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主动“断气”会给本就“气荒”的欧洲带来什么影响?

  俄罗斯向欧洲出口的天然气几乎一半以上都经过乌克兰。经由索赫拉尼夫卡计量站输送的俄天然气占输欧总量的8%。俄气的具体数据显示,经由这一管线过境的俄罗斯天然气日均3260万立方米,占俄天然气经乌克兰输欧总量的大约三分之一。因此,乌克兰关闭这一输气中转站,直接导致欧洲国家在本就“缺气”的窘状下再度雪上加霜。

  尽管2月底暴发的乌克兰危机使得欧洲多国希望通过禁止俄天然气这一举措也对俄施加制裁,但迄今俄输欧天然气并未停止。俄气也表示,正在履行对欧方客户的承诺。

  俄气以5月12日的输气量为例,当天经由苏达计量站输入欧洲的天然气总量约为5060万立方米,这一数字也得到了乌克兰方面的确认。但是,俄气表示,在3月初的高峰时期,经由苏达中转站输往欧洲的俄天然气达到了1.096亿立方米。这意味着欧洲已至少失去了25%到34%的俄罗斯天然气供应。

  以往每年,俄罗斯满足了欧洲天然气总需求的40%左右。欧盟27个成员国中的大部分依靠价廉物美的俄罗斯天然气来取暖、做饭和发电。在最坏的情况下,俄罗斯天然气供应的下降可能会导致欧洲的电网出现问题,并且伤及工业。同时,天然气价格的上涨还可能带动其他大宗商品和消费品的价格,进一步推高本已处于历史高位的通胀。目前,有9个欧盟国家的通胀率已经超过10%。欧洲的当务之急便是需要找到俄罗斯天然气的替代者。

  那么,有没有合适的俄罗斯天然气供给替代者?作为欧洲第二大天然气供应国的挪威理论上是理想的替代者。2021年,挪威供应了欧盟和英国近四分之一的天然气。但是,目前挪威的油气田产能已接近100%,尽管挪威表示愿在在夏季加大马力增加产量,但也不太可能填补俄罗斯供应的缺位。欧洲的另一个选择是从美国和中东购买液化天然气,但考虑到运输等成本,届时的天然气价格将远高于俄罗斯的天然气。此外,一些欧盟国家由于地处内陆,并没有承运液化天然气的基础设施。

  目前,在短期内难以找到合适替代者的情况下,欧委会正在考虑制定应对措施草案,例如若俄罗斯切断供应,提议欧盟国家对天然气价格设置上限,同时还将允许欧盟政府临时管制汽油零售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