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三只松鼠

来自网络截图

一般在论述澳大利亚政治势力时,联盟党与澳大利亚工党被认为是澳大利亚的两大政党。本次澳洲大选中主要就是在自由党党魁莫里森与工党党魁之间的角逐。

而在目前对待中共国问题的主要看法上,联盟党和工党之间几乎没有太大区别。事实上,工党一直被自己人,前总理保罗·基廷批评为太过盲目地跟随保守派路线。朝野两党都准备利用国防、安全和外交事务来玩弄党派游戏。外交政策通常不是联邦选举中的一个决定性问题,但当前不是平常时期。这一次它很关键,尤其是对华外交政策。

近日澳大利亚两党也就扩军备战达成共识,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报道,澳大利亚现任国防部长达顿与工党国防事务发言人奥康纳在周四举行了一场辩论,达顿表示,如果执政联盟成功连任,会将澳大利亚国防军人数扩充30%、同时将国防预算占GDP比例提升至2%以上。

对此奥康纳也表示支持,认为应该增加国防开支,还表示在对华关系上将与现政府保持一致。莫里森政府一手终结了中澳关系的蜜月期,双边交流陷入停滞。工党不想反其道而行之,即便工党上台,中澳关系也不太可能回暖,这证明澳大利亚的国内政治风气已经发生了明显变化,对华政策趋于一致。

如果说在宽泛的方法上没有太大的区别,那么在涉及各种国防及外交事务时,两党在侧重点、语言措辞和优先事项上有明显的区别。

在对待国防问题上。工党态度没有联盟党强硬,更多地谈论联盟、价值观和文化,而不是枪炮。工党支持澳库斯、四国集团和核潜艇协议等倡议,但相对较温和,其执政记录显示,工党减少了国防开支。对黄英贤来说,该地区的大多数挑战“都不属于动能军事冲突”。她说,有些威胁,“不能仅靠军事力量来遏制”。

联盟党称工党“较为软弱”。联盟党在防务方面非常强硬——警告“战鼓擂响”、增加防务资金、大谈四方安全对话机制(QUAD)、承诺发展核潜艇、签署澳库斯(AUKUS)协议。

在对待外交政策上。工党外交事务发言人黄英贤认为应该更加重视原住民,他们是“这片土地上的第一批外交官”。黄英贤认为,我们需要“加强我们的社会凝聚力”,外交政策从国内开始。她提出了关于澳大利亚种族主义的问题,“我们过去对种族问题的态度和政策会怎样给其他人提供机会,推动限制我们影响力的叙述”。工党原来的外交政策也是倾向于以亚洲为主。

这与莫里森政府有明显区别。联盟党绝不会在外交政策背景下提出澳大利亚的种族主义问题。联盟党政府在外交上更重视澳美同盟关系,将澳美同盟视为澳大利亚对外政策的基石,对华政策受美国影响较大。此外,地缘政治思维对联盟党处理对华关系也影响较大。

在对待台湾问题上。工党黄英贤在演讲中指责国防部长彼得·达顿“放大”了战争的威胁。她批评达顿说澳大利亚不“加入”保卫台湾的战争是 “不可想象的”。她说,这与澳大利亚和美国的战略 “大相径庭”。虽然美国确实一直很谨慎,奉行“战略模糊”的政策,但美国总统拜登也说美国有保卫台湾的“承诺”。

黄英贤指责莫里森政府是两面派。她说,“放大”对华战争的前景是“澳大利亚历史上最危险的选举策略”。她说,斯科特·莫里森“一遇到麻烦就拼命在中国问题上玩政治”。

2017年以来,随着美国对华政策的变化,澳大利亚国内有关澳中关系的讨论氛围也在悄然发生改变,各主要政党和政党内部各派系围绕澳中关系进行了激烈的辩论和较量,尤其是病毒疫情发生以来,澳洲政府要求调查病毒起源,引发中澳贸易大战,最终导致了澳大利亚对华政策的重大转变。

在中共国带来的风险、威胁以及地缘政治的动荡方面,工党和联盟党可能有着广泛的共识。两党的区别更加趋于模糊,用一句话来形容便是:左派向右走,而右派则向左边移。但他们采用非常不同的方法,并使用非常不同的措辞。工党称莫里森政府“撒谎”和“危险”。莫里森政府称阿尔巴尼斯领导的反对党很弱。这是能找到的最鲜明的对比,而澳大利亚的选民将不得不做出选择。

参考消息:

分析:澳洲工党和联盟党看待中国的立场有何不同?

解读:2022澳洲联邦大选主要政党竞选纲领之比较

审核:MG6

发布:MG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