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文晉、W2;G_Hope、奮鬥
編輯:李易通 

七哥:這個說來真是太長太長了。今天這些照片太有意義了,我先說一下,今天是大暴露啊。我當時來美國的時候,共濟會、包括青年會,還有就是洛杉磯的幾個電影組織。電影組織實際是當時一個已經很有影響的文化組織,也是國家機構。當時羅斯查爾德家族也來的,我當時來的時候是洛克菲勒支付了我幾乎整個在美國東部的全部費用。當時我乘坐私人飛機一天飛了2-3個城市,中國那個時候哪有私人飛機啊?連當時中國的總書記出門都沒有私人飛機。我那時候就坐私人飛機,在美國讓我看了很多東西,見了很多人。

說實在話,那時我面對的最大的選擇,是否加入國際上所謂的共濟會(七哥開玩笑:瞎說啊,我胡說八道不負任何責任),或者其他的會。因為我在清豐看守所人家介紹我出來的時候說,你出來的第一個前提,你是否加入人家的組織和機構。咱得兌現承諾嘛。但是加入這個機構,首先和你七嫂的日子就很難過下去了。我跟你七嫂1985年私奔到東北,那時候我們家是礦上的工人,你七嫂的是啥也沒有,那麼小的孩子,大家以為我玩玩兒呢:“你真想結婚啊?你不是還要工作嗎?”我面臨巨大的挑戰是去不去當政府公務員?還是和你七嫂繼續過?你們知道我在參加所謂的恢復高考之後那個接班考試,我填上了零我就走了。後來我“八九六四”進去以後,你七嫂和我的婚姻遭受了生死考驗。1991年我從清豐看守所出來以後,又遭受了國際組織的考驗,一旦入教就要遵守人家的規則。

我這個時候來見的人,真的是我人生中以第一次。我雖然1983年就出了國,那時候見識是打開了,但是對人類、對地球、對真正的力量,對世界的規則完全沒有概念,就像你們現在一樣。你以為國家就都是你的國家?幸福,軍隊,只要是政府人員就都是好人?很多認知都是因為你的無知。只有到了這一次以後,每一分鐘都像把我的腦子雷擊一樣,就是我見的人都是想都想不到的人,有的比電影還誇張,有的就是很平淡的事兒,沒那麼誇張。但是都是你所不知道的、見不到的人,這對我的人生是顛覆性的。

最後我決定不加入任何組織,當然我知道,如果我不加入的話,將冒著生命的危險。我當時說:“我從來沒有承諾過加入,但我可以考慮加入。那麼現在,我跟你們見面的時候,我就提出我的要求,有些事情我做不到,我就不能做,我有我的使命。”當時我跟他們很明確地說,“我一生中一定會消滅中國共產黨!”他們說,“我們可以幫助你消滅共產黨,甚至把你安排成共產黨的高層,消滅共產黨的方式有很多種啊,共產黨裏邊也有很多人是我們的會員啊。”

現在大家都知道王岐山就是共濟會成員,我那個時候就知道王岐山加入了共濟會。我嘗試過給共產黨說這個事,最起碼跟鄧家的人和江家的人都說過,包括楊尚昆家裏的人,我都嘗試過。他們根本就不信。你說這個恐怖不恐怖?他們根本就不信啊!這是我親身的經歷。我知道中共大概有幾個家族是共濟會成員。當我告訴他們這些家族加入共濟會時,他們都很不屑,不是說他們不想解釋,而是真不信。 到後來我發現江家是知道的,但他不想讓我說。那時我就知道共產黨這個王八蛋政黨,它是一切就是為了這幾個家族活著。

你們想過沒有,很多中國人加入了共濟會。像周小川和郭樹清,他們100%是共濟會成員。如果他們不加入共濟會,他們就活不了。現在好幾個省份比如廣東省、上海市的幾個大官就是海外這些會安排的。當時他們給我最大的誘惑是,可以讓我成為中共領導,你可以成為中共裏面有影響力的人。人家在全球培養人才,沒有正義和邪惡之說,沒有任何阻力之說,沒有任何對錯之說,只有一個成不成功。它們就是控制你這個國家和人群,國家根本都不算單位,像什麼印尼、菲律賓啊,你是被物理化給坑害了。我就控制這個地區的人群, 我控制這個地區的資源包括政治、軍事, 然後是文化和經濟,後來變成是文化、政治、經濟、軍事。 所以說他們不以國家為單位的。

所以今天看到烏克蘭的前線救援的時候,你看看。在前線它要給與烏克蘭援助了,你覺得它是以什麼為單位?以國家為單位的嗎?絕對不是。它是以人群、以利益和以它的整個會的原則。打疫苗是讓你們打疫苗,它不會打疫苗,絕對不會打疫苗。它是以類來分的,不是以國家來分。這一類人需要活著,這一類人需要注射疫苗死,看到了嗎?幾十年後,七哥親身給你們驗證了一個結論。

飛飛:當時你拒絕他們, 你有付出什麼樣的代價?那之後這些人有沒有繼續聯繫過你?拒絕加入它們的會對你的滅共的整個過程是有幫助還是有損害呢? 還是什麼影響都沒有?

七哥:我覺得你問的問題就是非黑即白,這是大家普遍的思維方式。我拒絕入它們的會風險是巨大的,同樣也換來了一個好處,他們對我是絕對的尊敬。所以你看在我這經濟上遇到難關的時候,我怎麼認識的PAG,你們想過沒有?我原來不認識PAG呀,就是當時共濟會介紹我認識的,其中的人告訴我,你找誰讓他找這個太平聯盟幫你融資。

當時我是真沒錢啊,我們家族那邊拿不出錢了,就是已經被劉志華逼的真沒錢了,不是像你大根說的故意裝作沒有錢那種,我當時就是沒錢。盤古建設花了一兩百個億,誰有那麼多現金啊?而且1分貸款沒有,雖然我分分鐘可以貸款,但是貸款的前提條件是你一定要送禮。5%的貸款利息,你見過中國人什麼時候貸款5%的利息了?加上各種稅中國企業能拿到15%利息的貸款都不錯了,基本上還有另外10%的回扣。

我深知我走的是滅共那條路,就把我的想法告訴我的家裏邊人,“咱不幹,咱也不要去這麼弄。”我們家族裏邊幾百口都是整個投資的受益人。那咱就借高利貸吧,那就找找。這個組織說,“我們能不能幫著解決貸款?”這就是為什麼我找PAG借款。所有PAG裏邊的人全部是猶太人,我以前不知道,就是單偉建的PAG啊。那我問你,全部是猶太人的基金,幾乎90%來自猶太人,為什麼就一個中國人不是猶太人進去了?七哥就給出了一個很好的例子,單偉建一定是美國勢力和共產黨勾兌的代表。

當時就借給了我1億美元,但是需要你郭文貴個人擔保。你別忘了70%的借款即7000萬美元是用的49%的盤古的股權做擔保。盤古那時價值多少錢?那時價值就幾百億了。剩餘的3000萬讓我個人做了擔保,它就想把我捆住。人家盤古把借的錢都還了,我個人擔保的合同在2009年也取消了。單偉建現在反過來代表共產黨訴訟七哥,不是人家猶太人纏訴七哥,單偉健是代表共產黨來的。單偉建拿出了一個假的3000萬擔保合同告七哥,這才搞出了罰款。2009年已經作廢了的3000萬的擔保合同,搞出一億三的罰款,連船一起算上就罰了超過兩億五千萬。

單偉建所有的成長到習王上臺,他所有跟猶太的會和基金打交道,都是共產黨安排。從大陸到西方猶太的金融系統,你看共產黨所有的路子全是一個目標,滲透瞭解西方的猶太基金。

所以說關於第二個問題,我當時離開以後有沒有傷害?對我有傷害,也讓我得到他們的尊重。比如說現在咱們新中國聯邦這個情況,人家在烏克蘭的前線上對我們支持很大。人家是站在另外一個角度,人家是以群分、以類分,以符合自己最高的利益劃分。就是覺得現在你幹的滅共事業,我覺得你能成事,我要幫你,你這樣是贏的一方,他不會幫正義的一方,他只幫贏的一方。所以說這個意義很大。

資料來源: 53日飛飛秀文貴大直播

發布: 文武全才

更多資訊,請關注: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Twitte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Gett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YouTube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Disc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