方?那么狗血无良不通人情丧失人性的事就这样发生了,也只有中共国才不足为奇司空见怪。

记得第一次萌生出国念头是10多年前的澳洲旅游,同行朋友说出国至少三大好处:一是子女教育国际化,二是个人财富和生命安全,三是就医和养老保障。我亲眼见到许多“89·64”出去的人在做导游,但他们都不需要像在国内那样勾兑和卑躬屈膝,我陶醉在大口呼吸的自然里欢欣成为一只奔跑的考拉,于是回国就联系移民公司,不敢对外多说什么原因,只一句话:想让孩子去国外轻松读书不交学费,老了贪恋那点养老金不给子女添麻烦总符合大多数人心态吧!还记得香港面试时我不作假而坦然自若,大约40分钟当场宣布通过移民面试,我高兴得赶紧给移民顾问和律师派发数千元红包,跑到品牌店买了几万元衣服狠狠地奖励自己……我感觉我仿佛摆脱了桎梏,获得了自由和新生!那一刻我想起了我的母亲,早逝于80年代,在中共“深挖洞广积粮”高筑墙的40多年没有走出过农村的乡镇,我也想起台湾国民党中将杨老先生90年代初对我说过的一句话,现在想来他早已屈从了体制而沦为“汪辜会谈”的卖台贼,他让我感谢邓小平,是邓允许我们凭一张身份证可以走遍全中国!

到底应该感谢谁呢?5年的爆料革命历程总是在思维启发中度过,中共才是禁足封闭的罪魁祸首,一切灾难的根源都源于此,牠作为中共毛贼辈原始股东把人民关起来,好不容易给人民放放风,人民还得感谢牠?岂有此理!我的祖辈父辈和我辈都饱经红祸,如果不出得国来,我们的子孙岂不是一样任由体制围剿撕咬?事实也的确如此,中共释放病毒生化武器、疫苗阴谋危害世界,我们虽然出得国来,但任然摆脱不了中共魔鬼阴魂,中共“一带一路”像一根罪恶的蟒蛇缠绕着我们生长的身体。

昨天晚上接到一位老乡单亲陪读妈妈的咨询,她温哥华某大学二年级的19岁女儿发愁自己回国被剪了中共护照,加国男友说我们结婚吧,结了婚你就可以办理加国身份……妈妈掐算着即将过期作废很难风险续办的中共护照辗转反侧,女儿19岁结婚为了留下来,应许还是不应许呢?我无言以对,结婚、学业、留下来,这在而今中共人为制造的剪护照灾难中,似乎参杂着无奈和交易乃至莫大的牺牲……

灾难正在发生和持续,当邪恶无处不在疯狂起来,看似善良的逃走和躲避有什么用呢?我们做错了什么?不惜付出一切牺牲和赤裸裸交易真能换来人生片刻的幸福宁静吗?我们可是中华民族的真正主人啊!我们凭什么被撵得鸡飞狗跳作鸟兽散?我们的懦弱和无知,我们的屈辱和逃避,我们的自私和不作为,纵容了魔共政权的肆无忌惮恐怖屠杀!该反抗了,在全球灭共的高光时刻,我们行动灭共!开启民智和担负匹夫有责,消灭中共,我们不再为身份护照担忧,我们需要做回属于自己的主人,我们不再逃亡,我们不是中共畜奴,我们在中华大地自由行走,我们与世界文明比肩齐飞……

上传/发稿 – 坐看云起时
撰稿/翻译/听写 -文炬
校对/审核 -坐看云起时


更多加拿大温哥华扬帆农场的频道,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