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評論:金生水

圖片來自網路

路透社近日報導,在過去的三周裡,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下跌了5%,這引起了人們對中國人民銀行何時以及如何採取行動來減緩其貶值的猜測。

即使對一籃子主要交易夥伴的貨幣,人民幣也已經下跌了3.6%。

投資組合從中國流出的主要因素是美國利率上升,烏克蘭戰爭,以及因中國城市與新冠疫情作鬥爭而封鎖的國內經濟放緩。

雖然大多數市場參與者預計人民幣的疲軟將暫時持續下去,但一些人預計央行至少會放緩其下跌的步伐。

“中國人民銀行還可以通過宏觀審慎工具、口頭指導以及對商業銀行在過去兩年積累的充足外匯存款進行平倉來防止單向投機,”摩根士丹利首席中國經濟學家邢自強說。

到目前為止,中國人民銀行可能對人民幣最近的下跌感到不安的唯一跡象是在4月底,當時它減少了銀行必須持有的外匯儲備量。

以下是中國人民銀行在過去幾年中為遏制人民幣過度波動而採取的政策舉措和措施清單:

1. 人民幣每日定盤價公式中的逆週期因數

早在2017年,中國人民銀行首次在其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每日中間價固定公式中加入了逆週期因數。

央行從未披露其如何計算逆週期因數,但監管機構將其描述為一種更好地反映基本供求關係並減少貨幣市場上羊群心態影響的方法。

2020年底,當人民幣因外國資本流入增加和經濟基本面改善而走強時,它被暫停。

2. 設定每日中間價

在岸人民幣可以在中國人民銀行設定的每日定盤價中間點附近的2%範圍內交易。

貨幣交易員認為,市場對定盤價的預測與中國人民銀行實際設定的中間點之間的任何重大差異,都表明央行希望以何種方式拉動市場。

3. 口頭干預

央行和外匯監管機構的高級官員利用公開演講和國有媒體的評論向貨幣市場傳遞資訊,通常重申保證保持人民幣的基本穩定。

2018年,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潘功勝警告投機者不要做空人民幣,提醒他們注意國家健康的經濟基本面和充足的外匯儲備。

3. 提高衍生品交易成本

2018年,中國人民銀行將金融機構在衍生品市場做空人民幣的成本提高,將其外匯風險準備金率從零提高到20%。

在2020年底,它又被降低到了零。

4. 收緊離岸人民幣流動性

為了減少人民幣的離岸流動性,中國人民銀行在香港發行了以人民幣計價的票據。

雖然金額不大,但分析人士表示,此舉發出了一個明確的資訊,引導人們對人民幣匯率的預期。

5. 國有銀行的行動

銀行家們告訴路透社,在之前的人民幣疲軟階段,中國的主要國有銀行被發現拋售美元,儘管他們有自己的訂單要執行,但人們認為他們可能是在中國人民銀行的授意下行事。

人們還看到國有銀行在遠期將人民幣換成美元,並立即將其賣到現貨市場,以便在2018至2019年期間支撐人民幣。

這些曾經被中共使用過調控人民幣匯率的手段在今天可能被迫重啟。除此以外中共還在限制老百姓提現,讓老百姓在銀行裡的錢都變成不能用的死錢,讓盡可能少的人民幣在市面上流通,和那些已經被盜國賊搬走後所剩無幾的美金掛鉤。

這是一種通過流氓手段來扭曲人民幣匯率的行為,正如文貴先生所說,人民幣兌美金的真實匯率在一比六十到七十。但這不過是最後的瘋狂,看看被制裁的俄羅斯,Swift被禁美金無法使用、黃金也被凍結。同樣失去美金和黃金做儲備的人民幣會一文不值,而這就是人民幣的明天。

參考連結:

https://www.reuters.com/world/china/how-pboc-might-respond-chinas-weakening-yuan-2022-05-11/

https://chinese.aljazeera.net/news/war-in-ukraine/2022/3/25/%E7%BE%8E%E5%9B%BD%E5%92%8Cg7%E5%9B%A0%E4%B9%8C%E5%85%8B%E5%85%B0%E6%88%98%E4%BA%89%E5%86%BB%E7%BB%93%E4%BF%84%E7%BD%97%E6%96%AF%E9%BB%84%E9%87%91%E4%BD%A0%E9%9C%80%E8%A6%81%E4%BA%86%E8%A7%A3%E7%9A%84

編輯:金生水

發佈:金生水