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Snowman

疫苗與信仰能有什麼關係? 可以說我以前從來沒有真正思考過什麼是信仰,疫苗和信仰就更是風馬牛不相及了。 做為在中共體制下成長的個體,信仰是一個虛無飄缈的詞彙,我從來沒有感覺到它的真實存在以及有任何實際的意義。回顧幾十年的生活點滴,結合現在對信仰產生的“脫胎換骨”的重新認識,我只想說,在遇到郭文貴先生開啟的爆料革命之前的前半生,我都是在沒有任何信仰中渡過的。

什麼是信仰? 從字面的解讀:信,代表信念、信心、信任;仰,代表舉止、動作、行動。 一個沒有行為的“ 信仰” ,只能是一個概念、一個目標或一個夢想,因此, 沒有付諸過任何行動的 「信仰」 都不能稱之為信仰。 任何信念都可以通過經歷、聆聽、見證、學習、灌輸,甚至強迫執行的過程中獲得,而信仰只能是個體在對信念達到忠誠或篤信的基礎上,為完成信念所做的所有的努力甚至畢生的努力。 “信仰”這個詞總是會出現在文貴先生的直播里,從一個人的Guo Media到現在多人同框同窗的大直播,我感受到“信仰”一直伴隨著文貴先生的每一次成功,更親眼所見“消滅中共”的信仰在爆料革命中的真實呈現。 但即便如此,在我腦海裡的信仰仍然只是個神聖的詞彙。

我重新思考信仰的真正含義,應該是在Covid-19疫苗推出之後,也就是2021年底。 因為義無反顧地跟隨了爆料革命,我對邪惡中共的認識有了質的飛躍,並相信病毒是生物武器。 但是,對於美國公司的疫苗,即使是對文貴先生在2020年就強調的「新冠疫苗沒有用」的論斷 ,我也沒有真的懷疑過美國的疫苗會存在巨大的安全隱患, 更別說相信“covid-19疫苗是更兇險的生物武器”的可能了。 此外,在我工作的科學研究中心,身邊不乏有許多科學精英或大咖,具有博士學位和博士後職稱的科學高端人才佔了絕大多數。 多年來我一直慶幸,我能在他們身邊和他們共同工作,他們中的一些人都是我非常欽佩的真正獻身生命科學的科學家。 正是因為他們對covid-19疫苗的希望和發自內心地信任,也曾讓我覺得,他們對covid-19 疫苗的認識和評價不可能錯。

爆料革命讓我準確認識covid-19疫苗的生物武器性質,起到了至關重要的開智和引路作用。 為了尋找更多的科學依據,我每天的業餘時間,幾乎都用在了對主流媒體契而不舍的去偽存真的篩查中。 這是因為隨著大流行的發展,我發現大量的與主流媒體和政府有不同的聲音,幾乎都被下架和封堵,這讓我堅信,凡是主流媒體遮罩的資訊我就跟進是獲得真相的唯一途徑。 真的感恩能生活在美國這麼一個偉大的國度,無論多麼黑暗總會有不為利益所動、不畏強權的科學家 和有良知普通人勇敢的站出來傳播真相,這使我終於看到了許多無懈可擊的研究結果,並最終指向疫苗的致命毒素的關鍵-刺突蛋白: 刺突蛋白是導致所有嚴重的副作用甚至死亡風險的中樞因數。 然而,當我將這些研究結果與身邊的科學家交流時,他們均對此表現出“不可能”或“完全不符合科學”的“不屑一顧”的態度,這讓我感到無比震驚 和無語。 隨著大流行的發展,整個社會對covid-19疫苗的推祟已近瘋狂。 2021年7月底,我因為拒絕雇人單位的「疫苗接種強制令」而毅然決然地離職。 我的這種“離經叛道”的決定讓所有瞭解我、認識我的人都深感震驚,甚至在一些人眼中被視為“異類”。 坦率而真誠地說,我非常喜歡這份研究工作,我所在的工作的團隊和所從事的科研活動都是我一直熱愛的。 如果不是因為堅定的信念,我完全不可能做出這個我人生中唯一一次最重大的、也是最勇敢的決定。 放棄喜歡的工作只是其一,我馬上要面對的更大的挑戰卻是生活開支和各種保險的支出,尤其是醫療保險。 現在回想,這應該是我此生第一次稱得上有堅定信仰的行為。

那麼到底什麼是信仰? 我目前的理解是信仰應該分廣義和狹義。 狹義信仰的主要代表是宗教信仰,但宗教也許不應該成為信仰的唯一代名詞。 廣義的信仰應該包括世間的生靈萬物。 花有花的信仰:所有相同信仰的同一類型的花兒,無論在什麼地方都會在相同的溫度和光照條件下開放;樹有樹的信仰,陽光是松林中的每一棵筆直的參天大樹的共同信仰;草有草的信仰,無論被踩踏的多麼 嚴重,無論環境多么惡劣,只要條件允許都會發出新芽。 所以,每個生物個體都可以有各自的信仰。 野生的動植物的一生中可能只有一個信仰就是生存信仰,這個信仰有的甚至可以持續上千年,他們中具有相近的或可交織的信仰的就組成了相同的 或相近的物種,並隨著時間的演變而一直在不斷的演變中。 人類應該有除了生存本能之外的信仰,而這些信仰也都是可以隨著年齡、成長環境、個體見識或智慧積累等而發生改變的,也就是文貴先生所說的:“信仰不是一成不變的,是可以被質疑,可以被改變的”。 同時,狹義的和廣義的信仰之間並不一定會發生衝突,可以共用、共存和互利。 同樣,擁有相同的或可交織的信仰的就組成了相同的組織和群體。 因此有信仰文化的企業一定是最成功的企業。 這也許是文貴先生提到的「宗教式」管理模式吧。

中共國的體制和教育的本質就是泯滅所有個體的信仰,甚至包括本能生存的信仰,這個政黨將所有個體都變成“畜圈”里對主人絕對服從的“羔羊”。 奴隸的職能除了必須完成的目標和遵守的規定外,連最基本的信念都不可能被允許擁有,更別說個體信仰 了。 奴隸們的幸福只能來自主人的施捨,就如同豪宅園林裡的植被都是用犧牲各自的信仰來滿足主人欣賞的信仰,因為他們的生存完全是被設計的和被操控的,包括你的高貴、你的低賤、你長在哪兒、你長多高多大統統都是主人的需要,哪天主人改變了“品味”,你命運就是被 斬草除根。 即便擁有美麗的園林景觀,任何園林的主人都會支出額外的金錢和時間到大自然中去欣賞野生的花蟲鳥獸,盡情的感受每一個獨立的信仰所展現出來的赤、橙、黃、綠、青、藍、紫的個性色彩和磅礴氣勢。 只有具有個性信仰的個體,集合成擁有不同個性信仰的整體,才能實現大自然的輝煌、宏大和無以倫比的美,難道人類不是如此嗎? 也許這就是文貴先生一直強調的“個性教育”的境界,自從有人類教育以來,“個性化教育”應該是教育的最高境界。 追求幸福既是人生中最基本的需求也是人生中最高的境界,區別只是對幸福的詮釋不同。 無論對學者還是對教育者而言,幸福指數應該是教育過程中的最高指標,而實現信仰或成就信仰都應該是人生中最幸福的 經歷,同時,追求信仰的過程也應該是被幸福不斷驗證的過程。 所以,具有個人化的信仰教育應該是非常精彩的教育嘗試。

此生有幸遇到了郭文貴先生。 他用每一次的直播,持續幾年為我們展示了一個的精彩絕倫的信仰啟蒙和信仰教育的方式,當然,能做到像文貴先生這樣集政治、經濟、文化、體育、音樂、生活等全方位的教育者,以及直播的教育模式,應該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 每次直播都能感受到他對信仰的執著,都能體現出他對信仰中“最”和“唯一”的追求。 因此,我們才能看到農場聯盟,看到Hcoin看到G系列,看到Gettr。 哪一樣中沒有留下文貴先生追求信仰的足跡,哪一個足印不是為了消滅中共!

文貴先生用自己幾十年的真真切切的經歷和舉步維艱的努力告訴我們:因為有了信仰,任何普通的靈魂都可能得到昇華。 有信仰的靈魂可以超脫,但信仰卻是實實在在的。 對於每個個體,具體到學習、工作或職業還是生活的方方面面,其實都可以有信仰。 例如,每一個世界知名的建築都可以反映出設計師和建造者的信仰,每件成功的藝術品都代表著藝術家的信仰,每首流芳百世的樂曲應該表達了音樂家的信仰等等。 對特定知識的信仰能使人不僅發奮努力並可以產生獵奇的慾望。 缺少對職業的信仰,就不會讓你擁有足夠的激情和創造欲,職業就僅僅是一個枯燥的周而復始 的工作機器。 一個充滿愛的信仰的家庭(不僅僅是責任),美好的生活一定會幸福長久。 如果每個孩子都能擁有鮮明個性的信仰,那麼每一個家庭和學校都是走出精彩靈魂的發源地。 當然,邪惡也會有信仰,所以我們需要法律、需要契約的約束。

我真的非常期待新中國聯邦的G-EDU的建立,期待我們的平臺可以為新中國的每個未來的個體,提供一個能發掘個體信仰、成就個體信仰的環境。 信仰是為了信念而努力的過程,只有信仰能賦予你富有創造性的靈感,迸發出更大的潛力,產生戰勝困難的勇氣和永不言敗的鬥志。 信仰應該是所有教育的靈魂。 這也許是我們可以有別於哈佛、耶魯、劍橋等知名學府而開啟一個教育新紀元的巨大挑戰吧。

過去5年來,郭文貴先生的一切都告訴我們什麼是信仰的力量。 他能與狼共舞,能與惡魔同眠,能廣交世界上叱吒風雲的的英才,能讓敵人都佩服的五體投地, 能將我們這些無數戰友聚集在 「信仰之星」 下,變成新中國聯邦的奠基石和播撒信仰的種子。 這是多麼的輝煌的篇章和所具有的何等的雄才偉略! 親眼見證:文貴先生的超負荷工作的承擔,同時處理多個事務(都是重要的)的能力。 親歷所知:文貴先生總是能在芸芸眾生中找到最關鍵的人物,在錯綜複雜的事務中發現最重要的環節,在變幻莫測的過程中聚焦最關鍵的時間節點,如此之能力乃非凡俗子所 能及也。 排除文貴先生的超常記憶力、超常決斷力和超常意志力等天賦之外,他總是說:“他經常真實的感到了 一種神秘的力量的存在” 這也許就是文貴先生多次提到:「滅共之後,他將去探索宇宙中的另一個維度」。 那將是他的信仰的一個新的旅程,文貴先生自然不可能繼續在當下的維度充當什麼領袖了。 這可不是在現實維度中還沒活明白,即使登上宇宙飛船到太空一遊的我們,現在能夠理解的。 文貴先生總是提到 「清豐看守所」 ,我想那應該是成就文貴先生偉大的“滅共信仰”的一個重要節點。

信仰確實可以創造奇跡。 但信仰絕不是能給予或強加,更不可能被灌輸的。 一個從小就喪失了選擇權力的人,是不可能知道信仰的魔力的。 新中國聯邦一定會成為未來所有新中國人信仰的搖籃。 當誠實、勇敢、無私和有信仰的新中國聯邦人如潮湧般的席捲中華大地之時,就如同突降暴雨之後的美國死亡谷,來年能讓“不毛之地”的沙漠萬木復甦、山花爛漫。 對於自己,雖然幾年來在不斷的聆聽《文貴直播》中,讓我增長了些“聽識”,但見識和學識依然還非常幼稚,此文僅僅是有感而發,也許某一天 會感覺,現在關於信仰的詮釋會很幼稚,也可能會改變甚至被顛覆,但毋庸置疑的是: 信仰可以改變每一個人的命運,也可以改變整個世界!

審核校對:Barry Jack
上傳排版: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