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东京樱花团/谈古论今

【编者按】本文为作者中共病毒疫苗真相及危害的系列文章,文章用深入浅出、形象生动的文字将加拿大资深医生查尔斯・霍夫(Charles Hoffe)在临床中发现的中共病毒疫苗对于人体危害的作用机理呈现给读者。

查尔斯・霍夫(Charles Hoffe)是加拿大执业了28年的资深医师。他作为有丰富实践经验的门诊医生,对中共病毒疫苗(新冠病毒疫苗)经过临床认真的观察,提出了对病毒疫苗的毒副作用严重的担忧,大体归纳如下:

他说,在一剂莫德纳疫苗中,有40万亿个mRNA分子,接种疫苗后,这些mRNA分子的75%左右被淋巴系统吸收,经过血液循环最终进入全身的微细血管。

所谓mRNA,就是信使核糖核酸(Messenger RNA),中文名称中的“信使”这个词很形象,就是“传递信息的使者”,mRNA带着药物开发者的指令进入人体,要人体根据指令自行复制出和新冠病毒同样的刺突蛋白来。

当疫苗中的mRNA进入到血管内皮的细胞中,人体细胞就会根据mRNA的指令制造出大量的新冠病毒刺突蛋白。也就是说药物开发者要在你的身体里制造出你的身体里本来没有也不需要的刺突蛋白。因为刺突蛋白对于人体来说就是个入侵的异类就是个妖魔鬼怪,所以身体的免疫系统马上就能识别出来,刻不容缓地产生消灭“入侵者“的蛋白质来,就是常说的“抗体”。“抗体”一旦生成,人体有记忆功能,以后再遇到相同的“入侵者”,人体马上就启动生产抗体的“战时机制”再生产出抗体。怎么样,听起来很美妙吧?问题是,这个说法可信不可信。查尔斯・霍夫医师在临床实践中发现“这种抗体反应让身体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什么代价呢?

健康的人体血管内壁是光滑的,血液可以顺畅地流动。可是,接种了mRNA疫苗以后,这些人造刺突蛋白就附着在血管内皮细胞壁上,原本光滑的血管内壁就不光滑了,到处都伸出来尖尖的“刺突”。这时,血小板作为“巡逻兵”在血管中例行循环检查的时候就会遭遇到这些“刺突“,于是人体免疫功能立即检测“受损”的血管,为了防止血液流失,马上竭力堵塞该血管。用什么堵血管呢?血凝块!如果血凝块越聚越多并造成血管堵塞了的话就形成了血栓——发生部位在心脏就是心肌炎、发生在肺部就是肺栓塞……。

那么,很多人会说,不要小题大做,接种疫苗倒地就死的比例毕竟是极少数吗,我接种两针三针也没事呀?你说的没错,但你是“知其一不知其二“,并且是“无知无畏”。霍夫医师解释说,由于血凝块“太小且太分散”,无法在CT扫描、血管造影或核磁共振成像中显示,所以一般的检测手段看不出来。这就和“多发腔隙性脑梗塞”一个道理,每块脑神经坏死不足2平方毫米的诊断上都不算“梗塞”,不管你有多少块小梗塞,患者一般没有什么症状,但是一旦这些小梗塞联通了就成了大面积梗塞,等有了症状后悔也来不及了。mRNA疫苗造成的血凝块也是一个道理,你只要接种了,你的血管里就到处都是小小的血凝块,如果你有其他基础病、如果你剧烈运动……、总之当心脏工作压力加大,供血压力大、血流速度快的时候,你的健康风险甚至生命危险会出现怎样的危机,自己想吧!

霍夫医师还说,这些血凝块对人体组织造成的伤害,“如果是肠道、肝脏和肾脏,治疗痊愈后可以再生到相当好的程度。但大脑、脊髓、心肌或肺则不然,这些器官一旦受损是不可逆的,所有因注射疫苗患上心肌炎的人,心脏就永久被损坏了,回不来了”。他还说“这很可怕,每多注射一次疫苗,就增加一次伤害,伤害是叠加累积的。”

本文仅供参考,有兴趣的读者请上网检索查尔斯・霍夫(Charles Hoffe)医师的相关信息,并以原文为准。

编辑:东京樱花团/喜马拉雅的微尘
发布:东京樱花团/老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