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風61

圖片來源於網路

“老仲叔,白狗子追我!”

“嘎子!快進屋!”

小的時候,電影「小兵張嘎」不知看了多少遍。有些情節早已模糊,但“白狗子”三個字記憶猶新。

那時的我愛恨分明,簡單的認為“白狗子”是壞人,是我們的敵人。具體“白狗子”指的是些什麼人?他們做過些什麼?他們有什麼具體特徵?為什麼叫“白狗子”而不是“黑狗子”“黃狗子”什麼的?我真的不知道。

1982年的高考結束了,我哥去學校拿錄取通知書,那時,所有考生的錄取通知書都送達到學校,他被「員警學校」錄取了。

“員警學校畢業後幹什麼?”我哥問他的班主任老師。

“能幹什麼!欺負老百姓唄!”他的老師回答道。

我哥回家後,憋了半晌對我老爸說“爸,我不想上這個學校,讓我再補習一年行嗎?”此時,我的腦子裡突然閃過三個字“白狗子”——穿著白衣的。的確,有一段時期,警服是白色的。

今天,看著這些穿著防護服的所謂志願者俗稱“大白”的人,“白狗子”三個字再一次映入我的腦海。

這些白狗子可能是地痞流氓俗稱社會閒散人員;這些白狗子可能是員警保安和城管執法者;這些白狗子可能還是政府事業編所謂下沉幹部;這些白狗子可能是醫院的醫生和護士;這些白狗子可能是學校的老師和在校大學生;這些白狗子可能是我身邊的朋友或者曾經的同學;這些白狗子甚至可能就是我的親戚或家人……

 文貴先生說2022年是人類歷史上最黑暗的一年,我更覺得印證著這句話的是中共國最黑暗的土地上的這些大白,沒有比做大白更可恥的人了,未來的一天一定會在填表時被問到:你是否當過大白。


審核:Aries的星
繁體校對:五通廟
發佈:五通廟

更多資訊,更多關注
烏克蘭救援UkraineRescue官方Gettr
郭文貴先生Gettr
全球喜馬拉雅農場聯盟委員會Gettr
喜馬拉雅聯盟大使館全球客服中心Disc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