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译:七叶之芒

【接上篇:苏联第二十次党代会为何继续困扰着中共国?(一)】

苏共二十大对中共二十大的挥之不去的影响

1956年的苏共二十大和今年晚些时候的中共二十大之间是否存在联系?尽管历史时期不同,但中共国国内政治和外交事务中目前正在发生的两个类似现象不应被忽视。

图片来源:新闻链接

首先,自2012年以来,习近平政府越来越多地打破了一些不成文的规则,特别是自1978年邓小平复出后确立的集体领导原则。2018年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NPC)上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当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取消了国家主席和副主席的任期限制。人们普遍认为,这一变化是为了给习近平的终身职位铺平道路。

即将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二十次代表大会将考验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共国的集体领导程度。近年来,国内宣传机器试图将习近平描述为“核心”领导人,比政治局常委的其他成员更不一般。例如,中共国为遏制COVID-19所做的艰苦努力的有效性被描述为得益于习近平的“亲自指导和部署”。然而,将习近平作为“核心”的推动产生了不满情绪,这可能会形成潜在的阻力,党代会上的反对者可能会指责习近平重蹈毛泽东时代“个人崇拜”的覆辙–并呼应赫鲁晓夫对已故斯大林的攻击。因此,毫无疑问,当局将把国内政治安全视为中共二十大之前这段时间最重要的任务,以保持政权的稳定。

在外交政策方面,苏共的中央政治局第二十次会议后的中苏分裂也让人联想到目前关于中共国与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经济和政治脱钩的辩论。在俄罗斯-乌克兰战争和两国之间持续的贸易冲突的阴影下,上述问题变得明显复杂。作为莫斯科剩余的合作伙伴之一,北京在乌克兰危机上的暧昧态度加深了华盛顿对中美关系的担忧。4月,美国贸易代表凯瑟琳-戴(Katherine Tai)指出,应对来自中共国的挑战是华盛顿的真正优先事项,因为中共国“对我们经济的重要性将使我们今天在俄罗斯问题上的努力黯然失色”。

在国内,鉴于对全球供应链的影响,中共国政府坚持执行零关税政策,加剧了中共国和世界市场之间脱钩的风险。根据Natixis公司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Alicia García-Herrero的说法,中国40%的GDP已经“处于某种形式的锁定状态”。高盛将2022年的中国经济增长预测从4.8%下调至4.3%,原因是政府为遏制Omicron变种而加大对商业活动的限制。

与经济脱钩相比,中共国和美国之间的政治分歧更像是中苏分裂的续集。官方宣传倾向于通过将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政府描述为威胁中共国国家安全的敌人来煽动民族主义情绪。在实践中,中共国政府对西方国家在中共国事务上的行为采取了针锋相对的策略,中共国外交部发言人在评论人权、香港和北约问题时经常引用“人权讲师”、“假民主”、“麻烦制造者”等词汇。

我们应该如何理解中共二十大之前的行为?

本文无意将苏共的第20次代表大会与中共今年秋天的第20次代表大会直接联系起来。但50年代末的事件可以帮助我们理解北京日益收紧的国内政策。虽然这种限制已经成为每五年一次的惯例,但今年更加显眼。即将召开的党代会对习近平来说尤为重要,他正在应对一连串对其政治目标的外部和内部挑战。

在中共看来,1956年苏共党代会后的一连串负面反应,有可能影响到今天执政党的合法性和政治安全。当局在处理国内和国际政治方面的严格措施,与他们对“20”这个数字的担忧捆绑在一起,将继续下去,直到他们在自己的二十大和平结束后打破这个魔咒。

(作者:黄振泽 黄振泽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SAIS)的应届毕业生。他的研究兴趣包括威权机构的政治经济、国内政治与外交政策的交集以及国际冲突,并以中国和东亚为区域重点。)

新闻来源:https://thediplomat.com/2022/05/why-the-soviet-unions-20th-party-congress-continues-to-haunt-china/


审核:Aries的星
校对:小东
发布:小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