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广告营收连续7年的增长在2021年被打破。据《上海证券报》报道,2021年上半年,字节跳动国内广告收入停止增长,反映在两大核心产品端,抖音收入增长停止,今日头条甚至被爆出已处于亏损边缘。

  除了借助卖铲子生意尽可能开源之外,梁汝波治下的字节跳动还在向两个方向寻求增收突围:一是加码B端;二是走向业务闭环。

  一场从轻入重的战略调整正在字节跳动内部缓缓推进。

    以广告为主要收入来源的字节跳动,随着旗下抖音等信息流产品的成功,率先将目光投向了广告行业。2019年,字节跳动面向广告投放平台,推出了第一把铲子工具——巨量引擎。

  2019年年中,字节跳动正式开启搜索业务的商业化,今日头条是主打阵地。一年后,字节跳动全产品线上线了搜索广告,囊括了今日头条、抖音、西瓜等产品。巨量引擎成为支撑字节跳动大范围上线搜索广告的重要助力。

  作为字节跳动官方品牌,巨量引擎为广告主连接了字节跳动全系产品,横向打通了字节跳动产品的商业化底层基座。

  2020年,是字节跳动做铲子生意的重要转折点。这一年,字节跳动上线了视频剪辑工具剪映,后者通过降低视频创作门槛的方式,来提高西瓜视频、抖音等平台中创作者的活跃度。

  剪映首届创作大会上,剪映创作工具负责人Kiki表示:“剪辑工具会像相机一样,成为我们的日常需要。”

  视频生产工具甚至被众多视频平台看作短视频之外的第二战场。同样在2020年,B站推出了自家视频剪辑工具必剪,快手发布了快影……

  发布一年后,官方数据显示,剪映模板创作人数超过10万,模板量超过550万个,日均使用次数超过5000万次。

  在软件端有所突破后的字节跳动,这一次又将目光瞄向了硬件端,新推出的“聆镜”。意在帮助字节跳动进一步挖掘直播金矿。

  “聆镜”包含为MCN机构打造专业直播间以及直播一体机两方面内容。据直播业内人士透露,一个直播间的硬件设备需要很多种,包括耳机,耳返,麦克风,摄像头,灯光,摄像头,主机等。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预计2025年底,中国短视频/直播音频硬件市场规模将超100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