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彩虹

圖片來源:CNBC

吉伯特·布魯斯·卡普蘭(Gilbert B. Kaplan)是“印第安那大學製造業政策倡議(Manufacturing Policy Initiative at Indiana University)”諮詢委員會主席,也是“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高級顧問,曾是美國商務部負責國際貿易的副部長。5月14日,卡普蘭在《國會山報》發表專欄文章,指出隨著關於如何處理中國關稅的例外情況,或者實際上是否保持關稅的有效性的辯論加劇,拜登政府需要制定一項明確的與中國的貿易政策,這已成為一個日益緊迫的問題。

在過去幾屆政府和本屆政府中,有三波對華貿易政策(不幸的是,我們本應該有個連貫一致的對華貿易政策)。第一波,由第43任美國總統布希和奧巴馬政府提出的,基本上是開放貿易的自由放任政策。作為第43任美國總統政策的一部分,中國被允許在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但中國在加入WTO時作出的許多承諾,如關於金融和電信服務、補貼、透明度、非市場經濟做法和市場開放的承諾,卻從未實現過。中國從開放的美國市場中獲得了好處,同時卻對世貿組織的規則置若罔聞。

結果是,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大幅增加,製造業工作崗位大量流失。奧巴馬總統在其執政初期對進口的某些中國製造的輪胎徵收了關稅。但在他受到自由貿易界人士們的嚴厲批評後,他從尋求對中國採取積極的貿易政策中後退了。

而川普政府採取了不同的路線,明確拉開了打擊中國不公平貿易活動的帷幕,並根據美國貿易法第301條關於智慧財產權盜竊的規定和第232條關於鋼鐵和鋁進口威脅國家安全的規定,自行發起了重大貿易案件。

現在,拜登總統和他的團隊似乎坐在了一個十字路口,不確定該走什麼路。當然,不應低估烏克蘭戰爭或通貨膨脹對貿易政策的影響。但是,當我們在烏克蘭問題上與中國打交道時,如果不能有一個堅定的貿易立場,就意味著混亂甚至軟弱,這對我們的討論沒有幫助。

關於通貨膨脹,許多評論家,包括非常支持貿易的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都注意到中國的關稅和通貨膨脹之間沒有明顯的關聯性。無論如何,無論其他領域的進展如何,對於中國,美國不能再對對華貿易減少的情況坐視不管。顯然,現在是拜登總統全面闡述和實施中國貿易政策的時候了。我們需要行動和成果,而我希望看到的是什麼?

首先,我們應該指出中國繼續削弱美國製造業的大量工業補貼,明確指出這些補貼,並對其採取行動。中國已經說過,它願意在加入CPTPP(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的談判中解決工業補貼問題。

好吧,讓我們不要等著看這是否會發生,我們現在就需要解決這些問題。為實現這一點,我們需要改革整個政府內閣針對不公平貿易的打擊力量,而且我們還需要與我們的盟友攜手合作,我們也應該追訴貿易案件並制定解決方案。

關於中國的關稅,應該繼續有效,任何排除關稅的做法應該受到相關限制。之所以這麼做,關鍵原因是我們需要促進供應美國的供應鏈的恢復、近地加工和盟友加工。

除非你像我這樣,在政府內外與數以百計的美國製造商密切合作,否則你不知道這些關稅的巨大積極影響。他們把“購買美國貨”或至少在附近開發一個貨源的明確需要納入到了每個美國製造商的思維和計畫中,比如,也許是在美國墨加協定(USMCA)或中美洲自由貿易協定(CAFTA-DR)國家,或在歐洲或亞洲的一個盟國。

這些關稅已經生效多年,整個過程也正在順利進行。但現在取消關稅使我們回到了原點,在未來(也許會)重新開始。但是,製造商(和零售商)必須知道,與中國的自由通行證已經結束。除非可以實施不同的貿易政策來實現這些目標,否則關稅就需要保留。

我們還需要開始嚴格監測並可能要控制流向中國的資本和投資。對美國私人和政府在中國的支出進行“反向審查“是一個非常好的想法,因為正如最近五角大樓的研究發現,某些小企業管理局(Small Business Administration)的創新項目正在使中國公司和中國政府受益。

我們必須限制美國和我們的盟友向中國出口關鍵的國防技術。如果我們適當地控制這些出口,就仍然有可能防止中國半導體行業在貿易上的非法積累(中國政府進行數以千億美元計的資金資助),從而超越美國的產業。

但這還不夠,我們還必須限制美國的大公司把工廠搬到中國,如特斯拉(Tesla)和蘋果(Apple)。而不是天真地認為這些工廠的員工晚上回家時,商業機密不會隨之而去。

我們必須繼續做拜登總統已經做的很好的事情:將政府資金投入到工業基地。基礎設施法案在美國基礎設施方面的支出達1萬億美元,意味著有數千億美元用於購買美國製造的投入。我們還必須確保《美國創新與競爭法案》(USICA)以及《為晶片生產創造有益的激勵措施法案》(CHIPS)法案能夠迅速獲得通過。

最後,我們需要執行我們與中國達成的所有貿易協定,包括第一階段的協定。

責編:彩虹

新聞來源

President Biden needs a China trade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