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亞州埃斯孔迪多(Escondido)——在過去的三十年裏,阿拉·米爾紮伊安(Ara Mirzaian)
為從殘奧會運動員到脊柱側彎的兒童安裝了支架。但是,姆西杜尼(Msituni)是一個與眾不同的病人,它是一只新生的長頸鹿。

這只小長頸鹿於 2 月 1 日在聖地牙哥北部埃斯孔迪多的聖地牙哥動物園的野生動物園出生,她的前肢彎曲方向錯誤。動物園工作人員擔心,如果他們不立即糾正這種情況,她可能會死亡,這可能會妨礙她得到哺乳和在棲息地周圍走動。

但他們沒有給小長頸鹿戴上支架的經驗。考慮到她是一個 5 英尺 10 英寸高(178 釐米)的新生兒,而且每天都在長高,這被證明特別具有挑戰性。因此,他們聯繫了漢格診所的矯形器專家,米爾紮安有了他的第一個動物病人。

 “當我第一次聽說這件事時,這真是太超現實了,” 米爾紮伊安本周在去看望姆西圖尼(Msituni)時告訴美聯社,姆西圖尼正和其他長頸鹿一起昂首闊步走來,沒有任何麻煩。 “當然,我所做的只是上網研究長頸鹿24/7,直到我們離開這裏。”

動物園越來越多地求助於治療人類的醫療專業人員,為生病的動物尋找解決方案。這種合作在假肢和矯形器領域特別有幫助。今年早些時候,佛羅里達州的坦帕動物園與類似的專家合作,成功地用三維列印的假肢替換了患癌症的大犀鳥的喙。

加利福尼亞的漢格爾診所團隊為一名自行車運動員和皮划艇運動員安裝了矯形器,他們都在 2016 年巴西殘奧會上贏得了獎牌,並為在七大洲參加比賽的多發性硬化症馬拉松運動員定制了支架。

2006 年,佛羅里達州的另一個漢格爾診所團隊為一只寬吻海豚製作了一種假肢,這種海豚在被捕蟹器的繩索纏住後失去了尾巴。他們的故事啟發了 2011 年的電影“海豚故事”。

但這對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個明確的學習曲線,包括負責姆西杜尼的聖地牙哥動物園野生動物聯盟的高級獸醫金尼 (Matt Kinney)。

金尼說:“我們通常會戴上石膏和繃帶之類的東西。但是像她提供的這個支架這樣的東西,我們真的不得不求助於我們的人類(醫學)同事”。

姆西杜尼患有腕關節過度伸展——長頸鹿前肢的腕關節骨,更像是手臂。當她試圖糾正時,第二前肢也開始過度伸展。她的後腿關節也很弱,但可以用專門的擴蹄器進行矯正。

鑒於她出生時體重超過 100 磅(55 公斤),這種異常已經對她的關節和骨骼造成了影響。

在製造定制支架時,金尼首先在 Target 購買了手術後的膝蓋支架,他將其剪斷並重新縫製,但它們總是分開的。然後,姆西杜尼(Msituni)穿上了針對她的長腿進行了改良的醫療級人類支架。但最終姆西杜尼弄壞了一個。

要使定制的支架起作用,它們需要有一定的運動範圍,但又要耐用,因此漢格與一家製造馬支架的公司合作。

使用長頸鹿腿的鑄模,花了八天時間製作碳石墨支架,該支架具有動物獨特的彎曲斑點圖案以匹配她的皮毛。

米爾紮安說:“我們放上長頸鹿圖案只是為了讓它變得有趣,我們一直給孩子們一起做這個。他們可以挑選超級英雄,或者他們最喜歡的球隊,然後我們將他們挑擇的圖案印在他們的支架上。那麼給長頸鹿做這個不是也挺好嗎?”

最後,姆西杜尼只需要一個支架。另一條腿用醫療級支架進行自我矯正。

當他們將她放入定制支架時,米爾紮安被這只動物的美麗所感動,他給了她一個擁抱。

他說:“看到這麼大、這麼漂亮的生物就躺在我面前真是太神奇了”。

使用定制支架 10 天後,問題得到糾正。

總而言之,從她出生那天起,她已經戴了 39 天的支架。整個過程她一直住在動物醫院。之後,她被慢慢地介紹給了她的媽媽和長頸鹿群中的其他成員。她的媽媽沒有再帶她回去,但可以說是另一只雌性長頸鹿收養了她,她現在像其他長頸鹿一樣跑來跑去。

米爾紮安希望將小長頸鹿的照片掛在她的圖案支架上,這樣他治療的孩子們就會受到啟發,穿上他們的支架。

他說:“看到像這樣的動物戴著支架走路是最酷的事情,很高興知道我們拯救了長頸鹿的生命。

【譯者按】與人為善,與動物為善。 從一個民族對待動物的態度,可以看出這個民族的道德高度。

原文鏈接:https://www.npr.org/2022/05/12/1098622583/giraffe-leg-braces-designed-for-humans?ft=nprml&f=1001

翻譯:拉丁 | 校對:煙波浩淼 | 編輯&發佈:小蜜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