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 GraceB奮鬥、Sadhu
編輯:Kelly

文智:中共他們想浸淫這個世界的這個念頭好像早就有了,比方九幾年就有一個《論超限戰》,之後也一直在貫徹,他們知道正面打不過就玩陰的。所以對世界的藍金黃、對媒體、對政府、對所有的一切的浸淫,我們看的都非常清楚,最後還是放了病毒和疫苗。但是相比之下,俄羅斯爲什麽這次的表現可以說是徹頭徹尾一個失敗?我聽七哥您說過,您跟普京是有個人的交流的,俄羅斯這樣的一個徹頭徹尾的失敗,對您來說是否意外?謝謝!

郭先生:完全在我意料之中,核心原因最簡單,是咱爆料革命一直說的,第一,對科技互聯網時代的無知;第二個,對這個民主時代、民主末期,人民對整個權力和全球科技結合之後的個人權利一定會是未來的主角的這種認知。 第三,對全世界宗教和信仰以及現代文明,也就是數字化時代、互聯網時代、向太空發展的科技時代,這些綜合之後,人們對世界、對政治、對軍事的認知。他這方面都是無知的,最後一個就是什麽?完全是由於內部的這種所有的人類最愚蠢的、永遠會犯的錯誤,有史以來就是獨裁造成的,一個叫虛假的自我感覺良好和虛假繁榮強大,權力的虛假、事實的虛假和認知的虛假,就導致了決策者對世界的無知和虛假的認知。

今天這個時代是什麽?科技的、人與大自然的、人與人的關系, 還有新的貨幣關系、新的財富關系,完全已經徹徹底底的改變,是以人爲中心。 (獨裁者)他們現在所有的思路和認知,還都是以他們所謂的國家,他們幾個人爲中心。 一個全球軍事化、全民軍事化、全國軍事化、全國科技化,全國媒體自由化和一個全國只有一個人軍事化、一個人的經濟化、一個人的所謂科技化,你必死無疑,一定這個結果!就像薩達姆、卡紮菲,是必然的結果。像金正恩,我覺得金正恩就成了世界上最荒唐的笑話,他自我感覺還挺好,他是活在人間的那個笑話。 他的長相、他的穿著、他的存在或所謂他的成功,都是笑話。

現在習太陽往回走想當秦始皇,秦始皇在土裏現在都得冒出來說:“你可千萬別當我,當我太痛苦了。” 這個時代絕對是以個人爲中心的偉大時刻到來,任何的獨裁極權和國家主義、民族主義、所謂的宗教主義,都將徹底被消滅, 沒有藏身之地。這就是一個人對世界、對現代、對未來、對自然認知的無知的結果,必然。現在人們想活得好、活得健康、活得長,哪有興趣搞這個什麽國家主義、民族主義這些,是無知的結果。特別是互聯網,沒有人再像希特勒、原蘇聯和薩達姆一樣,把人圈起來,你想說啥就說啥,是不可能的。這就是新中國聯邦站在了世界上未來數字化、區塊鏈化、以個人爲中心化,以個人爲中心化決定了權力和系統,一切以個人化謀福利的整個系統,這才可能。

資料來源: 511日文貴大直播

發布:文武全才

更多資訊,請關注: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Twitte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Gett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YouTube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Disc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