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 小兒
編輯:李易通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孟建柱”》系列文章

郭文貴2017年9月24日

大家可以看到,江西銅業股份(股票代碼600362)從上面查股東持股情況的時候,表面看上去江西銅業是40.53%的控股,然後下面有個北京鳳山投資有限公司,還有一個中國銀行股份有限公司,華安新思路股票證券投資基金持股0.18%。江西銅業集團是江西的一個支柱産業,是一個大企業,這個企業的所有的交易和中下游的利潤都去哪了?大家慢慢上網查一查就明白了,它就像我說的綠地一樣,綠地的張玉良最重要的是打著上海市政府的旗幟和國企的名號,買地幾乎不花錢,到哪兒都是免費和免稅,但是綠地所有的建築合同,材料供應,利潤都非法的轉到了海外,也就是孟海晶和蔣琪芳的名下。江西銅業同樣也是如此,采用跟綠地同樣的辦法。那麽大家看一看江西稀有金屬鎢業控股集團,我這裏有這個公司的資料。

由於在上節目的二十分鐘前,我被老老領導要求不要說那麽細,老老領導說你說的時候帶出來就可以了。因爲最早的時候有一個上海的人叫王朝,公司叫王朝投資公司,這家公司在增資擴股的時候,成了江西稀有金屬鎢業控股集團的股東,這個大家看時間是2008年9月25日改制以後。上海這家王朝投資公司後來改成旺朝,可能是因爲後來這個王朝太狂了吧,就改成旺朝。在9月25日之後,這是王梅全面運作的,這個就是所謂的綁架。南普陀的計劃是要控制未來領導人和家族利益共沾,叫他不敢動自己的南普陀計劃,咱們都要共同的嫖過娼,共同的扛過槍,以及有共同的沾到過錢的這個目的,這叫綁架計劃啊。鑒於此,很有意思啊,你看到2008年的9月25號他們改制,被這個公司拿走了股權,但是你們看到真正其它的股東背後還是有更多的代持,還有更多的長期合作合同,企業的買賣利潤都到另外一邊去了,那這個時候合同的簽署人是王梅,簽完合同她就離開了。她從上海來到江西跟孟建柱玩了七八年。舒曉琴、姚亞萍還有這幾個常委,政法委書記,景德鎮,江西銅業,還有當時的省長、原來的書記吳新雄,都在那呢,這都是孟建柱的鐵杆兒啊。當時把該拿的利潤都拿走了,能拿的資源都拿走了,這個時候王梅開始移民澳大利亞,2009年王梅定居澳大利亞。就是2008年9月25日王梅把這個江西稀有金屬鎢業幾乎自己拿了最大的控股權和利潤權和用這個公司綁架了中央領導和家人,成功地實施了南普陀計劃,然後馬上離開,沒跟孟建柱進京,帶著自己和孟建柱生的孩子定居到了澳大利亞,開始了全面的利用信托收錢、洗錢的過程。

所以說,大家查一查,江西鎢業的所有發展的體制和孟建柱書記以及現在的吳新雄省長,當年的舒曉琴和姚亞萍聯合盜取國家財富的最真實案例。

那麽我們下一個來看孟海晶持有的多個信托基金。現在我要說一下,這個信托最重要的目的是合理避稅,資産安全,方便資産轉移,規則寬松,而且最重要的是查不到實際控制人,而且信托可以掩蓋所有控制的財富的真實數額而且是合法的。所以大家可以看一看,孟海晶是多個國家信托的控制人和受益人,例如這個Quan Family Trust, 大家記住這個Quan,到底是孟建柱女兒的丈夫呢?還是他的私生子呢?這個大了去了,十三個受托人企業實體,九套房産,你去想想一個正常人爲什麽這麽做。大家繼續往下看看,這個是非常可怕的。

這個是全權投資信托,這個是注冊時間,你看看這些時間和孟建柱書記2017年、2001年、2006年、2008年的政治生涯以及這些年的升官成長都是有關系的,下面是歷史注冊登記資訊。這個手段之高,金融專業之強絕對超出了我的想象。在中國,只有盜國賊才有這樣的智商,很多金融家都沒有。

大家要看到這個注冊時間,2014年6月12日。當時蘇榮在江西的時候,最重要的就是他知道了孟建柱太多的秘密,打破了孟建柱的王國,包括在江西銅業和鎢業以及綠城的一系列項目中,包括江西商行、江西信托被肖建華拿走這一系列的交易當中,蘇榮和孟建柱爭風吃醋,最後兩個人是你死我活,當然最終以蘇榮完敗結束。那麽2014年6月份的時候有大量的資産從江西被轉出來,因爲我們這裏沒有公布,同時這一年是孟建柱按需殺人最多的時候。

又是澳洲,所以說澳洲對中國的反腐太重要了。澳大利亞是孟建柱、王岐山、孫力軍還有傅振華這些當官兒的人藏錢、藏孩子的地方之一。原因很簡單,因爲澳大利亞的法制不像美國真正的反腐、反貪、反洗錢,那個地方可以控制,而且他們在那有大量的情報機構爲他們進行所謂的服務。

發布:文武全才

更多資訊,請關注: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Twitte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Gett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YouTube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Disc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