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TR直播链接

一,03:10-30:00  | 听写:雅慧

文贵先生:山东高僧在大直播视频中见七哥脸色泛黄,眼神游离,担心七哥身体有恙,发动3000人给七哥祈福,七哥一下午小肚子发热。

我们要喜怒哀乐不行于色。昨天法国的事对共产党触动最大。法国是最早承认共产党的国家,第一次官方怒了,因为被骗了很多次,包括空客、红酒。对我们是天大的好事。接下来,新中国联邦的护照与欧洲的合作与法国有很大关系,毕竟欧洲现在两架马车是德国和法国,希腊很在乎法国。

现在轮流说说,对今天早上直播的感受,我们的一举一动牵着同胞的心。我们的视频在国内,每次观看量都超过四亿次。国内数据是假的,因为他们害怕。

小Sarah:对于直播,我觉得我们一直在进步。在前线,我们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媒体技术上,我们一直不断地在学习,我们的媒体对每个人都公开,让人们自由发声。前线媒体对我们来说是核武器,所有人都看到了。

文贵先生: 一次一次地直播积累,你才那么成熟、淡定,前线的直播外国人看了都说很了不起,都说非常棒。

飞飞:开始在七哥盖特上直播,很关注流量,并纠结。后来想通了我们是来灭共的,要把我们的声音发出去,才是正道。但是对黑客能黑掉,我们很好奇,这是我们自己的频道,他们怎么能给黑了呢?

文贵先生:黑客黑你的数据非常容易。Instagram、Facebook 可以造假40万到70万。所有社交媒体要用到三个东西:第一个要用谷歌,谷歌后台只用5个代码就可以随便屏蔽你的数据;第二个软件工程师,植入一个病毒很容易操控数据;第三个是设定显示数据的额度,就像我的YouTube帐号一样,总是显示40万左右,实际去年就已经达到两到三个亿。

法院判推特关闭川普帐号是合法的,为什么?因为推特公司是私人公司,宪法第五修正案,是针对政府和国家机关、机构的,对私人公司无效。人家改你数据,封你帐号是合法的。

大根:听七哥的话,心里一热。在直播中该说的话,没有抓住重点,压力很大。本人做直播觉得要对得起听众的时间,每次应当让听众听到东西。刚才提到法国,今天看德国也宣布完全不买俄罗斯的石油了,是不是墙倒众人推了?

文贵先生:完全不是。做节目对事情不能猜,也不能用常规思维去理解,要面对现实,这就是我们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被大家服的原因。美国人服你有本事,日本人服美国不服中国,骨子里看不起你,无论你经济有多强大!没有几个人在日本活得舒坦的,这是文化问题,你反对说明你无知。本质在哪里?就是实力。

德国今天宣布也不买俄罗斯石油了,不是墙倒众人推,根本原因是美国在背后施压:我们就要把最大的敌人干掉了,下一步要干老共去了,你们在干嘛?德国、法国和俄罗斯、中共的经济利益、政治的勾结非常复杂,德国的舒尔茨比默克尔还默克尔,舒尔茨跟老共勾结所有事我都知道,他身边的很多人都是我们纯的德国战友,尤其是那些中国通都是我的朋友,许多很早都是盘古的常客。

舒尔茨就是个王八蛋,他跟俄罗斯、共产党勾兑的,美国绝对掌握他的情报。乌俄战争美国的情报和美国情报的截取能力天下第一,但是目前有国家级情报部门说美国不是天下第一,哪里呢?你们猜猜。大家都说是以色列,又犯错了,你们是想象中的思维,其实是日本。

二、30:00-01:19:57 | 听写:雅慧

文贵先生:以色列情报在中东地区第一,在远东几乎是零,它不敢也没必要,美国也不让他干。只有日本有这个能力,它亚洲、远东区到欧洲,它是美国的联盟国,美国默认它。

这就是你们在直播中的最重要的思考,不是别人信不信,是专家信不信,你们有七哥亿分之一的情报和掌控能力,就了不得了。“路大脑袋”有人每月花上万美金给他买广告费,还有“黄河边”。所以打开电脑,一定有人推荐,但他们讲的东西没有任何观点和价值,完全是现学现卖,胡编乱造,可悲的是中国人真信。

只有爆料革命坚持唯真不破,一次又一次被证实。

美国小李:美国股市两天之内暴跌近5%,是灾难中的灾难。比特币已经28,000多了,杠杆都赔进去了。美国经济是全球经济的晴雨表,可想而知今晚亚洲股市、欧洲股市有紧随其后的感觉。正如七哥说的,五月份经济大崩塌了。

文贵先生:比特币最后一定是一分没有。俄乌战争后,大部分币都会消失,因为都被俄国人和共产党染指了。美国人用SWIFT干掉你,能给你留活路吗?这是美国国家安全的需要,是战争用人命换来的需要。所有俄罗斯人就是数字货币、比特币。你还用来洗钱、反制裁,肯定干掉你。今天早晨直播说普京家人被抓、钱被查,普京人傻了,因为这是他最后的钱了。剩下的就是黄金了。

大根:今天的数据显示,过去两周内全美病毒感染率上升46%。今天又有战友全家染上了,也请总部战友多加小心,我相信这是疫苗反应,但也有传染性。

文贵先生:昨天很不情愿跟一个打了四针疫苗的很重要的朋友密见。大约10分钟,中间他就咳嗽,我说打疫苗有反应,他说感染已经两周了。我带了两层口罩,突然间说话舌头粘乎乎的,脑袋疼,感觉特别不舒服,马上吃伊维菌素、青蒿素。5小时之后录视频,舌头还发硬,结果那人回去后就走了。我们财务人员脑中风,今天没上班,打了疫苗。五月份的疫苗灾难与病毒没关系,就来自于疫苗。早着呢。一定要远离打疫苗的人,刺突蛋白会让你中风。

小Sarah:前线救援时,防也防不住。很多咳嗽的人,不承认染病了,还不戴口罩。但我们吃了很长时间的羟氯喹和维生素,很快就康复了。

文贵先生:曾经跟科学家商量给你们去送药,但科学家说你们只要吃了预防药就没事,都是疫苗引起的。

飞飞:美国中期选举拜登怎么应对疫苗灾难?

文贵先生:当然归于病毒身上。即使老百姓明白也无用。很可悲,全人类评估来评估去,就连北朝鲜、委内瑞拉、非洲都说,最容易管的族类是哪里?结果让你意想不到,一头是中共国,一头是美国,全让我们占了。为什么呢?美国人相信媒体,美国39%的人相信媒体;中共国更夸张89%的人相信媒体。全世界Yes或No,这两国说了算,没有俄罗斯的事了,这是很恐怖的事。

找谁承担责任呢?找替罪羊。政客互相嫁祸,过程中该死的死,该病的病,媒体该洗的洗,找几个人担责,黑白折腾,筋疲力尽。所有的历史最后的结果都这样。江湖思维不可取,终要有个好坏,有个结果,要讲义气。政治没好坏,没义气,没有结果。西方政治的选举结果就是解怨气,中共国就更别提了,老子就这样,不行就杀。

我最痛苦的事,说不出来;最幸福的事,每天能跟你们聊聊天。除了你们,我无别人,跟流氓政治家都说烦了,跟他们说特轻松,几分钟什么答案都了。所以我需要你们强大。

人生的经历,不可能自己做裁判的。所有给自己做裁判的都是傻子。时间是你唯一的裁判。

雁平这么些年跟着我,她的事要有专门人去写,太大了。她本身是“根红苗正“的共产党员。先生与她一起留法,十几岁就寄宿学校,加入爆料革命后失去了父母、丈夫、孩子,是带故事的人。她这种人在我的生活当中太多了。盘古、裕达、正泉、方正证劵几十万个员工。很多人,80%一生都在我这里工作,唯一的职业。雁平从大学毕业,一直到现在,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体制内的办案人员很多,对我们都是很礼遇的。因为他特别尊敬这些员工在这个企业的文化。

三、01:01:48—01:25:00  | 听写:风云007

文贵先生:几乎所有员工都能将我们的企业文化背下来,我都忘了,大家都记得。

共八句话,但是我记得两句话,情理并重,对外坚持道德、法律红线。裕达、盘古以及后来的所有投资,遵循的都是这种文化,严格讲就是新中国联邦的缩影。

当时雁平都轮不到说话的,二百多人,她的头儿是1991年跟的我,而且都很有背景、权势。当年很多人离开我都没有再就业。前几天有一个居然加入了咱们的美国某农场,账上有8000万,听说我个人破产了要给七哥,钱都是从裕达、金泉、方正股票赚的。非常喜欢咱们的新中国联邦,说我们就是当初的裕达。

当初跟着我的人几乎没有离开的,或者离开就隐居山林。所有人都深信,郭先生会“杀”回来。

雁平很普通,但很有故事。当年跟我来到纽约的时候,可不是只她一个人。很多人选择了回国,回去的现在全完了,死不了活不了也出不了境。所以,人的选择有多重要?王雁平是极为聪明的一个人,她知道跟着我是最好的选择。

大根:雁平姐从某种意义来说是最早的战友了,毕竟我们大都是五年的战友。能不能有时间请她和我们分享下自己的一路感受?

文贵先生:她算不上最早,最多是第四代战友。她有很多优点,当然也有很多缺点。她的工作能力和工作强度长岛哥他们有目共睹。

长岛哥:确实,越碰到困难和挫折,她会越强,越不退缩。这种品质在女人身上尤为可贵。

文贵先生:很多人做不到雁平那样面对各种超强度压力,尤其是当有利益考虑的时候,坚持不动摇很难。特别是当初,七哥爆料,共产党最开始就攻击雁平,造谣抹黑,她有先生、有孩子、有同学、有家人,父母当时还都在,得有多大压力。

王雁平绝对是把一生都赌上了,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这样对待一个人,甚至你的亲人。七哥救了那么多人,国内的员工几乎没有背叛的,但是“朋友”当中还是有的,比如算不上朋友的混蛋曲龙;我的老师陈小龙,唯一一个在我们的案子里离开的;还有几个所谓官方的都选择了远离,也谈不上背叛。绝大多数人是懦弱、害怕。就像海南有很多人我曾帮他们开发房地产,说啥都不再联系,不过最近回来了很多,都想买喜币。

七哥这种人生的“伤心”是很多的,一两句话说不清。我总说《聊斋》里面有两句话挺好:做人,人间很暖,人心很冷;当鬼,阴间很冷,但鬼有情。你们没有经历过人与人之间最冷的一面,我是经历过最惨的,人,很现实的。每天都有,包括现在,包括昨天,都有,但我都已经习惯了。就像张宏伟,所谓东北“二王”之后的两个经济界的“二王”之一(另一个是关国亮),我在很多事上帮过他忙,但他在马健副部长的事上瞪眼做假证,说马健副部长强迫他交易,所以给我们定了个“强迫交易罪”。这是多伤人的事,我帮过他,从来没伤过他,但他就会伤你,而且伤得很深,尤其是伤马健副部长,曾经帮过他很多。

据说习最近很恼火,发现孟建柱、孙力军、张宏伟在马健副部长的案子上骗了他。马健副部长咱不能说他是个清官,但他绝不是个坏官,是个厚道人,被毁得很惨。

周来振这个王八蛋,我早说了一定会被抓,所有的空姐他都想睡一遍。他是中国整个航空局的二号人物,贪财好色,被抓一点都不意外。

现在那个王保儿被查,有人给他送了两个儿子,我觉得送几十个都不止,一喝酒就说“我要造一个五千个儿童的帝国”,他整个财政部一年也是几万亿巨贪。被抓一点不意外。

这些人被抓都罪有应得,但马健副部长这人是真不贪。他是文革的受害者,对父母家人都很好,结果就被他们送进了监狱。

裕达那几个高管,我当初对他们多好,但眨眼间勾结李友、万达偷走了裕达,里面的一切都偷走了,一个水晶灯就值几百万美元,都被偷走了。在美国,每天破产案不计其数,但人家屋子里的东西谁敢随便拿?裕达是我在国内立足的地方,就这结局;盘古是走向国际的,没有人会这么做。所以,信仰有多重要!

大根:您说盘古只有一个老师背叛了。我就好奇在国内那么肮脏的地方怎么能创建出裕达、盘古这样纯洁的事业?

文贵先生:我绝对是一个传奇,在中国大地上没有任何人可以和我比,没人敢问鼎这两个建筑奇迹,无论是设计、拆迁,还是建筑、餐饮、文化、艺术、管理,都没有第二个。

而且时间很短,从1991年到2001年,裕达这件事就结束了。当时就有咖啡了,所以前线新中国联邦咖啡的灵感来源早在1991年就有了。咖啡是一种文化,是联系东西方的桥梁。

长岛哥:按道理,以您当时的实力,做一百个裕达、一千个盘古都可以,为什么没有做?

文贵先生:我觉得在中国挣越多的钱越危险,而且你想挣越多钱一定会和共产党勾兑,不勾兑是不可能的。

四、01:25:00—01:50:00   | 听写:trustguo

文贵先生: 如果你拒绝勾兑,那一定会被做掉。党内人士曾经亲口告诉七哥“在中国生意别做那么大,省着人家惦记。”老人家又跟七哥掏心窝子地说:“你失去过自由,你要活着。”老人家生前形容习:“这家伙是个祸害,这货混不吝,他可没他爹那么厚道。”老人家的这些话对我触动很深——搞大了就活不了。

1991时跟军队做生意是合法的。因此我那个大老板家具厂是跟军队合资的,郑州测绘学院、北京军区,后来江不让做生意了。这是为什么我时刻牢记“做大了活不了”,而且我一直要发展国外这条线。这也正是中国人需要思考的,“你在中国赚了钱,你能不能活下去?”

长岛哥: 您那个时候怎样做到财务、税务那么干净,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文贵先生:这要感谢清丰看守所的经历。你有过被预审、被调查的经历,特别是在看守所里有过跟政府官员的交流,那个影响实在是太深了。所以我出来后定了两个规矩,这俩规矩就把一切都解决了。第一个规矩:我不管财务,也不管税务,而且我让所有人都写下来,“如果你偷漏税,你行贿受贿,那么后果自负。”还有一点就是决不允许家人参与财务管理,所有财务人员都是专业的。第二个规矩:我是有过“记录”的人,后果是不可能被允许有任何财富的,因此我就决定啥都不要,绝不碰法律文件,一心灭共。综上,清丰看守所重塑了我、拯救了我。

长岛哥:我就想问,过去对您家人,如五哥、六哥的迫害,还有什么财产没收等等,过去办这些“案件”的人都进去了。到底是习包子不喜欢他们,还是我们内部有战友帮助?

文贵先生: 这就是为什么你在这个位置上看得越来越细,你往前思考。

主要原因是跟过去结交的朋友有关。这个话我不能说太细,你们看看我打交道的人。我打交道的人主要是军(军队)、情(情报)、政(政法)系统的,我就是跟共产党的刀把子、枪把子打交道的。这些人对我的为人、人品、能力、可信度、是否可帮、行事目的等是非常清楚的。这些人不用说,他们在权力范围内能做的事,肯定是向着我的。这个起了决定性作用。第二,党内斗争非常残酷。七哥结交的人都是牛人,不是牛人我也不会交。这些牛人天天都在上升,牛人的对手就是坏人。党内也有好人,绝大多数都是好人,非常看不起这些龌龊的坏人。

综上,七哥积的德,加上咱做人厚道,再加上共产党内部的斗争,所以福报频频靠向七哥。连当年被立为王储的李克强都对七哥尊敬有加,内心深处把七哥看做是兄弟姐妹的关系。

飞飞: 这个河南也不是什么风水宝地,为什么当年您就执意去了呢?除了宋学斌的推荐以外,还有什么其他原因使您去了河南?

文贵先生:89年之前我路过郑州就没进去,一路到少林寺“拜码头”去了。结果我一到,全都吓跑了。这是1988年的事,那时候的方丈素喜还有道德。后来我出来后再去河南,释永信已经从安徽去了河南,要架空老方丈。七哥那个时候已经接触到河南文化、中原文化的核心了。嵩山书院、中岳庙、少林寺是中原文化的核心。那个时候七哥简直能耐得都不知道哪儿能装我了。那个时候奠定了我要探究佛教文化的基础,后来我去那儿就是练我的兵去了。

飞飞:“佛手向北”什么意思?

文贵先生:“得中原者得天下”谁说的?“逐鹿中原”这是三国的时候说的话、商朝的话。这两句话基本上就是中原的代表。黄河文化周围曾建立过几十代的古都,人杰地灵。我去郑州就是去聚集很多贤士。裕达饭店是开方便四门:东门两个麒麟、西门没有守护门、北门两个狮子、南门埋上两个貔貅。北门就是玄武门,玄武门又称金门,又称阴门,又称暗门、背阴之门,但是我告诉你们,那也是获得权力之门。

五、01:50:00—02:15:00  | 听写:文评

文贵先生:绝对的获得权力之门。有懂的人就给北京写过信,说这个家伙盖的楼野心勃勃,选在中原路,中原省,面对嵩山。裕达佛手的正中线正对郑州火葬场,离裕达楼最多两公里。七哥的三哥就在封顶之日走了,就在郑州火葬场火化。当时算命的人说佛手立起之日,你的愿望能实现,但要付出代价。中国的奇门遁甲,易经玄学绝对是人类上的文明。

郑州的邙山和秦岭,是中国的龙之脉,过去的大唐朝、宋朝就是邙山的起脉。邙山之上是中国真正的龙起,昆仑、喜马拉雅、邙山、黄河、长江几乎是中国整个的国之魂、地之灵,成就帝业。只要佛手诞生之日,就改变不了,破风水的懂易经的都知道,破对方一自己要损失十,甚至一切都输掉。毛泽东破了很多的坟,最后毛泽东什么都没有了。盘古怎么破坏都没有用,气已经在那了。就像爆料革命,怎么破坏都没有用,它已经诞生了。想让爆料革命回到2014年是不可能的。

人类的长河亿万年,你又知道多少呢?没有人能真正称得上知识分子。最近七哥继续在看王阳明的书,已经五次重读了。霸王别姬,我看到的是别姬的知羞耻、知勇敢,江浙文化的忠诚。从阳明文化我觉得中国人在江浙还是会起来的,中国人唯一的希望,不会崛起于东莞的经济,不会崛起于福建的高山智慧,不会成就喜马拉雅的西藏,不会崛起于新疆,更不能崛起于东北的粮仓,只有寄希望于长江和黄河流域。山西、陕西、河南、山东几乎是共产党残害最厉害的,人口密集,农业也不是最好的,工业不具备条件,资源很匮乏,人的基础性疾病也是最多的。很重要的土地和环境污染,百年、千年无法挽回。未来长江、黄河流域的水灾及自然灾害是最严重的。只能剩下上海、江浙、江苏和安徽的部分及广西的部分。所以阳明学说还是值得学习的。

还有我第二看的就是《美联储的内部旋转》,美联储二战时期怎么搞起来的?英镑为什么当时坚持不脱钩后又脱钩?法国当时坚决反对和金银脱轨,为什么后来又脱钩?美国后来为什么从金银脱轨成立美联储到发行国债?为什么当时定的黄金价格又怎么样的突变?新中国联邦现在的目标是让世界人民认识新中国,让中国人必须要有利于全世界,和咱们未来数字货币的发展都是有关系的。

弘一法师写的书法我很喜欢,最后却很入俗也很有才,但对佛教的理解远远不够。如果大家愿意学习宗教学的话,可以学下禅宗,但别迷。弘一法师是个摸到碗边的人,但他的出身决定了他对佛教的理解。

飞飞:喜币的出世和美元的走弱,怎样的共存才能有利于美国社会和世界,不对大家造成威胁,我们又能成长起来呢?

文贵先生:任何货币的属性都是交易的工具,交易的工具一定会被双方操纵和利用,货币一次次的改变就更加趋近于公平性、开放性和减少剥削性,但是最后货币都是剥削的性质。数字货币就是把剥削的范围全球化了。不止只用美元来剥削,变成了全球大家都能分点,被使用者方便性也越来越强,交易公平性越来越高,但并不等于他的属性会被彻底消失。法币是压榨的工具,不是交易的工具。货币要回到人类最早是贸易交换的工具,拿一定费用就可以。我觉得喜币未来会逐渐成熟,大概要在四到五年之间,他一定会成为世界上最公平的货币,然后价值就会飞上天了。

比特币市场全球交易大概涉及到4千万人,以太坊涉及的大概也是4~5千万人,币安1千万亿。喜币战友3万人,机构进来大概2000个。喜币未来想要发展起来,从一年的10亿发到三四年后三四十亿的量,按照今天四十元钱算的话就是几千亿美元,如果涨到一千块钱的时候,就是几万亿美元了。所以说喜币会到三四十亿的流通,特别是H-PAY达到2千万人的时候,比特币就没有了。比特币原罪的不可控一定会被消灭掉。而喜币没有原罪,又可支付,会和各国政府在法律的范围内合作。喜币可控不会成为挣钱的工具,不会成为洗钱的工具,不会成为国家犯罪的工具,各国政府就会和你合作。比特币和以太坊大概会有牛叉的2千万人,未来玩数字币的人也会涨到大概四亿人,我们会有最高档、最长远的客户大概2千万人,喜币每年发的1千亿到2千亿美元,喜币未来可能会在1千美金到2千美金之间,被炒作的可能性就会上万。到那时候,喜币的交易数和被任何国家主权认可的话,喜币就会直接跳到万元去,这时候喜币就会出现数量太少,价格太高。比特币完全不可能存在了,所以大家一定要沉住气。

飞飞:喜交所和其他的交易所的差别在于哪里呢?

文贵先生:任何交易所都可以发币的,Coinbase未来一定会巨大的,会成为数字货币中的谷歌级别,但它和我们完全不是一类。我们有一个单一的用户就是中国人,再未来两年所有属性定义即使共产党在它也挡不住,这个是Coinbase永远不可能拥有的。就像现在谷歌和Facebook一样拼的是关注量和每天的活跃户,支付宝、微信一定是全球老大,这些决定了喜联储一定是最大的。Coinbase最大的问题就是开放市场,谁都可以与之竞争,大家都可以发币。未来的华尔街会出现50~200家之间的Coinbase,华尔街就形成了各州之间的竞争。

为什么喜币最牛呢,没有一个数字货币一上来就是带着客户来的,并且直接售完。喜币能等来客户,但Coinbase永远等不来客户的。喜联储有10几亿的潜在市场,可以和Coinbase在同等条件下来争夺它的市场,但它却争不了喜联储的市场。更重要的稳定币和黄金挂钩,接下来H-PAY也会接受所有的数字货币的交易。在经营金融银行工具上如果抛弃美元,中国人是经营最好的,日本是最差的。

六、02:15:00—End  |听写:文风

文贵先生:发完喜币之后,喜币的金融系列产品都会出来。新中国联邦的三个稳当当的底盘:盖特,战友占0.5%的力量撬动100%的力量;喜联储,战友拥有,且其独特性、市场潜力、货币属性和系统全球第一;新平台,属于整个G系列有机组成部分。这个体系中各位战友都是主人。

美国美联储设计的伟大,是各国政府绞尽脑汁无法否认它的存在的结构。它设计的最大缺陷就是过于贪婪,但它吸引了全球的优秀人才。喜联储目前想要的就是各类型人才和好人,最大挑战就是中国人性格中的各自为阵,不团结。只要中国人能团结起来,就一定能赢。

小Sarah:我们发自内心想互帮互爱想做事情,但是大家往往失去了原则和遵守规则的制度。就像联盟在这里,内心就希望联盟要无条件服务。我们如何建立制度,让大家遵守规则?

文贵先生:等上乌克兰前线的每个人都回来了,我们要开会认真讨论如何建立制度协调农场间关系这个话题。

我们只有将自己所有的缺点整明白了,才能进步。七哥早就预料前线会有各种问题,实际发生的比七哥预想的好多了。弘一法师说修行了好多年,结果还是回到了凡人的七情六欲。每个前线回来的战友都有责任、义务来分享帮助我们改进提升。

小王子:七哥在国内建立管理盘古团队是否有经验分享?

文贵先生:裕达开始建设时候参考美、英、欧、日的管理标准,发现中国人是要情理并重。今天看你们这些年轻人,我认为最可能成功和创造奇迹的是东方式和西方式的宗教式管理,涉及神、法律、财富这三个方面。所谓宗教式管理,最重要的是宗教不变,并且大家都统一认可和遵守,触犯了规则就要受处罚;第二就是法律,即现代行为法,最适合的是英国大陆法;第三是建立合理的经济模式,让大家有尊严获得财富,享受财富。

大根:七哥说现在的形势不是政治斗争,是政治运动。能否再展开分享?

文贵先生: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都懂,这是共产党在维护政权,维护习太阳的绝对统治地位,还有转移国内、国际的经济矛盾,国内迅速老龄化的人口结构矛盾,财富分配极不平衡的灾难,以及银行房地产偷走的国家财富问题的唯一处理办法。

听写:雅慧,风云007,trustguo,文评,文风

校对: 風雲007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