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日本东京方舟农场】山豆根后

直到1月中旬,亚历山大(化名)在一家工厂上夜班12小时,每月带回家35,000 卢布(506 美元,480 欧元)。这位来自俄罗斯西南部萨拉托夫地区的22岁学生想成为一名飞行员,但由于体格原因无法实现,他转而将目光投向了成为一名空乘人员。

(摄于俄罗斯,关闭的商店意味着不再需要销售员工。图片来源:dw.com)

他看到了一家俄罗斯航空公司的招聘广告并立即提出了申请。他被邀请到伏尔加格勒进行面试和实习测试,两项都进行得很顺利。这时,亚历山大已经辞掉了他在工厂的工作。该航空公司为他开出了良好的条件——先是在莫斯科参培训课程,然后是一份月薪约为10万卢布(1,445 美元,1,370 欧元)的职位合同。

(俄罗斯航空业受到西方制裁的严重影响。图片来源: dw.com)

但他并没有参加这个培训。2月24日,俄罗斯开始入侵乌克兰——外国公司开始离开俄罗斯市场。西方还对数百名个人和公司实施制裁,其中包括航空公司在内。此外,西方对俄罗斯航班关闭其领空,并禁止向俄罗斯出售、交付和转让飞机及替换部件。这导致航空租赁公司终止了在俄罗斯的飞机合同,但俄罗斯公司并没有放弃他们的运载工具。然而,这些租用的飞机现在只能飞行几条国内航线。

亚历山大的培训和他随后的工作被取消了。他认为再申请其他航空公司的工作也没有意义:“飞机没有经过正常的维修检查,更换部件也没有送达,所以这些飞机在空中的状况就能只是未知的。风险对我来说太高了。”

回到90年代的经济

莫斯科新经济学院的经济学家兼讲师塔蒂亚娜·米哈伊洛娃(Tatiana Mikhailova)表示,制裁将产生长期影响,包括将俄罗斯排除在全球供应链之外,这些限制将导致孤立和技术停滞。

米哈伊洛娃说:“航空业已经在大声疾呼,六个月内就不会再有任何多余的更换部件了。其他行业也将经历同样的发展。” 她预计俄罗斯经济将倒退到90年代的水平。

她强调,制裁将打击俄罗斯经济中所有使用外国零部件的部门,如汽车工业、制药业,甚至是从国外采购种子的农业。

“企业将被迫关闭并解雇员工。对商品和服务的需求将减少,因为人们将变得更贫困,这将影响到每个部门,甚至包括美发师,”米哈伊洛娃说。

(制裁正在影响俄罗斯经济的各个方面,比如位于卡卢加的大众汽车工厂。图片来源: dw.com)

据专家介绍,由于对技术工人的需求正在下降,许多俄罗斯人已经失去工作或无法找到新工作。她说,莫斯科人受到的打击尤其严重,因为他们中的许多人在金融部门或服务、营销和广告部门工作。根据莫斯科市长谢尔盖·索比亚宁(Sergey Sobyanin)的数据,仅在俄罗斯首都就有大约20万人可能因外国公司搬走而失业。

一位莫斯科居民:最先失业的人之一

阿莉奥娜(化名)是一名19岁的莫斯科居民,曾在西班牙服装连锁店Zara担任销售员。这份工作很适合她的大学学业。但在3月初,该公司告诉员工,俄罗斯的所有商店都将关闭,不再需要任何人来上班。“我和我的同事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但是没想到那么快,” 阿莉奥娜 说。

她仍然收到三分之二的工资,而且她的年假也得到了支付补偿。“我的情况还不是最糟糕的。至少,我只是为了钱而在那里工作,也想过尽快辞职。现在我想专注于自我发展并找到我喜欢的职业,”目前正在参加设计培训课程的阿莉奥娜说。

(俄罗斯多家高档奢侈品店关门。图片来源: dw.com)

玛丽娜(化名)也想要一份可以在其中得到更多发展的工作。这位30岁的莫斯科居民目前从事数字营销工作。去年冬天,一家她一直想去的公司告诉她有一个适合她的职位。但当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战争开始时,管理层突然表示不会雇用任何新人了。

这让玛丽娜非常不安。她说:“当然,我很想找到一个类似的职位,但这在近期是不现实的。许多公司都在裁员,总的来说,对新员工的需求已经大大减少,尤其是在营销方面。”。她补充说,现在,重要的不是个人成就感,而是寻找收入来源。“你必须为每一次赚取额外收入的机会感到高兴,”她强调说。

年底前大规模失业

《福布斯》最近报道称,到今年年底,俄罗斯可能会失去超过60万个工作岗位。对亚历山大来说,失去工作带来了重大的情绪副作用。

他说:“如果我没有通过考试,那是我自己的错,我可能已经释怀了。但现在发生的是一些我无法预测、无法改变的事情,这很让人痛苦。”。亚历山大现在想先在学业上进一步深造,然后再找工作。他的父母正在金钱方面资助他。

(俄罗斯反战抗议者面临逮捕和起诉。图片来源: dw.com)

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的人中,没有一个人支持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战争,所有人都曾想过离开自己的国家。“我们对搬离有一些总体的打算,尽管我们目前还不会离开俄罗斯。但我们会牢记这个可能性,”玛丽娜说。

阿莉奥娜首先想从俄罗斯大学获得学位,然后她想搬到德国。

亚历山大在俄罗斯首都的时光本应是通往某处的进身之阶。“我本以为这会给我提供机会,”他说。离开莫斯科后,他打算出国。“现在情况要复杂得多。物价上涨了,但工资却保持不变,人们对此并不满意。但他们非但没有追究俄罗斯政府的责任,反而指责制裁背后的人,”亚历山大批评道。他承认他真的很想离开,但他不愿意谈论这件事。

一些德国之声的采访同伴出于人身安全的原因要求不公开他们的全名。

这篇文章最初是用俄语写的。

原文链接:
https://www.dw.com/en/western-companies-leave-russia-taking-russian-jobs-with-them/a-61697175

校对:妙喜小油鍋
发布:文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