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斯所在的加利福尼亚州拥有包揽全美国港口货运总量40%的加州洛杉矶港和长滩港。

  现在,港边的海面上还漂流着70多艘集装箱船,港口外的道路上,等待装货的卡车还在排着绵延5公里的长队。 ▲ 洛杉矶港口外排起的卡车长队▲ 洛杉矶港口外排起的卡车长队

  进口的货物进不来,出口的货物出不去,美国全国的供应被堵住了。权威经济人士告诉谭主,供应链压力会导致通胀迅速攀升,雪上加霜。

  这幅场景,去年11月美国供应链短缺最严重的时候,就在这两个港口上演过。

  为了疏通供应链,缓解通胀,谁能想到,拜登想的法子,和上一届美国政府一样,还是破坏全球供应链。▲ 上个月的美国洛杉矶港,集装箱堆积▲ 上个月的美国洛杉矶港,集装箱堆积

  同样是2021年11月,拜登在罗马参加G20峰会期间又召开了全球供应链弹性峰会,试图为重构供应链促成更大范围的国际合作。目的只有一个,促使制造业回流美国,让贸易“盟友化”。

  不过,许多国家对美国重构供应链的政策并不买账,近一半的G20国家并未参会。

  大家心里清楚,当前美国制造业的生产效率偏低,就连美国自己都尚且离不开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 ▲ 美国密歇根州兰辛市一家关闭的通用汽车工厂▲ 美国密歇根州兰辛市一家关闭的通用汽车工厂

  美国咨询公司科尔尼最新发布的“回流指数”在2021年显示为负值,也就是说,美国依旧非常依赖从海外进口更多的制成品。

  其中,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商品供应国。要知道,以往这些制成品能在美国保持低价、稳定销售,离不开中国的稳定供应。

  来自印第安纳州布卢明顿的肯迪深有体会。▲ 坐落在布卢明顿街道边的商铺▲ 坐落在布卢明顿街道边的商铺

  肯迪拥有一家原创服饰店,开业之初订单量就不少,可美国本土制造商给出的造价却让肯迪苦恼道,“账单在滴血”。

  要知道,制造业可是肯迪所在的印第安纳州的支柱产业,为该州GDP贡献最多,达到29%,2021年还被排进了全美最强的制造业之州的行列。

  可中国制造的优势深深吸引了她。随后,肯迪便把目光锁定在了大洋彼岸——中国广州的一家服装厂。

  正当她以为,一切会向着更好的方向发展下去时,2020年,美国继续保持了对服装类产品征收25%的高额关税。

  美国服装零售商们要么自己承担高昂的进货成本,要么通过涨价转嫁给消费者,可售价提高了,消费者也不乐意买单,结果都是入不敷出。

  美国梅西百货这样的龙头零售企业都难以承担涨价的局面,就更别提肯迪这样的小店了。▲ 美国零售业受对华关税影响,大批关门,玮伦鞋业公司就是其中之一▲ 美国零售业受对华关税影响,大批关门,玮伦鞋业公司就是其中之一

  可她想不明白,就连衣服也会被美国当作威胁,“如果是害怕美国制造的饭碗被抢走,那应该想想自己的不足在哪里,而不是从别人的身上找问题。现在,恰恰是美国砸了我的饭碗。”

  此时美国破坏供应链,阻碍中国在全球生产链中的参与度,却刚好和美国航运成本飙升、供应短缺、强劲的需求撞个满怀,推动美国物价全线上涨,也拽着通胀向着失控走去。

  美国社会各界不知道已经写了多少封信诉苦了——对华加征关税加剧通胀、拖累了美国经济增长,呼吁政府重启对华贸易谈判并开启削减和豁免程序。

  巨大的经济压力,成为了美国打脸自身政策的最后一根稻草。这也是为什么最近半个月,削减对华关税成了美国各级官员都挂在嘴边的事情。▲ 美国财政部长耶伦4月22日表示,取消对某些中国商品的关税可能有助于缓解今年在美国各地蔓延的高通胀▲ 美国财政部长耶伦4月22日表示,取消对某些中国商品的关税可能有助于缓解今年在美国各地蔓延的高通胀

  这些人,想必都看过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研究结果:如果美国整体进口关税降低2个百分点,包括对中国商品征收的此前一系列关税,可以将通胀率降低1.3个百分点。

  5月5日,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宣布,重启两项于今年7月和8月到期的对华关税审查。

  细看此次被豁免的商品,正是服装一类的消费品,有助于降低CPI——美国用来衡量通胀的首要指标。

  这,才是美国当下最想要的。▲ 美国贸易代表戴琪称,美国对中国的关税减免是应对40年来最高水平通胀的一种选择▲ 美国贸易代表戴琪称,美国对中国的关税减免是应对40年来最高水平通胀的一种选择

  正如中国商务部5月12日的回应所说,在当前高通胀形势下,美方取消对华加征关税符合美国消费者和企业的根本利益。

  不过美国,是真心悔过了吗?

  此番美国重新审查的都是“非战略性产品”,而美国要重点重构的供应链是与基础科技、国家安全有关的产品,它们的关税仍将维持。

  而所谓“盟友化”也并未见其放过自己的盟友。▲ 美国对英国的钢铁行业施加额外关税▲ 美国对英国的钢铁行业施加额外关税

  现在供应链已经如此紧张,美国还在持续追加对不同国家的关税——英国、意大利、西班牙、土耳其、印度和奥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