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注意的是,新式茶饮的互联网基因带来了一场行业变革。以喜茶、奈雪、茶颜悦色等一批新茶饮品牌为代表,中国的茶饮正在迅速完成数字化进化:它们普遍具有互联网基因,在将传统茶与奶茶结合后再用营销渠道迅速打开市场,一定程度上将原料、生产、渠道变得标准化、规模化(茶自身回甘特性与各种辅料搭配便能实现流水线式口味创新),极大激活了这一市场需求,投资互联网的热钱自然也涌到了新茶饮赛道。数据来源:美团/餐饮老板内参《中国餐饮大数据2021》数据来源:美团/餐饮老板内参《中国餐饮大数据2021》

  以线下开店数为例,《 2021 新茶饮研究报告》显示,2019 年年底,我国饮品店门店总数约为 42.7 万家,2020 年年底这个数量达到 59.6 万家。其中,新茶饮类门店占比最高,达 65.5% ,门店数约 37.8 万家。这股浪潮不仅将奈雪捧上市,喜茶、乐乐茶等品牌也都传出过 IPO 的消息。

  梳理上半年以来字节跳动频频出击的消费业务,从前段时间字节跳动传出做酒水业务、香水业务到现在传出搭建新茶饮团队并非没有共性。

  一位关注消费赛道的投资人认为,字节跳动新业务的扩张表面看似乎毫无章法,实际上这些消费标的之间有底层逻辑关联。“字节跳动始终在拥抱年轻人,新业务与基本盘用户的契合度都比较高。”

  据奈雪和 CBNdata 发布的《 2020 新式茶饮白皮书》中提到,预计到 2020 年底,国内新式茶饮消费者规模将突破 3.4 亿人,近七成是90后及00后。

  另外,这一批茶饮新锐企业的核心受众群体是年轻人,其与抖音、西瓜视频用户重合度非常高——麦肯锡《 2020 年中国消费者调查报告》显示,调查样本中二线及以下城市“年轻购物达人”仅占受访者的 25% ,却为当年消费支出增长贡献了近 60% ,年轻人正成为消费市场新的主力军。

  上述投资人还进一步补充道,“一些人认为像字节这样的互联网公司优势始终在线上生意,去做线下实体大概率是虚晃一枪,无非为了‘撑估值’、‘提高用户渗透’。其实在新消费赛道,轻度酒、气味香水、新茶饮一定意义上变成了一种生活方式、一种潮流,有很强的消费认同感,可以说是当下年轻人的社交货币、消费审美。”

  而且,奶茶商业模式已经成熟,这种轻资产、高利润的生意模式出圈越来越依赖爆款,随着各个品牌之间上新款节奏越来越快,喜茶、奈雪、茶颜悦色投入在抖音、小红书上的营销推广费用也会越来越多,而抖音在巨大的流量、算法推荐、商业效率加持下显然比这些茶饮新势力占据优势。

  不过,2022 年新茶饮赛道正在加速内卷。一些业内人士认为,疫情叠加行业增速放缓,整个新茶饮赛道正在进入存量竞争时代,这倒逼头部玩家跨界竞争,并开始在业务上互相渗透(比如元气森林开始做啤酒、奶茶等产品,瑞幸咖啡则推出有别于咖啡的周边和茶饮料等新产品),产品形态更多样化、细分化,催生出柠檬茶、茶包、茶冻干粉、茶冷萃液、现制纯茶、养生茶等等。

  还有一个棘手的问题在于,新茶饮品牌的线下门店经营正变得越来越难。

  受累于疫情和几度停滞的航运,去年以来原料(咖啡豆、牛奶等)、人力、租金(有业内人士表示,2022 年租金或将是 2020 年的 2.5 倍)成本不断攀升,星巴克、Tim Hortons、一点点、茶颜悦色、瑞幸咖啡等品牌纷纷宣布上调产品价格。甚至,随着茶饮赛道人工成本飙涨,喜茶、奈雪、乐乐茶等茶饮品牌频频传出关店、降薪、裁员的新闻。

  如此环境下,字节跳动想打造自己的茶饮品牌,运营成本只会居高不下。况且,茶饮高度依赖物流、冷链等服务设施的搭建,品牌之间的竞争会越发向产品、供应链端集中,而这两个层面字节跳动并不占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