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東京櫻花團/哥七謝感

西方支持烏克蘭的立場在西歐人與盎格魯—薩克遜人之間分歧越來越大,後者繼續其削弱俄羅斯的戰略目標,其潛在後果讓前者擔心。

圖片來源:法廣

法新社評論說:拜登與馬克龍兩人就概括了這一不和諧的情形。美國總統3月26日聲明,普京不能繼續執掌政權;而馬克龍5月9日則稱,和平不能在“羞辱”俄羅斯的境況下完成。在這些口頭話語之外,美國和英國向烏克蘭提供武器的規模遠遠超過法德。一些從未證實卻不斷出現的資訊稱,美國情報機構幫助烏克蘭作戰,包括消滅了十余位俄羅斯將軍。同時,華盛頓與倫敦在制裁莫斯科方面比巴黎和柏林走得更遠,他們似乎已絕不相信歐洲人繼續抱著希望的外交斡旋。對華盛頓而言,長遠戰略仍然是與中國對抗。

法國前駐美國與聯合國大使阿羅德(GerardAraud)稱:對美國“這是難得的機會,他們正在削弱俄羅斯強權,且不出一兵一卒。”“烏克蘭人打得如此之好,俄國人如此之糟,美國人認為現在是削弱俄羅斯的時機,假如普京倒臺,更好。”而“英國人是美國人的領航魚,自從脫歐後,他們沒有其他可能的政策。”但在歐盟一方,義大利前外交官馬可·卡內洛斯(MarcoCarnelos)承認,“內部存在分歧”,歐洲東部國家由於歷史原因非常敵視俄羅斯,而西歐國家雖然堅定支持遭俄侵略的烏克蘭,但程度要溫和的多,且比起華盛頓,承受的戰爭後果要嚴重的多。美國軍事歷史學家愛德華·盧特瓦克在推上如此評論:“從波蘭的巨大慷慨(……)到德國交付的非常緩慢和微弱,以及處於中間的義大利,泛歐國家對烏克蘭的口頭支持遮蓋著物質支持的巨大差異。”

法國國立工藝技術學院經濟學教授塞巴斯蒂安·約翰(SébastienJean)認為,從經濟角度看,在盎格魯—薩克遜與歐洲人之間存在著明顯的不對稱。德國承受的更重。“美國,英國,即使後者程度更輕,都出產能源,他們依賴進口的程度比較有限。”在西歐富國陣營與英美陣營以及親近後者的東歐國家之間,看待問題的方式很不相同。但這並不意味著歐盟有再次分裂的風險。正如法國前駐美國大使阿羅德所說,這一切到目前為止並未阻止歐盟採取統一的決定。

資訊來源:

支持烏克蘭西歐與英美分歧加深 – RF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