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5月11日,巴西地理统计局(IBGE)公布的数据显示,巴西衡量通胀水平的全国消费者价格指数(IPCA)4月达1.06%,为1996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之一,不过低于3月的1.62%。

  从具体构成来看,4月推高通胀的首要因素是食品和饮料,其次为交通运输,两者价格分别上涨2.06%、1.91%。其中,交通运输主要受燃料价格上涨影响,汽油和柴油价格分别上涨2.48%、4.74%。

  巴西通胀短期难“降温”

  根据巴西地理统计局5月11日公布数据,巴西4月年化通胀率达12.13%,高于3月的11.3%,连续第8个月保持在两位数,为2003年10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巴西通胀率高企主要受以下因素影响:一是疫情防控政策放开后民众消费需求大量释放;二是气候变化导致农产品(5.930, 0.08, 1.37%)收成下降推高食品价格;三是选举年政治不稳定因素增加,易引发货币波动,扰乱商品正常流通,加大通胀预期;四是俄乌冲突加剧供应瓶颈、抬升国际能源和粮食等大宗商品价格。

  巴西此轮通胀体现出输入性通胀周期特征,这也是短期内通胀难以降温的根源所在。从经济结构来看,巴西过早实行“去工业化”,导致本国基本生活用品和耐用消费品供应链不够完整,大量生活必需品依靠进口,大宗商品原材料价格上涨对生活必需品的提价效应显著。 

  在高通胀压力下,巴西经济部5月11日宣布将小麦、玉米等7类食品的进口税率降为零。关税减免的相关法案5月12日生效,12月31日到期。 

  从全球范围来看,巴西等拉美国家在抗击通胀方面表现“积极”。为缓解物价上涨压力,自2021年3月17日以来,巴西央行已连续10次加息共1075个基点至12.75%。其中,2022年3月16日和2022年5月4日均加息100个基点,较此前连续三次各加息150个基点的幅度有所缓和。

  自2020年8月5日至2021年1月20日,为应对新冠疫情对经济的冲击,巴西央行在其间的5次货币政策会议上一直将基准利率保持在2%的水平。

  5月10日,巴西央行指出,通胀状况恶化为可能延长“激进”货币政策周期提供了理由。

  不过,章婕妤告诉记者,后续巴西央行加息幅度和节奏均有可能放缓。这主要基于以下判断:一是从供需两端影响因素来看,需求偏刚性,供应链受阻问题何时缓解具有不确定性,巴西央行通过加息缓解通胀的效果存在一定局限。二是利率升高意味着更高的外债成本和更大的财政赤字,不利于巴西经济长期稳定。加息也可能使社会融资减少,居民消费和生产性投资占比降低,国家财政收入减少。因此,未来加息举措也将综合评估潜在不利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