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香草山健身部-新世界的一员

表弟的妻弟是清华大学毕业的,
毕业后分配在公安部门,
那时联系方式是扣扣,
他加了我,随表弟称呼叫我姐姐,
姐弟之间常有聊天。
有一年他突然失去了联系,
表弟说他的单位参与了平暴,
不能跟外界有联系。
有一天他的扣扣突然发信息跟我说,
姐,我得好久不能上线,
因为单位都关闭了网络,
之后好久好久断了信息,
中共的恶意的洗脑下,
平民百姓是不管任何政治事件的,
所以我也没有在心,
只过自己的麻将生活。


有一年他可以回老乡过年了,
因为喝了酒,又都是一桌的亲戚,
他说起了镇压新疆的暴乱,
自然也说了镇压手段的残酷,
那时意识模糊没有听入心,
分不清的事没有往心里去,
只是觉得镇压太过导致太多人死亡,
觉得可怜。
如今才知道只有暴政没有暴乱。
当中就提起了89.64的事,
善良而被洗成无知的清华骄子,
知道学生运动是出于爱国之心,
也知道政府杀害学生不好,
却也说学生颠覆国家也有错。
那时我连民主是啥感念都不知道,
觉得中共口口声声的为人民服务就是民主,
表弟的妻弟说有很多学生回不了家,
逃散在各个角落,或者是农村,
改名换姓为了保全生命。
我的心就有莫名的忧伤,
在我的心里,
大学生是一群有思想的,
有梦想的有理想的人,
是给国家可以创造希望的人,
所以当时我觉得假如我身边出现这样的学生,
我不会出卖他们,
我想帮助他们,
我分不清那是一种善良的本性,
还是因为对大学生的一种敬意,
又或者只是出于想帮助人生地不熟的人,
所以一度我脑子里希望能遇见北京来的大学生,
那个念头应该有好几年,
后慢慢的又被生活磨忘了。
跟随七哥以后,
才知道这些学生是为了给中国人民争取民主、自由、法治而勇敢战斗的
他们是我们的英雄。
我为我当年没有像姐妹那样愚昧的骂香港暴乱是伤害国家的无知思想而庆幸。
在中共无孔不入的洗脑过程中,
善良是击溃所有谎言的法宝。
我们新中国联邦人,誓报8964的血仇,
慰我们在天的英烈之魂,
中共一定会在2022年的64以后
步入历史的长河中。

更多資訊,更多關注
烏克蘭救援UkraineRescue官方Gettr 
郭文貴先生Gettr 
全球喜馬拉雅農場聯盟委員會Gettr 
喜馬拉雅聯盟大使館全球客服中心Discord

编辑/校正/发稿:玫瑰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