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七葉之芒

據最近的報導,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看到,由於烏克蘭戰爭,他的軍隊士氣低落,甚至出現分歧。上圖是普京4月27日在聖彼德堡立法者委員會上的講話。GETTY IMAGES

如果關於在烏克蘭的軍官不服從命令和部隊士氣低落的報告是任何跡象的話,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可能正在看到他的軍隊中出現嚴重的分歧。

週一,美國國防部的一名高級官員說,該機構收到了關於俄羅斯軍隊的軍官在烏克蘭拒絕服從命令的傳聞。此前,自戰爭開始以來出現了許多關於俄羅斯軍隊士氣低落的報告。

這位五角大樓官員說,這些無法獨立證實的報告涉及中級職位的官員,包括一些營級官員。關於軍官不服從命令的說法之前有許多報導,如3月1日《紐約時報》的一篇報導援引一名五角大樓官員的話說,整個俄羅斯部隊都放下了武器,而不是與烏克蘭的部隊作戰。據該官員稱,一些俄羅斯部隊甚至破壞了自己的車輛。最近,烏克蘭政府在上個月說,它瞭解到有俄羅斯部隊拒絕作戰。

“俄羅斯方面士氣低落是有原因的。戰爭進行得並不順利。它的目的不明確,而且與鄰國打仗–與鄰國溝通很容易–對士兵來說是一種心理負擔”。天主教大學歷史學教授、國務院秘書政策規劃人員的前成員邁克爾-金馬格說。

雖然金梅傑告訴《新聞週刊》,他沒有看到任何證據表明普京的部隊中存在廣泛的叛亂,但他指出,“俄羅斯軍隊中可能存在嘩變運動,而且不全是在低層”。

週一五角大樓關於軍官不服從命令的評論是在《紐約時報》5月4日報導美國情報界向烏克蘭提供資訊,説明其找到並殺死俄羅斯將軍後發表的。五角大樓後來否認美國曾向烏克蘭提供任何有關俄羅斯軍官位置的情報。

國防情報局局長斯科特-貝里爾週二在參議院聽證會上說,自俄羅斯2月底開始攻擊以來,估計有8至10名俄羅斯將軍被殺。貝里爾是一名中將,他將俄羅斯軍官的大量死亡歸因於軍隊缺乏NCO(即軍士),這導致更高級別的軍事領導人被迫走上危險的前線。

新罕布夏大學政治學副教授勞倫斯-里爾登(Lawrence Reardon)告訴《新聞週刊》,戰爭中的這類現實可能會導致軍官和士兵的異議。

“我對描述俄羅斯士兵甚至中層軍官拒絕服從命令的故事並不感到驚訝,因為他們面對的是一種不同形式的戰爭,士兵們不僅擔心地雷,而且擔心看不見的、無聲的無人機飛過頭頂向俄羅斯裝甲部隊和俄羅斯將軍發射導彈和投擲手榴彈”,里爾登說。

他補充說,在烏克蘭的大多數士兵“都是來自俄羅斯腹地的應徵者,他們面對的是陳舊或有缺陷的裝備,缺乏技術專長”,無法對抗前往烏克蘭的西方尖端武器。與貝里爾一樣,里爾登把俄羅斯缺乏軍士作為一個問題,說這樣的領導人可以幫助“使應徵者服從他們的命令”。

密西根大學副教授尤裡-朱可夫說:“不服從命令和部隊士氣低落是任何戰爭中都會發生的事情。我自己的感覺是,俄羅斯幾乎肯定比烏克蘭人有更嚴重的士氣問題,他們正在進行調整,試圖將這些情況控制住。”

他補充說:“在戰時,每一方都有動機公開減少自己的損失,誇大對手的損失,包括士兵投降、開小差和不服從命令的情況。”

西北大學政治學教授威廉-雷諾說,他也覺得美國和歐洲官員關於俄羅斯士氣低落和軍官不滿的聲明,部分是作為一種戰略舉措。

“毫無疑問,存在不服從命令的情況”,雷諾說。“美國機構接收到各種俄羅斯戰場通信,並觀察到地面上的運動,所以我將國防部的聲明歸類為‘不假’的聲明”。

雷諾還說,雖然“俄羅斯的軍隊一直表現不佳”,但這種聲明“在一些俄羅斯人、精英成員和其他人士中起到了擔憂的作用,他們的系統在糾正方向方面非常差”。

“在這種情況下,升級和核陰影是真正的擔憂,因為莫斯科在這一點上的手感非常差”,他說。“這也意味著從北約的角度來看,最終的結局將涉及俄羅斯的政治體系從內部崩潰”。

《新聞週刊》聯繫了俄羅斯國防部尋求評論。

新聞來源:Putin Has a Military Rebellion Problem on His Hands, Reports Say


審核:Aries的星
繁體校對:五通廟
發佈:五通廟

更多資訊,更多關注
烏克蘭救援UkraineRescue官方Gettr
郭文貴先生Gettr
全球喜馬拉雅農場聯盟委員會Gettr
喜馬拉雅聯盟大使館全球客服中心Disc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