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频:东京樱花团/战友520

外交层面的思想也在发生变化,台湾和中东欧国家越来越意识到他们面临的威胁是全球斗争的一部分。近几个月来,来自立陶宛、斯洛文尼亚、捷克共和国、斯洛伐克、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的立法者纷纷到访台北,这些国家在莫斯科长期控制后于 1990 年代成为民主国家。除此之外,俄罗斯问题专家雅库布·詹达(Jakub Janda)去年年底从布拉格抵达这里。这位31岁的捷克智库主任带来了使命:为 2005 年保护捷克民主而成立的欧洲安全政策价值中心设立台北办事处。现在回到布拉格后,詹达告诉我,反对俄罗斯在欧洲的扩张主义和中共在亚洲的扩张主义的斗争已经趋于一致。詹达说,在 2014年俄罗斯首次入侵乌克兰领土后,他的智囊团的重点转向保护欧洲民主免受俄罗斯的侵害。到2018年,北京在中欧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导致该中心将中国问题纳入其研究范围。

詹达说,今天很清楚,乌克兰和台湾不是完全不同的地缘政治火药箱,而是不同战场的同一场战斗,共同反抗一个新的轴心联盟,他们占领乌克兰东部和克里米亚,接管了南海有争议的岛屿并将其军事化,并破坏了香港的民主,同时,俄罗斯和中国都与日本存在领土争端。莫斯科已经让前苏联国家处于戒备状态,同时也对欧洲发出模糊的核威胁。与此同时,北京正在考验印度、菲律宾、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保卫其领土的决心。

在大西洋两岸,俄罗斯成功入侵乌克兰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曾经受苏联影响的国家将面临来自普京的更大威胁,在俄罗斯经济遭受制裁之际,普京可能会继续他的冒险主义以获得中共的支持。然而,西方民主国家的公民不太清楚台湾继续拥有主权对亚洲及其他地区当前安全秩序的重要性。

一旦中共占领台湾,从地理上看,中共将控制通过南海和东海的主要海上航道,从而显著增强其在西太平洋施加军事压力和全球政治影响力的能力。从技术上讲,北京对世界上最先进的半导体制造设施的管辖权将使中共处于主导地位,以建立技术领先的军事优势,扩大全球经济依存度,并为人类的技术未来制定标准。

在政治上,“失去台湾将证实并推动北京关于美国衰落的必然性以及中共无情高效的专制制度优于西方自由民主的不连贯和不统一的说法,” 华盛顿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高级研究员伊万·卡纳帕西(Ivan Kanapathy)说,他曾担任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副高级主任和美国驻台北武官。他告诉我,这将“代表全球权力和影响力的划时代战略转变”。

与乌克兰一样,台湾生存的最重要因素是其人民是否愿意捍卫其来之不易的民主。外科医生王小姐告诉我,她已经从不想涉足政治转变为对此有责任感,并希望其他台湾人也这样做。

“我想要更勇敢,更愿意说出我对国家的感情,”她说。 “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选择为台湾挺身而出。”

(全文完)

作者:克里斯·霍顿(Chris Horton)《大西洋》(The Atlantic)杂志驻台北记者。

文字版原文:樱花深度报道┃台湾年轻人的心声(下)

编辑:东京樱花团/小老虎
发布:东京樱花团/文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