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6N_NFGuF8

郭文贵先生: 纽约时间,纽约时间,美国10月16号,我老是把时间搞错了,我老把时间搞错,10月16号文贵在这里,向战友们报平安直播。

战友们好,这几天咱们都很关注的事情——大连给文贵一个创造了,本来我说写错了——迪斯尼,人家说这完全是不对的,是吉尼斯世界纪录:被罚款130亿美元。

那么这几天,全世界的我的朋友,还有各种媒体联络我的太多了,主要是说:“郭先生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这太疯狂了,太疯狂了”。香港的、台湾的、国内的、日本的,我这满脸都是油,罚款还罚得少,还是罚多了就没油了,在那加个零得了——1,300亿美元。所以他们说:“你怎么想这个问题?太荒唐了”!很多人都在说这个事情。

那么我的回答非常简单,我说:“你看一看我的案子从成立到现在,刘延平的到美国,孙力军的到美国,从发《红通》、断播、抓捕、审判、再抓捕,抓了放,放了抓——再判、取消等一系列的事情的发生,它最简单、最简单的答案,就是这个国家是黑社会在统治着,不是一个党或者一个政府在统治的,这就证明了这一点”。

以黑治国在郭文贵这里找到了最好的答案、最好的证据,是一个最好的样板。那么很多人这一点都知道,但是又都想知道详情,那么我在这里,一、我没办法全部回答,我在这里给大家先预告一下,我们正在准备就大连审判:罚北京政泉公司130亿美元的事情我们正在准备。

我们就此会有专门的一次的视频,因为我看到这个判决书以后,我自己都糊涂了。因为这些事我不知道,这人很多我也不认识,连时间和金额我都不知道。就是大连公安就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两、三个月就把一个案子从头到尾捋清楚了。所有的证人,都是被关押状态。

在大连法院审判期间发生的事情,那就太笑话了,笑话到了极点了。有律师在现场的录音给我发出来,威胁我们的高管——旁边有人给偷偷的录了音,录音就在专案组,还有大连法院怎么威胁。

现场是一塌糊涂,大家全傻了——600亿,全傻了,人家是原来商量好的剧都不唱了,版本不唱了,拒绝了,不唱了,咋办?赶快调录像机、商量条件,威胁,你不行把你妈抓来、不行把你女儿抓来。最后在这种威胁的情况下,然后没办法,哭哭啼啼,再回来再重新录像,就这么开的庭。

那里边背后的故事多了去了,我知道的肯定是一少部分,但是我知道的已经把我给吓半死的了。我知道他们以黑治国也没那么黑呀,这也太黑了吧!

所以就这个问题我给所有战友说,等等、等等吧!毕竟政泉已经上诉了,等上诉期过完,他们已经准备好了,进入公司进行破产重组,破产重组。大连法院、大连公安你不去重组政泉、盘古。你祖宗八辈都是驴造的。

记住了我说的话,你要不去重组,你祖宗八辈都是驴那个儿子的,你们一定要去重组去,你要不重组你们就不叫大连法院,不叫中国政法委。

大连专案组的人和大连法院人都说这是政法委的指示,政法委你不把盘古、政泉给重组了、民族(证券)给重组了你们就不叫政法委,你们都是驴的后代,骡子的后代,你们一定要去,你不去你们就是完全对不起你们自己现在把握那么大的权力,你不去多丢人、多丢面子啊,是不是?

一个小小的郭文贵,一个小小的政泉、盘古、民族方正,你干嘛不去呀?一定要去。我就等着你行动,我等着你上诉期过完,然后你们就开始执行破产重组,我再出手,就这个案子事情我再出手。亲爱的战友们,其他的事不受影响,我已经说过了,在案前多个渠道想与我沟通,我都拒绝了,不可能,我不会做交易的。

那么非常好的事情,非常好的事情,你们的恰当的时间做出了错误的决定,我可以说这是过去两年来,这是共产党、中国政法委、盗国贼集团,送给我们爆料革命,给文贵最大的礼物,最大的礼物。这个礼物有多大,咱慢慢看,别着急,别着急!。

郭文贵先生:就在我直播的地方,就在我屁股底下这个椅子,曾经就是安全部的党委书记刘延平先生,对面就是他的秘书,还有国际情报局、间谍局、美女就坐在这个屋里边。创造了美中历史上最大的中共官员到美国非法执法,在机场被抓,后来发生的事,大家不都知道了吗?不着急!

另外一个我想给我的员工,因为现在我为了不牵连我的员工,我跟他们都不联系。我过两天我会专门在上诉期过以后,我专门有一个讲话不是讲给战友的,你们也不用看,我是讲给我们公司的同事,还有我们的合作伙伴的。

名字我都想好了,在之前我就说过,我就等着大连审判完再说,就是我给盘古、政泉、裕达公司(员工)们讲讲我的心里话——有这么个节目。

第一个讲讲大连审判的背后故事和真实的背景,还有他们是如何造假、如何违法;

第二个我要给所有的这几个公司的员工们和合作伙伴们讲讲心里话,这是第二个节目;

第三个节目我正在准备中,就是真正的大连审判、大连专案组,他背后的指挥到底是怎么回事?看来我们得讲讲这个政法委了、得讲讲中纪委了,不讲讲不行了,他们以为郭文贵没料。

郭文贵先生:你整不着我,跟孟建柱当年一样,王岐山:“能咋的?能咋的?”。就像这专案组给我们的同事、员工,给我们律师说:“你们郭文贵在外面折腾啥用啊,那爆料顶个屁用啊?屁用不顶”,这是一个;

还有一个:“我们早晚一天就把他收拾了,看看沙特怎么杀人了吗?那才是我们的方式。给他留着脸呢,直接给肢解了,然后把你尸体运回来。我们弄的比较含蓄。在法国把王健自杀‘拍照死’,我们讲艺术。但是郭文贵只有俩选择,要么你当王健,要么你就当沙特杀的这个家伙——给你肢解了。”

我突然想起当年刘延平同志跟我沟通的时候,说:“文贵呀,你如果经济有困难,家人有困难,或者需要这个国家帮助,你在纽约、在伦敦大使馆,你一句话随时去,那里边的功能你随便用,你要用个几百万现金一句话”。

我现在明白了,刘延平就是往大使馆、领事馆给骗进去,然后就变成了他们今天所说的变成沙特杀的这个人,直接给你肢解弄走。我估计当时就这么想的,当时就这么想的,想想挺瘆得慌,你说肢解是不是挺疼的?砍这胳膊、头、腿好多片,你说是挺疼的!

然后大连专案组还有北京专案组这些人,你说嚣张到什么程度?对我们的公司里边,原来我说过10块钱都要管,竟然是头两天跑到我(公司)……我都不知道这事情,我这是昨天我才知道,没人告诉我。

我们的律师,还有其他人告诉我说头一段时间专案组去了,对我们原来被判的高管——现在都放出来了,都三年到期了释放了。这又给重判了,不判3缓4了,判2缓3了。这些人我们公司一直发了工资,车辆、交通没有变过,这些人只要我有饭吃,永远会养着他们,他们是因为我、因为公司被陷害。

可是专案组去了必须要求把这些人工资给停了,我们公司高管说:“你凭啥有啥权利,让我们企业停发我们员工的工资?”

他们让你们平白无故地抓起来几年,判了刑,有的老公离婚了,有的老婆当时抓怀着孕,回来孩子都大了,回来都是半神经病了,一头白发,全身是病,被他们都打了个半死,虐待个半死。

其中有一个员工,在里边被一个女警察骑在身上,夹着脖子都要夹死他,你说女警察还要脸不要脸?完了不知道怎么看着希特勒的电影,电影里有这个镜头:女警察,这个女纳粹分子,夹死犹太一个老师的这么一个镜头,她学了——她使劲夹。这个人现在回来整个人半疯的了,从来没敢进入公司门。

这些人你说再不让他有工资,你再把工资给停了,你不逼死他吗?你不是逼死他吗?所以说这些专案组的人,你说他这些流氓到了什么程度?你们这帮畜生,你们这帮畜生。你们就不是爹妈生的吗?你就不是人造出来的吗?他们跟你什么仇?跟你什么样的恨?你有什么样的权利和法律?你有什么样的资源?

你们天天到盘古、证泉上班去,流氓哼哼的,晃着膀子,迈着八字步在公司走。全世界有这样的黑社会吗?黑社会也不会这样啊。专案组就带着“专案组”三个(字)名。也不穿你那个“虎皮”,你就跑到公司里边耀武扬威,你就不怕遭雷劈了吗?你说这员工怎么招你惹你了,被你们怎么弄起来的这几年?

人家回来了,公司发工资让他有饭吃别饿死,你们要停他们工资,我听了我真的很生气。你们这些作为只能加剧、加速郭文贵对你们的打击。

郭文贵先生:你们别给我吹牛逼,吹啥?郭文贵你能怎么着?张阳怎么着啊,张阳怎么了?全家不被灭了吗?张阳是谁先爆出来的?房国辉怎么样?周永康又怎么样?我就不说徐才厚又能怎么样?你们的李东生,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又怎么样?

你算个屁呀这几个小烂仔,你算啥?在这个杀人机器里边你屁都不算,耀武扬威的你,狗仗人势,你跑那块去嚣张至极,你造假造到这种程度。

所以说战友们,这些专案组打着习近平的名义,王岐山肯定不是打着名义这是真的,说:“这是习近平的指令,这是中央政法委的命令”,现在郭声琨、赵乐际两人研究了,要对其采取这样的措施。

这些人想干嘛?这些人被抓?这些人和被害,你们想想他们是因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是犯过罪的,没有一个人是真正的危害过社会,全都是真真正正的、老老实实的、每天十几个小时工作,为了这个社会国家。哪像你们这帮人偷鸡摸狗,坑蒙拐骗、烧杀抢掠。

所以战友们这个为什么说,这个道国贼的以黑治国、以警治国,以贪反贪、以假治国的恐怖和恐惧呢?竟然让我们员工工资给停了,耀武扬威,然后挨个威胁,私下里谈:“信不信?过去我们还有点忌讳,现在我们没什么忌讳,分分钟让你消失”。

而且就说啥话:“我告诉你,我让你们郭老板,马上认识到你背叛了公司”、“我让你老公知道你有男朋友”,有的跟你男的说“我让你老婆知道你有女情人”。

竟然有人说——有的专案组说的荒唐到什么程度?“我可以把你的家人,你姐姐、你姐夫的婚姻都给你灭了”。这是哪是黑社会能干得了的事?战友们你去想想哪是?黑社会干这事吗?把一个我嫂子的姐姐家的女儿的谈恋爱的(人的)爸爸妈妈都给边控。你说说人类上荒唐到最荒唐的程度的就是共产党CCP了,就是这个 CCP。

郭文贵先生:那么最近发生的事情,包括审判判决书荒唐到的程度,有些律师有些法院看说:“简直不可思议,简直不可思议”。国内律师、香港律师、国外律师——不可思议。我们的基金里边看完都蒙了,全都蒙了。我问这些基金:“你们还投不投资香港和中国了?”。

我说:“要解决问题,大家一定要记住”——在这之前我就说过,基金要介入我说“你们千万不要介入”。现在我说:“你们也不要介入,你等他一定把他的所有的什么专案组、什么去执行的、什么去进行的开始的时候你们再介入,那时候我郭文贵我控制不了了,你们就可以介入”。

这场上天送给我们的最大礼物的审判,会成为史无前例的中国依法治国的好样板。会成为历史上怎么看待共产党,怎么看待现在的政府,怎么看待王岐山、孟建柱、傅政华、孙力军这些流氓们,这些司法所谓打着司法(名义的)家族的、黑社会家族们——江家、朱家、王家,你看看这人整个是最好的例子,最好的例子。

所有的律师看完全傻眼,我要在这说句最不该说的话,但我又必须说的话,从个人角度我期盼着今天的到来。为什么?大家想想,我能把盘古、证泉、民族、方正能拿出来一分钱吗?他这么做了,会把更多的基金和朋友给我团结在一起,让西方人更加会看到,到底郭文贵遇到了什么事情?

现在我都不用解释了,130亿美元的惩罚,在2-4个月以内全部完成,然后你看刑事判决书,他想改都改不了了,刑事判决书所有采用的条款,大家看完全傻了。

我这是最近两年来,翻译最快的一个司法文件,当司法文件别人翻译给我看,我说:“我都没有,我只有五六张,你们竟然有50多页太好了,也给我一份吧”,他们都翻译完了,挨个给我核对。

我就点了几个问题:时间点、数额、当事人。外国人全明白了,我说:你看看他这个事是什么时间发生的,这个是什么时间发生的,这个人是什么身份,他能不能干这事儿,还有个数额到底市场什么价格,怎么回事……

然后我在这说:“所有这人你看看,有一个人是在自由状态吗?任何一个国家法律:当当事人、证人、证词,这些东西都是在不自由的情况下所做的证,这完全就叫刑事逼供,这完全都不成立的——不予承认”。

所以说这倒帮了我,因为最近时间我们有好几个官司,我要拿出两个证据来:

第一个你告这些人诽谤,要包括Roger Stone要1亿美元,还有什么袁建斌(袁红冰?)、陈军,还有什么郭宝胜、夏业良这些人,那钱,咋证明这个损失跟你有关系了?行了,大连法院来了,明条写上:郭文贵作为实际控制人,我想不承认都不是,我根本不是实际控制人,但是判决书上写的实际控制人。

我说:“你看,有了”,法官说:“这个接受,这个接受”,我损失那么大——是130亿美元,我让他们赔100万美元,赔1亿美元,500万美元那不太正常了,“这个好!这个好!”所以说这不都对上了,都对上了。

另外一个,好在哪了?我现在要做几个担保,过两天我们在香港做点事——港币生意,个人担保,他说:“你这担保太大了,这家伙十几个零太大了”,现在我说:“你看你要说我没钱不行,光一个政泉、民族、盘古,罚了我13个billion——130亿美元,你说我海外这个我值27个billion,你咋说?你不能不承认”,说:“哎,这事真有帮助”,对我下一步做的生意还有帮助。

另外一个更重要的事情,西方政府怎么看待我们爆料革命?这个事情不用再说太多了,大家所有的关注点就在这一个案子上,对我所有过去的爆料和说法都有了一个最好的总结,最好的总结。

另外一个我说到这关于案子的事情,咱们等等,他们把上诉期他得走完。专案组说了上诉期咋的?上诉期不就是10天吗?完了以后马上成立专案组,直接进驻、破产、清算——早就给你准备好了,想抢你家东西的时候,那叫何患无辞——欲加之罪,是吧?那么这事咱先慢慢说,等他们走完。

郭文贵先生:另外一个我说个小事,最近网络上炒的好多的,我带的这个勋章,我带的这个勋章。我想跟亲爱的战友们说,记住文贵曾经说过任何一句话,我一再说过,文贵不加入任何组织,不加入任何帮派,也不会成立任何组织、任何党、任何帮派。

我这一辈子不会做政治,我对政治更没有兴趣,这个是什么?我可以告诉大家,我看到网络上很多讲这事:

这绝对是人家这个单位的给我的,但我绝对没加入这个单位,这个单位给我的,我绝对没加入单位,这是第一个答案;

第二个告诉大家的事情,谁有种你要说你能戴,我看到有人说“哎,这能买着”,那你带戴着在大街上你敢走上10分钟,你拍下来,你有种你试试,你试试,你看看你会什么样的代价;

第三个,亲爱的战友不要把这事当成主题来谈,不要转移任何话题,我们现在爆料的关注什么?关注的现在是港币、人民币、国内经济,关注孟宏伟他怎么回国的,怎么消失的,和孟宏伟相关的信息和爆料,关注王健的死的死因,其他都别上当。

共产党某个已退休的政法委书记说,“从这一次郭文贵事件看到了,多年来在海外布置的沉默的力量还是管用的,我们花这点小钱,给了一些耐心,今天发挥作用了。”“哎,这话说得好。就花点小钱,再给他点狗粮,现在沉默的力量管用了。你看看,大家去看看,喊了几十年“反共”的人,现在不提孟宏伟的事了。我们关注的是孟宏伟是官员的身份,他就很多人发了“红通”,他代表了共产党在海外的刽子手。

啥叫国际刑警组织?那就是刽子手。杀过谁?非法的发过谁的“红通”?在西方做过什么样的司法陷害?司法贿赂?这对我们要求的喜马拉雅和中国的民主法治和自由公平是多有意义呀。不要管这个孟宏伟他太太的高女士的身份和她干啥的。你说这不要脸的这些海外民运们,这“欺民贼”。这位女士她有啥、她是谁,拿她依法去审,依法去判。你们不是追求的西方法律吗?那叫“无罪推论”。

你没说人家犯罪呢,你没定人家犯罪,你逮着个弱小的去欺负。我现在那个“强奸论”已经是在西方世界已经都流行了。我说这些“欺民贼”们,你们要想想,有人去强奸你们的家人,旁边你跟那个小孩儿,你不敢对付那个强奸犯,你去打那个孩子去,你算什么东西啊。

孟宏伟是个强奸犯,你应该恨孟宏伟去,你说跟他在一起的带着两个未成年孩子的女人,招你惹你了?她又没招你什么事情,她没发动八九六四,她也没给你发“红通”,她也没搞司法陷害,她也不代表CCP在海外的刽子手,你对人家来什么劲啊?你这不要脸的东西。

所以说你看看这些“欺民贼”们招人恨到什么程度。欺软怕硬的,欺负女的怕男的,欺负小的怕大的。你看看那个城管,还有中国的警察,打人,抓人,打女人,打孩子,你真看到那个黑道你都不敢打。这些“伪民运”,郭宝胜,夏业良,袁建斌,陈军,梁冠军,吴征,这个吴征,这个烂人,还有这杨澜都是一号人物。

你看看郭宝胜这个畜生,你有女儿,你有俩女儿,哪天这事轮到你女儿身上的时候,如果大家都问郭宝胜女儿是什么回事儿,郭宝胜不说就说你女儿,你什么感受?所以说这些人太坏了。最近我们的官司有个啥变化?好几个人,我们原来告他们的时候都不到庭,不愿花律师费,不愿意花。

马上就给他做了缺席审判了,结果突然间都是不约而同地都来到法院啦。“哎呦”,你看看梁冠军来了,“我一年只有两个月呆在美国,我大部分在中国,我根本不知道他告我”;然后陈军也来了,找了个法拉盛的律师,“哎呀,我根本没有收到这个传令啊”然后呢“我现在我要应诉。”梁冠军要应诉,他也要应诉;

然后那个女的叫什么玩意儿啊,叫什么王啊,找不着——跑、躲,然后袁建斌也要应诉啦。所有的人同一时间回来应诉,这都是有人付钱了呗,有人付钱了,这是一个;再一个,你看那个吴征,吴征啊,Bruno吴,Bruno吴,律师叫Robort (音)的,在华盛顿的一个律师事务所。还有这个Ray Ma强奸案——马蕊;还有一个《财新》的胡舒立;还有一家是谁呢?全部这案子….哎,《博讯》韦石,韦石啊韦石——《博讯》,(他们都)一个律师,一个律师事务所。

你看这个王八蛋,这都是吴征付钱的,全是吴征付钱的。一个律师事务所,一个律师。你看他们这个路子,一个律师事务所,吴征、《博讯》、马蕊强奸案、然后那些董克文——Kevin董,那9家官司,(还有)胡舒立也是一个——一帮人。

剩下这些人原来全都不接案子,全都不接,现在全都要接,有人付钱了吧。另外一个,专案组现在又说“郭文贵,只要把他钱打掉,他全都完了。”这个逻辑就他永远把钱打掉他就全完了。

所以所有的资产都给你封完——一分钱。每星期来一次到两次,专案组的人也来,大领导:“10块钱我要发现你们不清楚,我就把你们给抓了,把你们家人给抓了。”然后在香港封你资产,现在香港到处捣乱,然后到处去造谣,这就是“盗国贼”一贯的逻辑。把海外的沉默的力量,就是这些打着“民运”的幌子的人作为沉默力量来缠诉。然后最近集体的行动浪费你的时间。

第二波又来了,让你应诉,浪费你的时间,浪费你的精力。然后“啪”国内就王岐山说那个:“我就不相信你郭文贵扛得住。”“啪”就下来了;再一次的司法诉讼,资产查封,然后再次造谣,然后现在让你郭文贵遭受一种心理上的、经济上的、再次的挑战。为了什么呀——不要讲王健之死,不要开记者发布会,他们太恐惧这件事了。

大家记住沙特你看这事,它会可能会平息下来,但最终对它的伤害是巨大的,我跟它都很好,我跟他们也有合作,但是这绝对不可接受的,这个事太大了。

王健的事情绝对是天大的事,绝对是天大的事。所以说他们绝对不允许这事发生,这是他的核心目的。

在接下来他们知道我会爆什么,千万别再开口子;第三个,千万别跟美国走上他最害怕的这条路。这就他三个害怕,三个恐惧。你们那些怕的事情,你怕啥我知道,我怕啥你真不知道。因为你是狗眼,你一直以来都是用狗的眼睛来看,永远不够高度。

●30:00  王岐山去以色列的目的是搞技术,搞石油,说服中东人民币交易

郭文贵先生:就像昨天下午美国的几位朋友,我一会儿我跟这其中两位还会在他的办公室还会见面。他问我王岐山为什么去以色列?我说:非常简单,王岐山头两天跟几个讲:“美国这不是不给我们技术吗?去,他技术哪来的呀?”大家:“不知道”,其实都知道,等着忽悠呗,等王岐山说,“美国的技术都是以色列的,我们就掏它的肛去,去以色列后花园转转去。”去掏肛去了,真掏肛去了!

去以色列参加以色列的这个“科技创新高峰论坛”就是到以色列去弄技术去了。他说:“那我得去走走哇、去逛逛啊,下一步什么事儿最重要啊?油嘛,那去沙特、UAE是吧?转一转,顺便也可能去伊朗,然后去了,埃及走一走,干嘛去呀?非常清楚——搞科技、搞油。

第三个,战友们你们没有猜对,他为啥去那儿?他就你川普你怕以色列,我弄以色列你不敢惹我,我敢弄技术你怎么着?掏你的肛、走你的后花门儿。

再一个你不是跟沙特的事儿你很小心吗?你怕沙特吗?不安全,我就去沙特、我就去中东这几个油国搞你。然后最后的目的他要说服这些人要人民币交易、人民币搞石油、人民币去偷科技,这就是王岐山。

回去以后穿上睡衣,小手一摸又来了:“咋样、咋样?去以色列你看我弄了这签了多少合同?什么什么科技,AI什么也来了。”AI也不会让你肾强起来。“然后你看看这油签了几大笔合同,都是人民币。”——厉害了!

然后要跟在香港上他有动作,为什么?头两天儿王岐山说:“千万要小心西方,就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在香港、和台湾、和澳门问题上有重大动作。”这是王岐山说的啊,他这小子还是挺聪明的,在香港、澳门、台湾问题上小心美国、西方有“重大政策”这个词意味着什么?

他懂得,西方只要是在他的整个的法制系统、金融系统上做出任何性的制裁,香港、澳门都是大问题。然后在台湾上只要任何经济上的帮助和互动,那都是对香港和澳门致命一击。

他清楚得很,那个地方一旦有了问题,王岐山家钱怎么办呢?江家钱怎么办呢?朱家钱咋办呢?人都在那儿上班儿,都在那儿过日子呢是不是?七大妗子八大姨的,子子孙孙的前三代、后三代是不是?子子孙孙又一代——那不就麻烦了吗?

这小子很聪明,打着国家的名义满脑子他的想法。胡怀邦被他抓起来,那个胡怀邦那是他绝对好哥们儿,抓胡怀邦之前有人给胡怀邦送话去说:“你知道老板怎么对你的,抓你没有办法,也是上边那个大领导定的。”

因为和叶简明、还有另外两个老板也抓了,一个房地产商,还有一个是搞金融的也抓了,大家还不知道,因为是我朋友我就先别说了,说:“必须抓你,钱已经被查实了,到里边儿两个不能说,关于老爷子的事儿一句也不能说;第二件事情,关于朱家的事情一句不能说。”

然后说:“老爷子会让信任的人处理你这个案子”所以你看看啊,胡怀邦的案子高高举起慢慢儿放下,然后你看看凡是王家的金融案子有关,高高举起轻轻放下。然后凡是那什么打疫苗那种事儿,那就是说的很严重,说的很严重,然后全部放走、放水,都是因为这几大家族的力量。

所以王岐山去中东、去以色列,去以色偷技术,找川普害怕的人,川普总统,去中东搞油、人民币贸易下石油,去找他害怕的人。

然后转一圈儿回去,一定是把在香港、澳门问题上重新布他金融的局。但是美国也不傻呀,美国西方不傻,所以这位朋友昨天下午给我说:“王岐山要干啥?要给你们布的一个长线,你们的恐惧就是他的朋友,你们现在要在中国做的他就给你破这个局,到以色列去拿技术、到中东去搞能源、人民币下交易。”

他完全搞明白了,他完全明白,我说:你看他有多可怕。头两天儿把金融街这帮人找去搞了一把、羞辱了一把,“咣叽”撂了一万多亿的放水出来的,对美国是个侮辱、对华尔街是个侮辱、对川普是个挑战,然后砸你的市场、威胁你的这些各行业的股票,影响你的中期选举。接着“叭”一下来这一圈儿,你看看他有多可怕。

●38:32 郭先生的努力下很多政要发言把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分开,接下来香港、台湾、南海问题及人民币汇率上会发生很多事,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美好的时代、充满了机遇的时代

郭文贵先生:我说西方人看待中国,看待中国真的是不一样,这刚刚我在这个直播前,一位朋友在日本给我打电话过来都很晚了,老人家了,他说:“文贵呀,我最近看到最大的变化就是班农也好、美国总统也好,高层还有来到日本来跟我见面,都说要把共产党和中国分开、和中国人民分开。”

他说这是你的功劳,我说确实是我的功劳,在我之前我没见过哪个华人敢这么说过话,这更甭提海外什么“民运”了扯淡的事儿,吓死他也不敢,他就没这个脑子啊。

我说:“我跟任何人见面就是呼吁绝不允许他们也不配、也不能把中国人民和共产党连在一起。共产党不代表中国人民,更不能代表中国,它不配。”

现在已经形成了共识,那我给昨天下午美国这个朋友,我说:“我希望你理解中国的时候,你不要把王岐山和孟建柱这些人和现在的共产党完全理解成中国人,我也不希望你仅仅的站在这个角度上去考虑我给你说的问题。”

这个人现在已经完全现在是最重要的决策者之一,也是中共现在最恨的人之一,比班农还恨,比恨班农还恨的人,他说:“完全可以接受你的观点,我现在也可以接受。”我说:“你在任何情况下希望不要把中国人和CCP放在一起,我希望你们在白宫作决定的时候不要把这三个问题混淆了,我说王岐山的问题就是这个问题。

我说你们现在应该到以色列去,如何防止他们把技术给你偷过去,告诉你如何到中东去提前到位,告诉他们不允许那么做人民币交易,不允许在那块儿耀武扬威搞一把,这就是现在我要做的。

接下来我告诉他们,最核心的问题就是香港的问题、澳门的问题、台湾的问题,我说你们要让他们感到痛。就在南海上有动作,香港、澳门上有严厉的制裁,经济上有重大的动作。然后想尽一切办法让台湾安全,想尽一切办法让台湾经济强大,想尽一切办法让台湾更自由,其他别无选择,就这么简单。

而且我深信美国的一系列的政策就在这几天也会更加出来,这都是一个月以前做的决定,会一个一个的推出。大家甭想G20了,太远了,每天都是重大事件。台湾会越来越好,会走向事实上的独立;香港会经历剧痛,但一定会有一段儿乱,乱完以后一定会回到自由的世界;澳门将成为灾难之地,永无回头之日。

我们对待CCP不需要有任何幻想,这就是文贵今天给大家简单的聊聊。我过几天等他们事儿往前发展了那几个直播我们再来,然后这几天让他们走一走,看着事情发展发展,最近这不都在发展之中吗?美国这几个大政策、中国这几个大行动是不是?

接下来这几个敏感区域让他们走一走。好吧,这个月很热闹,28号、25号、24号岐山同志又出来转了,让他转完。然后王健下个月的新闻记者招待会。然后沙特事情的变化会跟王健的事情连在一起,让全世界关注,这个月发生了真的不少事儿。

接下来都会看看在南海发生什么事?在香港、台湾发生什么事?更重要的事情从这一周末下周开始啊,因为我提前爆料让人家的制裁法案推迟了一周,这是所以不能乱报啊,不能乱报。

下周全面开始看看发生啥事儿?关注港币、看好人民币的汇率,这就是文贵今天所说的。

谢谢所有的战友们,现在为所有的中国14亿同胞祈祷。

感谢所有的战友们,愿你们平安、健康、幸福!要我刚才没看这个…哇,哇塞!看台湾敢不敢吃,台湾敢不敢吃你都得吃,台湾,台湾敢不敢吃?这哎呦,这个我就不一一回复了啊,亲爱的战友们我就不一一的回复了,就不一一的回复了。

那么亲爱的战友们一定要有定力,千万别被这些小事儿、还有那些小聪明,所谓的很便宜的那些沉默的力量影响了我们的眼睛,这一点儿用都没有用,那都没用,谁都没办法改变这个事实,共产党完蛋一定会完蛋,它完蛋什么都会变,不信咱就走着看,时间不会太长。

亲爱的战友们,千万别浪费你的时间在那些八卦口舌上,29年了成天点蜡烛、成天搞募捐、成天搞捐款,你说那有用吗?啥也不会发生。香港、台湾、澳门、南海、港币、人民币汇率股、港股你会看到,你会看到从来没有发生的事情会怎么发生了。

亲爱的战友们,这真是个伟大的时代、美好的时代、充满了机遇的时代,一切都是刚刚开始!谢谢所有的战友们。

******END******

《文贵大直播》全文听写组

听写:

纽约香草山农场:天才老鼠

澳喜农场:潜水艇2020

纽约香草山农场:兰草(文泉)

校对:

纽约香草山农场:天才老鼠

纽约香草山农场:风起云间(文敏)

发布:

纽约香草山农场:风起云间(文敏)

全文发布稿总审核:

温哥华扬帆农场:文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