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DAISY / 作圖:JAY(傑伊)

  牆國妄語每日駁

05.13. 央視網:深圳財政收入下滑約44% 地方4月財政收支矛盾加大

近期部分省市開始公佈4月份財政收支形勢。在疫情等超預期因素作用下,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疊加大規模退稅減稅政策落地帶來的減收,地方財政收支矛盾不斷加大。5月11日,深圳市財政局披露數據顯示,今年1~4月深圳市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實現1309.8億元,下降12.6%。事實上,一季度深圳市這一收入還保持微增,但4月份收入下滑約44%。對於前4個月財政收入下滑,深圳市財政局解釋稱,主要原因是中央實施增值稅留抵退稅、製造業中小微企業緩稅等組合式稅費支持政策導致的政策性減收。今年1.5萬億元增值稅留抵退稅新政在4月1日起正式實施,由於疫情沖擊下企業困難加劇,財稅部門加快退稅進度。稅務總局數據顯示,4月份增值稅留抵退稅規模高達8015億元。這反映到地方財政收入上,即第一大稅種增值稅收入大幅減少。但此舉增加了企業現金流,緩解企業資金壓力,從中長期看,有利於涵養稅源,增加財政收入。受退稅減稅緩稅新政影響,不少地方與深圳類似,前四個月尤其是4月份財政收入出現明顯下降。這在不少率先公開披露4月財政收支的市縣數據中得以印證。例如,前四個月,廣西南寧市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同比下降約6%,江蘇常州同口徑下滑4.5%,湖南株洲同比下降約4.9%。此外,由於4月份疫情擴散,不少居民隔離在家,部分企業停工停產,這也會對當地財政收入造成沖擊。 

簡評:中共製造並釋放冠狀病毒後,加上疫苗災難,全球經濟遭到了致命的打擊,已處在崩潰的邊緣。而中共國大搞虛擬經濟以及家族化的盜國造成社保虧空;股市收割、房地產泡沫,導致經濟萎靡,通脹通縮並存。再加上推行嚴格的“封城抗疫”措施,導致國際間貿易往來減少、供應鏈斷裂,國內個體經營者大量破產、失業人口數量急劇上升。中共國的“假擀麵杖“經濟已經開始崩潰,從個人到企業都在一步步走向死亡,這就是如今中共國的現狀,而且這才只是剛剛開始。如今連最富裕的深圳其財政收入下滑近半意味著整個中共國的經濟已開始崩潰。中共是全世界的各種災難的總根源,因此消滅中共這個人間惡魔,已經成為全人類繼續生存下去的必須。

05.13. 法制網:國家移民管理局:“停辦護照”“綠卡剪角”傳言不實

國家移民管理局新聞發言人近日接受新聞媒體採訪時表示: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國家移民管理機構堅定不移貫徹落實“外防輸入、內防反彈”總策略,實施從嚴從緊出入境政策,廣大人民群眾充分理解、積極響應,自覺做到非必要非緊急不出境,有效降低了出境染疫、入境帶疫風險。各地各級移民管理機構認真按照黨中央關於高效統籌常態化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的要求,在堅持防疫安全的基礎上不斷優化出入境管理措施;對出國出境復工復產復學和經貿、科研、就學等必要活動以及就醫、照顧危重病人等具有緊急人道主義事由的人員,及時受理審批護照證件,辦理出國出境手續,最大限度地減少對正常生產、學習、生活和必要人員往來的影響;對出國出境參與防疫抗疫、運送救災物資和鮮活農產品的人員和交通工具提供加急辦證和通關便利,有力保障供應鏈、產業鏈安全穩定。近期,境外一些媒體出現我國“停辦護照”“對綠卡剪角禁止出境”的假消息,歪曲抹黑我出入境管理政策,意圖乾擾常態化疫情防控條件下依法、精準、有效的出入境管理措施。希望廣大出入境人員不信謠,遇有出入境問題,可通過當地出入境管理部門服務視窗、國家移民管理局政務網站、微信微博政務新媒體平臺或撥打“12367”24小時服務熱線咨詢瞭解相關政策,準確掌握權威信息。當前,全球疫情大流行遠未結束,疫情發展仍有很大不確定性,出國出境染疫風險仍然較大,境內人員仍需繼續堅持非必要非緊急不出境,確保個人健康安全,共同維護來之不易的防疫抗疫重大戰略成果。 

簡評:從2020年開始,中共就開始嚴控民眾出境,凡是以旅游目的申辦護照的,一律不簽發。到2021年8月,國家移民管理局邊防檢查管理司明確表示,“對非必要、非緊急出境事由”,暫不簽發普通護照等出入境證件;中共移民管理局又於5月12日發出的聲明稱,要求嚴格執行從嚴從緊的出入境政策,從嚴限制中(共)國公民非必要出境活動,嚴格出入境證件審批簽發。中共一邊否認嚴控出境,一邊通過邊檢人員“無痕式”執行限制公民出境的命令,剪護照,剪綠卡早已不是舊聞。中共嚴控民眾出國,其目的是為了防止官員外逃,嚴控海外投資,防止資金外流。中共在內憂外患之際,把中國人全部牢牢地綁在它的戰車上。所作所為皆為“閉關鎖國”做準備。唯有消滅CCP國人才可以恢復正常生活。

05.13. 環球網:社評:“外資撤離中國論”又一次不攻自破

最近一段時間,一些西方媒體有不少關於“外資撤離中國”“在華外企投資意願下降”的報道,形成了一輪集中唱衰中國經濟的聲浪。中國商務部12日公佈的最新數據顯示,今年前4個月,全國實際使用外資金額4786.1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20.5%(摺合744.7億美元,同比增長26.1%)。這一最新數據,展示了外商們主流的真實意願和選擇,也讓所謂“外資撤離論”又一次不攻自破。近年來,每當出現短期經濟波動,或有外部不利消息時,“外資撤離中國”總是被拿出來翻炒,每一次都似乎有鼻子有眼,一些“機構”或者“分析人士”總是能找到最新由頭——要麼是中國經濟轉型導致“製造業不行了”,要麼是美國發起貿易戰“中國扛不住了”,甚至“外資撤走一半”的誇張謠言也多次出現。不難發現,這些論調很大程度上與華盛頓對華“競爭”節奏同頻共振;但緊接著,則往往是中國吸引外資規模一次次再創歷史新高的消息。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前4個月,中國高技術產業實際使用外資同比增長45.6%,韓國、美國、德國實際對華投資分別增長76.3%、53.2%和80.4%(含通過自由港投資數據)。這些數字清晰地勾勒出當前中國與世界經貿往來的基本面貌。實際上,自2017年以來,中國吸引外資連續四年位居世界第二。2021年中國吸引外資更是達到了創紀錄的1.15萬億元人民幣,在全球經濟復蘇乏力的大背景下逆勢同比增長14.9%。而且,不少外資是頂著華盛頓的政治壓力、甚至製裁威脅進入中國的。這些用真金白銀為中國經濟投下的信任票,自然比一些西方媒體的片面報道更有說服力。中國的市場是開放的,外資有進有出是正常現象。對於企業決策來講,疫情終究是短期因素,開闢新市場則是一個需要慎重考慮的中長期安排。這幾年,不斷有一些企業因為廉價勞動力等因素搬離中國,最後又選擇搬回中國的例子。即使在疫情嚴峻期間,也不乏外資企業在華加碼投資,比如,全球最大化妝品集團歐萊雅宣佈在上海設立其在華首家投資公司,德國企業默克增大投資擴大其現有的無錫生產基地,寶馬則全面擴建其位於沈陽大東區的工廠……歸根到底,決定外資去留最重要的因素還是投資回報和營商環境。無論是改革開放40多年的發展中,還是新冠肺炎疫情以來的兩年多時間里,外資投資中國的回報都是豐厚的。而中國對外資的強大吸引力,根本上來自於中國的穩定性和確定性:中國經濟長期向好的基本面沒有變,中國擴大高水平對外開放的決心不會變。而超大的市場規模、齊全的產業配套、完善的基礎設施、豐富的人力資源……這些不可替代的綜合優勢,也成為吸引外資“用腳投票”的深層動因。毋庸諱言,由於俄烏局勢、國內疫情和供應鏈不暢等不確定、不穩定因素,一些外資企業暫時面臨的困難和挑戰是現實的。但更要看到,在保障供應鏈安全和盡快復工復產上,中國政府和外資企業的利益和方向是一致的,中國政府正加速出台一系列穩外貿、穩外資的政策,商務部近日表示,今後將進一步發揮重點外資項目工作專班作用,積極協調解決外資企業遇到的具體困難問題,特別是協調解決復工復產、人員入境等問題。中國始終對外資充滿善意,也一直把外資企業作為中國市場主體的重要組成部分。前不久,中國貿促會發布的調查報告顯示,超五成受訪外企將中國視為全球首要投資對象。今年前4個月,我國新增合同外資1億美元以上大項目185個,相當於平均每天有1.5個外資大項目落地。不畏疫情遮望眼,風物長宜放眼量。歷史將不斷證明,深耕中國,終有豐厚回報;選擇中國,就是選擇未來。 

簡評:今年以來,在多輪疫情沖擊下,中共仍堅持“動態清零”、“全民檢測”與“封城”等政策,其付出越來越大的代價。3月初開始,中國的金融中心上海、科技和製造業聚集的深圳疫情逐步升溫,先後進入封城或部分封城的狀態,供應鏈基本斷裂。極端防疫使投資環境進一步惡化迫使外資加快撤離。中國歐盟商會近日發布的一份調查報告顯示,各地封城已造成歐洲九成在華商業企業受害,四分之三表示整體運營受到影響,六成下調今年營收預期,近四分之一則考慮自中國撤資,這一比例為十年新高。中共全世界投毒的後果逐漸顯現,然而這一切只是剛剛開始。隨著中共滅亡的時間已經越來越近,中共正在竭盡全力的垂死掙扎。為了掩蓋疫苗災難和搞垮全球經濟、鞏固極權統治,實現習近平全球霸主的春秋夢想,習近平借鑒了二戰時期日本“神風敢死隊”的自殺式戰法,自斷臂膀,自己折斷了供應鏈,不惜以全中國老百姓的生命和財產為代價來進行所謂的“社會面清零”、“動態清零”,逼得外資企業不得不加速撤離。有中共在,病毒不可能清零,經濟不可能好轉,外企全部撤走指日可待。徹底清零中共,則經濟自愈、病毒消失。

  港台資訊

 

 


編輯:DAISY

作圖:JAY(傑伊)
發布:文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