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菜园子112~尕虎

图片制作:澳喜农场©森森

最近有不少文章提到,习近平的许多决策和行为有明显的自残、自毁或自戕倾向。如何解释这种倾向?

我们先来梳理一下习近平这两年自挖墙角的行径。从去年起,他以“共同富裕”为名,打压腾讯、阿里巴巴、滴滴等私营企业和私企企业家,严重削弱了中共国经济成长的重要力量;这对以经济成长为重要合法性基础的中共来说,是不折不扣的自毁行为。今年二月俄乌战争爆发后,习近平一直坚挺普京及其入侵行为,为此不惜迅速恶化了和欧盟的关系,而欧盟无论是在经济贸易上还是科技创新上,都是除美国之外无法替代的重要伙伴,这对中共国来说,无疑是另一种自残行为。此外,习近平非要在中共国新疫情爆发期间,强力推行他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的“清零政策”,直接导致几十个城市封城或半封城,极大地损害了中共国经济。

在理性人看来,习近平的这些举措,具有严重的自残与自毁的非理性倾向。但他自己一定不这么认为,他认为自己的坚持是一种清醒理智的选择,是一种自救和救党的大战略,具有党内同僚和智囊们无法企及的思维高度。于是,这里的问题就变成,外界对他自毁倾向的认知,和他的自我认知,为何有如此南辕北辙的差别?为何在很多人看来明明是不理性的,他却要固执己见,一定要坚持自己的认知和逻辑并据此做出决策?

在我看来,外界对他的普遍看法是出于“理性人”假设(hypothesis of rational man)。“理性人”是指,作为决策主体是充满理智的,既不会感情用事,也不会盲从,而是精于判断和计算,其行为是理性的。这种理性人假设,无法解释独裁者和政治狂人的行径,也无法解释他一系列决策与行为的任意与疯狂。但是如果从非理性认知的角度分析他,则有可能理解习近平何以有严重的自残倾向。

关于习近平为何总是自挖牆角,一种解释说,这是因为他精于个人算计,譬如他一意孤行坚持清零,就是为了证明他亲自指挥的抗疫才能成功,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不惜自残,这种解释当然有道理。个人算计——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通常属于理性人的范畴,但用个人算计其实很难解释得通他自挖牆角的行为。以防疫为例,他在这个问题上如果选择不清零,可能反倒对他个人有利。他非要清零,就像一个人非要挖自己家的牆角,任凭牆角坍塌,不惜掩埋自己。一个人如果没完没了地挖自己家的牆角,而且到处乱挖,他若不是疯了,又怎么解释呢?

一个具有这种非理性思维的人,碰巧是一个极权国家的领袖,那么习近平对这个国家对世界都极具危险性。从习近平近十年的执政来看,他显然具有一种不可救药的非理性思维和偏执性认知,这应是中共国陷入目前困境的一个极为重要的原因。在非理性思维方面,他非常像当年的毛腊肉,宋永毅的新书《毛泽东和文化大革命:政治心理与文化基因的新阐释》,就是试图从毛腊肉的非理性思维和心理疾病的角度来看他的文革决策。他说,毛腊肉晚年的恐惧症、偏执人格,对人的无端猜疑等都对文革决策有重大影响。他也恐惧自己权位不保,总是害怕党内的野心家阴谋家要搞他下台,总是担心敌对势力要对他搞和平演变。这些恐惧与偏执,无疑影响了他所主导的各种决策。

有一些迹象显示,习近平的党可能在忙着和他切割。这说明他们可能也觉察到习近平患有非理性思维的痼疾,而这个痼疾会断送中共国。

注:文章部分观点来自墙内网友

编辑:Gradient Boost
发稿:mgjxs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乌克兰救援UkraineRescue官方Gettr
郭文贵先生Gettr
全球喜马拉雅农场联盟委员会Gettr
喜马拉雅联盟大使馆全球客服中心Disc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