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文晋、W2;G_Hope、奮鬥
编辑:李易通
 

大根:再追问一下,知道七哥您90年代初就来美国了,能不能介绍一下您那次来美国发生了一些什么? 谢谢。

七哥:这个说来真是太长太长了。今天这些照片太有意义了,我先说一下,今天是大暴露啊。我当时来美国的时候,共济会、包括青年会,还有就是洛杉矶的几个电影组织。电影组织实际是当时一个已经很有影响的文化组织,也是国家机构。当时罗斯查尔德家族也来的,我当时来的时候是洛克菲勒支付了我几乎整个在美国东部的全部费用。当时我乘坐私人飞机一天飞了2-3个城市,中国那个时候哪有私人飞机啊?连当时中国的总书记出门都没有私人飞机。我那时候就坐私人飞机,在美国让我看了很多东西,见了很多人。

说实在话,那时我面对的最大的选择,是否加入国际上所谓的共济会(七哥开玩笑:瞎说啊,我胡说八道不负任何责任),或者其它的会。因为我在清丰看守所人家介绍我出来的时候说,你出来的第一个前提,你是否加入人家的组织和机构。咱得兑现承诺嘛。但是加入这个机构,首先和你七嫂的日子就很难过下去了。我跟你七嫂1985年私奔到东北,那时候我们家是矿上的工人,你七嫂的是啥也没有,那么小的孩子,大家以为我玩玩儿呢:“你真想结婚啊?你不是还要工作吗?”我面临巨大的挑战是去不去当政府公务员?还是和你七嫂继续过?你们知道我在参加所谓的恢复高考之后那个接班考试,我填上了零我就走了。后来我“八九六四”进去以后,你七嫂和我的婚姻遭受了生死考验。1991年我从清丰看守所出来以后,又遭受了国际组织的考验,一旦入教就要遵守人家的规则。

我这个时候来见的人,真的是我人生中以第一次。我虽然1983年就出了国,那时候见识是打开了,但是对人类、对地球、对真正的力量,对世界的规则完全没有概念,就像你们现在一样。你以为国家就都是你的国家?幸福,军队,只要是政府人员就都是好人?很多认知都是因为你的无知。只有到了这一次以后,每一分钟都像把我的脑子雷击一样,就是我见的人都是想都想不到的人,有的比电影还夸张,有的就是很平淡的事儿,没那么夸张。但是都是你所不知道的、见不到的人,这对我的人生是颠覆性的。

最后我决定不加入任何组织,当然我知道,如果我不加入的话,将冒着生命的危险。我当时说:“我从来没有承诺过加入,但我可以考虑加入。那么现在,我跟你们见面的时候,我就提出我的要求,有些事情我做不到,我就不能做,我有我的使命。”当时我跟他们很明确地说,“我一生中一定会消灭中国共产党!”他们说,“我们可以帮助你消灭共产党,甚至把你安排成共产党的高层,消灭共产党的方式有很多种啊,共产党里边也有很多人是我们的会员啊。”

现在大家都知道王岐山就是共济会成员,我那个时候就知道王岐山加入了共济会。我尝试过给共产党说这个事,最起码跟邓家的人和江家的人都说过,包括杨尚昆家里的人,我都尝试过。他们根本就不信。你说这个恐怖不恐怖?他们根本就不信啊!这是我亲身的经历。我知道中共大概有几个家族是共济会成员。当我告诉他们这些家族加入共济会时,他们都很不屑,不是说他们不想解释,而是真不信。 到后来我发现江家是知道的,但他不想让我说。那时我就知道共产党这个王八蛋政党,它是一切就是为了这几个家族活着。

你们想过没有,很多中国人加入了共济会。像周小川和郭树清,他们100%是共济会成员。如果他们不加入共济会,他们就活不了。现在好几个省份比如广东省、上海市的几个大官就是海外这些会安排的。当时他们给我最大的诱惑是,可以让我成为中共领导,你可以成为中共里面有影响力的人。人家在全球培养人才,没有正义和邪恶之说,没有任何阻力之说,没有任何对错之说,只有一个成不成功。它们就是控制你这个国家和人群,国家根本都不算单位,像什么印尼、菲律宾啊,你是被物理化给坑害了。我就控制这个地区的人群, 我控制这个地区的资源包括政治、军事, 然后是文化和经济,后来变成是文化、政治、经济、军事。 所以说他们不以国家为单位的。

所以今天看到乌克兰的前线救援的时候,你看看。在前线它要给与乌克兰援助了,你觉得它是以什么为单位?以国家为单位的吗?绝对不是。它是以人群、以利益和以它的整个会的原则。打疫苗是让你们打疫苗,它不会打疫苗,绝对不会打疫苗。它是以类来分的,不是以国家来分。这一类人需要活着,这一类人需要注射疫苗死,看到了吗?几十年后,七哥亲身给你们验证了一个结论。

飞飞:当时你拒绝他们, 你有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那之后这些人有没有继续联系过你?拒绝加入它们的会对你的灭共的整个过程是有帮助还是有损害呢? 还是什么影响都没有?

七哥:我觉得你问的问题就是非黑即白,这是大家普遍的思维方式。我拒绝入它们的会风险是巨大的,同样也换来了一个好处,他们对我是绝对的尊敬。所以你看在我这经济上遇到难关的时候,我怎么认识的PAG,你们想过没有?我原来不认识PAG呀,就是当时共济会介绍我认识的,其中的人告诉我,你找谁让他找这个太平联盟帮你融资。

当时我是真没钱啊,我们家族那边拿不出钱了,就是已经被刘志华逼的真没钱了,不是像你大根说的故意装作没有钱那种,我当时就是没钱。盘古建设花了一两百个亿,谁有那么多现金啊?而且1分贷款没有,虽然我分分钟可以贷款,但是贷款的前提条件是你一定要送礼。5%的贷款利息,你见过中国人什么时候贷款5%的利息了?加上各种税中国企业能拿到15%利息的贷款都不错了,基本上还有另外10%的回扣。

我深知我走的是灭共那条路,就把我的想法告诉我的家里边人,“咱不干,咱也不要去这么弄。”我们家族里边几百口都是整个投资的受益人。那咱就借高利贷吧,那就找找。这个组织说,“我们能不能帮着解决贷款?”这就是为什么我找PAG借款。所有PAG里边的人全部是犹太人,我以前不知道,就是单伟建的PAG啊。那我问你,全部是犹太人的基金,几乎90%来自犹太人,为什么就一个中国人不是犹太人进去了?七哥就给出了一个很好的例子,单伟建一定是美国势力和共产党勾兑的代表。

当时就借给了我1亿美元,但是需要你郭文贵个人担保。你别忘了70%的借款即7000万美元是用的49%的盘古的股权做担保。盘古那时价值多少钱?那时价值就几百亿了。剩余的3000万让我个人做了担保,它就想把我捆住。人家盘古把借的钱都还了,我个人担保的合同在2009年也取消了。单伟建现在反过来代表共产党诉讼七哥,不是人家犹太人缠诉七哥,单伟健是代表共产党来的。单伟建拿出了一个假的3000万担保合同告七哥,这才搞出了罚款。2009年已经作废了的3000万的担保合同,搞出一亿三的罚款,连船一起算上就罚了超过两亿五千万。

单伟建所有的成长到习王上台,他所有跟犹太的会和基金打交道,都是共产党安排。从大陆到西方犹太的金融系统,你看共产党所有的路子全是一个目标,渗透了解西方的犹太基金。

所以说关于第二个问题,我当时离开以后有没有伤害?对我有伤害,也让我得到他们的尊重。比如说现在咱们新中国联邦这个情况,人家在乌克兰的前线上对我们支持很大。人家是站在另外一个角度,人家是以群分、以类分,以符合自己最高的利益划分。就是觉得现在你干的灭共事业,我觉得你能成事,我要帮你,你这样是赢的一方,他不会帮正义的一方,他只帮赢的一方。所以说这个意义很大。

资料来源: 5月3日飞飞秀文贵大直播

发布: 文武全才

更多资讯,请关注: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Twitte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Gett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YouTube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Disc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