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译:东京樱花团/Hopkins

【摘要】俄罗斯、中共、朝鲜和伊朗四个邪恶轴心国正在威胁要进攻性地使用核武器,而不是将其视为防御性的威慑。他们所针对的美国的盟友,包括乌克兰、台湾、韩国和以色列,甚至直接威胁美国本土。因此,面对来自俄罗斯、中共、朝鲜和伊朗的威胁,美国的前线民主盟友不仅要加强其常规军事力量(这对入侵开始后保卫太空至关重要),还必须加强核防御,以阻止地区战争的开始。

(图片说明)台湾空军F-16战斗机与中共空军的一架H-6K轰炸机一起在西太平洋飞行。据报道,中共军机于2018年5月11日飞越日本冲绳岛链(Okinawa island chain)附近的巴希海峡(Bashi Channel)和宫古海峡(Miyako Strait)。(台湾中华民国空军提供)

北朝鲜正在从普京的入侵中吸取教训。它可能会入侵韩国,并以核升级的威胁来遏制后者的盟友,包括美国。

“朝鲜的战略似乎发生了变化”,朝鲜问题专家安德烈•兰科夫(Andrei Lankov)教授在《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上告诉乔什•罗金(Josh Rogin),“当他们几十年前开始核计划时,他们想到的是威慑和自卫。现在他们正在制定一项计划,该计划有朝一日将使征服成为可能——当然是征服韩国”,兰科夫说。

伊朗也在从普京那里了解核攻击。“观察俄罗斯和朝鲜的语言可以窥知伊朗将会怎么做的”,塞思•J•弗兰茨曼(Seth J. Frantzman)在《耶路撒冷邮报》(Jerusalem Post)上说。

尽管受到西方严厉国际制裁的威胁,伊朗依然在制造自己的核武器。德黑兰经常威胁要摧毁以色列。如果试图安抚伊朗的绥靖政策允许其拥有核武器,那伊朗将成为一个主要的地区大国。

弗朗茨曼指出,“绥靖者的目标往往是给核武大国一个巨大的势力范围,而不是通过支持被核大国压制的国家或人民来‘威胁’或‘挑衅’它。”

核武器将使伊朗有能力压制自己的人民和邻国,而不必担心经济或军事制裁。然后,它可以主宰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也门等。

适用于伊朗的东西也适用于世界其它国家的独裁者。如果给他们核武器,他们就认为他们有权随意压迫和征服。相反,民主国家在本质上更加分散,而且在对待国内和国际权力问题上,民主国家的力量也正在分散。

但是,为了保护自己免受地区对手的攻击,乌克兰、台湾、以色列和韩国等盟国民主国家必须大规模加强军事防御。仅仅依靠其它国家的安全保障,就像乌克兰在1994年放弃5000枚核武器时所做的那样,显然是一种招致侵略的战略。

乌克兰拥有强大的常规军队,但不足以阻止俄罗斯的入侵。

因此,面对来自俄罗斯、中共、朝鲜和伊朗的威胁,美国的前线民主盟友不仅要加强其常规军事力量(这对入侵开始后保卫太空至关重要),还必须加强核防御,以阻止地区战争的开始。

(全文完)

作者简介:

安德斯·科尔(Anders Corr)拥有耶鲁大学政治学学士学位(2001年)和哈佛大学(2008年)政府学博士学位。他是《政治风险杂志》(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出版商,科尔分析公司委托人。他在北美、欧洲和亚洲进行过广泛的研究。他撰写了《权力的集中》(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将于2021年出版)和《不侵犯》(No Trespassing),并编辑了《大国,大战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

信息来源:“Russia, China, North Korea, and Iran Want to Use Nuclear Weapons Offensively

编辑:东京樱花团/喜马拉雅的微尘
发布:东京樱花团/平安卿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