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DAISY

今日摘要

  1.  泽连斯基:马克龙为俄罗斯寻找出路是徒劳的,不会为普京留面子而失去主权
  2.  澳大利亚称中国间谍船一直在西海岸附近徘徊
  3.  一位90岁的红衣主教被捕-表明中共国的镇压以及它的恐惧
  4.  卢比奥就中共国在迈阿密的影响活动发出警告
  5.  解放军在海外的力量:中共国军事力量如何推动其海外存在

重要事件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5月12日在接受义大利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不应该为俄罗斯寻找出路,而马克龙这样做是徒劳的。我认为他有很好的经验:在俄罗斯自己想要并理解其需要(结束战争)之前,俄罗斯不会寻找任何出路。”

泽连斯基周四晚接受了义大利广播电视公司电视一台(RAI 1)“Porta a Porta”节目的专访。他在采访中指出,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试图找到与俄罗斯结束战争的外交语言是徒劳的,因为马克龙在寻求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调解方面已经有了负面的经验。

泽连斯基在采访中说:“我们不应该为俄罗斯寻找出路,而马克龙这样做是徒劳的。我认为他(马克龙)有很好的经验:在俄罗斯自己想要并理解它需要(结束战争)之前,它(俄罗斯)不会寻找任何出路。也许埃马纽埃尔知道的东西更多。我知道,他想在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调解中找到一些结果。但他没有找到任何结果。不是从我们这边,而是从俄罗斯那边(没有找到结果)。”泽连斯基补充说:“而对于我来说,为了给普京留点面子而提出一些与我们的主权有关的事情是不太正确的。我们不准备为某人保留一些东西,并为此失去我们的领土。”

对此,法国总统府周五向法新社回应称:“共和国总统从未在未经泽连斯基总统同意的情况下与弗拉基米尔·普京讨论过任何问题”。爱丽舍宫方面补充说:“他(马克龙)一直说,应由乌克兰人决定他们与俄罗斯人谈判的条件。”泽连斯基认为,欧洲在乌克兰战争问题上的立场与美国的立场没有区别,但一些欧洲领导人正在寻找与普京对话的机会。泽连斯基对节目主持人说:“你是对的,一些欧洲领导人认为有必要为普京找到某些方法。但请理解——我们已经(这样)找了很多年了。今天,这些道路上有我们人民的尸体。”泽连斯基补充说:“我不准备找到这样的方法。”

据泽连斯基说,“当下应该有一个务实的对话,需要俄罗斯的愿望,因为这将是太晚了。另一个血腥的案例(将会发生),就像在布查、博罗迪扬卡和马利乌波尔那样——人们不会(对此)有耐心。”泽连斯基还强调:“我们永远不会承认克里米亚是俄罗斯联邦的一部分。我们准备与俄罗斯联邦谈判,关于克里米亚的决定还没有来得及(提及)。现在正在进行一场战争,人的生命很宝贵。让我们把这个问题放在一边,如果它是痛苦的,使谈判进程复杂化,使乌克兰和俄罗斯的总统会晤进程复杂化的话。”

泽连斯基说:“我们在土耳其的代表团提出可以忽略这个问题,但不是永远。他们建议,我们各国应在10年内解决克里米亚问题。我们还没有听到这个问题的答案。”泽连斯基指出,他也不准备谈论乌东地区的两个分离主义的所谓“共和国”的“自治”问题。泽连斯基说:“他们(俄罗斯)摧毁了(顿巴斯)由我们控制的部分。现在他们已经承认它们(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是独立的共和国,不是乌克兰的一部分。俄罗斯把它们分离出去了。”

此前,马克龙9日在“欧洲未来论坛”闭幕式上发表讲话,提议建立“欧洲政治共同体”。他在讲话中还表示,欧洲必须从过去历史的错误中吸取教训,确保在俄罗斯和乌克兰进行和平谈判时,没有任何一方受到羞辱。马克龙指出:“我们未来必须建设和平,让我们永远不要忘记这一点。”他补充说:“我们将不得不与乌克兰和俄罗斯一起做这件事。讨论和谈判的条件将由乌克兰和俄罗斯确定。但这不会在否定中进行,也不会在相互排斥中进行,甚至不会在羞辱中进行。 ”

马克龙还坦言,乌克兰寻求在短期内加入欧盟是难以实现的。“我们都非常清楚,允许它加入的过程确实需要几年,也可能是几十年。”马克龙补充道,加入“共同体”并不能保证未来的欧盟成员国资格。马克龙当天在推特上写道:“我们没有与俄罗斯交战。我们作为欧洲人正在为维护乌克兰的主权和领土完整而努力。为了我们大陆和平的回归。我们将帮助重建乌克兰,作为欧洲人,永远如此。”

泽连斯基是随后第一个对马克龙的发言表示保留意见的乌方高层。在周三面向法国大学生的视频讲话中,泽连斯基坚持强调乌克兰应尽快加入欧盟的重要性。泽连斯基表示:“我们的加入只能加强欧盟,我们不能被保持距离”,他在回答关于马克龙提出的“政治共同体”的问题时指出:“我们不能一直保持这种不确定性;这就像一张桌子,全家人都在一起,你被邀请,但没有椅子放在你面前。这不公平。”他强调说:“乌克兰尊重欧盟,我们也希望得到同样的尊重。”

乌克兰外交部长库列巴(Dmytro Kuleba)周四在到访柏林期间所作出的答复则更加明确。他指出:“除了乌克兰的欧洲一体化之外,没有其他选择是可以接受的。 ”库列巴说:“根据我们的理解,法国的提议与给予乌克兰欧盟候选国地位并不矛盾。”他强调说,如果“欧洲政治共同体”项目将乌克兰永久性地排除在欧盟之外,“这将是歧视性的、不公平的”,并且与法国和其他国家关于乌克兰属于欧洲大家庭的公开声明背道而驰。库列巴说:“我们坚信,在6月底的欧洲理事会峰会上给予乌克兰欧盟候选国地位将符合欧洲的最佳利益。” 

澳大利亚堪培拉 — 澳大利亚国防部长星期五说,一艘具有间谍功能的中国军舰一直在该国西部海岸线上徘徊,这相当于一种 “侵略性行为”。

部长彼得-达顿说,周五早上看到这艘船在离西澳大利亚州布鲁姆约250海里的地方向北行驶,过去一周一直在沿着海岸线追踪。达顿说:”其目的当然是沿着海岸线收集情报。它一直在靠近澳大利亚西海岸的军事和情报设施。”他说,中国军舰如此冒险南下是没有先例的,当局正在用飞机和监视技术密切监视这艘船。他说,他希望对澳大利亚人开诚布公地说明这一情况。达顿说:”我认为这是一种侵略性的行为,我认为特别是因为它来到了如此遥远的南方。”

在被问及这艘船的情况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说他没有关于具体情况的信息,但 “中国始终遵守国际法和国际惯例”。”澳大利亚有关政治家应该客观、冷静地看待相关情况,不要发表耸人听闻的言论,”赵立坚在每日简报会上告诉记者。

在中国与索罗门群岛签署安全协议后,中国和澳大利亚之间的紧张关系最近有所加剧。澳大利亚人将在八天后前往投票站,在大选中投票。达顿说,他宣布的时间与选举活动没有关系。澳大利亚国防部确认该舰是一艘名为 “海王星 “的东雕级辅助情报舰。”澳大利亚尊重所有国家在国际水域和空域行使航行和飞越自由的权利,正如我们期望其他国家尊重我们的权利一样,”国防部在一份声明中说。”国防部将继续监测该船在我们的海上途径中的行动”。 

来自加利福尼亚的民主党人南希-佩洛西是众议院议长:6月4日,世界将纪念天安门广场大屠杀33周年。这是一个烙印在所有热爱自由的人的意识中的日子–我们纪念现代最伟大的政治勇气行为之一。北京对自己公民的可怕屠杀粉碎了抗议活动,但无法扑灭在他们心中燃烧的自由之火。然而,一代人之后,北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努力地扑灭这一火焰。事实上,在过去30年里,中国共产党令人震惊的人权记录和对政治自由的压制只会恶化。

周三,北京发起了其最新的攻击:命令逮捕90岁的香港名誉主教陈日君。陈日君被指控 “勾结外国势力”,因为他曾是一个现已解散的救济基金的受托人,该基金为那些在涉及言论和表达自由的案件中被指控的人提供刑事辩护。四位同事–大律师吴绮莉和歌手何韵诗、学者许宝强和前立法会议员何秀兰–也在同一借口下被围捕。

马克-西蒙:为什么中国害怕一位90岁的天主教主教?陈日君是天主教界直言不讳的民主拥护者,在香港倡导宗教自由,并在2016年敦促梵蒂冈拒绝一项让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主教授职方面拥有发言权的协议。但他不仅是香港和其他中国天主教徒的领袖。对更广泛的听众来说,他是一个批判性的良知之声:一个道德坚守的化身,在香港几十年来追求脱离英国统治时承诺的自由的过程中,他一直是一个存在。

这些逮捕是2020年所谓国家安全法促成的严厉镇压的一部分,旨在消除香港的所有异议。北京已经利用这一法律粉碎了新闻、集会和言论自由,逮捕了包括王祖贤、戴耀廷、黎明、李卓然、何韵诗和吴嘉玲在内的活动人士。现在,由于香港出现了另一位坚定的亲北京领导人,中国共产党已经将目光投向了曾志伟和他的同事。

在1997年从英国移交主权之前,中国政府承诺为香港提供 “高度自治”:有独立的行政、立法和司法机构;有言论、新闻、集会和宗教自由;有实现普选的途径;并保证中国不会干涉香港根据《基本法》管理的事务。但近25年后,中国的承诺被彻底抛弃了。任何关于香港权利将得到尊重的幌子都被暴力和恐吓打破了。在香港争取自由的过程中,陈日君的被捕是北京日益恶化的镇压的最明显的迹象之一,也是北京日益绝望和担心它正在失去这场斗争的迹象。事实上,这种迫害行为是一种软弱的表现,而不是力量的展示。

作为众议院议长,我有幸近距离见证了陈红衣主教的勇气和承诺。2015年我在香港与他会面时,他警告说,”一国两制 “正处于巨大的危险之中。而当我们最近一次见面时–2020年,在美国国会大厦,我向他颁发了魏京生中国民主卫士奖–他再次有力地谈到了中国的失信。陈日君和他的三名同事已被保释,但指控仍然有效,每个人都面临终身监禁的前景。中国的独裁长臂伸向美国。

作为众议院议长,我有幸近距离见证了陈红衣主教的勇气和承诺。2015年我在香港与他会面时,他警告说,”一国两制 “正处于巨大的危险之中。而当我们最近一次见面时–2020年,在美国国会大厦,我向他颁发了魏京生中国民主卫士奖–他再次有力地谈到了中国的失信。禅师和他的三名同事已被保释,但指控仍然有效,每个人都面临终身监禁的前景。我们都必须谴责对他们的逮捕,这是对宗教自由、政治自由和人权的侮辱。正如我以前说过的,如果我们因为商业利益而不为中国的人权说话,我们就会失去在世界任何地方为人权说话的所有道德权威。

国会在两党、两院的基础上,一直支持香港为其自由而战。2019年,国会两党通过了《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该法案现已成为法律。我们要求北京对其侵犯人权的行为负责,通过立法来打击针对维吾尔人、西藏人、大陆活动家和许多其他人的可怕运动–我们将继续这样做,直到这些侵权行为停止。为了香港人–以及全世界所有渴望自由的人–整个国际社会都有责任强烈反对这些逮捕行为,并要求中共结束其虐待行为。全世界都在关注。 

参议员Marco Rubio警告迈阿密市长Francis Suarez,中国共产党正在继续努力影响地方政府官员。虽然以前就有对中国在州和市的影响努力的担忧,但鲁比奥本周给美国市长会议主席苏亚雷斯的信,是在他的城市最近发生的一件事之后。

卢比奥写道:这种宣传往往是微妙的。例如,就在上周,迈阿密海滩市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消息说,其城市副经理带领CGTN美国公司参观了该市的气候恢复工作,而CGTN则对迈阿密海滩市的领导进行了多次采访。 CGTN美国是中国全球电视网的一个子公司,是中国中央电视台的国际部门,由中共宣传部拥有和控制。看似一次无害的宣传之旅,实际上远不止如此。这很可能是中国与迈阿密海滩市领导层建立关系的长期努力的开始,该领导层负责美国发展最快的城市之一的重要业务。

虽然CGTN是中国政府的行为者这一点应该是显而易见的,但其他关系就不那么清楚了。例如,美国心脏地带中国协会在形式上是一个设在美国的独立非政府组织,但它经常与隶属于中共统战部的组织合作,而统战部的任务是收集关于中国境外领导人的情报并施加影响。此外,中华人民共和国2017年的《国家情报法》明确规定,”任何[中国]组织或公民应支持、协助和配合国家情报工作”。2014年的一项法律明确规定中国公司和公民 “不得拒绝”。

时任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在2020年对全国州长协会的一次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讲话中对这些努力提出了警告。他对聚集在一起的州长们说,”如果在座的大多数人没有被中国共产党直接游说过,我会很惊讶”。” 与其他一些州相比,中国国家媒体在佛罗里达州的存在是相对强劲的。根据保护民主基金会的分析,有四家位于佛罗里达州的媒体参加了2019年中国国家媒体支持的全国论坛。那次聚会在中国举行,得到了该党的统一战线政治影响局的支持。

为什么中国的影响力活动以国家和地方官员为目标是非常直接的,正如FDD在去年发表的同一份报告中解释的那样。”中国政府明白,国家以下各级政治领导人对不同的激励措施的反应不同于联邦官员和当局–这些激励措施可能为中国的影响力运动创造有利条件。”这可能包括从确保优惠的商业交易到说服州议员和首席执行官在从美中贸易到台湾和维吾尔族种族灭绝等问题上与该党的立场保持一致。

2017年,中国在吉布提建立了第一个正式的海外军事基地,开创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部队长期驻扎海外的先例。许多外国分析家认为,中国将继续扩大其海外军事存在,很可能是通过增加新基地和利用军民两用港口的组合。2021年美国国防部(DoD)关于中国军队的报告将 “柬埔寨、缅甸、泰国、新加坡、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斯里兰卡、阿拉伯联合大公国、肯尼亚、塞席尔、坦尚尼亚、安哥拉和塔吉克斯坦 “列为北京 “寻求更多军事设施以支持海军、空军、地面、网路和太空力量投射 “的地点(DoD,2021年11月3日)。中国在建立和维持更多的全球军事存在方面面临着许多挑战,但有一个被忽视的基本考虑是为其国际军事存在和行动提供燃料所需的能源资源。本文探讨了解放军关于海外能源供应的潜在挑战的研究,以及一个也许令人惊讶的解决方案:可再生能源。

很难找到有馀力的朋友
解放军将需要多种类型的发电和储存,以支持海外行动,包括基地运作的电力,以及船舶、车辆和可能的飞机的燃料。需要多少电力似乎没有得到解决,尽管至少解放军的一些部门确实在研究特定行动的燃料需求。[虽然可再生能源表面上与海外基地有着微妙的联系,但解放军中的一些人认为它是对中国众所周知的困境的合理(如果不是完全足够)的回应。在美国成为全球主导力量70年的世界里,大多数海外军事基地的有利位置已经被占领,例如在德国和日本等发达国家。还有一个讽刺的现象是,北京希望确保其海外能源进口是解放军向海外推进的主要动力之一,但中国可能发现很难真正为这些新基地提供动力(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2019年7月24日)。

大多数解放军基地的潜在东道国缺乏中国可以利用的丰富电力能力。解放军研究人员郑崇伟反复强调了这一挑战,他正以一人之力说服解放军中的其他人,相信可再生能源对 “一带一路 “倡议中的海外军事基地是有用的。在解释遥远地区的发电挑战时,郑崇伟在2018年写道:”总体而言,’一带一路’沿线地区的总耗电量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61%。孟加拉的农村电力普及率只有40%,斯里兰卡的城市和农村电力普及率分别为80%和40%。” [2]

、另一个更复杂的问题是如何保护这些发电和储存设施,因为至少有一些解放军研究人员认为这些外国基地实际上可能在战时被用于作战(从而被对手攻击)。中国有许多方法可以解决未来潜在海外基地的能源基础设施不足的问题。最简单的解决方案是接入东道国现有的石油管道和电力网。然而,如果这还不够,就像几个潜在的未来基地的情况一样,那么中国将不得不全面改善当地的石油供应和电力生产,或者进口燃料并在基地内自己生产电力。虽然发电是 “金砖倡议 “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但没有证据表明这直接是为了方便中国的军事进入。大多数 BRI 能源项目都在石油/天然气和煤炭领域,但也包括可再生和核能项目(中国简报,4 月 29 日;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2021)。

解放军对海外地区可再生能源的研究
为了解决解放军如何向遥远的、能源不安全的地方供应能源这一问题,郑崇伟至少从2011年开始进行了高度专业化的研究,显然是为了支持中国的海外军事扩张。他于2011年开始研究南海问题,特别是在岛屿建设开始之前,到2015年转向研究金砖国家,并在2016年已经开始研究作为金砖国家 “关键节点 “的巴基斯坦瓜达尔的可再生能源前景的军事方面问题。[3]

郑崇伟隶属于一系列技术研究机构,包括军事和民事机构,并为其研究获得了类似的政府资助。他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科技大学气象与海洋学院(以前隶属于中国人民解放军科技大学)接受教育,但也列出了与北方战区海军司令部旅顺海军支援基地(92538部队)和大连海军学院航海系的联系。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之外,郑崇伟还与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的大气科学和地球物理流体动力学数值模拟国家重点实验室、华东师范大学的河口和海岸研究国家重点实验室以及中国海洋大学的山东省海洋工程重点实验室有联系。他的研究得到了中国国家科学基金会、中国国家重点基础研究计划(973计划)、科技部国家重点研发计划、中科院知识创新工程和各省政府的资助。

郑崇伟最近的大部分研究集中在 “战略支点”(zhanlue zhidian),它被定义为能够 “为海外军事行动提供支持或作为在海外部署军事力量的前沿基地”(The Science of Military Strategy, December 2013)。据美国分析人士称,”中国的战略强点模式整合了中国的各种商业和战略利益,促进了中国与东道国的贸易和投资,同时也帮助解放军在印度洋和其他地区建立了一个供应、物流和情报中心网路”(中国海洋研究院,2020)。郑国光没有明确说明他对战略要地的设想是专门的军事基地还是两用港口,但他提到的 “关键节点 “包括 “海洋基地”(haiyang jidi)。[4] 虽然郑崇伟不是关于 “战略要塞 “目的的最权威的资料来源,但他也许是最多的,也是最明确的关于解放军的真正目的的资料。、

然而,郑崇伟并不是唯一一个探索如何为中国未来的海外基地提供动力的解放军研究人员。陈荣江是解放军国防大学的研究员,他评估了2020年超小型模块化(核)反应堆(vSMRs)的军事应用。[5] 他指出美国军方对该主题的研究,认为解放军越来越有可能被要求进行海外军事行动,但其执行能力将受到东道国 “电力基础设施条件 “的挑战。在陈看来,一个解决方案是利用vSMR “实现海外军事行动能源支持的自主性、安全性和效率”。

可再生能源的明确军事应用
郑崇伟建议解放军为其海外军事存在使用可再生能源,”实现电力自给自足”。郑崇伟以南海为背景解释了这一解决方案,指出 “战略要地通常设在远离大陆的偏远岛屿上,那里的电力和淡水极为匮乏,而传统的柴油发电很容易破坏岛屿和珊瑚礁的脆弱生态”。[6]郑崇伟关于可再生能源在解放军海外扩张中的作用的着作大多集中于太阳能、风能和波浪能。

郑崇伟把他的研究说成是为了与BRI相关的民用目的,但实际上,他专注于描绘解放军的海外存在。抛开任何附带的民用用途,他在可再生能源方面的工作为解放军的海外扩张计划服务,主要有两个原因。首先,在 “战略强点 “的重要性方面,郑崇伟是解放军最明确的作者之一,他研究的地理重点与他宣称的强点地图有很大的重叠。这表明这不仅仅是一个巧合,郑崇伟对海外战略强点的可再生能源应用的研究显然遵循了他在发展解放军南海基地之前用来分析南海的同一分析模式,现在回想起来,很可能是为了支持解放军的规划。[7]

第二,郑崇伟通常是中立的语言,偶尔会透露出可再生能源的明显军事用途。郑崇伟经常将可再生能源定位于 “提高当地居民的生活质量”,并将其第一本书命名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和平发展之路》。然而,他暗示了另一个价值:对敌方部队的隐蔽性,这是从美国学到的技巧。在2016年的一篇文章中,他解释说 “波浪能[波浪能,bolang neng]具有良好的军事应用隐蔽性。波浪能装置在海面上,不容易被敌人发现,隐蔽性比风能[feng neng]和太阳能[taiyang neng]装置好;AUV和UUV可以充电,增强其续航能力和隐蔽性。[此外,]波浪能装置也很难被摧毁:将它们广泛散布在关键海域,可以有效避免在战争期间被敌人完全摧毁,并确保不间断的电力供应。” 他后来补充说,通过波浪能为潜水器充电,”增强了潜水器的耐力和隐蔽性”。郑还指出了战略强点对海外情报收集的价值。[8]

即使是郑崇伟在水文环境方面更广泛的工作最终也是为了军事用途,考虑到他的雇主,这并不奇怪。例如,他的研究评估了波浪对舰艇发射导弹的准确性、潜艇隐蔽性、采矿、航母空中作业和两栖登陆的影响。正如他在一篇文章中解释的那样:”当海浪很大时,会影响舰艇的登陆,登陆部队的转移,以及登陆部队的抢魏。[……]诺曼底登陆总体上是成功的,但大风大浪造成了大量船只、坦克和人员的损失”。[9]然而,在他的英文出版物中没有发现关于可再生能源在战略要地的军事应用的讨论。显然,即使是解放军研究人员在其他方面看似良性的研究,也会毫不意外地被用于军事用途。

两个关键地点
郑崇伟对可再生能源的地理关注是耐人寻味的,尽管这肯定不能保证未来中国的海外基地。总的来说,郑崇伟反复表示,他对南海和北印度洋地区最感兴趣,因为这是BRI的海洋部分–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核心。中国军方确实为一些海外基地采用了可再生能源,但很难将此明确归功于郑崇伟。至少从2017年起,中国在南海的一个填海地块–约翰逊礁就有了太阳能电池板(CSIS,2017年2月24日;JHU APL,2020)。塔吉克斯坦的一个人民武装警察驻军,接待中国部队执行以阿富汗为重点的反恐任务,配备了太阳能板(The Print,2019年2月22日)。这表明,解放军对海外军事基地的可再生能源的研究,如郑的研究,可能对了解未来可能建立的设施有一定价值。

巴基斯坦是郑崇伟研究的最大焦点,从2011年到2020年有24篇文章提到该国或瓜达尔港,其中有两篇专门讨论瓜达尔的风能。[10] 在2015年的一篇文章中,郑崇伟解释说 “瓜达尔港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一个关键节点”,并希望他的研究将 “有效提高偏远岛屿、深海和重要港口的生存能力[shengcun nengli]和可持续发展能力”。郑崇伟的分析提供了详细的技术数据,以欧洲气象数据为基础,按月估算风能产量(见图2)。在BRI的中巴经济走廊下,中国在巴基斯坦已经有一些可再生能源项目,但在瓜达尔附近没有任何项目,该市在2019年11月宣布,一家德国公司正在该市建设一个太阳能发电厂(《新闻报》,2019年11月1日)。虽然巴基斯坦看起来很有希望,但郑崇伟在2020年得出结论,印度洋上最有前途的风能地点是索马利亚和斯里兰卡。
很容易猜到为什么郑崇伟对瓜达尔感兴趣,瓜达尔是未来解放军基地的长期竞争者,其能源供应也很有限(国防部,2018)。根据2020年CMSI的报告。”电力短缺是巴基斯坦的常态,特别是在瓜达尔,那里严重的停电–每天长达20小时–并不罕见。自1999年以来,瓜达尔的所有电力都是从伊朗进口的。在进行任何更雄心勃勃的发展之前,必须满足对稳定电力的巨大需求”(CMSI, 2020)”因此,发电是中国在瓜达尔附近的关键项目之一,”这与巴基斯坦的优先事项和发电项目在中巴经济走廊中的核心作用相一致。到目前为止,没有证据表明这种发电是直接为了支持解放军的存在,但这将是很方便的。

在南方,郑崇伟关注斯里兰卡,从2011年到2020年有21篇文章提到该国,包括两篇关于其波能前景的文章。在2018年的一篇文章中,”21世纪的丝绸之路。斯里兰卡水域的波浪能评估和决策及建议》中,郑崇伟解释说:”斯里兰卡位于印度洋主航道的中心附近,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关键节点之一”。他认为他的研究将 “为协助决策层走向深蓝海提供科技支持”,这是解放军海军偶尔用来表示其全球野心的措辞,并将通过使战略要塞的淡水和电力自给自足,”有利于提高战略要塞的生存能力。在另一篇文章中,郑崇伟特别指出,对于波浪能来说,最好的地点是斯里兰卡的东南海岸,因为那里有来自印度洋的自然风,其次是南部和西南部,北部地区最差(见图3)。[11]

结论
郑崇伟的研究对中国在海外的军事存在提出了一些耐人寻味的潜在影响,以及对外国关于中国军队的公开资料研究的考虑。首先,郑崇伟的研究为中国未来的海外存在提供了另一种设想,尽管目前还不清楚具体的解放军或广泛的中国是否真的会在海外基地追求大规模的可持续能源。西方已经有很多讨论,认为中国不必遵循美国的海外存在模式,一般来说,中国对大型海外基地的依赖程度较低(美国国防大学,2014年10月1日)。然而,郑崇伟的研究表明,解放军也有可能追求一种不同的能源生产愿景,减少对化石燃料的依赖,转而使用可再生能源。也许这甚至需要解放军在未来部署电动自主无人车,这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它们比中国目前的潜艇更安静,这对未来的冲突意味着什么? (FAS, November 21, 2009)。

第二,虽然我认为郑崇伟的研究为解放军对未来基地的兴趣提供了一些见解,但未来海外基地的发展和具体位置仍有很大争议。首先,基地的决定最终将由东道国根据中国领导层的要求做出,而中国领导层也会了解到这一点。其次,作为一名个人专家,从传统的分析标准来看,郑崇伟无疑不是解放军思想的权威来源。然而,他至少可以代表解放军的一种思维方式,并反映出一定程度的内部规划,因为他早先关于南海岛屿的着作表明他可能参与了解放军的内部规划,或者至少可以接触到这种规划。郑崇伟的研究中最相关的部分是他对特定地点–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的强调,这可能反映了解放军内部对潜在地点的普遍假设。最后,郑崇伟将BRI、战略强点、解放军的海外存在和作战价值明确联系起来,进一步澄清了解放军内部至少有一种前瞻性的观点。最后,郑崇伟的分析似乎是为了确定BRI沿线具有战略价值的地点,因为它包括一些解放军不能指望进入的港口,如迪戈加西亚岛和印度,这意味着解放军中的其他人可能会决定如何处理这些信息。

第三,郑崇伟是一个有用的案例研究,用于考虑解放军开源研究的未来。从方法论的角度来看,如果一个解放军研究人员对着虚空大喊大叫,这重要吗?郑崇伟基本上是唯一一个为解放军驻外机构从事可再生能源研究的解放军研究人员。[12]然而,由于关于中国驻外解放军的意图和规划的权威信息太少,研究人员应该更多地利用这类大量的、但却晦涩难懂的、技术性的、经常被忽略的中国军队的公开着作。展望未来,郑崇伟似乎认为他的研究将变得更有需求,因为他希望用大数据来扩大他的研究,包括发布海上丝绸之路的数据集。外国分析家应该密切关注这些地方,将其作为解放军未来以某种形式存在的潜在地点,包括可再生能源投资。

每日文贵说

更多要闻链接

  1.  向一名手无寸铁的62岁男子头部开枪将其处决-俄罗斯士兵在基辅成为第一个因战争罪受审的人
  2.  乌克兰持续被俄军侵略 UN统计已逾600万人出逃
  3.  乌克兰总统重申随时准备与普京会谈
  4.  中国公司购买加拿大锂矿60%的股份
  5.  美报告:中共跨国镇压宗教人士「最全球化」
  6.  乌克兰要求七国集团扣押俄罗斯资产以重建国家

每日推特文摘

明年,可能有高达50%的劳动力“灵活就业” 苦难,才刚刚开始。

320万理财剩2190元!

“疫情期间…每管提成2元…每年会有4个月每管提成2元的福利” — 每年会有4个月疫情?都预定好了!

在这里,你的自由不是你的,你的命也不是!1,警察在撬已经转移走的住户的门,没有背消杀设备莫名撬门。 2.警察已经动手打人了。 3.居民坐在地上大喊救命。 坐标: 浦东金桥禹州国际三期一号楼。

中国人起来吧! 把独裁者打 个落花流水, 中国人起来起来! 不要再懦弱, 不要再出卖灵魂。

中共党校的领导十戒,有没有刷新你的认知?

北京的今天是上海的昨天:北京市民三天居家,开展三轮核酸筛查,封城、静默都是谣言,抢菜更没必要……上海人民听着熟悉,北京人民又得去抢菜了。这段时间北京每天几十个病例,其实控制得不错(假如数据是真的),现在开始一轮轮测核酸,意味着马上要大爆发了。

法国晚报报道: 中共在马克龙政府和国会里安插的 Buon TAN是谁?Buon TAN,陈文雄,柬埔寨华人,首位法籍华裔民选议员,中法友好小组主席,中共统战部高级官员。2022年1月20日,法国国会通过一项谴责中国对维吾尔人实施种族灭绝的决议。唯一的反对票来自华裔议员陈文雄。

爱台湾、爱台湾! 无耻的政客、媒体、砖家们会害死台湾,都已经日增64972人了,还在故意暗示死亡个案中是未接种毒苗者居多,每一天,台湾主流媒体仍在鼓励老人赶快打加强针,都特马地坏了良心! 五月份还未到一半,这毒苗灾难就如此爆发,再这么来两周,中共不用打,台湾自己已经先乱套了!

郭文贵先生,说啥了?

 

编辑:DAIYSY
审核发布:文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