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链接:https://gettr.com/streaming/p19o81zb77a 

小福利:郭先生吃得太香了

郭文贵先生:(对长岛哥说)吃吧。小福利来了,肉全长脸上去了。(对长岛哥说)福利他俩,你看。

后台战友:舒大哥,舒大哥,我发到你那个Whatsapp上了,就在那个那里面进行设置。

郭文贵先生:(对别人说)别上这个房间,找个独立地方吃去啊,你千万别在他那房子这蹭啊。这是这是哪家的,这是?你们找的这是。

后台战友:希腊的。

郭文贵先生:希腊的,这也一点不好吃,就点了一种吗?不好吃,我也喜欢吃肉的。

长岛哥:羊肉吗?

郭文贵先生:羊肉,不太好吃。还有啥羊肉吗?你给我弄点吧,这有点不过瘾,罗伊,我就告诉兄弟,不好吃,今天你点的饭一般啊,不过瘾。哎已经出去了啊,哇塞,你看到了没有,兄弟。

欧洲半夜,不好意思兄弟。追随七哥互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跟长岛哥我们在试镜头啊。

你看这个 ipad 出去效果,你看咱俩这个它有人的颜色,是吧。嗯

长岛哥:基本上跟我们电视上也差不多一样

郭文贵先生:比电视好。平风兄, 2pak,神奇四侠,微蓝,小福利。你们先说吧,今天你们有啥想问的?咱是今天,今天是我们是乱聊,乱聊乱说,因为我们和长岛哥在准备6月4号,咱们的两周年纪念,建国两周年。所以说我们在这块就是试试啊。这是个不同的场景,今天有我们的新一代的“爆二代”。摄像师,设计——阿甘先生。小福利你刚才那一盆馋的我已经受不了了。行啊现在开始吧,平风大哥,神奇四侠大哥,2pak大哥,福利,微蓝姐姐。

舒平风:不好意思,那我先请教七哥一个问题吧。七哥,官司的进展方便说一下吗?是撤诉是怎么回事?方便透露一些。

郭文贵先生:撤诉就是因为咱们不破产了嘛,破产不了了,所以说就撤诉了。因为你要这个破产要花好多钱啊,人家儿子还有家族,人家借很多钱,原来,现在觉得一借钱的时候反而出现麻烦了,所以人家就不借了,不借了就破不了产了,就不破吧。那咋办?反正我这饭钱不是我的,这长岛哥花的,挺好。现在还很难说,以后你慢慢就懂了。

舒平风:好的,谢谢。

郭文贵先生:平风兄,你知道中国有句话:“水来将档,兵来将挡水来土淹”,第三句话是什么你知道吗?

舒平风:对,血压降了。反正人家出什么招我们应什么招就是了,共产党出什么招,我们都能对付,就这意思。

郭文贵先生:你想想,对任何人来讲,破产都是个灾难性事件,但是七哥“一身灭共,一心灭共”。所以说任何共产党的发动的所谓“超限战”,对我都不灵,都不灵,因为我没有欲望了,没有人可以制约我,只要我不犯法。就像那个Elon Musk,你在共产党的开的工厂,你想玩推特,那共产党能愿意吗?暗黑力量能愿意吗?你受人家(制约),是不是,你吃人家你喝人家的,你受人家把控,那你怎么行啊?所以说他搞不成,必须让他离开。

舒平风:对,七哥这叫做“无欲则刚”,对吧?

郭文贵先生:对啊。咱是遇坏人,越遇坏人咱越强,坏人越多咱越强大。这就是每次七哥,用亲身行动证明给你们看。

舒平风:非常感谢,谢谢,下一位。

长岛哥:Elon Musk我估计就两个星期之前吧,我们收到很多信息,就觉得谈成了。

舒平风:2pak你先问吧

长岛哥:收购快谈成了。他自己会不会觉得有可能谈不成?还是那个时候他也觉得他可以谈成?

郭文贵先生:他觉得他能谈成,绝对的。你看啊,我今天下午开两个会,其中他们让我谈的观点我告诉大家,你看大家没有注意到。七哥给你的观点,很简单,就刚才你说他到底能不能认为成,他一定想弄成的。

因为对待Elon Musk来讲,现在他想去买这个推特,这是他的一生中的最重要的一次赌注。这不是搞企业,企业成功,失败,赔钱都正常,但你要买推特这件事情,涉及到美国左派和右派,你涉及到共产党和你的合作,你涉及到你对媒体的态度。

他还没去呢,推特里面的百分九十人就开始害怕他去,人家准备要离开,和准备好Elon Musk来对他的威胁,这真的是鸡飞狗跳。然后他还没来呢,董事会开始里边还吵起来了。他还没来呢,共产党和美国两派就掐起来了,他是个政治。

这个时候你就想想啊,我就跟他比喻,就像一个公主,一个漂亮的公主,突然来了,说谁啊?“路大脑袋”要跟她求婚,哇塞,这公主一下完啦。这个公主被“路大脑袋”求过婚,还差点结婚,下回再去。

哎呀,这这俩人多好看,你看看,微蓝真的是和这个,你看跟小福利她俩穿的真好看,真好看。哎这太好了,哎呦这个好。没有没有牛肉啊?我上回就跟你们一起,我不知道就上一次,就上上次的时候,我在那屋吃了几块牛肉嘛,我回去以后吐了十几次。你看这就是一个信仰的力量,实际上我没有任何,就是你发了誓了你就不能吃。

所以说我大家看到啊,一个公主被“路大脑袋”求过婚,她完了吧。如果这个公主被比尔.盖茨求过婚,大家都等着,“哎呀,嫁着富豪了。”比尔.盖茨走了,“路大脑袋”来了,或者下一个什么“鸡腿潘”来了,这个公主就嫁不出去了,因为谁都知道这公主完蛋了。

不管是王子求过婚,还是说“路大脑袋”这种垃圾求过婚,对着这个公主来讲一生尽毁,大家意识到了吧?平风兄,你们服吧?这观点。

第二个,兄弟姐妹们,第二个观点还是啥你知道吗?对待推特最大的伤害是什么?咱新中国联邦现在咱稳定,咱们这人都是很稳定,从开始爆料到今天,几乎90以上的人都是一直跟着的,可以说99以上。

你对待推特来讲,人家7,700个员工是50%-60%是老员工啊,这在美国这是很少这样企业的。结果这一次完了,大家都没有安全感了,说下一个Elon Musk是谁呢?想过这个问题吧?下一个Elon Musk是谁?一定会有。这回有了Elon Musk你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兄弟姐妹们?会有无数个Elon Musk要来玩。

我发现跟这个公主玩一次,他出名了,引起关注,我也去收购这个推特去。谁该来了?什么沈南鹏,什么马云,马某某,李某某都想来尝试玩这个公主,这个公主就成了玩物了。所有的推特的团队就进入过山车了,然后股价,你想想哪个公司享受这股价?一买涨二、三十,一跌跌二、三十,你还活不活了呀?这完了,推特就被他玩死了。

然后团队不稳定,技术不稳定,然后公主被玩成了这个,整个这是小姐了,连小三都不是。因为啥?你没有任何人再觉得你有安全感,内部和外部,所以Elon Musk就把推特给杀了。所以说我原来给投资者开会的时候,他们说盖特完了。我说你们不懂,这是盖特最大的机会。现在你们意识到了吧?七哥一生在投资战场上没有失败过,从来没有过。咋样?

舒平风:牛。

长岛哥:但是在那个时候,您说这个,因为是公开说的,说他肯定弄不成,这个我觉得这个也太超前了。

郭文贵先生:不是,这个基于两个判断,兄弟。你记住这个世界,判断事情就两个东西,你们要学会七哥这招了,以后你们就横行天下。第一个掌握情报的能力,第二个就是所说的就是常识。

推特的背后是谁?推特对谁最有利?推特对民主党拜登最有利,对共产党最有利。你Elon Musk挑战这俩人,他就永远叫你成交不成。第二,不可能让你一个商人来左右这两个政权的去向,是不可能的。

嗯,还是中国饭好吃。小笼包,飞飞她妈给做的啊。还有啥大家请说。小福利在这吃比咱俩还香呢,哇塞,她俩的盆比咱俩大呀。

舒平风:四侠先问。

神奇四侠:好的,那我就问了,等着小福利和微蓝先问。

小福利:你们问,你们问。

神奇四侠:好的,七哥,那个普京动手术,动完手术之后有消息传出来吗?他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郭文贵先生:他已经做完了,他已经做完了。5月7号做了一个,他做了一个叫什么,胃内部的内窥镜,就小手术给他做的,就是不是大的,没有开膛。这是七哥第一次说,在直播中,第一次说,第一次说今天。记住我今天说的,就七哥知道,在九号以前做的。还挺成功,挺成功的,他没有做大手术,所以他可能是那个所谓的癌手术可能要往后延期,他怕死在手术台上。 新新老师来了,我这没纸巾给你呀。呵呵呵呵呵呵。今天你们要一定要小心,那两个戴口罩的,没戴口罩的你们一定要小心。因为他一直是阳性的,不然一直设在那,但是一直是covid的问题。他们摘口罩你可小心,你们可千万小心。手术的事回答完你们了,明白了吧。

蓝1:谢谢七哥!谢谢七哥!

郭文贵先生:负责任地说还是。

长岛哥:哇,小seven也上来啦。

郭文贵先生:小seven,哇噻,小seven好久不见你了。

小seven:七哥好!岛哥好!神奇四侠好,舒平风教授好。 

郭文贵先生:效果怎么样,你们看着?对对对对。这屋,在这屋吃,这大桌子在这啊,这样。你们看的效果咋样,现在你们在你们那儿?

小福利:看起来岛哥特别白。

郭文贵先生:是吗?但白的正常吗?

小seven:小福利想说,白的越白,黑的越黑。

长岛哥:这可以吧,也没有特别白。

小福利:战友们有问题可以在评论区写,但是要写得就是我能读得懂,战友们。然后小seven有一个问题。

小seven:七哥,我这有个小问题,七哥。

郭文贵先生:请。

小seven:欧洲现在,就西欧吧,决定不买俄罗斯的油了。就是为了制裁,但是不买俄罗斯的油就会导致通胀,就是油气都会贵,生活成本会提高。那通胀的话,如果国家没有看到任何减税的想法,那就会通胀,再加上货币贬值,那老百姓的财富也就是被,被默默地就被消失了,被剥削了,那这后面不只是制裁俄罗斯的这盘大棋吧,就这棋好大了这后面,对于某些组织我们知道……

郭文贵先生:事实上还是制裁俄罗斯的。

小seven:美国和欧洲的老百姓也会……

郭文贵先生:这没办法的。美国和欧洲的利益永远是在美国最大的利益就在欧洲,就是他被剥削对象就是欧洲,是吧。什么都是,金融的、能源的,被剥削的对象就是欧洲。美国的强大里面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欧洲,是一个很大的一个被剥削者。那么亚洲是个生产工厂的,就是压迫者。他这个二战以后定得很清楚,亚洲中国,就是亚洲给我生产产品。欧洲给我生产高科技,当我这个豪华的奴隶,是吧,提供文明、文化、旅游、高级质量食品、高级产品,金融的所谓的平衡,就是一个玩这个。非洲就和大家提供能源资源。澳大利亚就是提供矿资源、天然资源。加拿大当我的备胎,备胎,备胎,什么都是备胎,是不,战争,什么都是备胎。就是定好的规矩,像南美这些国家就是你把你的能源给我,然后你高兴高兴,跳跳舞,就这么简单,你也富不起来,你强大不了。他就是规矩,然后允许俄罗斯在某种程度上,作为一个平衡对手,然后一旦过了界就不行了。然后现在就是中共不想当生产厂家了,不想当小三了,想当老大。

然后俄罗斯想也想跟小三一起干掉老大,所以发生战争了。这个战争这最后的所有的平衡,美国不会失去在欧洲的所有的利益,他不会搞了你欧洲人好说好,你还你。因为你的思维是你俩在德国呆过,你老站在德国人上思维,在美国眼里边,你德国啥都不是。你就是,你就是现在我就是我跟长岛哥,我现在长岛哥付饭钱,我在这蹭吃蹭喝一样。我是蹭吃蹭喝的,是不是。人家在美国人认为你德国人就是蹭吃蹭喝的,是不是,你在这得瑟啥呀?在欧洲人,你该交税交税,你得瑟啥呀?是不是,你该交税交税,生产产品生产产品,是不是。飞机呀、引擎呀、劳斯莱斯引擎呀,是吧,科技产品呀,特别是高科技产品的矿业加工,稀有金属的加工让你玩,是吧。

然后你给我弄好花园,我上你家旅游去,就是我家客厅。你不要逾越,你逾越了不行。你看澳大利亚诈唬是吧,澳大利亚的百分之三四十的钱,被美国人就是纳税人给拿走了。澳大利亚的前一千名富豪,前面百分之八十住在纽约,给美国人纳税不给澳大利亚纳税。更恐怖的是什么?美国一个通胀就把澳大利亚、欧洲的所有的这几年的钱,黑洞般给你吸走了。你那地位,你看他也讲到什么油,那小孩子游戏,seven你还看这呢。那都是就像我现在蹭长岛哥多吃一个饺子而已,就多吃一个小笼包,这个原则是,问题是这个单是长岛哥买的,你还在乎这个小笼包我多吃一个少吃一个,干嘛啦,是不是。他一个通胀把你全都搞走了,你还搞什么油不油的。

美国出口油,厉害不?过去依靠石油进口的国家,现在要净出口。然后他搞通胀,然后他搞QE,QE你QE英镑得你欧元有人要你的吗?你印的钞票有人要吗?共产党印的钞票全坑自己人,这帮王八蛋他坏。人家美国人印的钞票全世界你都要我的,你必须要,还得抢。所以说你问这问题,这小孩子游戏,站在德国看世界,就现在你跟那个我老家那里边,站在西曹营来评价全人类,地球我们中国最强大。是,你连个球哪都没去过,你当然球最大了,是吧。我们西曹营的人,离开西曹营的人,哇噻,世界无限美好啊。完了他原来去过哪儿?去过莘县,活了三辈子了去过一次莘县,就是从来一喝酒就是莘县,中国太强大。山东莘县有十几层的高楼,是吧。这就这么简单,你就是那个站在西曹营去过一趟莘县,你来看那油的事去了。你就看一个通胀兄弟,你都把这忘掉了,一个通胀就把你所有东西都给你吞掉了

小seven:那就这个通胀的话,美国的老百姓也同样受到打击,他们要考虑到多少的美国老百姓的感受和利益。

郭文贵先生:美国的油多少钱?美国的工资多少钱,美国的物价通胀多少钱?美国的问题在二战前和一战前,二战后,多少次经济危机,包括1929到1945年的大衰落,全世界死人最少,经济最发达,文明成果收入最多,人才最多还是美国。同样这个问题,感冒你进医院了,人家美国感冒,人家吃,人家喝了点水,人家又强大了,长二斤肉。你不可能说你都是我好,你不好,这就是共产党思维。人家美国人,人家玩这个游戏,这个市场资本主义完到家了。我让你拿十块钱,我损失两块钱,但是我得到的是八块钱,是吧。共产党是什么?你的十块钱都是我的,你的命也是我的,结果啥也没有了。

小seven:就是让大家都有条活路,共产党就是不让大家有活路,早晚的事。我曾经见到过一个老的,德国的金融家,跟他聊了喜币,当时喜币刚刚开始跟他聊一聊,聊了半天,最后他临走的时候,他跟我说,“想什么干什么不重要,得看美国人的”。

郭文贵先生:什么?

小seven:那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家。

长岛哥:想什么干什么不重要,得看美国人。

小福利:德国人不重要。

郭文贵先生:这是日本人也这么想。日本人越高境界的人,越牛的人,两个极端,骨子里恨美国,绝对臣服美国,一切以美国为主。德国人你看到很多人恨美国,羡慕美国,最后跟随美国。这就你知道共产党挑战美国,他有多愚蠢,就不可能,任何领域挑战不了美国。他愚蠢到了极点。

这个关于喜币的问题,我跟你说seven,现在咱们大家都是推广,这都是好心,希望别人了解我们喜币。真正喜币,看懂喜币,了解喜币的人,绝对是高智慧的人。不是高智慧的人,懂不了喜币。最后的喜币的所有拥有者,一定是人间最有智慧的人,大家走着看。这几天你看看,刚刚开始,走着看。到现在稳定币,全世界真正的稳定币只有喜币是稳定币,(其它)都是假稳定币。

小seven:是的,昨天我们在组内泰山先生和三票先生、文东先生,还有其他的战友们的时候,我们讨论得很激烈。关于这个所谓的其他的币的稳定币,最后我们达成共识,就是咱们的稳定币和他们的稳定币,虽然都叫稳定币,此稳定币

小福利:非彼稳定币。

小seven:对,那个就是稳定的一个情怀,稳定的一个智慧。

小福利:概念,概念。

郭文贵先生:稳定币首先是拿什么定,就是锚定。对方是基于一个第三方的设计,也不确定的价格,那不叫稳定币,它是一个真正的所谓的一个稳定的情怀或者一个社交欺骗

我们这稳定币是美元你放那儿一美金,你只有HDO永远是一美金,它没有第三方,它跟第三方没关系。

你去想想你这两口子做爱生孩子,你说你两口子做爱生孩子跟舒平风教授啥关系呀?你俩说我们俩生出啥孩子来由平风决定,你这不是骗人嘛是不是啊。你俩做爱生孩子怎么让平风决定呢?

然后我一怀疑你你说:“哎呀那算了吧,让2PAC决定。”,你俩生孩子跟2PAC啥关系呀?

然后你又不愿意啦:“呃算了是不是啊,神奇四侠决定吧。”你就是骗人嘛。

你俩没本事生孩子你就不要让人家平风教授决定了,你俩生啥孩子咋让他决定呢?

这就叫稳定币的不同,喜币,你俩生孩子就你俩,生出孩子啥样就啥样,要么长得像小seven,要么长得像小福利,你长得像2PAC就不正常啦是吧,不正常了就,就这么简单是不是。

喜币牛就牛在这了,原滋原照,亲爹亲妈,改不了。

长岛哥:您刚才说的Hcoin变成0,HDO它还是一美金。

郭文贵先生:对呀它永远在那儿啊,你不用听我的,你HCN变成0啦跟你HDO没半毛关系,只要你有HDO就在这儿你就拿钱拿美金,分分钟走。

你知道多少HDO被提走了吗就头一段时间?9亿多美金,我据说啊,你当我胡说八道啊,我全瞎蒙的啊。就不到两周9亿多美金,场外交易一二十亿美金,你见过人类上有一个这么有信用的币吗?

Mild Seven:昨天我们素材组讨论的一个焦点就是咱们的喜美金进来之后我们除了去购买20%的黄金以外,进到喜联储的美金我们是不去做任何投资的是这个意思吗?因为一旦做了任何投资都有可能涨和跌的风险。

郭文贵先生:不可能的!所有你美金任何货币换成HDO以后,它那个钱是在法币银行存着的,你任何动一美金你就是刑事犯罪,就是诈骗,你是一点儿都不用说的。

我可以告诉你们,第一它动不了,你看白皮书,它内部的律师和外部的律师永远不会让你碰那个币。

第二,HDO在银行的账号是跟银行签署的协议,银行也不让你动,只有一个账户支付人就是账簿,就是币的持有人可以支付,你没有任何支付的可能,喜联储没有动的权利,你要好好看白皮书。

第三个最重要的是…啊你说,你说小seven。

Mild Seven:您先说。

郭文贵先生:你说。

Mild Seven:就是我们的美金进了喜联储之后,我们也不考虑美金是否增值还是贬值,就呆在银行一动不动,我可以这么理解吗?

郭文贵先生:当然啦,跟利息、跟这个浮动没有任何毛关系,它就是你的钱,永远是你的钱,永远。

Mild Seven:理解了,谢谢七哥!

2PAC:七哥我能问一个问题吗?

郭文贵先生:请2PAC,你太孤独啦。

2PAC:不是,我突然上线脑子一片空白,所以现在有点紧张。我觉得就是我们Hcoin以后不仅是用在现实的社会应用场景里,也会用在NFT的场景吧?因为我们现在知道以太坊的应用场景大多数是在NFT,所以说我不知道就是我们的Hcoin以后也会在NFT的应用场景里去使用吗?

郭文贵先生:哎哟我的妈呀,突然我一看镜子两个白腿,我一下子就把你的话题给转了,我突然觉得怎么两个美女大腿,发现是佳佳的俩腿,她穿个超短裙,整得我们精神无法集中,你说多没正事吧你说。

看着看着突然发现镜子出俩白腿,天啊,啊我得收收神儿啊,一会回不来了。没办法啊七哥实话实说,这是男人的本性啊。

这个刚才就是刚才一看到了微蓝、小福利那一盆菜馋得我就一下子控制不住了,口水就喇出来了。

然后突然发现微蓝一站起来穿个超短裤,别的没注意,注意到短裤啦,这是人的本性。你说都忘了盆里边是煮啥菜了,这就是本性。

你说刚才没看见微蓝别的,就看见微蓝穿了个牛仔短裤,是吧?刚才七哥没看错吧,就那么一闪。

就像长岛哥看Rachel的腚一样,就那么一闪“咔”就收回眼中了。“嚓”又收回来了,练会了啊。

这是本能啊,男人的本能。这不是坏啊,这是本能,七哥就实话实说,唯真不破。

郭文贵先生:回答你刚才的问题,NFT,NFT两个啊千万记住啊,有些话我还不能说透啊。你看着未来,喜联储做NFT的时候是NFT的2.0版。

比特币是一代区块链,它已经不行啦。我今天可以告诉大家一个这个,我不能说是谁,是我们一个合作人说:“七哥你想要多少比特币?你告诉我。第二你想解密谁的比特币你告诉我。”

什么意思平风?平风兄弟是搞什么通讯的?量子是平风的专业,现在量子电脑的时候你还要比特币你不是神经病嘛,我分分钟给你解了,我一分钟能造出一千个一万个出来。

比特币的区块链技术已经不存在了,只是有没有人在做这件事情。量子电脑来了还有你什么比特币呀!

第二代币已经过了,第三代币就以太坊的现代加密技术,马上现在是第五代币区块链,那是记账本式,不仅是技术,是它的方式不可篡改。NFT是在二代和三代之间发展的NFT。

郭文贵先生:赵长鹏那个王八蛋他坏在哪儿你知道吗?所有他的东西,他把所有人的钱给你弄进来以后,他不像HDO我有稳定我可以拿走钱,他是你进来以后你基本就没有机会走。

而且他把所有的币都在那块儿做交易,这就为什么Coinbase大家都说…他跟咱不是一个级别的是吧。Coinbase是个交易所,它靠交易费赚钱,就是夜总会的妈咪,收小费的,啊收小费的!知道了吧。

那么以太币和未来这个最重要的就是NFT它要卖的是什么?所谓的专权,就是今天你到夜总会包了个小姐,这个小姐就是我的了,今晚上所有权是我的啦,是吧,这是你的,这叫NFT,谁也不能碰了。

然后你在我手拿走你要加价,咱要竞价,而且这个东西完全是被标签化的。

那么下一代的NFT是什么知道吗?就这个小姐还没来之前大家已经竞价了,这个东西会来或者正在来,我就在这儿,谁出价高是谁的。

还有一个,我不但这个,就未来我设定会长得像微蓝这样的,像小福利的鼻子像微蓝的嘴的,什么样的人出现我就先得了,叫预知型、确定型、绝对的唯一型,高净值、高安全的加密的NFT将在下一代出来。

下一代出来了说白了就打破什么?整个打破你的Swift,Swift最重要的就是机构投资者嘛,都是银行,全世界的几十个国家银行用Swift,一年1000多万亿的交易量,拿走了2000亿多美元的交易费,叫Swift。

那未来的NFT一旦有了世界上去中心化的Swift,完了,这个世界NFT就大了去了。你不受任何人控制,那就了不得了。

今天2PAC你在西班牙是不是,某种东西你变成了NFT,你可以跟全世界任何人做交易,而且你可以换任何的法币,换任何的东西。

NFT未来是个无国界、无物理界,没有任何人监督、不可改变的一个记账式的区块链式的数字化的这么一个交易系统和NFT的大市场化,这才是它真正的价值。

今天NFT只在以太坊自己炒来炒去,在世界上换货交易性、方便性完全没有,特别是法律性根本没有,它必然会完蛋。

这就像比特币、以太币还有什么币安都会成为喜币的成长中的奠基石,用它们的成长和死亡成就喜币。喜币的未来看着吧啊。

2PAC:我觉得七哥说得很有道理,因为我所有的虚拟币信息是听我弟弟的,因为我弟弟玩这个东西。我就跟他讲LUNA,他说LUNA已经在币安里去掉了,有些人有LUNA他钱都拿不出来了,LUNA这个货币在币安里已经被删掉了。我就想说币安即使是一个银行,你的币都取不出来那一定是没有未来了。

郭文贵先生:对了,这个币安啊,币安倒下的时候,你看币安倒下的时候会,赵长鹏会比王健惨一万倍,这个小子忒坏了这个小子。这个小子年龄不大但人坏到了一种真的是生脓水的程度。

咱也跟他无仇无怨,但是他跟共产党勾兑。就像Elon Musk一样。他跟Elon Musk比他算什么呀,Elon Musk在共产党面前都打成这样。

不要了,谢谢啊,吃得很不好,但是吃了不少。开玩笑,吃得很好。

所以说你看到整个赵长鹏这个事情是大家要吸取的教训,跟共产党合作你没有好的,没有。

2PAC:其实我一直在想,因为在中国是不能玩虚拟币的,没想到全世界最大的虚拟币交易市场就是币安,而且它是短短三年发展那么快。所以说这一定是他赵常鹏跟共产党他是有勾兑的,他们有计划的,所以币安才会发展到这么强、这么大。

所以说一般知道的话一定会想说这里面它会跟共产党勾兑,不然的话币安怎么会发展到像今天这个地步呢?而且逻辑就不通。就是中国已经不能玩虚拟币,但是最大的交易所却是一个中国人创立的,所以这一定是不对的。

郭文贵先生:这个是很多咱们战友都应该明白的,在中国只要是垄断的,都是最好的,是吧?权力垄断的。就“爹亲娘亲不如党亲”了,你说这享受的感觉,哪有一个权力能做到让老百姓每个人都认为……好几代?我要罚你罚你好几代,我让你好几代感受到“爹亲娘亲不如党亲”,不是垄断权力的快乐和愉悦的结果吗?是吧?银行垄断,我想印多少钞票印多少钞票,只有中国银行那么牛叉,是吧?

马云搞定了江志诚,跟江家一合作,是不是?电商我垄断了,是吧?语音社交媒体,胡锦涛家里面一搞定,共青团,微信来了,垄断了,是吧?京东,给你一块市场,主要是运送,对吧?不都垄断吗?

然后数字货币,共产党一纸令下,谁也不能做,垄断了。中国人不能买,但是却让赵长鹏在中东的迪拜,迪拜呀,中东的迪拜,在全球搞他的所有货币,数字货币,交易货币,而且允许默认中国人买。

第二个话题是什么?凡是共产党允许的只有两个用途:一个是要你的命,一个是要你的钱,或者二样都要。

赵长鹏就是要你的信息,就是要人命的。谁到你那去交易币,就像那个火币一样,还有火币吗现在?去年说火币的时候多火呀?

黑龙江的已经被抓了,检察院的几个战友,他说:“七哥,我办案子当中办了一个火币的案子,我现在一大堆火币,我们家人一部分出去了,等我把火币套现我就出去了。” 我说:“希望你套了现能出来。”

谁都这么想,说:“我到了月亮,看完月亮,看完地球,我再回到地球上来。”我说:“关键你能不能回来?” 结果这个哥们被抓了,黑龙江的,我是2019年说的。

黑龙江很多人被抓,黑龙江整个公安厅、政法界、检察官,抓了几百号人,全完了吧?是吧?包括辽宁的,那几个人,也是跟咱们都是战友的家人,我说:“你能出得来吗?”火币全没了。

火币就是共产党就是要你钱、要你命、要情报的,最后完了吧?然后这个就是赵长鹏,这个赵长鹏这个孙子就起这作用的,就是帮你共产党弄情报,弄外国人情报,弄外国人的钱,还帮共产党的情报部门洗钱,所以说就这个结局呀。

那这个币安做的所谓世界最大,那真是个荒唐的结果。中国什么不是最大呀?中国人最爱谈的就是“最”字,一弄就是最大,是不是?什么都是最大。

马云我做生意我不是为钱,是吧?我不要钱,我不在乎钱;然后这个恒大许家印,我这钱都是国家的,我是最爱国的人,弄足球买世界最大的;王健林,起步一个亿嘛,是吧?然后好莱坞我们要想买,分分钟可以买下来。就中国人这个吹牛、这个狂妄、无知,这个“最”字,你就看得出来。

赵长鹏这个孙子,就这几天这个折腾,他还会再起来,还会再起来,起起上上,为什么?他得把很多人的钱给吐出去,等他吐完了,“咔”结束,跟王健一样,比王健还得惨。但是他会败在6月,某一年的6月。

2pack:谢谢七哥!

郭文贵先生:走着看啊,某一年的6月。

小福利:这么精准?6月?

郭文贵先生:对呀,横月。七哥说5月世界经济大崩塌说了几年了?世界还有第二个……如果你拿任何YouTube上所有预言家比,我的预言最准的吧?咱就别说了,Elon Mask我这预言最准的吧?疫苗这个咱最准的吧?你要用任何一个客观的真实的态度看,是吧?这你就能看得到,是不是咱们是最准的?赵长鹏在某年6月会完蛋。

长岛哥:人家预言是十年二十年兑现,我这立马就兑现。

郭文贵先生:王健这个最简单。我说王健和陈峰,我说要么进监狱,要么被杀掉,结果是一个进监狱,一个被杀掉。所以说海航的说:“老郭呀,你说话真得小心呐。”他说:“谁已被你说了就完了,没有不准的。”他说:“你说海航要么被抓了,要么被杀了,一杀一抓呀。”

然后说孙力军,孙力军要么被杀,要么被抓,先抓后杀肯定了,是不是?傅政华,说傅政华跟人说,他说:“你说那郭文贵他为什么说的都灵啊?这小子有点什么神叨劲呢?”他跟人说。傅政华就没说出来,这小子没说我能被抓吗?是吧?结果被抓了,不但被抓了,我最早说傅政华全家被抓,结果你都没想到他儿子先自杀了,你就没想到,是吧?就自杀了。

你想那刘彦平,你能想到他最爱的闺女自杀,最尊敬的老岳母也自杀了,也死了,是吧?多惨呐,你去想想。这不是咱瞎说的吧?

我也没什么神力,但是但凡你了解七哥,你就知道像赵长鹏,会在某年的6月彻底被共产党消灭。因为他跟共产党的勾兑太危险了,他害太多人了。为啥要6月呢?不是瞎蒙。

6月是共产党的最重要的月,记住啊,两会前是共产党捏鼓事的时候,两会后,是共产党收拾事的时候。特别是所谓四中全会、三中全会前后,是收拾老板、弄钱、出政策的时候,这是永远不会改的。

任何一个官员上去以后都走这条路,他不走这条路就得死。就像刚才微蓝上那桌子吃,她刚才离开桌子绝对去了洗手间,微蓝你跟我说说,刚才你去洗手间了吗?(注:笑)去没去?

微蓝:太准了。

郭文贵先生:对了!咋样?我这直播吧?我不是瞎蒙吧?而且进去时间还不是太短,是不是?除了声音我不能给你判断以外,跟你学一学,但我绝对知道你去了洗手间,为什么?奇门遁甲就是心理学,就是规律学。

就刚才你在桌子上吃那些东西全是利尿,然后你一上线直播,就叫神经就极度紧张,这是人的本能,你一紧张你就直接压抑你的叫“cui pou”(就是膀胱),就咱的那个盛尿的地方,东北人说叫“chui pou”。你就马上想上厕所,这时候你就会上厕所,就这么简单。你看,我不是蒙的,就像共产党它要干啥,是吧?一定6月份收拾赵长鹏。

2pack:七哥我能问一个G-Fashion的问题吗?

郭文贵先生:请。

2pack:就是之前我在西班牙买G-Fashion,就是在西班牙海关要交税,就G-Fashion什么时候可以像其它品牌一样,比如像LV到西班牙,你就不需要交税,就这样。

郭文贵先生:这我不知道,现在是应该不交税的,但是G-Fashion所有的……

2pack:我今年还没有试呀,我去年买的,我今年没买。

郭文贵先生:去年交,现在应该是不交税了,特别有Hpay,应该是不交税了,应该是不交税了,这一个。第二个,G-Fashion所有的配送中心,就是现在Kamel、Doha就没在这,现在在意大利呢。就是已经完全是跟爱马仕、Gucci,所有这些都是一样的,就是这些大品牌配送中心委托给人家了,所以以后就不会有税的事了,所有的发货都在意大利,全在意大利。

2pack:那太棒了,那太棒了!

郭文贵先生:所有的啊。(注:嘉宾鼓掌)

但我想说的是,2pack,有两件事情跟大家要说一下。昨天木兰跟我讲,四个大长腿,加那两个,这俩是穿裤子的男士啊,罗伊和王子的腿可长了,你知道吗,然后那两个就是没穿裤子的就是佳佳的大白腿,我们前面画面老丰富了,你们看不见。

这个木兰反映最早买的G-Fashion就那个帽衫,就那黑色的掉毛,而且有痒的,有人痒,有人不痒,跟你皮肤,这非常的抱歉啊。凡是买了那帽衫的战友们,别不好意思,G-Fashion全给你退回去,你们找客服,全给你退回去。

因为什么?我穿了几件也掉,因为它那个布料就是养出来的布料,它就那样。这因为这个问题,你七嫂投诉我两次,弄的我很不高兴,给她G-Fashion穿她还这事那事的。

然后过两天:“你看你们G-Fashion这毛掉的,你们这怎么能对得起客户啊?”我就没理她。过一段又来一次:“你看这个,我的白衣服都成黑的了。” 我说:“我们给你的G-Fashion让你免费穿,你还那么多事是吧?”最后你七嫂子不说了,这人就是脾气很怪的,她不说了,她说:“你们这是搞商品,怎么取信于人呐?”现在是你七嫂子是对的。

就战友买了也是给面子,没说,但是凡是有这的,不管你穿多坏,你都告诉一声,不用寄回来了,就给你退,只要是战友的,G-Club会员的。

第二个,以后再发生这个,不要穿,马上打电话,给你换新的。这问题啊。

还有一个就是G-Club,比如说有007,日本007买了所有的G-Fashion,就反馈我很多问题,特别好,有帮助。另外一个就刚才说的很多税的问题,大家及时反映,马上解决。

G-Fashion是战友的G-Fashion,你只有挑问题才能成熟。你像这佛教系列,你看福利和微蓝穿的这个,这太牛了这个系列,但是要继续维持下去,你俩想继续享受这唯一性,你就要提意见。

长岛哥:他说的这个税呀,就咱们交的国内的销售税,在美国其实是交掉的,但他们说的可能是当地的海关税。

2pack:对,我说的是海关税。

长岛哥:咱们没法管,没法处理。

郭文贵先生:不是,现在由于配送的地方,还有发货的地方不一样,完全不一样的,完全不一样的。

小福利:如果从欧盟发货……

郭文贵先生:应该是没有税的,没有的,以后你们肯定没有税。

小福利:郭先生,在德华身上的来福福问一个问题,说东盟峰会的意义,能说一下吗?

郭文贵先生:东盟这个峰会,就像咱们现在联邦、现在七七农场或者加拿大圆成农场要开个会,是吧?一开会,它为了表现隆重,他找长岛哥、老班长参加了,这就表示隆重,严重再把七哥找来,更隆重,就这意思。但是圆成农场它不是新中国联邦,新中国联邦也不是圆成农场,也不是七七农场。

一样的道理。东盟实际上是到美国表衷心,特别是,记住啊,东盟绝对是中共的它的核心啊,上海组织东盟。那圆成农场跟七哥、跟老班长、跟长岛哥开会啥事没有,是吧?或者扬帆农场开会(啥事)没有,它要跟“路大脑袋”开会,出事了,这事大了。

现在东盟等于跟“路大脑袋”开会去了,是吧?咱肯定不悦悦,是不是?谁不悦悦?你们都不悦悦。这就是共产党和美国。东盟这次对共产党的打击,就恶心它到了家。我给你们举个最简单例子。

大概三四天以前,大概吧,大概,我记不太清楚了,阿富汗的我一个哥们,就原来听我话跑出来那哥们,他说:“现在所有人聚集我这。”因为他会讲中文,过去是跟中共联系的,“都在让我出招怎么骗共产党的钱呢。”

他说:“你看,我出了很多招,他们都觉得不灵,最后我们画出一堆的招儿,给共产党许诺这个、许诺那个,你来开发铀矿吧,你来开发铜的矿吧,铜矿很大嘛,我又发现一个17公里的矿,我打折给你,你现给我现金。”结果共产党都不接招。

最后他说:“我们要找我们的大师Miles Guo 给出主意。”哈找到我这来了。我说:“你们都研究啥招儿骗共产党的钱啊?”他就给我(说)出了一堆招儿,我说:“都不管用,都不管用,只有一件事能从共产党那骗来钱,能骗大钱回来。你不能骗中国老百姓,但骗共产党的钱。”

结果就按照我那个去试去了,真的不到一星期,不到一天,共产党就来信息了,(他)说:“Miles太厉害了!不到一天就给我来了信息了,愿意讨论,派外交部一个副部长出面讨论。”你想想阿富汗这件事情,就都知道共产党完了,大势已去,赶快骗它钱。

你知道当时在直播时老说这个,digital king,digital king,就是当年Steven Spielberg创造的好莱坞的数字王国,被车峰我那哥们买走了,车峰就把数字王国卖了,整了几千亿卖给马云嘛。马云就用这个项目最后签约,把车峰骗到北京,就被抓了。这就马云干的,最早我在2017年直播时说的。

Digital King这件事情,你去看看当时做出的邓丽君,虚拟化的邓丽君、各种歌手,是今天看都很先进的想法。但你知道digital king这件事情,当时就这一件事情,中间人赚钱,光中间人赚钱大概赚了二百亿现金走了。

怎么赚的呢?全部都是告诉老共“我能帮助你干什么什么情报的事”,是情报立的项,骗的钱。

今天东盟,东盟国家到美国来,就是给共产党要钱的。你像那菲律宾总统那神经病,全家人都是天天弄共产党的钱,喊两嗓子弄点钱,喊两嗓子弄点钱。但是根本问题,共产党那么傻吗?不是的,共产党这个体制它是腐败的,利用这些骗共产党的人,他们骗国家的钱,最后骗的老百姓的钱。就是腐败。

这就是为什么现在苏联打仗,GPS,战斗机前面贴一个比咱们手机还烂的GPS导航器。你怎么能打赢仗呢?因为都腐败了钱。一个俄罗斯的游艇,5亿、7亿美元正常的很,百分之八九十都是俄罗斯的游艇,他哪有这些钱?一共一万亿的GDP。

东盟就是来骗共产党钱的游戏,当然对共产党是个伤害,因为东盟的农业接下来对共产党是最大的威胁,已经不是军事战略的问题了,农业的问题,当然“一带一路”致命的伤害。所以就这意思。微蓝你要去洗手间你就去啊,别不好意思,我们看着你呢。(注:众嘉宾笑)

微蓝:郭先生想让我站起来,还是穿小短裙呢,小短裤。

小福利:小短裤。

微蓝:来吧。(注:站身起来)

郭文贵先生:七哥这眼睛可以吧?

Seven七哥,我帮你多两眼啊。

舒平风:七哥我提个问题,能不能听见我说话?谢谢!

郭文贵先生:能,能,请。

舒平风:行,那个普京你刚才说身体也出毛病了,他非要在死以前维护他的政权,他是不是要在乌克兰的战争拖出一个阿富汗的模式?就是说一直打下去,继续打下去,他才能维护他的政权。

然后对乌克兰来说肯定是想尽快地把俄罗斯打败,这样的话完全不同的打法,最后要拖多少时间?拖个几年?还是按照普京的想法肯定拖个几年以上,对吧?拖到他死最好。但是乌克兰来说越快越好,给俄罗斯打败,对吧?而且西方也支持乌克兰,尽快地给它打败,这样的话攻防要拖个几年才能完?还是马上就能结束呢?谢谢。

郭文贵先生:我觉得都不是,全世界都在这么想,我觉得不是。据我了解的俄罗斯文化和俄罗斯内部,包括美国的战略……你看啊,美国想打消耗战,欧洲想打消耗战,把俄罗斯消耗掉,经济上,军事上,是吧?记住,这就出现什么问题呀?普京身体也不好,普京继续打下去,被消耗死,然后孤注一掷玩点核武器、生化武器呀,也很危险。

泽连斯基没有任何选择,泽连斯基是英雄,但是他一定是悲凉的英雄,结局不会好,为什么?他在美国、欧洲这两个巨人的前面,他是被利用的工具,他成就了自己,同样这两个巨人会把他毁掉。

消耗战消耗什么?最后,我认为这个战争最后的结局,这是我跟所有人不一样的,第一次说啊,今天不收费了,绝对是七哥新观点。小Seven来了,三人,三人在东北这,三人属于拉帮套的感觉(注:笑)三人,“二人不看景,三人不交友”,你这是三人交朋友啊,你对面还有个人,还挺好,开玩笑啊。

所以说最后是干嘛呢?这个战争最大的变数是普京和泽连斯基两个人当中有一个会突然出现安全的问题,也有可能是泽连斯基,也有可能是普京。这个战局大变,消耗战就会彻底改变了交易战,最后乌克兰会和欧洲、美国所有的交易当中会出现不满意。

就像“九指妖”一样,是吧?我想代表爆料革命,是不是?像“蛇妖闫”来了,喔噻,我把郭文贵踢下船去,我就是船长了,是吧?随着就有人不耐烦了,七哥也不耐烦了,长岛哥也不耐烦了,老班长也不耐烦了,一定会有人,绝对这结局。

我认为乌克兰和欧美的所有的这种所有的成功合作基于泽连斯基,泽连斯基之后有没有人有这种智慧和这种勇气很难说。

那么普京,更重要的事情,就普京身体,你打消耗战你也打不赢,你身体也耗不下去,这个中间弄不好他在里边被干掉了。绝对太多人想干掉他了,他干掉了那么多人,最后可能就轮回他身上了。他被干掉这个战局就变了,马上和解,马上撤出什么乌东、克里米亚,一切撤出,给我点面子。这种可能性占我认为超过70,超过70啊。

但是你别忘了中共。中共现在,它现在怎么想在里面?听说头两天他们开会还说呢:“俄罗斯失败了对我们来讲也是机会呀,我们北边减少了一个巨大的战略对手和压力,亚洲更安全呐,世界不更成了两个大国了吗?美国更无法拒绝所谓新型两个大国关系呀。”

喔噻,这跟“路大脑袋”绝对有一拼,是不是?“绿帽爹”绝对来了,救他来了,飞机来了,是吧?70天,70天,65天,是不是?一模一样。

所以你看到这个的时候,你看到世界所谓媒体上,还战略家,这就是日本的那几个朋友,老问我。我跟你说平风兄,你当站在七哥这位置的时候,你会发现世界在你面前没有什么秘密。你所谓看到那些牛叉的人……

包括小Seven觉得在德国待过,就德国那几个政客的嘴脸是很丑陋,很低级的,他走的那个路子是很低级的,几乎傻子都知道,他都没有芬兰,都没有人家挪威那个智慧。

你在看看普京,普京是很low的走的这步棋。然后日本问这问题的时候,就问我关于这个前线看法,俄乌战争,我跟他们观点不一样。我说:“你们日本有一样是对的,只要共产党在,你就会有被消灭的危险”,你日本人不信?你走着看。

所以说我现在,我觉得这个病毒的事情,反而对世界是个好事。因为共产党再放病毒,它就害怕,它再折腾就害怕了。他在国内是,整个是根据俄乌战争,他吸取了教训,叫老百姓绝不能成为内部威胁,他不能同时打两场战争,内战和台湾对外的美国战争。

所以把老百姓现在就弄得极压,让你只要能活着让你吃屎你都能感谢他,他就开始干他的坏事了,是吧?

你在农村住的时候,在东北是吧?当你发现很多,人家把,你家晚上睡觉啊,把你们的狗都放屋去,狗不能在院里乱喊——有邻居反映这狗乱叫睡不好觉,村长是为了要偷情方便,是吧?他要去某家偷情,狗乱叫他就不行,结果他立了个规矩。

当年就我发现了这个秘密,我很小,我说:“村长不是好东西,他让家把狗放屋里,不让放出去,他是想偷情”,结果大家捂我嘴:“别乱说话小屁孩”。结果后来,发现确实村长搞破鞋,他为了去为了搞破鞋方便不被狗叫,几十个村民挨家喊,有人反映你们的狗在外面晚上叫,都睡不好觉。东北的叫草房,赵家沟就那几十户人家,结果这狗必须迁到屋里去,放在炕旁边。

好了,狗不叫了,村长去偷情去了,一晚上去两家,是不是?然后第一个是在,当时就是东北的叫苞米豁子是吧?在苞米豁子旁边,是不是?那有点冷,就脱了屁股,身上有点冷是吧?再一个就去人家家去了,是吧?

这就是说,反正都叫防备狗,中国老百姓现在,村长防止你狗叫,就要培养畜奴的时代,就这么简单,所以说很多人觉得很高尚,有时候你看那上海还有人说,党最终会解决的。

文化大革命的时候58年,你看看是56年、57年、58年多少悲惨的故事,在临死前说:“放心孩子要撑住,最后一刻党会来,党来了,等着党来吧”,谢谢。

舒平风:我刚刚,畜奴——创造这个词,畜奴,畜奴的本意,这应该像畜生一样的奴隶?还是畜生和奴隶?现在我看了英语翻译,有的翻译成畜生和奴隶,还是畜生一样的奴隶,具体是哪个?七哥。

郭文贵先生:这畜生一样的奴隶,这个不是我发明的,我发现,因为我有很多是没有,真没时间。不是我发明的,畜奴是真正的来自春秋的时期,春秋时期就是所有的那些小国的,这养的就是所谓的就是家眷之外的奴,称为畜奴,就像畜生一样养着的奴隶,跟畜生一样吃着饭。

让他当然你就没有任何什么性,什么性权了,你的性就是它的主人的权利嘛,一切都是主人的权利,就是畜奴。就你一切思维,一切的主动性都被剥夺,你的一切都是他说了算,然后你只有主人,你是奴——畜生一样的奴,像畜生一样奴,所以叫春秋战国叫畜奴。

这在埃及时代一样有,在日本最早时期也有,他不是我发明的。只是大家忘记了,过了几年和平日子,就忘了畜奴的存在了,共产党没忘过,这就是过去的所谓的业绩 叫做宵禁、禁足,那就是什么人奴?叫仕奴、艺奴、农奴。

共产党当时推翻三座大山的时候,就是说:“推翻三座大山不做农奴”,农奴也是春秋战国时期。

(对长岛伟哥)还是有文化啊,你没发现吗?

长岛伟哥:早就发现了,所以说不能说你初中没毕业。

郭文贵先生:初中还没毕业。

长岛伟哥:其实你刚才说,共产党也希望普京说,普京如果打了以后,可能对共产党也是没有压力了,或者也对他们可能也有好处,他会不会跟美勾结呢?

郭文贵先生:不会,这是他的胡说的,实际上是这样去看。他共产党当时,是习和普京的个人关系,确实不能代表两国的外交关系。但是习做了也没人敢说不——这是真的。那么接下来就是习普的两个人关系,变成了世界的外交关系。挑战美国,要搞垮欧盟,搞散欧盟,挑拨欧盟和美国关系,那就变成了世界外交关系了。

那么最后是变成两个人,就是搞着搞着就要征服世界,这就叫个人的野政治野心代表了国家主义。最后是结果,普京是他做梦也没想到的那么惨。

就像“路大脑袋”,你再想,你不会想到,出去能卖19块钱一个纸袋子,印上自己大脑袋,你能想今天有多荒唐。他把自己的直播能打成文字,几块钱美金卖,他愚蠢到什么程度?头两天在直播的时候,他到国内都救人家,他这话都敢说,你说这是真的要掉脑袋这事。

这共产党要一设计他是不是?把这个人抓他,让你来救你救不了,那不就是刑事罪吗?对不对?这是很简单的事情,这真是找死的——这是。就这种low到你没法想象的程度,谢谢啊,谢谢,梁主席。所以说普京的输,是普没有人想得到的。

哎呦,我的妈,我一见美女就打喷嚏,过去见到领导时一见了美女,(模仿领导),然后你还得变角度,七哥也学坏了,没办法,不好意思。

(模仿领导)呵呵呵呵、呵呵呵呵是不是?我那时候在酒桌上见到这人生百态来了,这又来一个,这真好。

郭文贵先生:所以说兄弟姐妹们,你看到普京的失败,把习、把习镇住了。听说习在国安委的时候,就是习的手现在是发抖了,因为他也做了搭桥手术,已经胡锦涛二号了。就做过搭桥手术的手是会抖的,就这样会抖的,他是不自觉的,中指开始——没别的意思,中指抖,然后是开始这两个手指(小指头和无名指)——跳跃抖,这说明你的心脏,它的脉率是有问题的。

说当时参会的人告诉我说,他说:“我看到习的手,从桌子上他发现抖太厉害了,他拿下去,拿下去拿上来,拿上去拿,有时候有四五次,这是习少有的。然后习就拿着旁边一个纸,拿着笔就在那划,说一张纸他一会儿就给写完了”。

人家参会人说:“我没想到习那么有文化,我向天发誓,这有一天,我真没想到习这么有(文化),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快能写完一张纸”,这是国安委的人说的,国安委的人说的。

就是习主席——太伟大了,一张纸能写完,我一般一次也就写个一张纸的1/5,他就“咵咵”写完。然后习写完以后,就“咵咵咵”就说出一堆,说习这个人还是很有脑子的,这真不是开玩笑,说习是脑子很清楚的。

他说:“这次普京的战败,对我们来讲是最大的礼物,最好的榜样,最好的财富。所有现在大家所说的话都要说真话,我们的军队只会比他差,不会比他好”。

这哥们脑子,你别以为习到今天,你们千万别开玩笑,习能到今天不是开玩笑的,还绝对有他一套东西,不但人家喜欢这张纸,人家的每个东西都是非常到位的,一个废字没有。

然后习就是说:“是经济上,这次俄罗斯输的不是军事、不是经济,输的是媒体,输的是通信,所以说我要往上看,往啥看?卫星,对待这场战争最大的威胁是天上卫星,说Elon Musk这小子不简单,你知道吗?”。

你看他要往上看,哇,习这个脑袋不是开玩笑的,然后“叭啦叭啦”,一堆总结完,我这别说多了,一说知道谁告诉我的了。习不是简单的,他被整个普京给镇住了,他也吸取教训了,而且说:“这个时候我们也把它变成我们的坏榜样,我们要调整”。

清零政策,习很明确的,中国10来亿人,如果按照原来这种生活方式、交通方式和生活成本,共产党撑不下去。

所以习说:“我们既然撑不,谁让我撑不下去?是美国、欧洲不让我们撑下去。经济制裁、不买你东西、加税,不就这几条经济封锁。我们对付他的招很清楚,我把你经济搞垮了,通胀我让你通胀”,

就刚才小Seven问的话,你就通胀,把整个欧洲人的,所有欧洲人干100块钱的活,只有20块钱,你能享受:交税,养老都拿走了70。你通胀了20、30就欧洲人就完蛋了,他要把你的整个金融市场搞垮,对吧?零,就零了,就这样了。

所以说这家伙很聪明的,我现在怎么?我在你动我,在跟我动手前。我就把你搞乱了。

郭文贵先生:所以现在,刚才平风刚才问的话,实际上我刚才没说完。现在是真正的,对美国和欧洲的所谓的3F方案,真正的是3F开始搞弱美国、搞乱美国。

然后病毒对西方是一个最大的伤害,然后现在是金融市场,所以你看数字货币也好,金融市场也好,你看这两天国内的几个所谓美国身份,像严岩(音)、单伟建还有什么刘平,就这些拿美国护照的,还有沈南鹏,所有这些金融大佬,有美国护照的,在美国玩的都是几千亿资产的。我可以告诉你,最终都会被共产党收拾掉,一个都不让他活着。

不是说让谁活着,一个都不让他活着,都比赵长鹏还惨。为什么?你知道的太多,你赚走我太多钱,而且我需要你把你的钱给我,我需要你再临死前做出最好的贡献。再把你烧成灰,烧成灰上我家的肥,当我家的肥料用。为什么?算过吗?

中概股在美国一万多亿,你马上就没了。中国这些基金包括单伟建在美国拿走多少钱?也接近上万亿,我要让你消失。哪有一个这战争武器?这比俄罗斯那个打仗还惨呢,对付美国。我消失掉这几十个人,这些资金全完蛋。

这才是你要看到的,现在马上会发生的,搞弱、搞乱。所以习最后是我在你制裁我前,我把你经济、我把你金融市场,我让你进入到1929年~1946年之间的经济大萧条,长时间大衰落。然后就可以村长叫把你家狗放屋里不让出来了,干事儿去了。谢谢。

长岛哥:那习近平吸取普京的教训,所以打台湾会不会延期?

郭文贵先生:一定会打。我觉得随时都可能,随时。你像现在对他来讲是个最好的机会。因为你世界上经济在乱的时候你不敢跟他动手。而且他打台湾,俄罗斯跟乌克兰两回事儿。乌克兰是个陆地国家,你进去以后你找不着 。

台湾去了以后像布袋一样,我扎上你的口儿,我想怎么敲,怎么敲。就完全两回事儿。而且我打你的时候你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就咱俩现在坐着我“梆”一拳,你说长哥练的什么太极呀、什么这功、那功,太近了,你没有你不可能把我打回来的。

长岛哥现在“啪”吐我一脸唾沫,我只能在我脸上待着,太近了。我现在我说:“ 2 Pak我打你一巴掌。”你说:“你打我吧。”太远了。俄罗斯和乌克兰的战争那是陆地战争,而且是绝大多数是陆军战争。一切的所有的问题都不一样的。

共产党打台湾人家就是军舰、潜水艇,南、北……东边几个,给你咕噔、咕噔几个,也就是大概在一分钟左右,30秒到60秒之间,他就给你放出去了,你就结束了。我觉得随时都可以打。咱不在台湾,这感觉还不一样。

神奇四侠:谢谢七哥,谢谢七哥。我替我们战友问个问题。就是说战友非常年轻,他想就是说问下七哥,怎么能做自己,勇敢的做自己。就是他很不自信,因为现在的年轻人。

郭文贵先生:我小时候写情书的话,现在还在问呢。那时候我每天给女孩儿写情书,全有这话,都是这话。怎么做的像你一样,像我们女班长一样那么成功、好好学习?请你教教我,我想单独向你请教,东操场见。现在我跟这个战友就不能东操场见了。

这个东西不是一句话能说完的,不是一句话能说完的。但是我觉得就像我看到我对面儿的这些战友一样。我最快乐的看到他们在成长,他们的见识。你看他们每个人和在一个月前、两个月前、半年前完全不一样。

就连长岛哥我们都,你看长岛哥跟我相差不到十岁,他的变化是每时每刻的,大家都能看的着的。人生最大的就是这个旅途嘛,你不可能说我一开始旅途的时候,我觉得旅游去喜马拉雅,我这一睁眼睛我就看到雪山了,是不可能的。

你要经过长途跋涉,风餐露宿,中间可能遇到各种事情,各种人,你才能到达这个喜马拉雅。这就是人生此岸和彼岸的关系,没有捷径的。但是教育是最关键的。G-EDU就像西部这死亡之谷一样,你的环境。你看微蓝她在澳大利亚留学,国外留学,最后嫁一德国人。

如果她当年她要去我老家西曹营留学,然后再去这个地方去东曹营,她最多嫁给我西曹营村支书的儿子,是不是不可能嫁到德国人去呀,是不是?但是她就是外国人圈儿长大的,她就不跟咱中国男人玩儿了。

特别是微蓝上学的时候,是上海有个叫《上海宝宝(贝)》的这本书很影响中国女人。微蓝你肯定看过这本书,说实话看过吗?没有啊。啊,这是骗我了,没说实话。这本书对上海的女孩儿是影响很大的,就是我跟外国男孩儿的快乐。

就把中国男人贬得一文不值了,就中国这人种咋来的她都忘了,中国人种谁生出来的忘了。然后留学的人喜欢嫁老外,它是这个环境,那你成长是一样的,是不是?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一结婚,送你一个毛主席语录。不行再来两本儿,拿着,这就是豪华的嫁妆了。

那就是环境的问题嘛。成长跟你的教育和环境是最关键的,所以说我觉得没有什么捷径,像我最早我父母是最关键的,还有一个就是你七嫂。我那天就是咱们“妈妈日”的时候,我要讲的就是你七嫂是我,我很幸运,我的母亲真的是太伟大了。

这跟文化没有任何关系,和教育也没关系。是我母亲真的是她的家庭让她那么伟大。然后后来就有个你七嫂,七嫂子真的是,她做个女人太多传奇了,是不可思议的传奇。就是我作为一个完全独立的,我遇到过无数次你七嫂和周边的人和家人的环境有冲突的时候。

我总是帮你七嫂子说话的时候,我永远是客观的说,作为朋友、作为像你七嫂子像庆芝这样的,14岁到我们老郭家来,她什么都没有了是吧?她做过什么对不起你们事情?要过你们钱?要过你们命?希望你们不好?大家都没有是吧?我说那你说她哪儿不好?你告诉我。

给我生一儿一女,是不是?生的都是长得很全乎,也不是长的三条腿出来的,不是说给你老郭家造什么孽是吧?这可以吧?可以。她长得不是说天花美女,长得丢你人吗?不丢。孝敬老人吗?孝敬。爱财吗?不爱财。那你告诉我这个人,咱作为朋友来讲,应不应该对得起她?

全家都不吱声了是吧?那你七嫂子在这种环境中她得到了一个男人的保护、公正的对待,她越来越觉得:“哎呀,我要孝敬文贵的爹妈,就是我的爹妈;文贵的哥哥、嫂子就是我的哥哥、嫂子;

她对孩子和家人照顾得真的是你不能,我跟你们说你们都不敢相信的,她当然就受到家人喜欢,是不是?我所有身边的人认识你七嫂子,没有不喜欢你七嫂子的,你七嫂有时候老是觉得她自己很棒,我不好意思说,那是因为我在背后做了很多工作,是吧?

我认为一个好男人你要保护你女人,不是给她买多少好衣裳,你是维护她的权利和尊严。到现在你嫂子我也没跟她说过一次,说你这么牛、喜欢你,首先是我维护你。

就像战友你们没见过七嫂子,首先你们对你七嫂印象不差,不是来自于我吗?是吧?我一开始说你看看你七嫂子上厕所了,刚才微蓝刚才又上厕所了,是不是老这么说,你觉得你对七嫂子说是爱上厕所的女人啊。那不就这个概念吗?所以你这个人,这个人你的德行跟你周围人的德行是有关系的。

你看我有个好母亲、我有个好媳妇、我有个好女儿、我有个好儿子、我有好兄弟、好嫂子,我的哪个嫂子都跟我像亲姐妹一样。真的是,我真把他们当亲姐妹一样,我的哥哥更不用说了。你想跟我的老员工哪个人都像亲兄弟姐妹一样,我也没有任何改变过。

这就是一个人,你要说你要成长,你首先要学会爱别人,你真心对待别人,你对人家真和假,人家对方最有感觉。你看我在这儿坐着,这么多人,你郭文贵在这胡说八道,你能蒙那么多人吗?长岛哥说,七哥我爱你,我就装作看不见了,这么多人都看不见吗?

一回,两回,三回,就一直看不见吗?这就是我觉得人啊想问永远,我觉得不要去问说我怎么做人?我觉得真的不要问这话,聪明的人你就自己去做就好了,就是最好俩标准,一个是善恶。最重要的就是善和恶。你只要懂得善恶了,你没有不成功的可能。你们信不信这个道理?

长岛哥:对。

郭文贵先生:都信,这屋里都点头。

长岛哥:就像用人一样的,人品比才能要更重要。品行不好,能力再强也没用。

郭文贵先生:我觉得很多人这么说,我觉得这个词儿不应该这么说。用人有长用和短用啊,是吧?如果长期用肯定是用德排第一位,是吧?如果一次性使用那就不重要了。关键是舒服度的问题了。(战友们笑)不不,这是真的,一次性用就是舒服度的问题嘛。

就是九指妖当时挺让我舒服的呀,对呀,你想想是这样子的,短期用挺舒服的。就是用人很多一句话就过了,但是你要看明白真正大家的话,就是你心中要有数的,真有数不是设计。很多人以为说你看,我和长岛哥打交道,你看我都设计好了。

是常用或短用,这就跟用没关系了。你这叫“诡计”,这叫“诈术”,就你完全本能的,你就已经知道了,这个人是不会长的。你跟他来往当中你也不会有长的感觉,当然你不可能都准确,是吧?有的人他就是短的。

你看路大脑袋我跟你说过,那王雁平他没来之前,就烦他烦的要死。他来都不让他来,最后就弄成那样,就这样子的。我觉得人最后是还跟用没关系,还是缘分。实际有的人不一定跟你不好,都是坏人,可能你在人眼里,你也是坏人。是吧?

不是说人家跟你不好,都是坏人,不能这么看问题。这就说你起嫂子永远你七嫂子……有跟我搞得不愉快的,你七嫂子有时候老是说,:“这是你的错,不是人家的错。”。就很多啊,很多啊这种事情发生。就不见得跟你不高兴的人都是坏人,不见得。他跟你没缘份。你比如说有些战友,他就是跟咱们离开了,甚至这样也骂咱了,也砸咱了,我一点不恨他。因为他对咱砸咱骂咱,是基于观点不同和认知不同,甚至骂咱,无所谓,人家有权利骂你,但是我并不恨他。但是路大脑袋,蛇妖闫,九指妖这帮孙子绝对招人恨的事。不过我就嘴上说说就过去了,我没有时间恨别人。

小福利:蔚蓝有问题。

蔚蓝:郭先生说过班农先生的节目说过美国对CCP的金融核武器制裁,想使用的话随时可以把CCP干掉的。那您觉得就是现在美国已经开始使用金融核武器了吗?

郭文贵先生:我觉得没有。我觉得美国根本不需要,美国人真的是对付共产党的招实在是太多了,太多了。据我所知无穷无尽的招,这不是说三个五个。越了解美国就是你就觉得共产党多LOW,咱们新中国联盟未来就是最重要的就是什么?人才,科技,还有一定要有信仰,这个民族。美国这个积累一两百年真不是开玩笑的呀,你看它二战前,它占领全人类的60%几的科技和高科技产品,它在二战时候能一天的造出一个船出来,一星期造一个舰队出来,你吓死人了这个事,是吧。然后到最后全世界的人才和金融都吸到美国来了,美国就是地球上的一个黑洞啊,人才的黑洞,财富的黑洞。你共产党跟它没法比,跟它,你知道吗?

我觉得它不需要。美国实际的消灭共产党太快了不符合美国利益,这是我跟沼泽地人谈的时候我很认可的观点。虽然咱要灭共产党恨不得下一秒钟,说是那是小孩子气。对待中国现在灭共太早不是好事,我认为现在这个方式共产党灭亡是天下最最好的对于中国人,真的中国人让上海人知道确实要灭共,我五年前要灭共上海人是坚决不同意,长春人根本不在乎你灭不灭共,也不相信你能灭共,郑州人更不用说了,你郭文贵怎么能来灭共呢?吹狼蛋呢。现在问问郑州人,郭七,你有本事赶快把共产党灭了,是吧?长春人说弄死你个王八蛋,是吧,整死他。上海人啊,侬希望你赶快灭了共,是吧。就是一定是灭了共,是吧?你肯定了,这就是最好的状态啊。

我的大美女啊,真的,这真是犹太大美女,她是这种美女真的是大美女。老老好了真是,这真是又好,这是典型的犹太大美女,超级牛人。所以说你们没见我,这是我们的现场,你们没见过,这真的是我们犹太大美女啊,绝对大美女,品味时尚啊,还有腿老长了,那脖子以下都是绷直。我觉得她的腿比我的腿还长好多,

你知道吗?我那天专门量了量,我估计得长这么多,你看看这就是为啥了,你看兄第i就现在江浙,最近做场外交易的江浙人,我为啥说江浙人聪明啊?江浙人做场外交易的就我先进来,而且他看法永远不像东北人看那么短,他看的中长期,已经觉醒了,河南人觉醒了,东北人觉醒了,上海人觉醒了,江浙人觉醒了,香港人恨共产党恨成啥样呀,台湾人恨不得现在我就跟你玉石俱焚我都跟你灭了你,你天天吓唬我。西藏人呢,新疆人呢,你告诉我中国的31个纳税区还有几个希望共产党活下去的呢?这种状态也是好的,对美国来讲来讲什么?

我让你中国你共产党倒闭之前,你别把这十几亿人烂摊子整成难民潮,世界经济就完了,那美国经济也完了。就像这个楼一样,你这个定向爆破肯定是好事么,对吧。所以说就像那个搞量子的平风兄一样,能达到N等于250值的时候,量子的力量就出来了,甚至达到最高值,是吧?那美国人很清楚的,我干嘛要灭你那么早呢,我干嘛我付出那么大代价呢。

特别俄乌战争以后,已经看到了,中国人一定灭了共产党。而且你打台湾,我打你还是全世界打你,我都正义的,所以说这个时候你要看到共产党真完了。但是你知道习这个人和现在共产党里边,共产党关键是现在共产党人,你们说着说着就忘了,谁是共产党啊现在。长岛哥你告诉我现在,你能告诉我谁是共产党吗?

长岛伟哥:习近平为首的那几百个家族,

郭文贵先生:小王子?你坐这儿来,来来来,Rachel有板砖吗?你给他弄两块,递给Rachel,她不扔拉倒。还共产国际,现在大家说共产党的时候,最近我跟外国人聊天,我就会忽然问他们一句话,谁是共产党?每个人都很楞,跟你们一样。已经没有共产党了,只有习近平,你告诉我能站出来能代表共产党的人给我找第二个出来,找一个。

习近平,这十几年几乎是最好的战友了,就是去共化他做到了完美了,别人做不了。该抓全抓了,是不是啊?共产党的老的老死了,剩下的人就是老不死叫老不死,但你在靠近死了吧,老不死江泽民朱镕基,一个曾庆红已经全部抓完,王岐山全部也就是比死还….生不如死。

你告诉我,现在活着的能代表共产党的你找一个出来?许其亮?陈新?栗战书?胡春华?胡锦涛?你开啥玩笑呢?加一起都没五个手指头都够呛,不用别人,朝阳民族都把它给灭了。现在就习一个人代表了共产党,习没了就没有共产党,今天的中国就是习中国,今天的共产党就叫习共党,或者叫习党,这就是天下给咱中国人给咱天大的礼物。你想你的敌人变成一个就一个目标的时候,就你们赢了,就像俄罗斯就是普京一个人么,普京完了俄罗斯完了。就像萨达姆一样,齐奥塞斯库一样,卡扎菲一样,你但凡去过利比亚。又来个大长腿啊,这腿也比我长,王雁萍她刚来的时候,第一个干净,第二个是手长得好看,还有这腿长得好看,我觉得不错,真的不错。

又来大长腿啊,今天是大腿秀,比较直比较直。等一会儿吧,现在看得比较清楚了,美女比较多,我不戴眼镜。所以说你看这个,当时你去过利比亚,你去看的国家,当时卡扎菲建那水库,卡扎菲建那个水库几乎是不可能的,是沙漠里面建了30年的水库,涛涛的大水啊,这小子干了大事了。而且那个国家过去就是养鸡,养鸡。然后弄出了油弄出了气弄出的水,这哥们真的挺神的你知道吗?然后就天天选美么,搞处女,这真的恨人。但是你说他那个国家,是他彻底给改变了。但是他没了,这个国家彻底完了,就是卡扎菲的利比亚,萨达姆的伊拉克。

你看看这世界的国家,只要普京完俄罗斯完,只要习完没有共产党中国完,共产党完。实际上中国人能跟习近平同名的,中国人能感觉到瘆得慌的,有希望的就两人,一个是习近平,另个一个是谁?大家猜猜。长岛哥。猜谁啊?可能改变中国的,中国人会在乎这两个人。在华人里面,在全世界都算数。你七哥啊,还用说啊,你们都不说话,非得我自己说,

长岛伟哥:我们尽往坏的方向想。

郭文贵先生:所以你们….跟你们当战友多窝囊啊这事,我不搞个人崇拜,你也不能这样啊。看半天我脚都踢半天去了,腿短够不着,七哥的腿也没那么短吧。所以中国人现在为什么?我原来说你们觉得我是神经病,现在中国人绝对知道中国的改变,就俩人,习近平和我。习近平不打了台湾他还多活几年,可能,但是他那么傻,但是事实上都会少活几年,在一个情况不知道郭文贵折腾出啥事出来,绝对的。就是新中国联邦。你在五年前我说这话的时候,我估计你们得痔疮掉一地,是吧?今天说你不觉得奇怪了最起码,最起码你不觉得奇怪了,这就是世事啊,是吧?就这么简单。

郭文贵先生:我快走了,因为俩小时了,我的天呐!7:33我要走,我跟你七嫂子说我7:30回去,我有最高领导就是你七嫂子。 

长岛哥:那还有一个世界影响的一对人… 

郭文贵先生:哈哈哈!真不是,你七嫂子对我感情上绝对,但是在行为上一点儿影响力没有,我想干啥,雁平可以作证,我想干啥和我要干啥你时嫂子从来不管,我也不会让她管。

这就是我认为很多人男女爱情啊道德绑架,认为我爱你我就得听你的,你爱我你就得听我的,这是最神经病的。听和不听你和爱不爱你是两回事儿,是吧?

我从小到大就我这样的人,就是非常清楚的,我不会受任何感情约束,我想干啥、我想干的事情。就像我们前天我在你们这儿傻乎乎跟你们一起在这儿开会、聊天儿,你们不知道下午5:00是最后时期,我们要发上去把破产案拿回来,多大事儿(对)一个人,多大的事儿啊。

我昨天不就在这儿跟你们聊天儿呀、开会呀,谈这个小飞侠的音乐啊,就谈音乐这么大事儿就决定了。没有人、很多人不同意呀是不是?这就决定了对吧?

你看这都是天大的事儿,未来等到你再回看历史的时候,包括现在我跟你们在这儿乱聊直播,很多大事儿在发生中,我在想着时间,亚洲时间谁起床了会干啥?怎么干啥。

就像前天有人告诉我说:哎呀,我们这有大事要发生,国家怎么样…你们可能知道,国家元首要过世了怎么样的,都做准备呢是吧?我就知道这个什么油价呀、股价呀都会暴涨了、跌呀,你们知道的,你们懂这意思的。

我就坐着,也是跟你们在一起呀,是吧?如果我要是投机分子的话我就要做两把去是吧?这样的机会你可能做成一、两次,但最终全赔进去。赚快钱——钱有多快来钱就多快走,不会去做的。

包括就像你嫂子,我就是对你七嫂子,就是因为她在这里家人不在这儿,就我一定要告诉,我每天尽可能在家陪你嫂子吃顿饭,还有一个就是晚上我要回去要陪陪她,就是这是我做丈夫的应有的、必须有的每天要做的事儿。

我不能让她一个女人在家里边儿等我回去了,七扯咵拉脱了就睡了,不可能的。就是我在她面前哪怕我划手机,我看战友连续发300条信息的战友,我也得看着她,还得跟你嫂子搭讪几句是不是?夸奖夸奖她说:“你的腿咋那么长啊是不是?头发那么长啊是吧?”,虽然是很很俗但是她需要,这就叫生活嘛,你也要这么做。 

长岛哥:有做,我也要做。 

郭文贵先生:你真的要做兄弟,真的要做,我相信你会做。 

2pak七哥,我有事问您,可以吗? 

郭文贵先生:嗯,2pak你说,请 

2pak因为我知道您是非常顾家,然后我看到您有两个寝室,七嫂有一个寝室你有一个寝室,就是说明你们有时候是分开睡觉的。 

郭文贵先生:嗯,没听明白。 

2pak是因为我看到你家有两个寝室

郭文贵先生:啊,啊,哎呀,我看这多少年了啊… 

2pak一是你的寝室、一个七嫂子寝室,有时候是有分开睡觉。 

郭文贵先生:大概是在2007年我俩开始分床睡觉,就为什么?就是奥运会要开了,我每天就是,如果我回家也都是凌晨以后回家,然后那时候我还喝酒,最后你七嫂子说:“我真的是让你折腾得我睡不了觉。”,你七嫂子那么多年,就是我不回去她不睡觉。

结果后来我真的有压力了,因为你嫂子就是马上就变得苍老了,就很明显。后来我说你这样,你去上你的屋睡觉,我给你弄个,本来她就有她的卧室,她从来很少往那个屋去睡去,从那以后她就逐渐的到她卧室去睡了。

这个男女呀,夫妻之间这真的是有很多经验,人类是很有经验的男女别分床,你一分了你再回回不来了。真的,结果分了床,你看2007年以后俺俩就分开了,2014年我到国外了我跑出来了,俺俩不在一起了吧。

当时我在香港待一段时间,她跟我住一起,也分开住,在英国家里边儿也分开住,但是那时候你嫂子还没来呢。等来了以后,等到2017年来了以后,本来寻思我每天已经开始灭共了,你想我这个直播、晚上回战友信息,她没法睡觉。

就没办法了,就变成了你嫂子一来给我铺床单儿,就变成了一个,就是你嫂子回来想和我双修来了。这是老夫老妻成这了,她也不好意思说,我一看这就是需要你七哥是吧?是那个了,你们都成年人,就成这了,也挺好,后来就适应了是吧? 

2pak:那七哥,那你们有时候一起睡觉的时候,门口有保安,你们这怎么睡得着呢?比如说你要做什么事情,比如说像你。

郭文贵先生:你就观察很细,这问题问得很好。你七嫂子很敏感,就是每次铺床单睡觉的时候,你七嫂子就她是三道门,你七嫂子必把三道门都关上,这比偷情还可怕,偷情有可能关一道门儿,这关三道门儿。

她就对保安非常不高兴,她来了以后她就马上就提出要求,当天就提出要求,她说:“你那安保你让他,一定要让他到外边儿去,他不能在我这门口待着,我睡不着。”那没办法,我跟安保说,人家安保没办法就退出去了。

但是我家里边儿住的安保,你嫂子就是门外边儿她都不愿意,又退出一边儿去,最后说:“你往那边儿去,你跟我睡你就在我这儿。”。所以你嫂子,我那卧室是没有锁的,因为你嫂子来了,就把那个门儿又加上了锁,这你七嫂子才跟我在一起住。

这比结婚还难受呢,那我很紧张,本来就“郭3秒”,一秒也没了是吧?所以我有理由了——你弄得我很紧张所以我也不行了…哈哈哈哈。她现在已经适应了啊,你操这个心很好,哈哈哈。 

2pak没有,因为我跟我弟住嘛,有时候也想说,我弟住在楼上对吧? 

郭文贵先生:这就是人性嘛,这就是人性。所以与人与人之间打交道的时候,人的艺术就是互相尊重,最高境界就是适应。你不能老对着你说你必须这样,你要这样那就完蛋了,跟谁都没法相处,你要适应。嗯,谢谢,还有啥问题?今天这黄色问题。 

神奇四侠:七哥,七哥,我想问一下,你说过亚洲、日本、台湾咱们都能起来,说是欧洲也有乌克兰的,乌克兰、波兰也能起来,那南美洲哪个国家能发展得更好一些?

南美洲,就是因为咱们南美有很多战友,我也认识有很多战友在南美,他们也都是想知道这个问题。不好意思,谢谢七哥。 

郭文贵先生:南美真的很难,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呀。你像古巴这是南美文化的核心啊,古巴共产主义真是跟,那个是瘤啊在那块儿,但是古巴真漂亮。委内瑞拉是真不好,油也多,你看也是那么惨。

然后你到阿根廷、你到巴西呀,你那叫漂亮得不行了。你到了阿根廷,你就不会觉得乌克兰有任何美女了,阿根廷的美女太多了,那个山脉、那个大自然、那个水、那人的聪明善良,那太漂亮了。

我那时候我到了西班牙的时候,我当时我觉得西班牙的美女简直是我都不想睡觉,我就上大街上看就行,怎么这么好看!因为她们有很多黑头发,个也没有那么高,而且年轻小女孩儿皮肤也好,很灵、很友好,我说西班牙太美了!

结果到了阿根廷傻眼了,人家阿根廷那个美比它(西班牙)那个就是更水灵,不是不想睡觉了,就睁着眼睛往那儿看,吃饭的空都不想浪费,就是看。结果到了巴西坏了,巴西人火热,就是人家那个屁股一摇,弄得我天晕地转呀,哇塞!我说这咋活呀?这是不是?

那时候真的,能把你七嫂子忘得一干二净了,你说它那个火辣辣巴西那个舞跟你一摇,人家那个屁股动上身不动那种摇法,咱这一摇头先摇,就摇不起来是吧?

后来发现南美呀这种热情、这种美丽文化、享受生活,它没创造,你一住一星期你就烦,就服务也不行,什么人,就是没什么创造性。这就是为什么这些西班牙,就是西班牙语的拉丁系列呀、南美这块儿啊,就很多生活就是影响了整个社会的创造,这是南美洲最大的问题,也就是拉美文化现在真的是很难。

这就是为啥北美现在文化、还有英伦文化一直是最最高峰啊。你看这个世界很夸张的,你见过世界上像夏威夷,还有南美热带地区有时尚吗?它没时尚,他穿的裤衩子就行了,热呀是不是?他就穿裤衩就行了。

你看现在像微蓝、像小福利穿这个佛教系列,你到热带穿这俩衣服你咋活呀?糊在身上是吧?没法穿,因为丝的在那儿穿反而成了虐了,成了火炉一样。

没时尚,没时尚的地方它就没有文明,所有的文明是什么?丹麦、挪威、瑞典、芬兰、英国。中国你看看是很重要的,中国的文明也在北方,也不在海南岛、也没在广东,这就是这就一下子,特别是竞争的时代、科研的时代你就显出来了。

在亚洲的日本,为什么日本有那样的文化——精工文化?所以南美洲哇,想生活养老挺好,你要想活出个样儿,说创造性和走向世界的巅峰,我还真没觉得哪个国家是行的。

特别是巴西这么美的国家拥有了一切,治安最不好、GDP很差,科技公司无法落足,就像郑州一样是不是?当时我一去郑州就说这个地方“水浅王八多”,河南不养聪明人、不养人才,最后你看我就“裕达”被收了,河南没有一个企业家在河南能活下去的。

这就叫中原,“逐鹿中原”,没有说“定足中原”的,很多皇朝都落在了中原都给干掉了,都没落在这儿了。

所以说历史、环境、文明告诉你答案,南美洲现在特别是新中国联邦人不太适合我们,因为我们是未来是征战的途上,南美洲没什么适合我们的。土耳其都是一个比南美洲好的地方,因为土耳其马上一个大国呀,它现在的生产,包括科技,除了政治上不稳定之外,它的战略、各个方面都非常了不起。像澳大利亚,加拿大,乌克兰,是不是?都是很了不起的。那么南美洲你们就慎重点吧。

谢谢2pack!谢谢我们神奇四侠!谢谢我们的平风!我要走了。微蓝,福利你俩啥也没问呢,说半天。

长岛哥:小福利没问。

小福利:我们俩不就是负责坐在这儿吗?

郭文贵先生:今天画面到底怎么样你们觉得?可以啊? “美日加什么时候KYC?”前天说过的问题啊。

长岛哥:对。

郭文贵先生:还有什么吗?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小福利:战友们在评论区有在问,关于这个北韩突然间疫情的爆发。

郭文贵先生:这就是太正常的了。北韩它第一例应该是在2021年的5月份,然后大概是5月底的时候大概有400多例,他们给盖住了。然后这一次我觉得它就是,一个因为南韩嘛,刚上来一个人,这个总统对北韩是挺硬的。另外一个就是这个拜登一定会去亚洲的,那一定会去南韩的,这对他的政权内部不稳定。

北朝鲜跟他大哥“习太阳”学会了,把人关起来变成畜奴我就安全了,然后我也给你整核糖核酸测试,我一戴口罩大家都戴口罩。然后这核糖核酸,把所有的南韩的新当选的总统,只要南韩换一个总统,对北朝鲜的政权就是一次挑战。

基本上这就像村长喊了:“把狗放屋里边去,别出来了。”村长先干坏事,这时候警察来了,警察要到村里转一圈。这个村长也提醒他干坏事,所以他就把这事夸大了给整出来了。它是5月份,2021年5月份就有了,是完全是政治操作,恐惧的结果,悲剧。

好,谢谢!可以吗?长岛哥有啥要说的吗?人家说长岛哥多可怜,坐那陪聊。有陪睡,陪吃,还有陪聊的,这是啥角色?这叫陪播,哎呀,真不好意思。

长岛哥:看看战友们有没有问题。

郭文贵先生:你有啥问题吗?兄弟。

长岛哥:没有。我看八点钟还可以问,外面亮着呢。

郭文贵先生:咱聊到黑(才)算数是吗?

小福利:看不到天黑不准备放人是吧?

长岛哥:晚上跟七嫂时间延迟么。

小福利:已经请过假了嘛?

郭文贵先生:哎呀真是。

长岛哥:这次还有一个,我就说这个普京跟习近平俩,怎么那个“三胖”怎么没跟上呢?没动静。

郭文贵先生:你说“三胖”这个,他“三胖”,你说这俩人,就有点像咱们跟谁的关系啊?有点跟那个你说“鸡腿潘”都高看他了都,就庄烈宏那时候那个关系似的,就是没人搭理他,就是根本不会搭理他那种,就不会搭理。有点像那个叫什么消失那个?叫什么曾什么宏啊?就那个小烂崽子,觉得自己很重要那种,根本就拿他玩啊。

你知道这个习对这个“三胖”很在乎,是因为他想证明我们家都是“根红苗正”,都是国家“原始股东”,但是他已经是大权在握,他就不想用他了。

而且这个金家我跟你说,到中国去什么都想要,吃饭的盘子都拿走,真不是开玩笑的。所以说他现在就不敢惹他,他什么都想要,金正恩。

这是哪个镜头啊?这马上变化了,你看,兄弟,这个感觉是挺好的。小福利和微蓝人家搞汽车的,弄的椅子都像汽车椅子,天呐。

小福利:这是我家,这是我家,他们家那个更夸张。

郭文贵先生:那你家也是,就是跟搞汽车的是朋友,也整成汽车样子,挺好。行,明天不直播,后天,后天,我星期天有可能会直播。因为我看那个法律的会(议)怎么样,好不好?

小福利:郭先生,我先去通知飞飞,后天是《飞飞秀》包场,郭先生我先去通知一下飞飞,星期天是《飞飞秀》包场,我去通知飞飞。

郭文贵先生:是吗?《飞飞秀》包场也不付钱。

小福利:暂时的嘛,以后付。

郭文贵先生:那你让她把那个红兜兜穿上呗?唯一条件。

小福利:好,我去通知飞飞。

郭文贵先生:不穿红兜兜不聊。嗯,好,谢了啊,谢了谢了谢了谢了。过来给我口罩,给我口罩,我今天我发现今天比较危险这儿,真的,今天。

****** 直播结束 ******

《文贵大直播》听写组

听写

澳洲喜农场:潜水艇2020

温哥华扬帆农场:百鸣jpqg

温哥华扬帆农场:棒妈

温哥华扬帆农场: Winner为自由而战(文祥)

纽约香草山农场:天才老鼠

纽约香草山农场:贝贝

纽约香草山农场:兰草(文泉)

温哥华扬帆农场:软红香土

校对整合/要点提取:

纽约香草山农场:林礼

温哥华扬帆农场:我从山东来

纽约香草山农场:月野兔

纽约香草山农场:天才老鼠

温哥华扬帆农场:闻喜

总校对:

温哥华扬帆农场:Peter哥

审核发布:

温哥华扬帆农场:Peter哥

全文发布稿审核

温哥华扬帆农场:文敏

注:此文系人工听写整理如有不准确之处请以原视频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