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DAISY

今日摘要

  1.  澤連斯基:馬克龍為俄羅斯尋找出路是徒勞的,不會為普京留面子而失去主權
  2.  澳大利亞稱中國間諜船一直在西海岸附近徘徊
  3.  一位90歲的紅衣主教被捕-表明中共國的鎮壓以及它的恐懼
  4.  盧比奧就中共國在邁阿密的影響活動發出警告
  5.  解放軍在海外的力量:中共國軍事力量如何推動其海外存在

重要事件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5月12日在接受義大利媒體採訪時表示,“我們不應該為俄羅斯尋找出路,而馬克龍這樣做是徒勞的。我認為他有很好的經驗:在俄羅斯自己想要並理解其需要(結束戰爭)之前,俄羅斯不會尋找任何出路。”

澤連斯基周四晚接受了義大利廣播電視公司電視一臺(RAI 1)“Porta a Porta”節目的專訪。他在採訪中指出,法國總統埃馬紐埃爾·馬克龍(Emmanuel Macron)試圖找到與俄羅斯結束戰爭的外交語言是徒勞的,因為馬克龍在尋求俄羅斯和烏克蘭之間的調解方面已經有了負面的經驗。

澤連斯基在採訪中說:“我們不應該為俄羅斯尋找出路,而馬克龍這樣做是徒勞的。我認為他(馬克龍)有很好的經驗:在俄羅斯自己想要並理解它需要(結束戰爭)之前,它(俄羅斯)不會尋找任何出路。也許埃馬紐埃爾知道的東西更多。我知道,他想在俄羅斯和烏克蘭之間的調解中找到一些結果。但他沒有找到任何結果。不是從我們這邊,而是從俄羅斯那邊(沒有找到結果)。”澤連斯基補充說:“而對於我來說,為了給普京留點面子而提出一些與我們的主權有關的事情是不太正確的。我們不準備為某人保留一些東西,並為此失去我們的領土。”

對此,法國總統府周五向法新社回應稱:“共和國總統從未在未經澤連斯基總統同意的情況下與弗拉基米爾·普京討論過任何問題”。愛麗舍宮方面補充說:“他(馬克龍)一直說,應由烏克蘭人決定他們與俄羅斯人談判的條件。”澤連斯基認為,歐洲在烏克蘭戰爭問題上的立場與美國的立場沒有區別,但一些歐洲領導人正在尋找與普京對話的機會。澤連斯基對節目主持人說:“你是對的,一些歐洲領導人認為有必要為普京找到某些方法。但請理解——我們已經(這樣)找了很多年了。今天,這些道路上有我們人民的屍體。”澤連斯基補充說:“我不準備找到這樣的方法。”

據澤連斯基說,“當下應該有一個務實的對話,需要俄羅斯的願望,因為這將是太晚了。另一個血腥的案例(將會發生),就像在布查、博羅迪揚卡和馬利烏波爾那樣——人們不會(對此)有耐心。”澤連斯基還強調:“我們永遠不會承認克裡米亞是俄羅斯聯邦的一部分。我們準備與俄羅斯聯邦談判,關於克裡米亞的決定還沒有來得及(提及)。現在正在進行一場戰爭,人的生命很寶貴。讓我們把這個問題放在一邊,如果它是痛苦的,使談判進程復雜化,使烏克蘭和俄羅斯的總統會晤進程復雜化的話。”

澤連斯基說:“我們在土耳其的代表團提出可以忽略這個問題,但不是永遠。他們建議,我們各國應在10年內解決克裡米亞問題。我們還沒有聽到這個問題的答案。”澤連斯基指出,他也不準備談論烏東地區的兩個分離主義的所謂“共和國”的“自治”問題。澤連斯基說:“他們(俄羅斯)摧毀了(頓巴斯)由我們控制的部分。現在他們已經承認它們(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是獨立的共和國,不是烏克蘭的一部分。俄羅斯把它們分離出去了。”

此前,馬克龍9日在“歐洲未來論壇”閉幕式上發表講話,提議建立“歐洲政治共同體”。他在講話中還表示,歐洲必須從過去歷史的錯誤中吸取教訓,確保在俄羅斯和烏克蘭進行和平談判時,沒有任何一方受到羞辱。馬克龍指出:“我們未來必須建設和平,讓我們永遠不要忘記這一點。”他補充說:“我們將不得不與烏克蘭和俄羅斯一起做這件事。討論和談判的條件將由烏克蘭和俄羅斯確定。但這不會在否定中進行,也不會在相互排斥中進行,甚至不會在羞辱中進行。 ”

馬克龍還坦言,烏克蘭尋求在短期內加入歐盟是難以實現的。“我們都非常清楚,允許它加入的過程確實需要幾年,也可能是幾十年。”馬克龍補充道,加入“共同體”並不能保證未來的歐盟成員國資格。馬克龍當天在推特上寫道:“我們沒有與俄羅斯交戰。我們作為歐洲人正在為維護烏克蘭的主權和領土完整而努力。為了我們大陸和平的回歸。我們將幫助重建烏克蘭,作為歐洲人,永遠如此。”

澤連斯基是隨後第一個對馬克龍的發言表示保留意見的烏方高層。在周三面向法國大學生的視頻講話中,澤連斯基堅持強調烏克蘭應盡快加入歐盟的重要性。澤連斯基表示:“我們的加入只能加強歐盟,我們不能被保持距離”,他在回答關於馬克龍提出的“政治共同體”的問題時指出:“我們不能一直保持這種不確定性;這就像一張桌子,全家人都在一起,你被邀請,但沒有椅子放在你面前。這不公平。”他強調說:“烏克蘭尊重歐盟,我們也希望得到同樣的尊重。”

烏克蘭外交部長庫列巴(Dmytro Kuleba)周四在到訪柏林期間所作出的答復則更加明確。他指出:“除了烏克蘭的歐洲一體化之外,沒有其他選擇是可以接受的。 ”庫列巴說:“根據我們的理解,法國的提議與給予烏克蘭歐盟候選國地位並不矛盾。”他強調說,如果“歐洲政治共同體”項目將烏克蘭永久性地排除在歐盟之外,“這將是歧視性的、不公平的”,並且與法國和其他國家關於烏克蘭屬於歐洲大家庭的公開聲明背道而馳。庫列巴說:“我們堅信,在6月底的歐洲理事會峰會上給予烏克蘭歐盟候選國地位將符合歐洲的最佳利益。” 

澳大利亞堪培拉 — 澳大利亞國防部長星期五說,一艘具有間諜功能的中國軍艦一直在該國西部海岸線上徘徊,這相當於一種 “侵略性行為”。

部長彼得-達頓說,周五早上看到這艘船在離西澳大利亞州布魯姆約250海裡的地方向北行駛,過去一周一直在沿著海岸線追蹤。達頓說:”其目的當然是沿著海岸線收集情報。它一直在靠近澳大利亞西海岸的軍事和情報設施。”他說,中國軍艦如此冒險南下是沒有先例的,當局正在用飛機和監視技術密切監視這艘船。他說,他希望對澳大利亞人開誠布公地說明這一情況。達頓說:”我認為這是一種侵略性的行為,我認為特別是因為它來到瞭如此遙遠的南方。”

在被問及這艘船的情況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說他沒有關於具體情況的信息,但 “中國始終遵守國際法和國際慣例”。”澳大利亞有關政治家應該客觀、冷靜地看待相關情況,不要發表聳人聽聞的言論,”趙立堅在每日簡報會上告訴記者。

在中國與索羅門群島簽署安全協議後,中國和澳大利亞之間的緊張關系最近有所加劇。澳大利亞人將在八天后前往投票站,在大選中投票。達頓說,他宣佈的時間與選舉活動沒有關系。澳大利亞國防部確認該艦是一艘名為 “海王星 “的東雕級輔助情報艦。”澳大利亞尊重所有國家在國際水域和空域行使航行和飛越自由的權利,正如我們期望其他國家尊重我們的權利一樣,”國防部在一份聲明中說。”國防部將繼續監測該船在我們的海上途徑中的行動”。 

來自加利福尼亞的民主黨人南希-佩洛西是眾議院議長:6月4日,世界將紀念天安門廣場大屠殺33周年。這是一個烙印在所有熱愛自由的人的意識中的日子–我們紀念現代最偉大的政治勇氣行為之一。北京對自己公民的可怕屠殺粉碎了抗議活動,但無法撲滅在他們心中燃燒的自由之火。然而,一代人之後,北京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努力地撲滅這一火焰。事實上,在過去30年裡,中國共產黨令人震驚的人權記錄和對政治自由的壓制只會惡化。

周三,北京發起了其最新的攻擊:命令逮捕90歲的香港名譽主教陳日君。陳日君被指控 “勾結外國勢力”,因為他曾是一個現已解散的救濟基金的受托人,該基金為那些在涉及言論和表達自由的案件中被指控的人提供刑事辯護。四位同事–大律師吳綺莉和歌手何韻詩、學者許寶強和前立法會議員何秀蘭–也在同一藉口下被圍捕。

馬克-西蒙:為什麼中國害怕一位90歲的天主教主教?陳日君是天主教界直言不諱的民主擁護者,在香港倡導宗教自由,並在2016年敦促教廷拒絕一項讓中華人民共和國在主教授職方面擁有發言權的協議。但他不僅是香港和其他中國天主教徒的領袖。對更廣泛的聽眾來說,他是一個批判性的良知之聲:一個道德堅守的化身,在香港幾十年來追求脫離英國統治時承諾的自由的過程中,他一直是一個存在。

這些逮捕是2020年所謂國家安全法促成的嚴厲鎮壓的一部分,旨在消除香港的所有異議。北京已經利用這一法律粉碎了新聞、集會和言論自由,逮捕了包括王祖賢、戴耀廷、黎明、李卓然、何韻詩和吳嘉玲在內的活動人士。現在,由於香港出現了另一位堅定的親北京領導人,中國共產黨已經將目光投向了曾志偉和他的同事。

在1997年從英國移交主權之前,中國政府承諾為香港提供 “高度自治”:有獨立的行政、立法和司法機構;有言論、新聞、集會和宗教自由;有實現普選的途徑;並保證中國不會乾涉香港根據《基本法》管理的事務。但近25年後,中國的承諾被徹底拋棄了。任何關於香港權利將得到尊重的幌子都被暴力和恐嚇打破了。在香港爭取自由的過程中,陳日君的被捕是北京日益惡化的鎮壓的最明顯的跡象之一,也是北京日益絕望和擔心它正在失去這場鬥爭的跡象。事實上,這種迫害行為是一種軟弱的表現,而不是力量的展示。

作為眾議院議長,我有幸近距離見證了陳紅衣主教的勇氣和承諾。2015年我在香港與他會面時,他警告說,”一國兩制 “正處於巨大的危險之中。而當我們最近一次見面時–2020年,在美國國會大廈,我向他頒發了魏京生中國民主衛士獎–他再次有力地談到了中國的失信。陳日君和他的三名同事已被保釋,但指控仍然有效,每個人都面臨終身監禁的前景。中國的獨裁長臂伸向美國。

作為眾議院議長,我有幸近距離見證了陳紅衣主教的勇氣和承諾。2015年我在香港與他會面時,他警告說,”一國兩制 “正處於巨大的危險之中。而當我們最近一次見面時–2020年,在美國國會大廈,我向他頒發了魏京生中國民主衛士獎–他再次有力地談到了中國的失信。禪師和他的三名同事已被保釋,但指控仍然有效,每個人都面臨終身監禁的前景。我們都必須譴責對他們的逮捕,這是對宗教自由、政治自由和人權的侮辱。正如我以前說過的,如果我們因為商業利益而不為中國的人權說話,我們就會失去在世界任何地方為人權說話的所有道德權威。

國會在兩黨、兩院的基礎上,一直支持香港為其自由而戰。2019年,國會兩黨通過了《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該法案現已成為法律。我們要求北京對其侵犯人權的行為負責,通過立法來打擊針對維吾爾人、西藏人、大陸活動家和許多其他人的可怕運動–我們將繼續這樣做,直到這些侵權行為停止。為了香港人–以及全世界所有渴望自由的人–整個國際社會都有責任強烈反對這些逮捕行為,並要求中共結束其虐待行為。全世界都在關註。 

參議員Marco Rubio警告邁阿密市長Francis Suarez,中國共產黨正在繼續努力影響地方政府官員。雖然以前就有對中國在州和市的影響努力的擔憂,但魯比奧本周給美國市長會議主席蘇亞雷斯的信,是在他的城市最近發生的一件事之後。

盧比奧寫道:這種宣傳往往是微妙的。例如,就在上周,邁阿密海灘市在社交媒體上發布消息說,其城市副經理帶領CGTN美國公司參觀了該市的氣候恢復工作,而CGTN則對邁阿密海灘市的領導進行了多次採訪。 CGTN美國是中國全球電視網的一個子公司,是中國中央電視台的國際部門,由中共宣傳部擁有和控制。看似一次無害的宣傳之旅,實際上遠不止如此。這很可能是中國與邁阿密海灘市領導層建立關系的長期努力的開始,該領導層負責美國發展最快的城市之一的重要業務。

雖然CGTN是中國政府的行為者這一點應該是顯而易見的,但其他關系就不那麼清楚了。例如,美國心臟地帶中國協會在形式上是一個設在美國的獨立非政府組織,但它經常與隸屬於中共統戰部的組織合作,而統戰部的任務是收集關於中國境外領導人的情報並施加影響。此外,中華人民共和國2017年的《國家情報法》明確規定,”任何[中國]組織或公民應支持、協助和配合國家情報工作”。2014年的一項法律明確規定中國公司和公民 “不得拒絕”。

時任國務卿邁克-蓬佩奧在2020年對全國州長協會的一次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講話中對這些努力提出了警告。他對聚集在一起的州長們說,”如果在座的大多數人沒有被中國共產黨直接游說過,我會很驚訝”。” 與其他一些州相比,中國國家媒體在佛羅里達州的存在是相對強勁的。根據保護民主基金會的分析,有四家位於佛羅里達州的媒體參加了2019年中國國家媒體支持的全國論壇。那次聚會在中國舉行,得到了該黨的統一戰線政治影響局的支持。

為什麼中國的影響力活動以國家和地方官員為目標是非常直接的,正如FDD在去年發表的同一份報告中解釋的那樣。”中國政府明白,國家以下各級政治領導人對不同的激勵措施的反應不同於聯邦官員和當局–這些激勵措施可能為中國的影響力運動創造有利條件。”這可能包括從確保優惠的商業交易到說服州議員和首席執行官在從美中貿易到台灣和維吾爾族種族滅絕等問題上與該黨的立場保持一致。

2017年,中國在吉布地建立了第一個正式的海外軍事基地,開創了中國人民解放軍部隊長期駐扎海外的先例。許多外國分析家認為,中國將繼續擴大其海外軍事存在,很可能是通過增加新基地和利用軍民兩用港口的組合。2021年美國國防部(DoD)關於中國軍隊的報告將 “柬埔寨、緬甸、泰國、新加坡、印度尼西亞、巴基斯坦、斯里蘭卡、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肯尼亞、塞席爾、坦尚尼亞、安哥拉和塔吉克 “列為北京 “尋求更多軍事設施以支持海軍、空軍、地面、網路和太空力量投射 “的地點(DoD,2021年11月3日)。中國在建立和維持更多的全球軍事存在方面面臨著許多挑戰,但有一個被忽視的基本考慮是為其國際軍事存在和行動提供燃料所需的能源資源。本文探討瞭解放軍關於海外能源供應的潛在挑戰的研究,以及一個也許令人驚訝的解決方案:可再生能源。

很難找到有餘力的朋友
解放軍將需要多種類型的發電和儲存,以支持海外行動,包括基地運作的電力,以及船舶、車輛和可能的飛機的燃料。需要多少電力似乎沒有得到解決,盡管至少解放軍的一些部門確實在研究特定行動的燃料需求。[雖然可再生能源錶面上與海外基地有著微妙的聯系,但解放軍中的一些人認為它是對中國眾所周知的困境的合理(如果不是完全足夠)的回應。在美國成為全球主導力量70年的世界里,大多數海外軍事基地的有利位置已經被占領,例如在德國和日本等發達國家。還有一個諷刺的現象是,北京希望確保其海外能源進口是解放軍向海外推進的主要動力之一,但中國可能發現很難真正為這些新基地提供動力(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2019年7月24日)。

大多數解放軍基地的潛在東道國缺乏中國可以利用的豐富電力能力。解放軍研究人員鄭崇偉反復強調了這一挑戰,他正以一人之力說服解放軍中的其他人,相信可再生能源對 “一帶一路 “倡議中的海外軍事基地是有用的。在解釋遙遠地區的發電挑戰時,鄭崇偉在2018年寫道:”總體而言,’一帶一路’沿線地區的總耗電量僅為世界平均水平的61%。孟加拉的農村電力普及率只有40%,斯里蘭卡的城市和農村電力普及率分別為80%和40%。” [2]

、另一個更復雜的問題是如何保護這些發電和儲存設施,因為至少有一些解放軍研究人員認為這些外國基地實際上可能在戰時被用於作戰(從而被對手攻擊)。中國有許多方法可以解決未來潛在海外基地的能源基礎設施不足的問題。最簡單的解決方案是接入東道國現有的石油管道和電力網。然而,如果這還不夠,就像幾個潛在的未來基地的情況一樣,那麼中國將不得不全面改善當地的石油供應和電力生產,或者進口燃料並在基地內自己生產電力。雖然發電是 “金磚倡議 “的一個關鍵組成部分,但沒有證據表明這直接是為了方便中國的軍事進入。大多數 BRI 能源項目都在石油/天然氣和煤炭領域,但也包括可再生和核能項目(中國簡報,4 月 29 日;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2021)。

解放軍對海外地區可再生能源的研究
為瞭解決解放軍如何向遙遠的、能源不安全的地方供應能源這一問題,鄭崇偉至少從2011年開始進行了高度專業化的研究,顯然是為了支持中國的海外軍事擴張。他於2011年開始研究南海問題,特別是在島嶼建設開始之前,到2015年轉向研究金磚國家,並在2016年已經開始研究作為金磚國家 “關鍵節點 “的巴基斯坦瓜達爾的可再生能源前景的軍事方面問題。[3]

鄭崇偉隸屬於一系列技術研究機構,包括軍事和民事機構,並為其研究獲得了類似的政府資助。他在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科技大學氣象與海洋學院(以前隸屬於中國人民解放軍科技大學)接受教育,但也列出了與北方戰區海軍司令部旅順海軍支援基地(92538部隊)和大連海軍學院航海系的聯系。在中國人民解放軍之外,鄭崇偉還與中國科學院大氣物理研究所的大氣科學和地球物理流體動力學數值模擬國家重點實驗室、華東師範大學的河口和海岸研究國家重點實驗室以及中國海洋大學的山東省海洋工程重點實驗室有聯系。他的研究得到了中國國家科學基金會、中國國家重點基礎研究計劃(973計劃)、科技部國家重點研發計劃、中科院知識創新工程和各省政府的資助。

鄭崇偉最近的大部分研究集中在 “戰略支點”(zhanlue zhidian),它被定義為能夠 “為海外軍事行動提供支持或作為在海外部署軍事力量的前沿基地”(The Science of Military Strategy, December 2013)。據美國分析人士稱,”中國的戰略強點模式整合了中國的各種商業和戰略利益,促進了中國與東道國的貿易和投資,同時也幫助解放軍在印度洋和其他地區建立了一個供應、物流和情報中心網路”(中國海洋研究院,2020)。鄭國光沒有明確說明他對戰略要地的設想是專門的軍事基地還是兩用港口,但他提到的 “關鍵節點 “包括 “海洋基地”(haiyang jidi)。[4] 雖然鄭崇偉不是關於 “戰略要塞 “目的的最權威的資料來源,但他也許是最多的,也是最明確的關於解放軍的真正目的的資料。、

然而,鄭崇偉並不是唯一一個探索如何為中國未來的海外基地提供動力的解放軍研究人員。陳榮江是解放軍國防大學的研究員,他評估了2020年超小型模塊化(核)反應堆(vSMRs)的軍事應用。[5] 他指出美國軍方對該主題的研究,認為解放軍越來越有可能被要求進行海外軍事行動,但其執行能力將受到東道國 “電力基礎設施條件 “的挑戰。在陳看來,一個解決方案是利用vSMR “實現海外軍事行動能源支持的自主性、安全性和效率”。

可再生能源的明確軍事應用
鄭崇偉建議解放軍為其海外軍事存在使用可再生能源,”實現電力自給自足”。鄭崇偉以南海為背景解釋了這一解決方案,指出 “戰略要地通常設在遠離大陸的偏遠島嶼上,那裡的電力和淡水極為匱乏,而傳統的柴油發電很容易破壞島嶼和珊瑚礁的脆弱生態”。[6]鄭崇偉關於可再生能源在解放軍海外擴張中的作用的著作大多集中於太陽能、風能和波浪能。

鄭崇偉把他的研究說成是為了與BRI相關的民用目的,但實際上,他專註於描繪解放軍的海外存在。拋開任何附帶的民用用途,他在可再生能源方面的工作為解放軍的海外擴張計劃服務,主要有兩個原因。首先,在 “戰略強點 “的重要性方面,鄭崇偉是解放軍最明確的作者之一,他研究的地理重點與他宣稱的強點地圖有很大的重疊。這表明這不僅僅是一個巧合,鄭崇偉對海外戰略強點的可再生能源應用的研究顯然遵循了他在發展解放軍南海基地之前用來分析南海的同一分析模式,現在回想起來,很可能是為了支持解放軍的規劃。[7]

第二,鄭崇偉通常是中立的語言,偶爾會透露出可再生能源的明顯軍事用途。鄭崇偉經常將可再生能源定位於 “提高當地居民的生活質量”,並將其第一本書命名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和平發展之路》。然而,他暗示了另一個價值:對敵方部隊的隱蔽性,這是從美國學到的技巧。在2016年的一篇文章中,他解釋說 “波浪能[波浪能,bolang neng]具有良好的軍事應用隱蔽性。波浪能裝置在海面上,不容易被敵人發現,隱蔽性比風能[feng neng]和太陽能[taiyang neng]裝置好;AUV和UUV可以充電,增強其續航能力和隱蔽性。[此外,]波浪能裝置也很難被摧毀:將它們廣泛散佈在關鍵海域,可以有效避免在戰爭期間被敵人完全摧毀,並確保不間斷的電力供應。” 他後來補充說,通過波浪能為潛水器充電,”增強了潛水器的耐力和隱蔽性”。鄭還指出了戰略強點對海外情報收集的價值。[8]

即使是鄭崇偉在水文環境方面更廣泛的工作最終也是為了軍事用途,考慮到他的雇主,這並不奇怪。例如,他的研究評估了波浪對艦艇發射導彈的準確性、潛艇隱蔽性、採礦、航母空中作業和兩棲登陸的影響。正如他在一篇文章中解釋的那樣:”當海浪很大時,會影響艦艇的登陸,登陸部隊的轉移,以及登陸部隊的搶魏。[……]諾曼底登陸總體上是成功的,但大風大浪造成了大量船隻、坦克和人員的損失”。[9]然而,在他的英文出版物中沒有發現關於可再生能源在戰略要地的軍事應用的討論。顯然,即使是解放軍研究人員在其他方面看似良性的研究,也會毫不意外地被用於軍事用途。

兩個關鍵地點
鄭崇偉對可再生能源的地理關註是耐人尋味的,盡管這肯定不能保證未來中國的海外基地。總的來說,鄭崇偉反復表示,他對南海和北印度洋地區最感興趣,因為這是BRI的海洋部分–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核心。中國軍方確實為一些海外基地採用了可再生能源,但很難將此明確歸功於鄭崇偉。至少從2017年起,中國在南海的一個填海地塊–約翰遜礁就有了太陽能電池板(CSIS,2017年2月24日;JHU APL,2020)。塔吉克的一個人民武裝警察駐軍,接待中國部隊執行以阿富汗為重點的反恐任務,配備了太陽能板(The Print,2019年2月22日)。這表明,解放軍對海外軍事基地的可再生能源的研究,如鄭的研究,可能對瞭解未來可能建立的設施有一定價值。

巴基斯坦是鄭崇偉研究的最大焦點,從2011年到2020年有24篇文章提到該國或瓜達爾港,其中有兩篇專門討論瓜達爾的風能。[10] 在2015年的一篇文章中,鄭崇偉解釋說 “瓜達爾港是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一個關鍵節點”,並希望他的研究將 “有效提高偏遠島嶼、深海和重要港口的生存能力[shengcun nengli]和可持續發展能力”。鄭崇偉的分析提供了詳細的技術數據,以歐洲氣象數據為基礎,按月估算風能產量(見圖2)。在BRI的中巴經濟走廊下,中國在巴基斯坦已經有一些可再生能源項目,但在瓜達爾附近沒有任何項目,該市在2019年11月宣佈,一家德國公司正在該市建設一個太陽能發電廠(《新聞報》,2019年11月1日)。雖然巴基斯坦看起來很有希望,但鄭崇偉在2020年得出結論,印度洋上最有前途的風能地點是索馬利亞和斯里蘭卡。
很容易猜到為什麼鄭崇偉對瓜達爾感興趣,瓜達爾是未來解放軍基地的長期競爭者,其能源供應也很有限(國防部,2018)。根據2020年CMSI的報告。”電力短缺是巴基斯坦的常態,特別是在瓜達爾,那裡嚴重的停電–每天長達20小時–並不罕見。自1999年以來,瓜達爾的所有電力都是從伊朗進口的。在進行任何更雄心勃勃的發展之前,必須滿足對穩定電力的巨大需求”(CMSI, 2020)”因此,發電是中國在瓜達爾附近的關鍵項目之一,”這與巴基斯坦的優先事項和發電項目在中巴經濟走廊中的核心作用相一致。到目前為止,沒有證據表明這種發電是直接為了支持解放軍的存在,但這將是很方便的。

在南方,鄭崇偉關註斯里蘭卡,從2011年到2020年有21篇文章提到該國,包括兩篇關於其波能前景的文章。在2018年的一篇文章中,”21世紀的絲綢之路。斯里蘭卡水域的波浪能評估和決策及建議》中,鄭崇偉解釋說:”斯里蘭卡位於印度洋主航道的中心附近,是海上絲綢之路的關鍵節點之一”。他認為他的研究將 “為協助決策層走向深藍海提供科技支持”,這是解放軍海軍偶爾用來表示其全球野心的措辭,並將通過使戰略要塞的淡水和電力自給自足,”有利於提高戰略要塞的生存能力。在另一篇文章中,鄭崇偉特別指出,對於波浪能來說,最好的地點是斯里蘭卡的東南海岸,因為那裡有來自印度洋的自然風,其次是南部和西南部,北部地區最差(見圖3)。[11]

結論
鄭崇偉的研究對中國在海外的軍事存在提出了一些耐人尋味的潛在影響,以及對外國關於中國軍隊的公開資料研究的考慮。首先,鄭崇偉的研究為中國未來的海外存在提供了另一種設想,盡管目前還不清楚具體的解放軍或廣泛的中國是否真的會在海外基地追求大規模的可持續能源。西方已經有很多討論,認為中國不必遵循美國的海外存在模式,一般來說,中國對大型海外基地的依賴程度較低(美國國防大學,2014年10月1日)。然而,鄭崇偉的研究表明,解放軍也有可能追求一種不同的能源生產願景,減少對化石燃料的依賴,轉而使用可再生能源。也許這甚至需要解放軍在未來部署電動自主無人車,這提出了一個問題:如果它們比中國目前的潛艇更安靜,這對未來的沖突意味著什麼? (FAS, November 21, 2009)。

第二,雖然我認為鄭崇偉的研究為解放軍對未來基地的興趣提供了一些見解,但未來海外基地的發展和具體位置仍有很大爭議。首先,基地的決定最終將由東道國根據中國領導層的要求做出,而中國領導層也會瞭解到這一點。其次,作為一名個人專家,從傳統的分析標準來看,鄭崇偉無疑不是解放軍思想的權威來源。然而,他至少可以代表解放軍的一種思維方式,並反映出一定程度的內部規劃,因為他早先關於南海島嶼的著作表明他可能參與瞭解放軍的內部規劃,或者至少可以接觸到這種規劃。鄭崇偉的研究中最相關的部分是他對特定地點–巴基斯坦和斯里蘭卡的強調,這可能反映瞭解放軍內部對潛在地點的普遍假設。最後,鄭崇偉將BRI、戰略強點、解放軍的海外存在和作戰價值明確聯系起來,進一步澄清瞭解放軍內部至少有一種前瞻性的觀點。最後,鄭崇偉的分析似乎是為了確定BRI沿線具有戰略價值的地點,因為它包括一些解放軍不能指望進入的港口,如迪戈加西亞島和印度,這意味著解放軍中的其他人可能會決定如何處理這些信息。

第三,鄭崇偉是一個有用的案例研究,用於考慮解放軍開源研究的未來。從方法論的角度來看,如果一個解放軍研究人員對著虛空大喊大叫,這重要嗎?鄭崇偉基本上是唯一一個為解放軍駐外機構從事可再生能源研究的解放軍研究人員。[12]然而,由於關於中國駐外解放軍的意圖和規劃的權威信息太少,研究人員應該更多地利用這類大量的、但卻晦澀難懂的、技術性的、經常被忽略的中國軍隊的公開著作。展望未來,鄭崇偉似乎認為他的研究將變得更有需求,因為他希望用大數據來擴大他的研究,包括發布海上絲綢之路的數據集。外國分析家應該密切關註這些地方,將其作為解放軍未來以某種形式存在的潛在地點,包括可再生能源投資。

每日文貴說

更多要聞鏈接

  1.  向一名手無寸鐵的62歲男子頭部開槍將其處決-俄羅斯士兵在基輔成為第一個因戰爭罪受審的人
  2.  烏克蘭持續被俄軍侵略 UN統計已逾600萬人出逃
  3.  烏克蘭總統重申隨時準備與普京會談
  4.  中國公司購買加拿大鋰礦60%的股份
  5.  美報告:中共跨國鎮壓宗教人士「最全球化」
  6.  烏克蘭要求七國集團扣押俄羅斯資產以重建國家

每日推特文摘

明年,可能有高達50%的勞動力“靈活就業” 苦難,才剛剛開始。

320萬理財剩2190元!

“疫情期間…每管提成2元…每年會有4個月每管提成2元的福利” — 每年會有4個月疫情?都預定好了!

在這里,你的自由不是你的,你的命也不是!1,警察在撬已經轉移走的住戶的門,沒有背消殺設備莫名撬門。 2.警察已經動手打人了。 3.居民坐在地上大喊救命。 坐標: 浦東金橋禹州國際三期一號樓。

中國人起來吧! 把獨裁者打 個落花流水, 中國人起來起來! 不要再懦弱, 不要再出賣靈魂。

中共黨校的領導十戒,有沒有刷新你的認知?

北京的今天是上海的昨天:北京市民三天居家,開展三輪核酸篩查,封城、靜默都是謠言,搶菜更沒必要……上海人民聽著熟悉,北京人民又得去搶菜了。這段時間北京每天幾十個病例,其實控制得不錯(假如數據是真的),現在開始一輪輪測核酸,意味著馬上要大爆發了。

法國晚報報道: 中共在馬克龍政府和國會里安插的 Buon TAN是誰?Buon TAN,陳文雄,柬埔寨華人,首位法籍華裔民選議員,中法友好小組主席,中共統戰部高級官員。2022年1月20日,法國國會通過一項譴責中國對維吾爾人實施種族滅絕的決議。唯一的反對票來自華裔議員陳文雄。

愛台灣、愛台灣! 無恥的政客、媒體、磚家們會害死台灣,都已經日增64972人了,還在故意暗示死亡個案中是未接種毒苗者居多,每一天,台灣主流媒體仍在鼓勵老人趕快打加強針,都特馬地壞了良心! 五月份還未到一半,這毒苗災難就如此爆發,再這麼來兩周,中共不用打,台灣自己已經先亂套了!

郭文貴先生,說啥了?

 

編輯:DAIYSY
審核發布:文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